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也不希望這種事發生那麼多次啊!我有多愛你,難道你不清楚嗎?我都把心給你了,以後你就是我獨一無二的公主,你說向西,我絕對把西邊的牆全部撞倒,你不喊停我會一直衝下去。」

女人都喜歡甜言蜜語,郝晶晶接受了錢沖的提議。

錢沖表現的非常痛苦,跪在地上眼淚嘩嘩的流,雙手砸地,罵自己無能,罵自己不是男人,可是他的心在笑,絕對在笑,並且笑開了花。

這時候的郝晶晶實在太天真了,相信了錢沖的話語,將他扶起來緊緊的抱住,這個世上也許自己是唯一能夠幫助他的人。

終於搞定了,尼瑪,懷裡的女人明晚就是別人的人了,趁著她還屬於自己,趕緊在享受享受吧,還八成新呢,如果別人一霍霍就變成七成新了!錢沖的手腳開始不老實起來。

在廚房內,他們這對兒有二心的情侶瘋狂的纏綿。

時間過得依舊很快,錢沖有些腿軟的下了床,從昨天郝晶晶答應自己陪杜英傑一夜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就開始纏綿,然後暈乎乎的睡去,直到半夜醒來,錢沖越看郝晶晶,越覺得虧得慌,直接撲了上去,趁著現在能享受多少就享受多少,因為明晚過後,這個女人不再乾淨。

錢沖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大杯白開水,看了看時間,才中午十一點多,這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天黑?可別出現意外啊,郝晶晶可千萬別變卦。

昨天買的海鮮還有一些,錢沖又下樓買了不少青菜與排骨,為的就是讓杜英傑吃好喝好,然後玩兒自己的女人。

郝晶晶一下午都沒有說什麼,將屋子打掃一遍,又把青菜洗了洗準備好一切,就躺在沙發上喘口氣。

錢沖年輕,幾個小時就恢復了體力,見郝晶晶在沙發上的姿勢太誘惑,直接一個餓虎撲羊……

當他們氣喘吁吁爬起來的時候,也正是準備晚餐的時刻,錢沖洗了個冷水澡,讓自己更加的冷靜一些。

郝晶晶將菜做好,又將酒杯擺放好,換了一身超短裙,應錢沖的想法,杜英傑見到這樣的打扮,一定會把持不住,只要他把持不住就是咱們家成功的開始。

穿好衣服,錢沖點了點頭,離開了家,這也是兩個人商量好的。

開著車出了小區,錢沖將車子停在比較安靜的停車場,然後拿起電話通知杜英傑,可以去了,只有郝晶晶一個人在家,只要勾引就成,多餘的什麼都沒說。

其實杜英傑早就有點等不及了,這一天啊總是看牆上的鐘錶,怎麼就這麼慢呢?伸手摘下來,轉了好幾圈,時間就變成了晚上,可尼瑪外面的太陽還在呢!

這就能看出他是多麼的想睡了郝晶晶,就在錢沖離開家門的前一刻,杜英傑跟朋友借了車,來到了錢沖家樓下,停在一側,他怕錢沖認出自己的車。

他看見錢沖一臉嚴肅的離開倒也理解,誰未來的老婆跟別人睡覺誰不難受呢!不過小錢啊,你的回報可不止這一點啊!

他忍住不自己上樓,而是等著錢沖的電話,果然在十分鐘后,錢沖告訴自己可以去了,這才打開車門,擦了擦冷汗,硬著頭皮上去了。

郝晶晶打開門,一臉的笑容:「傑哥來啦,快請進。」

杜英傑見郝晶晶打扮的這麼性感,險些在門口就撲上去,點了點頭,走進了屋。

郝晶晶關好門,走到沙發前,為杜英傑倒了杯茶,笑道:「老錢剛剛出去沒幾分鐘,他可能不知道你這麼早就會過來吧,還嚷嚷著去買些好酒呢。」 杜英傑笑道:「弟妹今天還是那麼漂亮啊。」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啊。」郝晶晶故意慢慢的轉了一個圈,將全方位展示給杜英傑。

杜英傑坐在沙發上猛烈的一激靈,就覺得某一處一下子就挺起來老高,而且發漲,有些難受。

尼瑪,老錢說的沒錯,這個娘們絕對不是省油的燈!這多會誘惑人啊,光是這樣咱就要把持不住了,這要是上了床的話,哎呦,真尼瑪不敢想象啊!

