「我有個想法,就是大家一起去闖一闖仙路,說不定我們能夠一起進入仙界也不一定!」隨後洛天便是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講述了出來,讓大殿變的沉寂起來。

「不可……」聽到洛天的話,妖尊的臉色微微一變,連忙開口反駁起來。

「雖然我覺醒記憶之後,依然想不起在仙路之上遇到了什麼,但是卻感覺異常的危險,否則我當時也不可能將妖晨留在九域了!」妖尊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總感覺,仙路好像有著某種特殊的規則,只有特定的人能夠進入,就像你之前從星府中帶出來的那些人,那些人原本就是仙界之人,所以,他們應該可以進入!」

「還有張前輩,他曾經也屬於仙界,我也同樣可以,而你們幾個應該也可以,還有你們這些擁有星河弟子身份的人應該也可以試試!」妖尊開口,目光看向古天輸幾個活出了第二世的人!

「那我不行了?」東伯新眼中露出不解之色,在座的幾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活出了第二世。

「應該不行!」張道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身為仙界上三天曾經九大仙山的天驕弟子,自然知道許多秘辛。

「那若是強行闖呢?」洛天眉頭緊皺,心中猛然想到,自己的想法的確是有些欠妥當了。

洛天沒有考慮到安全問題,自己到是沒什麼,但是若是這些親人在仙路之上隕落了,那麼自己能不能夠承受的了,畢竟自己能有如今的實力,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為了守護這些人而來的動力。

「死……」聽到洛天的話,妖尊還有張道天同時開口,目光看向洛天,這一下徹底將洛天心中的想法打消了。

「古往今來,多少古王,多少紀元之主,最終有幾人成功的進入到了仙界?反正我不知道,不過我卻知道,一定有不少人在仙路之上隕落了!」妖尊輕聲嘆息,他也是僥倖最後轉生到了天元大陸之上。

「算了,那就我自己去吧!」洛天輕笑了一聲,目光看向眾人,眼中帶著歉意。

「若是有一天,我實力足夠,會回來!」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親人朋友,他知道,這一別,或許真的就是永遠,畢竟連仙王都無法插手三千小世界的事情。

「師傅,你可知道,怎麼樣才能重回到三千小世界之中?」隨後洛天便是將目光看向了張道天。

「不知道,不過,我當年聽我的師傅墮天仙王說過,在仙王之上,還是存在著修鍊境界的,只不過,他沒有觸摸到那個層次而已,說是真的修鍊到仙王之上,說不定會觸摸到那層禁忌般的存在,無視規則,回到三千小世界當中來!」張道天輕聲嘆息,仙王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更別說仙王之上的境界了。

「唉……」聽到張道天的話,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畢竟自己現在只是個天道境而已,在九域堪稱無敵,但是在仙界卻是普通無比。

「不管如何,我是要進入仙界的!」張道天臉上露出仇恨之色,聲音異常的堅定。

「我也去看看!」古天輸輕笑一聲,眼中戰意瀰漫。

「我也肯定要去的,從哪裡跌倒就要將哪裡踏平啊!」妖尊冷聲開口,當年失敗過一次,讓妖尊心中極為不爽。

「我也去……」妖晨雙眼金光閃閃,顯然如今的九域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我也去……我也去……」一時間整個大殿都是轟亂起來,一個個聲音響起,想要同洛天一起進入仙路。

「好了,大家別吵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後再次開口:「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而且咱們都進入仙路了,那麼九域若是有難該怎麼辦,不可能所有人都去的,而且你們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去的,對么?」洛天輕笑一聲,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這些人的性格他再熟悉不過。

就拿鄭欣這小子來說,貪生怕死,若是鄭欣自己,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闖仙路這麼危險的事情的。

「時間還夠,而且,我想不只是我們去,太古萬族也需要有人去! 騙你一輩子 至少,讓九域維持短暫的平衡……」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將自己心中的擔憂講了出來。

若是他們這些人進入仙路全軍覆沒了,那麼人族怎麼辦,眼下雖然看似萬族共存,但是時間一長,人族又沒有了大能強者坐鎮,很容易出現問題。

「放出消息,就說我五百年後開啟仙路,想要闖仙路,尋仙緣之人,都可以前來一起!」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五百年的時間,對於眾人現在的壽命來說,算不了什麼。

