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匹練橫空而出,直接掃入了剛才那群修鍊者之中,頓時炸開狂暴的能量,將這些修鍊者炸得斷手斷腳,血霧橫飛,

「傻逼,」朱毅在空中忍不住狠狠地罵了一聲,

剛剛眼看他就要將那名活死人給搞定,但是對方將另外一名活死人給轟入水池裡,而且恰恰好落在了自己對付的那名活死人旁邊,兩人碰到一起,頓時就起了反應,朱毅剛剛快要打死的那名活死人眼中的銀芒瞬間就又鋪滿了,而且還引起了水池的變異,

嗤,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強橫的劍氣橫空而出,將另外一名女性活死人直接斬成了兩段,

「好劍,」

朱毅都忍不住愕然了一下,然後開口讚歎道,

此時在那名神劍宗女子的身前,浮動著一柄銀色的長劍,那長劍約莫有一尺寬,雖然遠遠比不上朱毅的寂滅來得誇張,但是也不算一般女子喜歡使用的長劍了,

不過那長劍之上有著符文流動,神光閃耀,一看就並非凡品,

「沒想到神劍宗還有一柄准仙器存在,」朱毅的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來了那名女子手中的長劍是一柄准仙器,就和之前他遇到的神劍宗聖子冷望山手中的滅仙劍一樣,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把你的真本事拿出來,」

那女子的聲音響了起來,卻是對著朱毅在說,

朱毅這下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兩名活死人的身上,不由得一下子張大了嘴巴,

「喂,林庸,龍陽之好就是這麼玩的,」朱毅捅了捅自己身旁的林庸,問道,

「我怎麼知道,」林庸的聲音之中也帶著一種顫抖,

「你不是讀書讀得多麼,」

……

此時,那兩名活死人竟然以一種奇異的方式結合在了一起,兩人的半邊身子都開始消融,然後貼合到一處,就像是兩人一人出了一半身體,然後被拼合在了一起一般,

不過這個時候,這兩人的氣息再次暴漲,竟然突破了武仙境界,

「還不快動手,」那神劍宗的女子暴喝一聲,手中銀色的長劍驟然揮出,空氣之中有著一道道水滴浮現了出來,接著這水滴便迅速地拉長、加速,化作了漫天雨劍向著那合體之後的活死人暴射而去,

「雷霆天罰,」而就在這個時候,朱毅也是暴喝一聲,手中的銀色長槍上電光環繞,一朵烏雲突然出現在了殿內空間之上,無數雷電從裡面劈了下來,就像是小型的天劫一般,也落在了那活死人的身上,

兩組攻擊的聲勢都極為浩大,但是那活死人竟然將雙拳對碰,一道灰色的光芒便在他的身周浮現了出來,化作一個圓形的光罩,將朱毅和那女子的攻擊都給擋在了外面,

「你當真是要找死么,」這時候,一道劍氣從空中斬了過來,朱毅躲過那道劍氣之後,向著那女子看了過去,

「臭婆娘,想打架是么,」朱毅還沒有開口,林庸就已經罵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還想隱藏實力,你們要是想找死的話,別拉我秋芙蓉下水,」那女子卻是直接開口向著朱毅罵道,此時其它幾名神劍宗的弟子已經戰死,這空間里除了之前一些已經重傷的修鍊者還在**之外,還有著戰鬥之力的就只有這女子以及朱毅二人了,

「你……」林庸正還想要開口繼續罵,朱毅卻是將林庸給攔了下來,若有深意地看了那女子一眼,然後將手中的長槍給收了起來,

「姑娘教訓的是,我們一同聯手吧,」朱毅身上的氣息猛地發生了變化,一種充滿了毀滅的氣息從朱毅的體內浮動了出來,接著一柄巨大的長刀出現在了朱毅的手中,

「朱毅,你……」看到朱毅將寂滅刀拿了出來,林庸也是一愣,他知道朱毅一直不願意使用寂滅就是想要在最後多留一張底牌,

「她說的沒錯,這個時候要是我還有保留的話,就是真的在找死了,」朱毅輕嘆了一聲,向著林庸道,「你也準備準備吧,不斬了這個傢伙,恐怕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林庸這才沉默了一下,看著那活死人身周的光罩漸漸地消失,而對方氣息再次攀升,他也不得不點了點頭,

