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到了現在,嗤光也沒有一點辦法,自己現在只有上半截魔體,這樣的狀態根本就不能戰鬥,為今之計,還是快速重生下半截魔體最重要。

周圍還有四個真神虎視眈眈,特別是剛出來的這人,當著自己的面收了自己半截魔體,此人顯然比這四人更加可怕。

想到此處不敢怠慢,迅速催動魔力重生丟失的半截魔體,只是一念間,一個完好無缺的嗤光就站在五人面前。

仔細感知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不覺得大驚失色,他怎麼都不會想到,這半截魔體竟會給他帶來那麼大的損失,已經達到了他承受的極限。

「對面,你到底是什麼人,可敢報出你的姓名,你讓我萌受如此大辱,我一定要宰了你。」

嗤光被氣的快要瘋了,已然到了暴走的邊緣,看著對面的陸青峰,真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對方,嘴裡喘著粗氣,對著陸青峰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嗤光,是不是覺得很不妙,現在,你的靈魂之力只有神君中期的級別,這都是我收走你半截魔體的功勞吧,別跟我瞪眼,你的修為很快就會掉落的。」

這話不用陸青峰提醒,他心裡也很清楚,靈魂之力超過修為,這才有提升的空間,一旦靈魂之力掉落到低於修為,修為也會很快的跌落,最好的可能就是和靈魂之力相同,不好的話,比現有的靈魂之力還低。

嗤光心裡的氣憤無以言表,剛突破到魔祖,眼看著就要掉落回去,換做任何人都會覺得生不如死。

嗤光的嘴唇哆嗦著,氣的說不出話來,看到他的樣子,陸青峰頓覺心情大好,一臉微笑的看著他。

「嗤光,剛才忘記告訴你了,我叫陸青峰,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報復,不過嘛!你沒有機會了,因為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裡,告訴你我的名字,就是要讓你做一個明白鬼。」

嗤光聽過陸青峰的名字,他不相信陸青峰能夠斬殺魔祖,但是,自己現在已經不能稱為真正的魔祖,因為靈魂境界的跌落,只能算一個不倫不類的魔祖。

嗤光已經萌生了退意,只是對付陸青峰一個,他心裡就很沒底,更別說,旁邊還有四個殺紅了眼的傢伙,像擇人而噬的魔獸般盯著他。

「陸青峰,我知道你現在的名氣很大,不過那又如何,好歹我也是魔祖,真要和我廝殺起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你不相信是吧!一會我就讓你知道,我是怎麼宰你的,我先處理一些事,稍後再收拾你。」

回過頭對四人說道:「你們四人都休息去吧!和魔祖真的打鬥了,我想你們也都明白了,你們根本就不是魔祖的對手,我說這話沒有看不起各位的意思,希望你們別介意。」

魏波在四人中實力最強,說話也最有說服力,陸青峰說的話,確實有點冷,不過也說到了他的心裡。

「青峰,你是為了我們幾個好,我們不會介意,不得不承認,我們的確殺不了魔祖,而且還會被魔祖所殺,不說別的,僅是魔祖肉身能夠無限制的重組,這一點就是我們比不了的。」

經過這一番和魔祖的打鬥,陸青城也覺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很幼稚,既然大哥讓他退下去,他也正好就著這個台階離開這裡。

四人臨走前,陸青峰伸手取出一顆生骨丹和一顆血肉再生丹,遞給了魏波笑道:「魏兄先把斷臂修復了,相信通過這次和魔祖的打鬥,也一定積累了不少的經驗,休息的功夫也好總結總結。」

