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蛋,你給我去死!」

聽到陸楓這句話,錢文豪感覺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燙,自己竟然被一個靈動初期的小子給小看了,這讓他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氣。

要不是自己的貼身護符關鍵時刻擋下了大部分的力量的話,恐怕自己還真就起不來了呢。

「刺啦啦!」

當錢文豪的話音一落時,只見他的右手上布滿了耀眼的雷弧,這雷弧並不是他所修鍊的靈技,而是由符紙形成的。

「雷暴符!」

站在一旁看著的岩水城四人見到這些雷弧時,他們的臉色一變,顯然這道雷暴符的威力他們很清楚。

「唰!」

在四人的話音剛落時,錢文豪的身影化為了一道殘影再次出現在了陸楓的面前,而這一次他的速度竟然比起之前那次還要更快幾分。

「雷鳴掌!」

然而就當錢文豪散發著耀眼雷弧的手掌擊向陸楓時,後者輕喝了一聲,然後他的右掌同樣泛起了耀眼的雷弧。

當然,雖然看起來一樣,但是錢文豪手中的雷弧明顯要強於陸楓手中的。

「轟隆隆!」

剎那間,當兩個手掌對轟在一起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了起來,同時一道刺眼的金光散發而出。

由於金光太刺眼了,因此每個人都忍不住將眼睛給閉了起來。

「誰贏了!」

但是在眼睛閉起來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聽到任何慘叫聲,也沒有聽到後退的腳步聲,所以沒一會兒他們就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時候,只見陸楓和錢文豪靜靜的站在原地,而他們的手掌也依舊緊貼在了一起。

「噗!」

然而就在這時,陸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只見這一口鮮血全部噴在了來不及躲開的錢文豪身上。

「你!」

被吐了一身血,錢文豪頓時兩眼一瞪,不過就當他準備做些什麼時,他已經被重重的踢飛了出去。

陸楓雖然在剛剛的對轟中吐血了,但是錢文豪的身體也被麻木了,也就是這樣他才無法及時躲開這一口鮮血。

而當他的身上緩緩恢復過來時,這時候陸楓身子一側一擊重腳狠狠的將他踢飛了出去。

「陸楓,你沒事吧!」

在踢飛錢文豪后,這時候王凱他們才從房間內走了出來,而當他們看到有些站不穩的陸楓時,連忙上前將其攙扶住了。

「沒事!」

陸楓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剛剛那強大的雷弧將他擊傷了,但是他也並不是白受這一掌的。

可以這麼說,陸楓是故意跟錢文豪拼拳的,否則的話他完全可以一棍子將其擊飛,根本就不會受一點傷。

「都吐血了還沒事呢,你幹嘛要管他人的事情!」林玄看到陸楓嘴角殘留的血跡,他沉聲問道。

這岩水城的人根本就不待見他們,所以林玄想不通陸楓為什麼插上一腳。

不過既然已經插一腳了,那顯然已經沒有餘地了,因為這時候林玄發現對方的其他九人已經朝他們走過來了。

「放心吧,我惹的事情,我自己一個人解決!」陸楓看到九人眼中露出了不善之意,他深吸了一口氣道。

然而就當他向前一步時,身邊的王凱和林玄也跟著他向前一步。

「陸楓,咱們是一個隊的,有事情自然一起扛了!」林玄輕道了一聲,然後右手一握天瀑劍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雖然我跟林玄不對頭,但是這次他說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的,陸楓,幹什麼都不能忘了本大爺!」王凱雙斧一出輕喝道。

「啪!」

就在這時,一道空爆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道火紅倩影快速的出現在了林玄的身邊。

火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當她見到陸楓三人都亮出了武器時,那她自然也毫不猶豫的甩出了她的火麟鞭。

「嗡嗡!」

在火舞出現后,陸楓感覺到了一絲精神波動,旋即他回頭一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姬冰也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