「我來幫你們纏住他,」林庸的身上一道漆黑的影子透出,然後迅速地拉長,化作一道黑芒向著那活死人沖了過去,

先前對付陰靈的時候,林庸這暗影的能力是沒有作用的,因為對方根本沒有影子,也完全不靠視覺來行動,但是對這活死人就是有些作用了,雖然這活死人嚴格說來還算不上是生命,但是已經具備了一些生命的特質,比如說影子,

就在林庸身上的影子穿出的時候,那活死人的身下也有著影子騰起,將他整個給包裹了起來,

那種影子甚至帶著一種汲取生命力的力量,讓那活死人開始嚎叫了起來,

「凰涅槃,你別在這個時候慫了啊,」這個時候,朱毅也在心底暗暗地叫了起來,他能夠察覺到自己眉心之中有著一種熾熱的力量透出,然後化作金紅色的火焰覆蓋在了寂滅刀之上,

「切,打不過了就怪姑奶奶,還不是自己沒本事,現在多借一些力量給你,要是再打不過自己一頭撞死去,」這個時候,凰涅槃的聲音在朱毅的心底響了起來,帶著一絲嘲諷,

朱毅臉色大喜,他能夠感覺到妖凰涅槃焰在這個時候突然變得強大了起來,不再受到這裡的那種禁制的鉗制,完全發揮出了那種至陽至剛的力量,

「異火,」秋芙蓉看著朱毅手中覆蓋著火焰的巨大刀身,也是愕然了一下,接著臉上閃現過一絲驚喜,「我們合力攻擊它,」

這個時候,那活死人已經被林庸給暫時困住,雖然對方身周的灰色光芒將他給保護了起來,但是他也暫時沒有辦法發動攻擊,

「對啊,你們快動手啊,我可撐不了太久,」林庸聽到那秋芙蓉的話語,也是叫了起來,

「好,」林庸也是眼神一凜,接著手中的長刀豎著斬出,而同時秋芙蓉手中的長劍也是斬出,一金一銀兩道光芒在空中交織斬出,

「轟,」兩道光芒在碰撞到一起的時候,朱毅和秋芙蓉的心中都是升騰起一種奇異的感覺,就像是兩人此時的靈魂站在了同一處一般,左手劍右手刀,然後同時向著前方斬出,

但是這種感覺明顯只是一種暫時的錯覺,那金銀刀光劍芒斬過之後,這種感覺就從朱毅和秋芙蓉的身上消失了,

金銀光芒狠狠地轟在那活死人的身上,竟然是將那活死人身周的灰色光芒都給斬破了,要知道剛才朱毅和秋芙蓉的聯手一擊都沒有能夠打破那灰色光罩,這會兒那灰色光罩卻像是紙糊的一般,直接破碎掉,在那活死人的身上也是多出了兩道巨大的傷口,銀色的液體從其中流出,那活死人身上的氣息也是迅速地衰敗了下去,

「原來師尊說過的是真的,」秋芙蓉的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她突然身形一轉,便衝到了朱毅的身前,然後直接撲入了朱毅的懷中,

「我操,這麼勁爆,」一旁的林庸瞪大了眼睛,此時他被震得退出了幾步,剛才那刀光劍芒落下,將他的暗影之力也給斬斷了,他這一回頭,就看到了秋芙蓉向朱毅投懷送抱的一幕,

「你快再定住他,」不過這個時候,秋芙蓉的聲音在林庸的耳中響起,林庸向著那活死人看去,便看到了對方身上銀芒閃耀,看樣子是想要拚死一擊,

林庸這下也顧不得管秋芙蓉和朱毅現在曖昧的樣子了,雙掌再次拍在了地面之上,一道道漆黑的光芒從地面之上延伸了出去,然後化作一道巨大的黑棺將那活死人給困在了其中,

但是很快就有著乒乒乓乓的聲音從那黑棺之中傳了出來,一道道裂紋也在那黑棺之上浮現出來,

「你幹什麼,」這個時候,朱毅終於是反應了過來,就要將秋芙蓉給推開去,卻沒有料到秋芙蓉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順勢挽在了自己的腰上,