「這段時間,我們來好好商量一下,誰跟我一起進入吧!」洛天不等眾人反駁,直接將事情定了下來。

「媽的,還有五百年呢,這段時間好好的考慮,大家一起吃喝玩樂去吧!」古雷大喊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洒脫。

「你給我老實在家待著!」不過古雷剛剛大喊了一下,卻是被洛天一巴掌拍了下來,古雲已經失去一個女兒,洛天可不想古雷這小子,再下落不明。

「哈哈,小子,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九域吧,畢竟你可是獨苗!」人們頓時開起玩笑來。

「好了,大家好久沒見面了,這就聚聚吧!」洛天輕笑,五百年的時間,足夠他們做好準備了。

「走著……」眾人聽到洛天的話,頓時被轉移了視線,嘻嘻哈哈的拉著洛天走了出去。

而就在洛天同眾人相聚的時候,洛天回到四聖星域的消息,頓時在九域傳揚開來,頓時讓人們的視線轉移到了四聖星域,畢竟洛天消失了千年。

「我洛天,五百年後,開仙路!想要闖仙路,進入仙界之人,五百年後可以來斷神崖!」就在人們震撼洛天出現的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天元大陸之上響起,頓時讓九域再次掀起了軒然大波。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開仙路

威嚴的聲音在九域傳遞,讓九域的人們瞬間嘩然起來,眼中帶著不可思議,隨後便是露出狂熱。

「仙路,成仙!」所有人都是目光炙熱的看向四聖星域的方向,沒想到洛天剛一回來,便是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我們都有機會成仙了不成!」所有人都是疑惑無比,目光之中帶著興奮。

「請諸位一定要考慮好,仙路之上危機重重,沒有實力根本沒命進入,就連我自己也沒有把握!」不過,洛天接下來的話,卻是彷彿一盆冷水一般,讓狂熱無比的人們瞬間涼了下來。

「對啊,就連輪迴之主都沒有把握,我們這些人怎可能闖的過!」所有人都是哀聲嘆氣起來,瞬間熱度便是減少了一大半。

不過,雖然大部分的人減少了熱度,但是還是有人比較意動,比如與洛天同一時代的天驕們。

「在九域我贏不了你,若是能夠進入仙界,我或許會將你超越!」金烏一族,已經成為族長的金子陽臉上露出堅定之色。

「以我的氣運,在仙界說不定會有大造化!」血族中同樣是族長的屠飛揚眼中露出陣陣的異彩。

「闖仙路,在這裡我根本沒有絲毫的機會,我要闖仙路,追尋我父親的腳步!」一名名紀元之主還有王者的親子大吼,紛紛再次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不過也僅僅是出現了一次而已,畢竟洛天說開啟仙路的時間是五百年之後,雖然五百年對於他們來說不算是太長,但是也不短了。

而這段時間,洛天只是離開過幾次四聖星域,誰都不知道洛天去了哪裡,只不過洛天回來的時候有些疲憊,讓人們疑惑無比,畢竟如今的洛天是橫推所有的存在,能讓洛天有如此狀態,那麼事情就是比較棘手了。

「洛天,你最近這段時間到底在忙什麼啊!」酒桌上,鄭欣幾人開口,問著洛天。

「別瞎操心了啊!」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笑意:「你們想好了么?到底去還是不去?」

「我們都去!」洛天的話音落下,眾人便是紛紛開口,表示自己願意同洛天一起進入仙路。

「你們身上有星河令,或許能夠進入仙路,但是裡面仙路之上的危險,不是我能夠把控的!」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這段時間他也考慮好了,只讓擁有星河令的人跟自己一同前往,當然這些都是自願的還有一些人必須要留在四聖星域,比如古雷,還有鄭欣等人。

「好了,我的事情大家就別管了,接下來一段時間,大家好好聚聚吧!」洛天沖著眾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好嘞……」聽到洛天的話,眾人便是再次喧鬧起來,日子又是恢復到了溫馨和平靜。