「王八蛋,既然都找死,那就一起解決了!」

臉上露著猙獰之色的錢文豪見到陸楓的身邊迅速聚集了幾人時,他臉色極度陰沉,因為剛剛對方那一腳的力量可著實不輕呢。

「哼!」

然而就當這九人準備沖向陸楓五人時,突然間一道嬌怒聲響了起來,只見岩水城這邊擁有靈動後期的女子站了出來。

在這名女子站出來后,其他三人猶豫了一下也一同站了出來,連不認識的人都為劉雲出頭了,那他們身為隊友自然沒理由站在一旁觀看了。

「上啊!」

就這樣,在不知道誰大叫了一聲后,一群人就在院子里大打出手了起來。

雖然人數上相等,但是錢文豪這邊可都是靈動後期的強者,而另外一邊卻都是靈動中期,尤其還有一個靈符師呢。

不過原本屬於姬冰的那個被陸楓擋了下來,他竟然以一人之力擋下了兩名靈動後期強者的攻擊。

受傷的劉雲見到這一幕時,他內心震驚不已,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這個修為最低的陸楓才是他們中實力最強的。

看到這些無關的人因為自己而捲入了這場戰鬥中,劉雲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同樣的,錢文豪見到劉雲站起來時,他也咬牙從地上站了起來。

「錢文豪!」

當劉雲看向錢文豪的時候,他的眼中充滿了憤怒之色,新仇舊恨,這時候在他的體內交織著。

「劉雲,今天我要不廢了你的話,老子就不姓錢!」錢文豪沉喝了一聲,旋即他再次使用了一張符紙。

「轟!」

當這一張符紙被動用后,錢文豪身上的氣勢一下子恢復到了巔峰,這是一張能夠讓自己短時間內無視體內傷勢的符紙,價格極其不菲。

劉雲見到這一幕,他的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他因為被九人圍攻了好一會兒,所以體內受了相當嚴重的傷勢,因此這時候對上錢文豪,對他十分不利。

「怎麼樣,需要我幫忙么!」

然而就在這時候,陸楓的聲音響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將兩名靈動後期打趴在地了。

見到陸楓以一敵二還能如此快的解決戰鬥,這再次刷新了劉雲內心的震驚。

其實和劉雲一樣,錢文豪見到兩個實力比他都略強一些的朋友被一人打趴在地一動不動時,他的內心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了。

「不用!」

雖然見到陸楓很離開,但是劉雲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拒絕了,畢竟這是他跟錢文豪的仇,那應該他自己來報。

「好吧,不過這兩張符紙送給你,他有符紙幫忙,你沒有的話這場戰鬥就不公平了!」陸楓輕笑了一聲,然後將兩張符紙塞到了劉雲的手中。

「這是……」

劉雲見到對方塞給自己的竟然是兩張二級符紙時,他心中一驚,不過當他準備還給對方時,陸楓已經去幫其他人了。

「多謝了!」

看著陸楓揮動棍子的身影,劉雲暗暗道謝了一聲,他知道自己欠了這個人很大的人情。

「轟轟!」

沒有多想,下一秒劉雲就將這兩種符紙啟用了,旋即他就感覺自己的力量和速度都提升了四倍之多。

「錢文豪,你拿命來吧!」

實力有了顯著的提升,這下劉雲的信心一下子增大了不少,因此在他沉喝了一聲后,他手握一把灰色寶劍沖了出去。 「呼呼!」

當劉雲和錢文豪大戰數百回合后,此時兩個人都已經很累了,甚至兩人身上的符紙效果也都快到時間了。

然而從情況上看,兩人屬於打了一個平手,實力幾乎不相上下。

雖然劉雲的力量和速度提升了四倍之多,但是他身上畢竟有傷,所以真正能發揮出的實力也就兩三倍而已。

而錢文豪沒有受傷,所以要擋下劉雲的進攻並不是什麼問題,但是兩者的實力差距不大,因此整整打了數百回合都沒有分出勝負。

「劉哥,讓我們來幫你吧!」

就當劉雲氣喘吁吁一臉蒼白時,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劉雲這才發現錢文豪所帶來的九個靈動後期都已經躺在地上生死不明了。