真特么流氓!郝晶晶心裡罵了一句,但是不能耽誤大事!笑道:「傑哥,來,先吃飯吧,我準備一桌子菜呢,老錢出門的時候說了,他很快就回來,不用等咱們的。」

這個小錢還真會辦事呢,杜英傑心裡笑開花,他不會回來的,杜英傑站了起來,也不避諱自己的尷尬,就那麼直挺挺的走了過去。

郝晶晶自然看到杜英傑的反應,也沒說話,因為過一會兒兩個人可能要『真誠』相見呢!

杜英傑兩口酒下去,完全就放開了,經常留戀娛樂場所的他很快就進入狀態,說起話來那叫一個黃,葷段子說的那叫一個溜。

逗得郝晶晶也是開口大笑,反正都已經心知肚明了,何必那麼拘謹呢!

為了不影響今晚的『大事兒』,杜英傑只喝了一杯酒就放下了酒杯:「弟妹啊,實不相瞞,昨天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迷上你了,奈何你是弟妹,我這想愛也不敢愛,不敢愛心裡還痒痒,昨晚一夜都無法入眠。」

郝晶晶只是靜靜的看著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總想著你是小錢的女朋友,我的心就哆嗦,這二十幾年來,我第一次這樣去想念一個女人啊。」

「這麼說是我害得你無法睡覺了呢。」

「不,不,是我,是我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這幾句小詞扔的,杜英傑覺得很是滿意,事情發生前溝通一下還是必要的,有利於享受,不然兩個人不說話,直接就進入主題,一點面部表情都沒有,那不是人類在行魚水之歡,那是一個色鬼壓著無表情的貞子在毀三觀。

杜英傑站了起來,拉過椅子坐在郝晶晶的身邊,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摟過郝晶晶的肩膀,「弟妹,我是真心的,真心的愛你。」

郝晶晶明顯一顛,說實話,從她的身體反應是排斥這個事情的,但是從思想上又覺得這事情那麼的刺激!她沒有反抗,任憑杜英傑摟著自己。

如果沒有錢沖,杜英傑也是不錯的男人,家庭條件好,而且工作那麼的有前途,說不定哪天就榮升行長的位置,到時候更是要財有財,要權有權。

郝晶晶的臉色紅潤,對杜英傑在耳邊的話語完全都沒聽進去,她想的是,趕緊開始然後快些結束。

天已經黑了,錢沖在停車場終於緩過神來,發動了車子,他要去酒吧,他要喝酒,要調解心裡的壓抑,為了錢,自己豁出去了最愛的女人,值得與不值得就看以後的路怎麼走了。

然而事實證明,他的犧牲是值得的,他一口氣創建了雅蘭歐集團,又通過種種小手段,將詩婭公司拖垮,最後還打算將詩婭公司納入囊中,他無疑是成功的,他達到了自己人生的高度,他擁有了上億的企業,但是他卻失去了一個正真用心關愛他的人,這是后話。