五人的事已經妥善處理,陸青峰再次向嗤光看了過去,魏波等人本來包圍著嗤光,這一離開,頓時給嗤光退走留下了空間。

周圍沒有了包圍著他的人,嗤光抬腿就要向遠處逃走,一步踏入虛空,瞬間瞬移而去。

「想走?在我陸青峰眼前施展瞬移?真是太可笑了,如果你有魔祖的靈魂之力還有逃走的可能。」

手握北斗七星劍,對著嗤光魔體消失之處猛劈了下去,劍光落處,空間頓時破裂,無數的空間碎片向周圍飛濺。

嗤光的魔體從破碎的空間出來,跌跌撞撞的樣子很可笑,完全沒有身為魔祖的風範。

這還不算,嗤光身上的華貴戰衣,也被破碎的空間碎片颳得破爛不堪,看上去就是活脫脫的一個異族乞丐。

嗤光連滾帶爬的向前跑去,直到千米之後才停了下來,他不敢再逃走,回頭看向陸青峰,嘴裡大聲喊叫著。

「陸青峰,你不要得寸進尺,我都已經準備離開這裡了,你還想怎麼樣,難道你還要斬盡殺絕不成?」

「斬盡殺絕不敢說,反正你是走不了,你剛才毀掉了我一個朋友的肉身,斬掉了一個朋友的手臂,我現在就代表我的朋友向你討債。」

嗤光看了出來,今天陸青峰是不打算放自己走了,僅憑剛才對方打斷了自己的瞬移,嗤光就知道對手的靈魂之力遠超自己。

既然逃不掉,打又不想打,他想找一個靠山,在死海之城裡,最可靠的就是依靠自己的二弟保護自己。

想到這裡,嗤光向嗤明、龍四海、魏長天的打鬥之地看了過去,看過去的第一眼,就讓他大吃一驚。

此時,這三人都打出了真火,龍四海和魏長天二人,仍然一前一後不斷的向對手進攻。

陸青峰取走了嗤明的兩隻腳和大片的血肉碎片,使他丟失了很多的魔力和靈魂之力,自此開始,三人一動手,嗤明頓時落入了下風。

嗤明心裡憋屈的快要瘋了,他現在恨透了陸青峰,都是這個可惡的人類,如果不是因他,他也不至於到了現在的地步。

眼角餘光看向嗤光的方向,正好看到大哥的下半截魔體被陸青峰收走,嗤光修復魔體后,靈魂之力跌落到魔君中期,更是氣的嗤明暴跳如雷。

「姓陸的小子,你他媽的太可惡了,害了本座不算,還接著坑害我大哥,等本座抓到你,非給你扒皮抽筋不可。」

嗤明一邊和二人大戰,一邊還忙裡偷閒的大罵陸青峰,龍四海聽到后不由得大笑起來。

「嗤明,你還真是有閑心,你自己都自顧不暇了,還有閑工夫照看你的大哥?」

特別是看到嗤光的瞬移被打斷,他心裡更是急怒交加,到了現在,他再也不敢小瞧陸青峰,心裡十分擔憂嗤光的安危。

高手之間過招,最忌諱走神,祖神級別的強者之間更是這樣,稍一疏忽就會大禍臨頭。

因為陸青峰的原因,嗤明的魔力已經低於龍四海和魏長天,在他嘴裡大罵、眼神看向嗤光時,龍四海一步就到了他身前,揮動拳頭向他砸來。

拳頭上冰藍色的光芒閃爍,顯然大戰到現在,神力仍然十分充沛,而嗤明魔刀上的黑光已經有些暗淡,這是魔力消耗過多的明顯特徵。

魔力不如對方,速度遠超二人的優勢蕩然無存,龍拳已經到了面門,他才勉強向一側躲閃。

嘭!

一拳重擊在嗤明半邊臉上,龍四海這一拳用上了十成的神力,嗤明的臉被打的迅速向一側甩了過去,龍四海的第二拳打來,重重的擊在嗤明太陽穴上。

收回來的右拳再度出擊,由下往上猛然重擊在嗤明的下巴上,剛轉過來的臉被打的高揚起來,隨著咯嘣嘣的聲音傳來,嗤明大嘴一張,從裡面瞬間噴出了大口的鮮血,血里夾雜著滿口的牙齒。

嗤明自然不會一味的等著挨揍,龍四海連擊三拳后,對方終於騰出手,手裡的魔刀對著龍四海腰部橫掃過去。

與此同時,龍四海的第四拳打過來,重擊在嗤明的心口,這一拳使用了終極神通,拳頭穿透了嗤明的魔體,迅速抽出拳頭的同時,嗤明的魔體轟然爆開。

龍四海的神體被魔刀腰斬,嗤明的魔體爆碎,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力,把斬斷的兩半神體衝擊到數萬米之外。

