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靈兒和龍心兒身前的大柜子被震的稀巴爛,他們兩個便站了出來。

這時玄幻和師弟們,還有紅妖和生肖六妖都在看著他們兩個。

靈兒便有點嚇傻了,「嘿嘿!」龍心兒傻笑一聲,伸出手對著他們比劃,笑道,「你們接著打,我們什麼也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

「快走!」龍心兒拽著靈兒「嗖!」的一下就往城裡跑去!

紅妖回過神來,怒道,「老娘還有事,沒工夫陪你們在這玩了。」

「金光?」玄幻看到靈兒閃閃發光,可是現在正跟紅妖廝殺,他便也沒去多想。

就在這時,「砰!」紅妖隨手打出一掌,便和生肖六妖飛向空中,消失。

「哼!哪裡跑!」中幻高喊道!他剛想飛上天去追紅妖等人,便被玄幻攔了下來。

「師弟等等!」玄幻看著受傷的師弟,對著中幻,左幻,右幻,道,「三位師弟你們先把受傷的師弟們帶回神壇,讓師父們幫他們醫治,紅妖她們我先去追,隨後我會用心靈相通和你們聯繫,那時你們再來幫我。」

「這…」中幻怕師兄抵擋不住,道,「師兄你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的,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快回去吧,一會幾位師弟就會有生命危險了。」

「好,那師兄你自己小心。」

「恩,各位師弟保重!」玄幻將手一揚,飛!「嗖!」的一聲,便飛在空中,追向了紅妖等人。

「師兄小心啊!!!」左幻高喊道!

就這樣玄幻和師弟們分開,獨自一人去追向了紅妖等人,以他的力量是根本抵擋不了紅妖她們的,玄幻只能在暗中保護百姓,等待著師弟們的歸來……

********

然而就在靈兒這邊……

「哎行了,行了,邊跑了。」靈兒停了下來,喘著大氣。

龍心兒轉身又往回跑,跑到道口那她看了看,看見沒人追來,便深喘了一口氣,走了回來,看著靈兒累成那樣,便傻笑一聲,「呵呵…看你那傻樣,有那麼累嗎?」

靈兒捋了捋胸膛,驚慌失色的道,「我這不是累,我這是害怕!」

「啊?」龍心兒一驚,便嘲笑道,「看你那膽,還害怕,你是不是一個男人啊?」

靈兒一聽便急了,立馬站直了身子,挺起胸膛,拍著胸口道,「哼!我當然是男人了。」

龍心兒看他那傻樣,便用手捂嘴一笑。

「哼!」靈兒撇了她一眼。

「行了,不跟你鬧了,咱們還是找家客棧快休息去吧,我跟你奔波了那麼一會都累死了。」說完便向前方走去。

「切!」靈兒把頭一揚,甩了一下,便跟著龍心兒後面走著。

走了一會……龍心兒抬頭一看,「龍門客棧!」驚訝道,「這客棧的名字真好聽,裡面一定服務周到,走!我們就去這家!」

「啊?」靈兒突然一驚!

「怎麼了?」

「我…我沒錢!」

「我去!」龍心兒嘆道,「你就放心吧,跟著本公主到哪裡都讓你享受最高檔的服務!」

「啊!」靈兒驚笑道,「真的嗎?你有錢?」

「哼!」龍心兒一甩臉,得意道,「我家在人間可算是首富了!」

「那太好了!我們趕緊進去吧!」

「哼!沒見過世面」

說完兩人便走進了……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呢?這個龍門客棧裡面又隱藏著什麼秘密呢?關注精彩無極限!

另外(求推!求藏!求天下!!!)(友友們的支持,龍洋永不忘!) 龍心兒倆人一進門,看見裡面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非常的冷清,桌椅擺放的很整齊,裡面的衛生也是弄的很乾凈。

龍心兒這時心裡便有點不安,她不明白為什麼這麼豪華的一個客棧居然這麼冷清,這讓她感到非常的奇怪。

「心兒妹妹,我怎麼感覺這裡有什麼不對啊!」靈兒也感覺出來這裡有點奇奇怪怪的。

「沒事!」龍心兒故作大膽的往前走,道,「哼!我龍心兒什麼事沒見過,住個客棧還能把我們吃了不成?」

就在這時……

從里堂走出來一位老伯,他穿著很樸素,頭上已經有了少梳的白髮,臉上的皺紋也是緊緊的湊著,看起來是很和善的樣子,他手裡拿著一個算盤,面帶笑容的走了過來,他看到靈兒閃著金光,便暗道,「這個小子怎麼會發光,哼,看來他們這兩個人一定不簡單。」他對著龍心兒兩人,道,「兩位可是住店?」