車子在酒吧門前停下,錢沖一臉懊悔外加擔憂的進入了酒吧。

他不算是這裡的常客,他需要新鮮的事物,需要陌生人來緩解自己心中的苦悶。

酒吧內尋找獵物的女人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手腳快的,扭動的腰肢湊了過來。

小區內,杜英傑當先下樓,發動車子離開小區,應郝晶晶的要求,他必須把車子開到路口,才能跟著他離開,不然左右鄰居看到會笑自己,罵自己不檢點,罵自己水性楊花。

杜英傑已經知道今晚故事的結局是什麼,立即點頭答應。

郝晶晶洗了把臉,又補了一下妝,這才扭動著性感的臀部,走出了小區,來到杜英傑的車邊,鑽進了車。

接來下會發生什麼,小夥伴們都心知肚明,但是這只是郝晶晶的開始,卻還沒有結束。

本以為『伺候』了杜英傑,這個事情就算結束,沒想到第二天回來的時候,杜英傑還要求自己晚上陪著他,郝晶晶立即與錢沖商量該怎麼辦。

當然這也是錢沖與杜英傑商量好的,錢沖為了錢,杜英傑為了色,兩個人來回的算計耍心眼,這可苦了郝晶晶。

在錢沖軟磨硬泡下,郝晶晶只能再一次以身犯險,答應了杜英傑的要求。

三個人的關係那麼的微妙,杜英傑對郝晶晶的身體欲罷不能,而錢沖對金財與地位的渴望更是走火入魔。

貸款終於審批下來,錢沖為了事業忙碌奔波!

郝晶晶與杜英傑睡了幾次,也彼此熟悉了,後來竟然對杜英傑也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好感,不在是逢場作戲,因為錢沖為了事業總是不在家,而郝晶晶還年輕,只要年輕,就得有需求,所以她把目光放在杜英傑的身上,也不再避諱,甚至與杜英傑手拉手的逛街購物,像極了情侶。

然而只有杜英傑與錢沖明白,這個女人被自己徹底坑害了,因為杜英傑不可能娶她,那樣會給人留下笑柄,影響自己的前途。

錢沖也不可能在娶郝晶晶,因為她現在已經是殘花敗柳,這層隔閡是永遠也揭不過去的。

為了不影響錢沖拼事業,也為了不影響杜英傑自身的事業,郝晶晶在半年的時間內,打了兩次胎,都是杜英傑的。

這給郝晶晶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創傷,如果在這般下去,身體機能一定會受影響,將來在想要孩子機率大大的降低。

而錢沖的表現更是讓她比較失望,每次回家都不在有熱情,就算兩個人纏綿都是草草了事,不再有之前戀愛的激/情,郝晶晶一再勸著自己,錢沖只是拼事業太累了,自己不能和他鬧,自己不能在他這麼關鍵的時刻,扯他的後腿。

把委屈和淚水一次又一次的咽進肚子里,天亮之後還得用笑臉迎接著太陽,而晚上繼續的寂寞流淚。

杜英傑與郝晶晶聯絡的少了,因為他已經玩膩了,任何事物都有個新鮮期,就算是新裝的馬桶還香三天呢!郝晶晶在杜英傑身邊有半年的新鮮感已經很不容易了。

時間飛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很快就過去,錢沖的連鎖化妝品店得到了回報,賺了個盆滿缽溢!

當然給杜英傑的好處也豐厚,所以錢沖很快就從銀行獲得了更多的貸款,為雅蘭歐集團打下了基礎。

有錢自然心裡不會空虛,錢沖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女人不會少,唯獨可憐的就是那默默的奉獻自己一生幸福的郝晶晶。

郝晶晶還在天真的等待著錢沖用最豪華的場面來迎娶自己。

她的夢想落空了,就在兩年後,雅蘭歐集團上市的那一刻,郝晶晶才清楚,自己只是被錢沖利用的棋子,自己只是杜英傑發泄**的工具而已。

郝晶晶依然記得錢沖那冷冰冰的話語:我們分手吧,我已經不愛你,你的身子被杜英傑玩弄了那麼久已經不在乾淨,我們只能做朋友。

郝晶晶不記得自己哭了多久,有多麼的悔恨,她只知道,當她最絕望,最痛苦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出現在她的世界里,他的名字叫做陸建春!

陸建春比郝晶晶年紀大了一些,三十已過,但是為人還算可靠,再一次買醉的時候,兩個人相遇了。

陸建春沒有趁著郝晶晶醉酒而占她的便宜,反而給她煮了粥,收拾她吐出的污垢!