魏長天就懸浮在不遠處,兩人剛才的打鬥不過數秒的時間,嗤明的魔體爆碎后,他同樣退到了遠處,在後退的過程中,眼神盯著血霧的中心。

魏長天也準備好了終極神通,在嗤明魔體剛完成重組的一刻,靈寶長劍迅速揮斬而出,隨之,空中劃過一片璀璨奪目的扇形光芒,直奔嗤明的頭頂落下。

這些天是嗤明最悲憤的日子,身為魔族在西隕神洲的舵主,卻是成為了魔體爆碎次數最多的魔祖。

剛完成重組的魔體被再次爆碎,恰好在這時,嗤光也準備向嗤明這裡逃,希望二弟能夠給他一處避風的港灣。

看到連續兩次被打爆了魔體的二弟,嗤光驚駭的瞪大了眼睛,二弟現在自身難保,哪裡還有時間照顧他,身後還有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可怕對手,幾乎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

轉過身盯著陸青峰,惡狠狠的說道:「陸青峰,我的大好前途都毀在你手裡,既然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半截魔體,自己卻是無能為力,而且還是餵給了敵人圈養的魔獸,成為了魔獸的食物,嗤光覺得自己活得很失敗。【最新章節閱讀.】

事情到了現在,嗤光也沒有一點辦法,自己現在只有上半截魔體,這樣的狀態根本就不能戰鬥,為今之計,還是快速重生下半截魔體最重要。

周圍還有四個真神虎視眈眈,特別是剛出來的這人,當著自己的面收了自己半截魔體,此人顯然比這四人更加可怕。

想到此處不敢怠慢,迅速催動魔力重生丟失的半截魔體,只是一念間,一個完好無缺的嗤光就站在五人面前。

仔細感知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不覺得大驚失色,他怎麼都不會想到,這半截魔體竟會給他帶來那麼大的損失,已經達到了他承受的極限。

「對面,你到底是什麼人,可敢報出你的姓名,你讓我萌受如此大辱,我一定要宰了你。」

嗤光被氣的快要瘋了,已然到了暴走的邊緣,看著對面的陸青峰,真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對方,嘴裡喘著粗氣,對著陸青峰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嗤光,是不是覺得很不妙,現在,你的靈魂之力只有神君中期的級別,這都是我收走你半截魔體的功勞吧,別跟我瞪眼,你的修為很快就會掉落的。」

這話不用陸青峰提醒,他心裡也很清楚,靈魂之力超過修為,這才有提升的空間,一旦靈魂之力掉落到低於修為,修為也會很快的跌落,最好的可能就是和靈魂之力相同,不好的話,比現有的靈魂之力還低。

嗤光心裡的氣憤無以言表,剛突破到魔祖,眼看著就要掉落回去,換做任何人都會覺得生不如死。

嗤光的嘴唇哆嗦著,氣的說不出話來,看到他的樣子,陸青峰頓覺心情大好,一臉微笑的看著他。

「嗤光,剛才忘記告訴你了,我叫陸青峰,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報復,不過嘛!你沒有機會了,因為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裡,告訴你我的名字,就是要讓你做一個明白鬼。」

嗤光聽過陸青峰的名字,他不相信陸青峰能夠斬殺魔祖,但是,自己現在已經不能稱為真正的魔祖,因為靈魂境界的跌落,只能算一個不倫不類的魔祖。

嗤光已經萌生了退意,只是對付陸青峰一個,他心裡就很沒底,更別說,旁邊還有四個殺紅了眼的傢伙,像擇人而噬的魔獸般盯著他。

「陸青峰,我知道你現在的名氣很大,不過那又如何,好歹我也是魔祖,真要和我廝殺起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你不相信是吧!一會我就讓你知道,我是怎麼宰你的,我先處理一些事,稍後再收拾你。」