「去!」龍心兒一冷笑,「這還用問,這麼晚了我們不是來住店的還是來幹嘛的!」

「呵呵…」老伯一笑,道,「姑娘還真是幽默,我們這龍門客棧向來都是招呼貴客的,一般人我們可是不接待的!」

「貴客?」龍心兒撇了他一眼,道,「怎麼樣才算貴客?」

只見老伯從腰裡掏出一錠元寶,看著龍心兒道,「這就是貴客!」

靈兒看到那一錠元寶,便拽著龍心兒,輕聲道,「心兒妹妹,我看咱們還是走吧,這裡不是咱們住的地方!」

「哼!」 王的女人誰敢動 龍心兒從腰裡掏出一顆珍珠,遞給了老伯,道,「你那個元寶就是貴客,那我的這顆珍珠算什麼呢?」

「啊?」只見這老伯一驚,接過珍珠,兩眼直勾勾的看著這顆珍珠,便咧著大嘴憨笑道,「姑娘,您不是貴客,您是我的祖宗!」

龍心兒得意道,「別把我說的那麼老,我告訴你,這顆珍珠可是東海明珠,你可要好好保管,它夠你一年的收成了。」

「是是是,來兩個貴客裡面請!」老伯彎下腰往前面走著,給龍心兒兩人帶到了二樓的貴客房裡。

「兩位貴客,你們看這環境還可以吧?」老伯彎著腰笑道。

龍心兒一進房間便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房間裡面非常的寬敞,打掃的也很乾凈,便應了一句,「好,可以了。」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就不打擾兩位貴客休息了。」說完老伯剛要走出房間。

「等等!」

「怎麼了貴客?」

龍心兒看了一眼靈兒,道,「我們兩個人,你就給找一個房間嗎?」

「啊?這……」老伯指著靈兒,看著龍心兒。

「這什麼這,快去給他再找一個!」

老伯一笑,便明白了,對著靈兒道,「貴客我在隔壁給您找一間吧。」

「恩好。」說完老伯便把靈兒給帶了出來,領到了隔壁的房間,道,「貴客沒事我就先出去了,您有什麼事招呼一聲就行。」說完老伯便關上門退了出去。

靈兒坐在了凳子上,心裡不知道怎麼著,便有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告訴他,今晚一定會有事發生,而且他看這個老伯也一定有問題,但是他又不好意的去找龍心兒,怕她又會嘲笑,沒辦法,便只好硬著頭皮,到床上休息去了。

「咚咚咚!」

靈兒聽到有人敲門立馬站了起來,輕聲問道,「誰?」

「咚咚!」

那人便沒有回應,又敲了兩下門。

靈兒這時心裡有些害怕,他不敢去開門。

「咚咚!」

「又在敲門。」靈兒心裡告訴自己,不要害怕,要勇敢一點,經歷了那麼多的波折一定要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想到這裡靈兒便硬著頭皮走到了門前,把門打開了。

「啊你!」

「噓!」龍心兒輕輕的把門關上走了進來。

「怎麼了?」靈兒輕聲道。

龍心兒看了看門外,便拽著靈兒的衣角走到了桌子那,兩人便坐了下來,龍心兒輕聲道,「噓!我感覺這裡好像有什麼不對,咱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啊?」靈兒便有點驚慌失措,心裡有點害怕,輕聲道,「我也感覺這裡很古怪,不行我們還是走吧。」說完靈兒便要起身。

「哎哎哎。」龍心兒急忙喊住他,冷笑了一聲,「哼!看你這膽,還說是個男人,真逗。」

「呃…」靈兒便有點尷尬,道,「我不是怕你會出事嘛。」

「哈!」龍心兒甩了一下臉,得意道,「我龍心兒什麼沒見過,這算什麼,我就是喜歡探險,越危險越刺激。」

「啊?不會吧?」靈兒聽到這話徹底癱瘓了,心裡便更是害怕起來,道,「你…你會仙法,可我什麼都不會,萬一有什麼事,我怎麼自保啊?」

「咳!」龍心兒把臉一揚,道,「這算什麼,你放心吧,有事我會照著你的。」

「哦,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睡覺啊!」

「睡覺?」

「對,就是睡覺。」

「哦那好吧。」說完靈兒便起身坐回到床上,剛要躺下準備睡覺…

「哎哎哎!」龍心兒直視著他,眼神里透露著鄙視。

靈兒又坐了起來,疑惑道,「怎麼了?」

「怎麼了?」龍心兒徹底對他無語,便伸出手指著他,比劃讓他上一邊去。

靈兒獃獃的直視著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哎呀。」龍心兒站了起來走了過去,指著他道,「你,去那邊躺著!我睡在床上!」