「這!」

見到這一幕,劉雲心中一驚,不過當他一想到陸楓那以一敵二還能速戰速決的實力后,他也就釋然了,像陸楓這樣的強者騰出了手,那戰況自然是一邊倒了。

在劉雲心驚的時候,錢文豪的臉色可以說是慘白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結局會是這麼一幕。

自己這邊的九名靈動後期強者竟然被這麼快給解決了。

錢文豪很清楚,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完全是因為這個手持棍子的人,所以這時候他看向陸楓的眼神中充滿了惡毒之意。

「嗯?」

陸楓看到錢文豪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勁時,他眉頭微微一皺,因為對於這樣的眼神他很是討厭的。

「錢文豪是吧,如果你再用這樣的眼神看我的話,信不信我廢了你的眼睛!」陸楓手持棍子指著對方沉聲道。

「哼,你敢!」

然而面對陸楓的威脅,錢文豪並沒有被嚇倒,哪怕他現在的情況並不樂觀。

「好,你看我敢不敢!」

見到對方這時候還如此囂張時,陸楓忍不住大笑了一聲,旋即他一步踏出迅速朝對方飛奔而去。

「陸兄,不可!」

然而就當陸楓的如意降魔棍快要擊中碰到對方的面頰時,劉雲迅速伸手攔下了這一棍。

「劉雲,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現在怎麼反過來幫這個傢伙,你到底是哪邊的!」王凱見到劉雲攔下了陸楓的棍子時,頓時一怒道。

他們明明是來幫他的,怎麼現在對方反過來幫另外一方呢,這讓他很是想不明白。

其實想不明白的不僅是王凱,陸楓等人也都想不通,就連劉雲這邊的四人也對他的做法感覺到很奇怪。

劉雲知道自己的做法肯定會引起誤會,但是他必須這麼做,因為他不想連累到陸楓。

「陸兄,這錢文豪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他哥哥也應該參加了這次的天才計劃,據說修為已經達到了靈動巔峰,只差一步就踏入聚靈期了,如果你傷了他的話,他哥哥肯定會找你麻煩的!」劉雲解釋道。

聽到這個解釋,眾人眼中的疑惑這才消去了,原來劉雲攔下陸楓並不是要跟他作對,反而是不想他出事。

雖然陸楓的實力很強,但是畢竟修為也才靈動初期而已,他能夠輕易的對付靈動後期強者,但是可能無法應付靈動巔峰強者。

「哈哈,來廢我的眼睛啊,來呀!」在聽了劉雲的解釋后,錢文豪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如今這些人都知道自己有個實力強大的哥哥,那肯定是不敢對自己怎麼樣的。

想到這裡,錢文豪的眼底深處露出了一絲恨意,今天他本來是為之前的事情報仇的,可是因為陸楓的出現,讓他的計劃完全打破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遇,有這樣的強敵,如果不趁機滅掉的話肯定會影響我們的大計劃的!」錢文豪暗道了一聲,旋即他右手一抓,一道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赤紅色符紙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去死吧!」

手持符紙,錢文豪頓時咆哮了一聲,下一秒他的右手上就散發出了驚人的血紅光芒。

「無我棍法!」

然而當錢文豪露出一臉得意的沖向陸楓時,只見後者並沒有露出一絲驚慌,反而右手持棍以一個刁鑽的角度捅在了他的手肘上。

「咔!」

隨著一道骨碎聲響起,只見錢文豪手臂里的骨頭直接斷成了兩截。

「哼!」

下一秒,在一道怒喝聲響起后,陸楓手中的如意降魔棍一挑,這斷掉的手直接一百八十度轉彎朝錢文豪的胸口轟去。

「不!」

見到這一幕,錢文豪頓時慘叫了一聲,可是事發太突然了,再加上骨碎的劇痛,讓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轟!」

當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只見錢文豪被赤紅色的光芒直接擊中。

「這……」

當赤紅色的光芒消失不見后,驚魂未定的劉雲等人面露出了驚呆之色,因為此時他們的面前哪還有錢文豪的身影。

就連陸楓見到消失不見的錢文豪時,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些許詫異,他知道那些血紅光芒很強大,可是沒想到會如此強大,整個人直接就給轟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