回過頭對四人說道:「你們四人都休息去吧!和魔祖真的打鬥了,我想你們也都明白了,你們根本就不是魔祖的對手,我說這話沒有看不起各位的意思,希望你們別介意。」

魏波在四人中實力最強,說話也最有說服力,陸青峰說的話,確實有點冷,不過也說到了他的心裡。

「青峰,你是為了我們幾個好,我們不會介意,不得不承認,我們的確殺不了魔祖,而且還會被魔祖所殺,不說別的,僅是魔祖肉身能夠無限制的重組,這一點就是我們比不了的。」

經過這一番和魔祖的打鬥,陸青城也覺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很幼稚,既然大哥讓他退下去,他也正好就著這個台階離開這裡。

四人臨走前,陸青峰伸手取出一顆生骨丹和一顆血肉再生丹,遞給了魏波笑道:「魏兄先把斷臂修復了,相信通過這次和魔祖的打鬥,也一定積累了不少的經驗,休息的功夫也好總結總結。」

五人的事已經妥善處理,陸青峰再次向嗤光看了過去,魏波等人本來包圍著嗤光,這一離開,頓時給嗤光退走留下了空間。

周圍沒有了包圍著他的人,嗤光抬腿就要向遠處逃走,一步踏入虛空,瞬間瞬移而去。

「想走?在我陸青峰眼前施展瞬移?真是太可笑了,如果你有魔祖的靈魂之力還有逃走的可能。」

手握北斗七星劍,對著嗤光魔體消失之處猛劈了下去,劍光落處,空間頓時破裂,無數的空間碎片向周圍飛濺。

嗤光的魔體從破碎的空間出來,跌跌撞撞的樣子很可笑,完全沒有身為魔祖的風範。

這還不算,嗤光身上的華貴戰衣,也被破碎的空間碎片颳得破爛不堪,看上去就是活脫脫的一個異族乞丐。

嗤光連滾帶爬的向前跑去,直到千米之後才停了下來,他不敢再逃走,回頭看向陸青峰,嘴裡大聲喊叫著。

「陸青峰,你不要得寸進尺,我都已經準備離開這裡了,你還想怎麼樣,難道你還要斬盡殺絕不成?」

「斬盡殺絕不敢說,反正你是走不了,你剛才毀掉了我一個朋友的肉身,斬掉了一個朋友的手臂,我現在就代表我的朋友向你討債。」

嗤光看了出來,今天陸青峰是不打算放自己走了,僅憑剛才對方打斷了自己的瞬移,嗤光就知道對手的靈魂之力遠超自己。

既然逃不掉,打又不想打,他想找一個靠山,在死海之城裡,最可靠的就是依靠自己的二弟保護自己。

想到這裡,嗤光向嗤明、龍四海、魏長天的打鬥之地看了過去,看過去的第一眼,就讓他大吃一驚。

此時,這三人都打出了真火,龍四海和魏長天二人,仍然一前一後不斷的向對手進攻。

陸青峰取走了嗤明的兩隻腳和大片的血肉碎片,使他丟失了很多的魔力和靈魂之力,自此開始,三人一動手,嗤明頓時落入了下風。

嗤明心裡憋屈的快要瘋了,他現在恨透了陸青峰,都是這個可惡的人類,如果不是因他,他也不至於到了現在的地步。

眼角餘光看向嗤光的方向,正好看到大哥的下半截魔體被陸青峰收走,嗤光修復魔體后,靈魂之力跌落到魔君中期,更是氣的嗤明暴跳如雷。

「姓陸的小子,你他媽的太可惡了,害了本座不算,還接著坑害我大哥,等本座抓到你,非給你扒皮抽筋不可。」

嗤明一邊和二人大戰,一邊還忙裡偷閒的大罵陸青峰,龍四海聽到后不由得大笑起來。

「嗤明,你還真是有閑心,你自己都自顧不暇了,還有閑工夫照看你的大哥?」

特別是看到嗤光的瞬移被打斷,他心裡更是急怒交加,到了現在,他再也不敢小瞧陸青峰,心裡十分擔憂嗤光的安危。

高手之間過招,最忌諱走神,祖神級別的強者之間更是這樣,稍一疏忽就會大禍臨頭。

因為陸青峰的原因,嗤明的魔力已經低於龍四海和魏長天,在他嘴裡大罵、眼神看向嗤光時,龍四海一步就到了他身前,揮動拳頭向他砸來。