時間緩緩的流逝,五百年的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很長,但是對於洛天他們來說,的確是彈指間的事情,而洛天經過這麼多年的沉澱,的確明白了時間的寶貴。

清晨,洛天緩緩的睜開雙眼,看著四個妻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該走了!」

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一股驚天的氣勢,頓時讓平靜的九域動了起來。

「今天么?」鄭欣臉上露出一絲不舍之色,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洛天的住處。

戀清塵 「嗡……」一道道驚天的氣息從天元大陸之上升起,朝著四聖星域的絕地,斷神崖的方向飛去。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與此同時九域震動,其他太古萬族一些想要進入仙路之人,紛紛從自己的住處站起,朝著斷神崖的方向飛去。

斷神崖的山巔之上,當年,人族和蠻族大戰的高台之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身後四位妻子臉上露出柔和之色,洛天之前就跟四人商量好了,要一起闖仙路。

而天元大陸一些沒有妻兒老小的人也是站到了洛天的身前,這也是這些年,洛天等人商量過的,跟隨自己一同前往仙路之人,比如,孫克念,貂得助,龍傑等人。

人影閃動,斷神崖上,一個個氣息衝天的身影,出現在斷神崖上,目光炙熱的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真不想離開啊!」毒鴻禧等人臉上露出感嘆,在九域生活了一千五百年之久,讓他們有些舍不的離開九域,畢竟若是在仙界,一千五百年,在仙界縱然天仙境的強者都可能活不到那麼久。

不過,毒鴻禧等人也知道,遲早都是要離開的,不過在九域生活了這麼久,對於他們來說收穫很大,不說洛天實現了諾言,將紫霄神蓮送給了他們,而且他們的實力也是有些凝實起來,他們能夠感覺到,只要進入仙界積累一段時間,便能夠進入天道境。

仙界不比九域,成為天道境沒有像九域這麼難,只要實力到了,承受過了仙劫便是能夠進入天道境。

「拜見輪迴之主!」所有人臉上露出恭敬之色,對著洛天的躬身施禮,就連之前洛天的對手,敵人,都是對著洛天微微躬了躬身,畢竟洛天的實力已經成為了九域之最,值得他們去行這禮,到不是他們服了洛天,而是對紀元之主那個實力行禮。

「大家都準備好了么?這一走或許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洛天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了一眼,再次出口提醒了一下。

「洛天,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墨跡了,我都考慮了五百年了!早就考慮清楚了!」蠻魂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笑意。

「是啊,洛天,在仙界我一定會趕超你的!」屠飛揚,還有眾多古王親子大聲開口,雙眼之之中露出戰意。

「哈哈,好了,我在仙界等著眾位,還有我希望若是真的進入仙界,大家能夠互相幫助!畢竟大家都是來自九域!」洛天朗笑一聲,隨後沒有廢話,伸手一揮。

「嗡……」波動洛天的手中傳出,一道道神則在洛天的手中飛出,金光閃動,將原本白晝一般的天空在徹底點亮。

「出來吧!」洛天低吼一聲,同時手中出現了兩枚儲物戒指,直接被洛天一把捏碎,這兩枚儲物戒指,正是周維還有閆洪濤兩人送來的,裡面有著兩張紀元之書的殘頁。

金書震蒼天,在兩張金頁出現的一瞬間,蒼穹便是傳出一股帶著驚恐和忌憚的氣息在天地之間回蕩起來,讓人們臉上露出震撼之色。

「這是紀元之書!」王族的人們臉上露出震動,瞬間便是認出了正是曾經王者擁有過的紀元之書。

「轟……轟……」金色的識海翻騰起來,在兩張殘頁出現的一瞬間,洛天那龐大的金色識海便是震動起來,同時懸浮在金色識海上的紀元之書,也是發出陣陣的轟鳴之音。

金書從洛天的頭上緩緩的飛出,一股鎮壓一切的氣息,從金色的紀元之書上散發而出,金色的書頁,不斷的翻騰起來。

那兩頁殘頁緩緩的朝著金書飛去,融入到了金色的紀元之書之中。

「這是什麼寶物,我怎麼感覺到一股恐懼,一種來自天道的恐懼!」毒鴻禧等人臉上露出震撼,看著那能夠鎮壓蒼天的金色書籍。

「仙路,開!」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之下,洛天大吼,輪迴橋發出陣陣的轟鳴之音,恐怖的仙氣從輪迴橋中澎湃而出,被洛天打進了紀元之書中。