「啊?」靈兒一驚,便有點憤怒,道,「這是我的房間,我為什麼要讓給你?」

「那好,既然你不害怕,那我就回自己的房間睡去,到時候要是有妖魔過來吃你,你可別怪我沒幫你,哼!」說完龍心兒便轉身,向門口走去。

「哎,行,給你還不行嘛,切,有什麼了不起的。」靈兒嘟囔著小嘴,站了起來走到了桌子那坐了下來。

「哼!這還差不多。」龍心兒走到了床邊坐了下來,瞪了靈兒一眼,便把床簾拉上躺下了。

「切。」靈兒還在生著氣,心裡很不舒服,暗想,「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會點法術嘛。」靈兒嘆了一口氣,又想起了神壇弟子和生肖六妖對戰的時候,那種精彩,那種威力,都讓他念念不忘,他心裡便湧起了想學習仙法然後替天行道的想法,就像今天看到的那些神壇弟子,他們的那種精神,和那種氣質已經深深的打動了靈兒,可是他又不知道該去哪裡學習仙法,想到這裡靈兒便又有點迷茫了,暗想,「哎算了,現在先不去想這些,先想辦法見到爹娘再說吧。」

就這樣靈兒經過一天的勞累,便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起來……

然而躺在床上的龍心兒卻一直沒有睡,她感覺這裡有一股妖氣在蕩漾,今晚可能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她自己到無所謂,她就是擔心靈兒會出什麼事,就這樣在她焦慮不安的時候……

「媽的,慢一點,別出聲,今天要是能把她身上的珍珠全都偷過來,那我們一輩子就不用愁了。」那位老伯對著四個手下輕聲道。

老伯乃是龍門客棧的莊主,凌子鶴!建立客棧多年,只為錢財不為命。

這四個手下乃是他的得力助手,趙謙,劉雲,孫生,李全。

「莊主,這位姑娘長的那麼標誌,我們能不能……」趙謙yin笑道。

「嘿嘿…」那三位也是露出了賊惡的嘴臉。

「不行!」凌子鶴憤怒道,「我們只劫財,不為色,不為命,等你們有錢了什麼樣的美女找不到,聽著,你們都不許給我胡來,聽到了嗎?」

「是是,莊主。」幾個人低聲同應道。

「走!」

凌子鶴便和幾個手下輕輕的走到了龍心兒的房間門口,凌子鶴對著孫生,李全一擺手,他們二人便輕輕的走到了靈兒的房間門口,李全便從身上拿出一根竹管,慢慢的把竹管插進了窗戶里,「呼~~~」用嘴一吹,一股迷煙便進到了靈兒的房裡。

凌子鶴也從身上拿出一根竹管,插進了窗戶里,「呼~~~」一吹,便一股迷煙也進到了龍心兒的房裡……

**********

(求天!求地!求空氣!求砸!求啪!求狂摔!!!)

《龍洋感謝各位友友的支持!對了,勞動節了,祝友友們求開心,求快樂,求點評,總之就是超級無限各種求!!!》 第416章殺了我吧!

「熱?正常,你發燒了,蓋著被子捂一捂出身汗就好了。」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走近。

葉平平偏頭看向男人,正要說話,卻差點沒忍住笑出來。

只見男人原本讓人羨慕的奶油皮膚上,全是黑灰,而且額頭前面一絲原本很帥氣的頭髮,也被燒焦了……

一靠近,就有股毛髮被燒焦的怪味傳過來。

葉平平憋著笑,依舊瞪著眼道:「你把溫度給我弄低點,我要25度就夠了!」

「不行!」男人直接拒絕,「你發燒了,這個溫度剛好,讓你出身汗,一會就好了。」

「你是不是想整死我啊?我感覺我要死了,我馬上就要被熱死了!」

男人還是有些擔心,琥珀色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緊張,立即拿起手柄,把溫度調到了25度。

「現在25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