拳頭上冰藍色的光芒閃爍,顯然大戰到現在,神力仍然十分充沛,而嗤明魔刀上的黑光已經有些暗淡,這是魔力消耗過多的明顯特徵。

魔力不如對方,速度遠超二人的優勢蕩然無存,龍拳已經到了面門,他才勉強向一側躲閃。

嘭!

一拳重擊在嗤明半邊臉上,龍四海這一拳用上了十成的神力,嗤明的臉被打的迅速向一側甩了過去,龍四海的第二拳打來,重重的擊在嗤明太陽穴上。

收回來的右拳再度出擊,由下往上猛然重擊在嗤明的下巴上,剛轉過來的臉被打的高揚起來,隨著咯嘣嘣的聲音傳來,嗤明大嘴一張,從裡面瞬間噴出了大口的鮮血,血里夾雜著滿口的牙齒。

嗤明自然不會一味的等著挨揍,龍四海連擊三拳后,對方終於騰出手,手裡的魔刀對著龍四海腰部橫掃過去。

與此同時,龍四海的第四拳打過來,重擊在嗤明的心口,這一拳使用了終極神通,拳頭穿透了嗤明的魔體,迅速抽出拳頭的同時,嗤明的魔體轟然爆開。

龍四海的神體被魔刀腰斬,嗤明的魔體爆碎,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力,把斬斷的兩半神體衝擊到數萬米之外。

魏長天就懸浮在不遠處,兩人剛才的打鬥不過數秒的時間,嗤明的魔體爆碎后,他同樣退到了遠處,在後退的過程中,眼神盯著血霧的中心。

魏長天也準備好了終極神通,在嗤明魔體剛完成重組的一刻,靈寶長劍迅速揮斬而出,隨之,空中劃過一片璀璨奪目的扇形光芒,直奔嗤明的頭頂落下。

這些天是嗤明最悲憤的日子,身為魔族在西隕神洲的舵主,卻是成為了魔體爆碎次數最多的魔祖。

剛完成重組的魔體被再次爆碎,恰好在這時,嗤光也準備向嗤明這裡逃,希望二弟能夠給他一處避風的港灣。

看到連續兩次被打爆了魔體的二弟,嗤光驚駭的瞪大了眼睛,二弟現在自身難保,哪裡還有時間照顧他,身後還有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可怕對手,幾乎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

轉過身盯著陸青峰,惡狠狠的說道:「陸青峰,我的大好前途都毀在你手裡,既然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 ?實力不如人,說拉上對方墊背也是妄談,如果一開始就是嗤光和陸青峰打鬥,他說這話還有點資格,現在靈魂之力已經跌落到魔君中期,再說這個,純粹就是胡吹大氣而已。【最新章節閱讀.】

「嗤光,你覺得,你現在再說這樣的話,有這個資格嗎?想要拉著我墊背,你還不配。」

「陸青峰,你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小東西,就算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也要和你放手一搏。」

嗤光歇斯底里的大叫著,像一條瘋狗一樣,朝著陸青峰撲了過來,手裡高舉著魔刀,做出一副拚命的架勢。

靈魂之力的強弱關乎到神識和反應速度,現在的嗤光有著魔祖的境界,反應速度只是魔君中期的水平。

這就好比一個人的力量很大,速度卻是慢如蝸牛,這樣一來,他也只是空有一身蠻力,卻打不到任何人。

魔刀對著陸青峰頭頂劈了下來,魔君中期的反應速度,在陸青峰面前就像是慢鏡頭一樣,很輕易的就躲閃過去。

閃身躲到嗤光左側,北斗七星劍對著嗤光的下半身橫掃而去,拿出對付魔君巔峰的速度,一劍下去,根本就不是現在的嗤光所能躲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