「等會兒再給你解釋,我們再像剛才那樣合擊一次,」秋芙蓉的臉上閃過一抹紅暈,然後看著朱毅認真地道,

「你們兩個搞快一些,我快撐不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庸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看到那黑棺已經快要被破開,朱毅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太多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金紅色的火焰再次向著寂滅刀之上覆蓋而去,而此時無數的銀色光芒也在秋芙蓉左手的長劍之上匯聚起來,那是一種極為純粹的陰寒之力,和朱毅手中的寂滅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這個時候,那種奇異的感覺又從朱毅的心中浮現出來了,而且這一次比起之前明顯了太多太多,朱毅感覺自己和秋芙蓉彷彿已經合成了一個整體一般,在他的左手之中握著那柄長劍,而他的右手則是握著寂滅刀,

「斬,」

一種奇異的念頭在朱毅的心底升了起來,就像是冥冥之中有著什麼力量在推動一般,他左手之中的長劍和右手之中的長刀都是斬了出去,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空間之中一金一銀兩道光芒暴射而出,而朱毅感覺自己體內的陰陽靈氣也是瘋狂地波動起來,竟然開始產生了一種奇異的變化,並且不斷地暴漲起來,

「不好,」朱毅心中嚇了一大跳,他一直壓制著自己的實力,不讓自己突破到半步武仙,但是這會兒他竟然隱隱有些壓制不住了自己的力量,就像是馬上就要突破了一般,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溫和的力量突然從朱毅的體外流入,然後就像是溫泉一般撫平了朱毅體內躁動的力量,

而這個時候,林庸也是張大了嘴巴,在朱毅的身後,一道模糊的圖案浮現了出來,或許朱毅現在還沒有注意到,但是林庸已經發現了,這是朱毅武聖靈印的雛形,不過這道模糊的圖案也只是一閃即過,接著金銀光芒便衝刺著整個空間,狂暴的刀芒劍氣將那黑棺給徹底地切割開來,同時被切割成粉碎的還有那黑棺之中的活死人,

「呼,」

一次斬掉了那合體的活死人之後,朱毅也是微微地鬆了一口氣,然後落在了地面之上,

「啊,」這個時候,朱毅的懷中有著一聲尖叫發了出來,只見秋芙蓉一下子竄了出去,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般,對方的臉龐此時也是變得一片通紅,看著朱毅不知道在想著一些什麼,

「喂,你這是艷福吧,」這下是林庸捅了捅朱毅,然後輕聲道,不過接著他的臉上又升騰起一絲古怪來,「有些奇怪啊,明明是這娘們兒先抱的你,怎麼現在弄得又像是你強推了她一般,老實交代,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一腿,不然我把這個事情告訴馮婉她們,」

這下朱毅一下反應過來,看著林庸惡狠狠地威脅道:「如果你敢把這件事情告訴馮婉她們的話,我一定讓你也做不成男人,」

林庸愕然了一下,突然大叫起來:「靠,要不要這麼狠……」

看到朱毅瞪過來的眼神,林庸的聲音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大不了不說就是嘛,」

朱毅這才轉過了身子,吐了一口氣,看著秋芙蓉,張了張嘴巴,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林庸是不知道秋芙蓉剛才為什麼逃開,但是朱毅心底卻是清楚得很,因為他剛剛不小心捏了不該捏的地方,

「你……流氓,」

一記耳光響了起來,秋芙蓉這會兒目光正好向著朱毅看了過來,接著她的臉色就變得更紅了,直接一耳光甩在了朱毅的臉上,

「我靠,這牛逼,」林庸在一旁張大了嘴巴,他雖然還是有些茫然,但是正因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才會有著這種不明覺厲的感覺啊,

朱毅這下覺得自己是冤屈死了,他恨不得把林庸給掐死,正是林庸剛才的問話讓他開始回憶起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同時回憶起了自己剛才手中的柔軟,這個時候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做出了一個捏的動作,因為此時朱毅是背對著林庸,林庸看不到,但是秋芙蓉正好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秋芙蓉才會一耳光甩了過來,不過朱毅這個時候還不好解釋什麼,只能夠裝聾作啞,吃了這個啞巴虧,