郝晶晶有些感動,但是她已經不相信男人,無論陸建春如何用浪漫來感動自己,自己的心真的很難在跳動一下。

錢沖成為了著名的企業家,當年雅蘭歐生產的化妝品在全市銷量第二,第一依舊是詩婭化妝品公司。

人的**是無止境的,錢沖眼紅詩婭化妝品銷售的業績,於是他精心的研究對付詩婭的計謀。

好在錢沖之前做人留了一絲餘地,與郝晶晶分手的時候,沒有那麼決絕,給郝晶晶買了一層一百平左右的樓房,還將郝晶晶安排在公司做自己的秘書。

郝晶晶每天見錢沖都忙碌著公司的事情,沒有像其他老總一樣,每天都沉醉美色,心裡還是有一絲絲的希望,也許他這麼忙碌還是等待著自己。

陸建春為了追求郝晶晶,直接應聘雅蘭歐公司,從最底層的員工做起,雅蘭歐屬於發展時期,需要有才華的人,陸建春就是有才的人。

時間越過越久,雅蘭歐在鑫春市市場佔據了一席之地,這樣的結果已經算是皆大歡喜了,但是錢沖還希望更上一層樓,幾年了?都已經幾年了,無論做多少大力的宣傳,無論怎麼努力,雅蘭歐還是在詩婭公司的腳下,成為了萬年老/二一般。

可是他依舊沒有什麼好注意能夠穩站在詩婭的頭頂。

於是他想到了郝晶晶,有些事情,只有郝晶晶能夠做,也只有郝晶晶才能完成。

此時的郝晶晶一副富婆的樣子,自從被錢沖與杜英傑玩耍之後,她就開始健身鍛煉,不但身材更加苗條性感,整個人更加充滿的誘惑,尤其是郝晶晶到了女人最美麗最成熟的時期。

她覺得自己不能再被男人玩弄,她舉得自己不能在被男人欺辱。

有些事情她需要做,有些仇恨需要報仇!於是她爬上了陸建春的床,找個了合伙人。

陸建春又在她的幫助下,當然也憑藉著自己的魄力與給公司創造的財富,穩穩的坐上了公司總經理一職。

郝晶晶明白陸建春對待自己是真心的,但是她說過,自己是殘花敗柳,不可能嫁給任何人。

但是她保證,只要陸建春能夠幫她完成報仇,自己也會努力將他送上董事長的職位,到最後雅蘭歐姓陸也未嘗不可。

女人的報復心是很強大的,點子自然簡單又實用,她多次前往國外,做縮陰手術,為的就是在床上令男人*。

經過幾年的籌劃,郝晶晶覺得是該出手的時候了,錢沖得到的一切都離不開自己的付出,那麼就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一切全部落入別人的囊中吧! 兩個人很快就達成了共識,為了讓錢沖更加明白自己的魅力,郝晶晶就在辦公室解開了自己的衣衫。

多年之後,當錢沖再一次見到郝晶晶赤身**的時候,血液再一次沸騰,毫不客氣的撲了上去。

結果很明顯,郝晶晶再一次用自己精湛的床技,得到錢沖的信任。

復仇計劃第一步正式開始!

郝晶晶穿好衣服離開錢沖辦公室的時候,她的眼神變得可怕,她的目的不光是要拖垮詩婭公司,更要讓雅蘭歐更名改姓!陸建春對自己是真心的,從不想為了地位與金錢而傷害自己,自己在最低迷最無助的時候,是陸建春幫助了自己,但是自己能給他什麼呢?只能在事業上給予他最大的幫助。

杜英傑已經從信貸主任升職支行行長,權力更高,但是有三四年沒有見到郝晶晶了,當郝晶晶一身名牌,著裝性感的站在他面前時,他依舊是第一次與郝晶晶見面時的狀態,咽著口水,眼睛直勾勾的。

郝晶晶明白,要報仇就要趁現在,不然在等幾年,自己的姿色不復存在,男人不再對自己感興趣!