仙威橫掃,金色的光芒頓時通天而起,灰色的漩渦出現在蒼穹之上,金光湧進了金色的漩渦之中,彷彿一條通道一般,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霞光籠罩,將整個斷神崖籠罩起來,站在金色的通道之中,洛天等人彷彿從天而降的天神一般。

「想闖仙路之人,走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目光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四聖星域,眼中露出不舍之色,一股離愁在洛天的心中升起。

「爺爺,爹,娘!孩兒不孝,不能在您身前盡孝了!」洛天站在金光之中,帶著江思惜幾人,緩緩的跪在了虛空。

「走了,九域!」其他人也是臉上帶著感傷,目光看向了九域。

「我洛天今日,闖仙路,成仙!」洛天大聲開口,聲音響起,隨後帶著江思惜,四人還有眾多朋友,身形閃動,朝著那看似無盡的通道沖了過去。、

「哈哈,,古雷,徐離子益,你們好好在九域呆著吧,等我君臨仙界,便回來接你們!」貂得助大笑一聲。

「仙王墓,我來了!」孫克念猥瑣的聲音響起,讓眾人忍不住一陣莞爾。

「真他么不正經,一路保重啊!」古雷等人眼角濕潤,沖著洛天等人的方向大喊起來。

金色的書籍,緩緩的閉合,金光消散,洛天等人也是緩緩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希望,一切順利吧!」洛雄老臉之上露出感嘆之色,看著那金色的書籍,遁入到了虛空之中。

「成仙路上,至少他不是寂寞的!」洛南天臉上露出感嘆,整個人彷彿變的有些老了起來,原本的烏黑的頭髮,有了幾縷白髮。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仙路之上

金色的通道,洛天不斷的邁步,走在人群的最前端,目光之中帶著戰意,身後一道道氣息衝天的身影,跟隨在洛天的身後,臉上帶著激動,人們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消失在了九域眾人的視線當中。

眾人的速度極快,但是金色的通道彷彿沒有盡頭一般,以眾人如今的速度,飛行了半天的時間,竟然還看不到終點。

「咱們不會被困在這裡了吧!」貂得助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若是一直沒完沒了的飛下去,縱然是他們也消耗不起。

「不會!」洛天臉上帶著堅定,在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後,洛天心中便是升起陣陣的感覺,那是一種被召喚的感覺,只要自己沿著這條通道走下去,必然能夠走到盡頭,飛升到仙界。

「嗡……」就在眾人疑惑間,陣陣的波動便是出現在了眾人感知當中,一道金光閃動,在金色的通道之中,雖然有些不起眼,但是卻是帶著陣陣的壓力,朝著洛天等人飛了過來。

金光的速度極快,而且洛天也沒有絲毫停下身軀的意思,那金光雖然讓他感受到了一些壓力,但是對於洛天來說,還算不了什麼。

幾乎眨眼間,金光便是到了洛天等人的近前,讓洛天等人看清了那道金光是什麼東西。

「一顆骷髏頭!」貂得助驚呼一聲,雖然只是一個骷髏頭,但是卻是讓貂得助等人心神一凝。

「過來!」洛天伸手一抓,金色的大手轟然凝聚,朝著那金色的骷髏頭抓了過去。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的身形倒退了兩步,將骷髏頭抓到了手中。

「這骷髏頭的上泛起著天道境大能的氣息!」眾人瞬間便是感覺到了骷髏頭上那強大的波動,正是跟紀元之主同源的氣息。

「沒錯,大家小心一些,若是真的有什麼危險我或許會照顧不到大家!」洛天眼中露出凝重之意,將那骷髏頭隨手扔了出去,剛一進入便是發現了紀元之主的骸骨,這不算是什麼好消息。