整個空間之中一下子沉默了下來,半晌之後,林庸騰空而起,朝著對面沖了過去,這一次那通道外面沒有紫金色的光芒出現,林庸順利地進入了通道之中,

「喂,可以過來了,」林庸這下也是鬆了一口氣,要是幾人還呆在這空間之中的話,那恐怕自己要被憋死,

聽到林庸的聲音,朱毅和秋芙蓉對視一眼,雙方臉上都是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只能把頭別過去,然後各自施展身法,向著那通道之中落去,

「走吧,」林庸鬆了一口氣,只要能夠走出這紫銅大殿,接下來就是各自行動了,要再這麼尷尬下去,林庸都不知道該怎麼來打破僵局了,

不過讓三人都欲哭無淚的是,這通道竟然比他們想的要長許多,而且就是一條通路向前,根本沒有任何讓他們選擇其它道路的餘地,

「那個……剛才……」半天之後,朱毅終於咬了咬牙,向著秋芙蓉開口道,

「你不用說了,有些事情以後你會知道的,」沒料到,朱毅還沒有說出來,秋芙蓉卻是搶先說道,「至於剛才的事情,你就把它忘掉吧,」

朱毅當然知道秋芙蓉說的是讓自己忘記什麼,他訕笑了兩聲,而這個時候,前面已經有著亮光出現,

「這次進入死亡仙谷的目的我已經達到了,接下來我就會找路出去,你們在裡面小心一些,」讓朱毅沒有想到的是,在出了那通道之後,秋芙蓉竟然是選擇了和自己二人道別,

「好吧,那你也小心一些,」朱毅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剛才和秋芙蓉一起聯手施展刀劍的時候,那種水**融的感覺讓他感覺十分奇妙,但是他又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看樣子,秋芙蓉似乎知道一些,因為秋芙蓉說過有些事情自己以後會知道的,只是秋芙蓉不說,朱毅現在也沒有膽量去問,

「我叫秋芙蓉,記得我的名字哦,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就在分別之前,秋芙蓉突然向著朱毅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道,

朱毅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之前那種情況之下,他根本沒有過多注意秋芙蓉到底長什麼樣子,現在看來,秋芙蓉比起馮婉霜靈的姿色還要勝上一籌,她的五官精緻無比,就像是精雕細琢出來的一般,而且搭配起來也是十分的漂亮,

而且秋芙蓉身段也較為高挑,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整個人透著一絲清冷,身後青絲飛揚,只是這麼站在那裡,就顯得清麗無比,而剛剛秋芙蓉那麼一笑,更是傾國傾城,讓朱毅都看得愣了起來,

按道理說,修鍊者裡面,女性都不會長得太難看了,因為她們可以用靈氣慢慢地改變自己的容貌,讓它變得完美起來,所以除非是真正的絕色,就像馮婉霜靈那樣,是很難吸引到其它修鍊者的,

但是朱毅可以肯定,秋芙蓉是自己目前見過的女子之中,最為漂亮的之一,如果真要再找出一個和她相提並論的人來,朱毅的記憶之中只有鳳天驕才有著這樣的美貌,

「走啦,人都走了,還在這裡思春,真的是不怕我告訴婉兒么,」一隻手拍了拍朱毅的肩膀,將朱毅從沉思之中驚醒了過來,林庸此時一臉戲謔,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朱毅這麼失態的時候,

「你有本事就告訴她試試,,」朱毅聽到林庸的話,頓時咬牙切齒地看著對方道,

林庸挑了挑眉毛,嘿嘿怪笑了一聲,卻是突然摟上了朱毅的肩膀,道:「來,來,給哥們兒也說說泡妞的秘訣唄,你看除了婉兒和霜靈之外,慕容學姐也是跟你眉來眼去,聽說你還有個青梅竹馬的小薇,現在你看看,又多出了一個來,」