「杜主任,哦,不,你看我這記性,現在應該稱呼杜行長了吧。」郝晶晶無限風騷的來到杜英傑的面前。

「晶,晶晶,你怎麼還是那麼年輕啊!」杜英傑這句話說的沒錯,按理來說,經過那樣的打擊,不老幾歲才怪。

郝晶晶微微一笑:「杜行長還不是一樣越來越有男人氣概嗎,尤其是那張嘴,越來越會說話了呢!」

杜英傑眼神瞄著眼前的尤物,這一刻他的想法就是還能不能在與她激情纏綿!

碼的,還是那麼不正經,這一次看老娘不玩兒死你們!臉上帶著嗔意,無限嬌媚的說道:「杜行長都不請我坐一坐么,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了。」

「哦,坐,坐。」杜英傑倒上了一杯茶,「晶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喲,還是行長聰明啊,一下子就能猜到我有事兒求你來了。」郝晶晶故意將大腿露出的多一點。

有事兒求我就好辦那,就怕你沒事兒求,不然勞資還怎麼消遣你呢,還別說,幾年不見了,這身段越來越好,臉也越來越漂亮呢,這等尤物不享受享受真是對不起自己的兄弟啊!「別說那個求字,多不好,咱們的關係還用說那個字么。」

「杜行長,您可是大人物,我們是什麼關係啊?」郝晶晶眨巴著眼睛,眼角開始放電。

很顯然,杜英傑被電的一激靈一激靈的,心也是痒痒的很。

「我們,我們是朋友關係啊,多少年的朋友了,而且我們比朋友還親密呢啊。」手小心的伸了出去,杜英傑知道,郝晶晶目前在錢沖那裡當秘書,沒機會飛上枝頭變鳳凰,還是那個五顏六色的小母雞兒。

郝晶晶立即挪了挪身子:「杜行長,這是你的辦公室,你幹什麼動手動腳的嘛,被人看見多不好。」演技很逼真,小眼神瞄了瞄門口,頭一低,表現的無限嬌羞。

「哈哈,晶晶現在幽默感十足啊。」杜英傑縮回了手,他已經確定,只要自己在使點什麼小手段,這個女人今晚還是自己的玩物。

「杜行長,人家可是帶著任務來的,咱們還得說正事兒嘛。」郝晶晶開始實施計劃。

喲,任務,難道是錢沖有事兒找自己?今年的貸款已經批下去了啊!

「杜行長啊,我現在跟您說的話,你可得往心裡去啊,還有一定要保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能被其他人知道。」郝晶晶將聲音放低。

杜英傑收起了笑臉,喝了一口茶:「與我有關的事情?」

「不,不是與你直接有關係,而是需要你的幫助,然後給你莫大的好處。」

杜英傑淡淡的笑了笑,這年月,答應給自己的好處的人實在太多,多到自己連好處是什麼都無法定義了,錢?女人?車子?房子?

郝晶晶看著杜英傑的臉色,很明白,這個人目前已經貪婪到無可想象的地步,條件一定高,而且一開口就不能讓他拒絕!

「我們錢總說了,只要您配合一下就好,雅蘭歐集團目前發展非常順利,但還不是市裡龍頭企業,所以想請您在貸款這一方面拖一拖詩婭公司,只要行長答應,錢總說了,不但是錢,就算是我送給你都可以。」

杜英傑呵呵的笑了,這件事情風險極大,而且詩婭公司給的好處也不少。

「杜行長,您是不是覺得條件開的有點低了,不過沒關係,錢總說了,年底給您包一個一千萬的紅包,當然還有一個大美女喲。」

大美女?身為行長,每天都能見到錢,對錢的免疫性有些高了,但是對於美女,杜英傑還是毫無抵抗力的,就拿眼前這個女人來說吧,之前玩的都玩膩了,現在還是想狠狠的玩兒一玩兒。

「老錢還真是為我著想呢。」杜英傑確實有些心動。

郝晶晶往他身邊湊了湊:「你認識我這麼多年,還不知道我有個妹妹吧。」

「額,妹妹?那我哪能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