洛天話雖然這麼說,但是眾人的速度卻是一點也沒有變慢,飛速的朝著望不到仙路盡頭飛去。

時間緩緩流逝,一股無形的壓力降臨在了眾人的身軀之上,讓眾人速度降了下,而洛天也是停下了身軀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是仙威,你們要小心點!」那縷仙威雖然對於洛天來說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其他人卻是有些麻煩。

「走!」洛天一步邁出,不過這一次,速度卻是慢了許多,不再如同之前那般沒有顧忌。

洛天都沒有大意,其他人自然也是不敢貿然加速,跟在洛天的身後,緩步朝著前面走去。

「嗡……」然而就在眾人邁步的一瞬間,陣陣的波動便是籠罩在眾人的身上,彷彿帶著審視一般,隨後一股恐怖的排斥作用在了眾人身軀之上,將除了洛天之外的其他人,朝著通道之外推去。

強大的排斥之力,讓人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感,讓眾人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以仙氣護體試試!」妖尊大聲開口,手中的盤龍棍爆發出陣陣的光芒,九條真龍從盤龍棍上飛出,環繞在妖尊的身前。

聽到妖尊的話,其他人也是紛紛出手,古天輸伸手一點,一道道仙氣符文,覆蓋在古天輸的身軀之上。

張道天祭出了天道雷霆劍,一道道仙雷激蕩在張道天的身前,那股排斥之力頓時不復存在。

「啊……」不過還是有人無法抗衡那股排斥之力,金烏一族,除了金子陽之外的其他幾個太子,不斷的大吼,准王境的氣息從幾人的身上散發而出,但是卻是依然被硬生生的推出了金色的通道之中。

「老二,老三……」金子陽渾身仙火環繞,看著自己的兄弟被朝著遠處推去,臉色頓時變化起來,誰知道幾人會經歷什麼。

不只是金烏一族的強者被推了出去,其他勢力的人,也是有人被推了出去,幾乎在一瞬間,便是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而人們卻是沒人出手將那些人拉回來,縱然想拉也根本反應不過來,而且他們也是感覺到只要自己出手,就會被視為挑釁,那麼他么也會跟著一起滾蛋。

「滾……」東伯新長發飛揚,身上傳出無上的霸氣,不斷的揮拳,黑白二氣不斷的澎湃而出。

「又是修出了仙氣的強者!」毒鴻禧等人看著氣勢滔天的東伯新,臉色募然變化起來,雖然東伯新打出的依然黑白二氣,但是毒鴻禧等人卻是依然在那黑白二氣中感覺到了強大的仙威,超越普通仙氣的威力。

「這個小世界不簡單啊,這才多少年,就是在仙界自己修出仙氣的強者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這小世界竟然出現了兩名自己修出了仙氣的強者!」毒鴻禧幾人心中驚駭,感覺九域愈加的神秘起來。

眾人之中要說輕鬆的就是曾經獲得過星河令的人們了,陣陣的光芒在眾人腰間的令牌之上傳遞而出,眾人只是感覺到了一點壓力,絲毫不影響眾人。

「嗡……」就在眾人踏進那擁有著排斥之力的區域之時,嗡鳴之聲響起,金色的紀元之書,從金色的通道之中飛了過來,而紀元之書所到的區域,金色的通道也是隨之消失不見,化成了一片混沌,讓眾人分不清到底是什麼地方。

下一刻,紀元之書便是飛到了眾人的身前,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之下,同洛天融合在了一起,回到了洛天金色的識海之中。

「沒有消失,這裡應該就是真正的仙路了,那本金書,將我們指引到了正確的仙路之中,而之前那些人,則是沒有資格踏入仙路!」妖尊輕聲開口。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考驗,聽飛升到仙界的人說,仙路之上,不只有天道的阻攔,同時也有其他三千小世界之人,爭奪著仙緣,殘酷無比!」毒鴻禧輕聲開口,讓洛天的心中微微一凝.

閃耀的羅曼史 「其他三千小世界的人,都是什麼實力?」洛天沉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不清楚,不過,據那些人說他們也不知道,只知道在一片混沌的空間之中,不斷的遇到對手,最後打著打著便是飛升到了仙界!」

「有些人,運氣好的話,遇到的全部都不如自己的人,甚至一些半步天道境的強者都是成功飛升了!」毒鴻禧等人臉上露出忌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