朱毅咳咳了兩聲,道:「慕容學姐跟我可沒關係,至於她,我們兩個才見過一面好不好,」

林庸翻了個白眼,道:「是啊是啊,只見第一面就有人給你投懷送抱,這還不好,而且人家說了,你們還會見面的,」

朱毅這下無語了,不過對於這秋芙蓉,他的確是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自己和她早就認識了一般,尤其是剛才那水**融的感覺,他從來沒有察覺過,自己體內的靈力能夠奔涌得那般順暢,

「算了,不逗你了,看看前方吧,仙藥就在前方,」看到朱毅那沉默的樣子,林庸也終於是不開玩笑了,而是伸出手指,點了點不遠處,

朱毅抬頭,便看到自己幾人現在竟然是從那大殿之中出來了,而且看樣子,現在他們是在這死亡仙谷的最深處,他們身後的通道已經封閉了起來,而在這通道附近,卻是有著數條小路,很顯然,這裡還是不止一條路可以到達這裡,

而剛才秋芙蓉,便是從其中一條路退了出去,

這讓朱毅有些擔心,進到這裡就已經這麼麻煩了,要出去恐怕也不會簡單,

不過現在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因為在他身前的空間之中,一個個光團浮在半空之中,那光團之中有著經書,有著靈器,也有著朱毅夢寐以求的仙藥,

一共十株仙藥,在半空之中沉浮,而且那仙藥身上還時而幻化出臉龐來,扮著鬼臉,也正是如此,朱毅才敢肯定這是真正的仙藥,因為只有通靈的仙藥,才能夠做到化形的地步,

不過現在場中可是有著不少人,而且能夠來到這裡的修鍊者,已經沒有一個弱者了,最差的也是半步武聖境界的,眾人都是虎視眈眈,不少還微微喘著粗氣,顯然大家到達這裡的時間都差不多,

一種奇妙的感覺從朱毅的心頭閃過,林庸也是皺了皺眉頭,看了眼朱毅,然後一道聲音在朱毅的心底響了起來,

「要麼把仙藥拿到就走,要麼就多毀掉幾株仙藥,」

朱毅和林庸同時想起的都是那生死偷天**,按照之前林庸的猜測,那三尊活死人只是一個試驗品的話,那麼真正想要復活的,必然是真靈武仙本人,

而要想真正復活,仙藥是必須的東西,只要能夠拿走仙藥或者毀掉仙藥,就必然會給真靈武仙的復活帶來阻礙,

當然,其它還有沒有人認出來生死偷天**的,朱毅和林庸都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兩件事,第一,要拿到仙藥去救治霜靈;第二,要活著離開,

「你們也來了,」

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朱毅的身旁響起,朱毅一回頭,便看到空間一陣波動,袁聰和袁空都出現在了他們的身旁,此時袁菲菲則是被袁空給背在了背上,

「袁明呢,」朱毅張了張嘴,發現袁明和其他幾人都已經不見了,

「死了,」袁聰的眼中閃過一絲哀傷,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朱毅能夠感覺到之前他們所經歷過的慘烈,因為朱毅和林庸自己也是經歷過這樣的場面才進來的,

「好在這裡真的有仙藥,」不過很快,袁聰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朱毅苦笑一聲,道:「有仙藥也要有命拿,」

袁聰的目光從周圍掃過,一股渾厚的氣息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

「有人阻擋,便死,」

朱毅這時候有些訝然,他沒有想到袁聰竟然也掩藏了實力,對方現在明顯已經有著武聖八級左右的力量,只是這種力量十分隱晦地隱藏了起來,如果不是袁聰故意展現給朱毅看的話,恐怕朱毅還發現不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雖然朱毅有些訝異於袁聰的真實實力,但是很快他就苦笑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袁聰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要面對的到底是什麼,

當然,這也不怪袁聰,如果不是之前林庸認了出來的話,朱毅也不知道那紫銅大殿到底意味著什麼,

趁著這會兒大家都在僵持著,沒有一個人動彈,朱毅連忙將生死偷天**簡單地傳音給了袁聰二人,

袁聰和袁空的臉色也是變得難看了起來,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說這樣詭異的術法,能夠讓數千年前的武仙復活,加上這些年積累的陰氣力量,這要是一旦復活,實力還不得飆升,當然,前提是對方能夠達到完整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