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們只能看到天上一輪烏黑大日沉浮,根本看不清裡面的是什麼。『

但是無道可看的清清楚楚。

一柄長達200公分,寬達五十公分,通體烏黑魔紋繚繞,劍柄嵌著一個烏黑骷髏頭的魔劍沉浮著,散發出滾滾烏黑之氣,凝而不散,形成圓形。

無道在中樞令牌中看了看此劍之威能。

屠蒼生之凶魔劍:級別——不詳,只要能量池又多大的能量值,它就能發揮出多大的威力,無止境。註:此劍不能離開公會駐地方圓百里,否則會解體。

「又是能量值。看來只要我有足夠的能量值,我這駐地便穩如泰山,不可撼動,可滅殺一切來犯者。」無道甚是滿意。

「好了!駐地之事,等我掃平幾個公會回來再說。」無道揮手,道:「走!」

隨後便一躍上了至尊獸背上。

龍虎裂天至尊獸低吼一聲,身軀變成一條巨鯨大小,猩紅翅膀鼓動,縱天而起,穿雲而去。

鈞無神和吳清祝也縱天而起。

「恭送會長。」屠一……屠十拱手。

……

城門裡,眾人看著天上那一輪烏黑大日,不解的議論著,但他們知道一點,這絕對是他們會長弄出來的,剛才的魔威,著實恐怖,讓眾人至今還心有餘悸。

嗷——

一聲如龍吟若虎嘯之音自天邊浩浩蕩蕩而來。

聽聞這一道長嘯聲,所有人都肅穆起來,身軀站的筆直,整齊列好隊形,不敢再議論什麼。

龍虎裂天至尊獸由遠而進,片刻便落到了這裡上空。

「拜見會長。」所有人單膝跪下。

無道高高站在至尊獸上,猩紅衣袂飄舞,黑髮飛揚,抬手示意眾人起來,他說道:「廢話不多說,離紅玉,這附近有幾個離我們最近的四星傭兵公會,帶頭,全滅之。」無道之話,霸道絕倫。

「好!會長。」說完,離紅玉直接縱天而起,帶頭離去。

「舉旗,出發!無道一聲令下。

「嗷!」至尊獸一聲長嘯,跟隨離紅玉。

「是!」千位禁軍一聲低吼,兩人拔出了一桿縱天旗幟,隨後騰空而起,隊形整齊,跟在身後。

830人第一時間也凌空而起,跟在身後。

一行人一千八百多人浩浩蕩蕩飛出了屠蒼生之城,向著遠方急速暴掠而去。

人都走後,一個猩紅色光幕就籠罩住了整座城萬米高空內。

無道現在所帶領的這一群人,足矣橫掃塞外所有傭兵公會,哪怕是縱天傭兵公會,或許也抵擋不住龍虎裂天至尊獸之威。

不過路要一步步走,飯要一口口吃,這個不急,塞外,遲早都要歸他無道掌控。

這種系統才叫系統,系統是什麼?那是超脫了無盡天地束縛的存在,獲得了系統之人又是什麼?

那是註定要讓諸天都未知顫慄的存在。

大軍在千米高空中前進著。

站在龍虎至尊獸頭頂上俯瞰地上蒼茫大地的感覺,讓無道感到了一種大權在握的微妙之感。

現在,整個塞外,很多公會都在上演著血流成河的大戰。

這是為了修鍊資源而戰,為了自己的前途而戰。

「會長,以現在的速度,我們將會在半個小時后降臨黑狼傭兵公會。」離紅玉前來稟報。

無道點點頭,道:「今天我要覆滅十個四星傭兵公會,十個三星傭兵公會,這是底線,殺戮一天,能覆滅多少便多少,從今往後,塞外,只能存在一個傭兵公會,那便是——屠蒼生傭兵公會。」無道話語猖狂到了極點。

離紅玉認同的點點頭,這樣他們就不缺上們來懸賞任務之人了。

她絲毫不認為眼前這位神秘男子做不到,九階鎧甲、戰刀都隨意賜給他們,他們會長之能量,恐怕不小。

現在,離紅玉彷彿看到了塞外被統一的那一天。

她心想,不知這位神秘的會長真容是怎樣的。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麼?」地上一條道路上,有人看到了無道這一支虎狼之師,一陣驚呼。

「天吶!都會飛,武君,全是武君,好恐怖啊!」

「嘶——這是什麼樣的一個隊伍,卧槽,一千多位武君強者,而且,每人都是全副武裝,他們要去覆滅什麼勢力嗎?」

「屠蒼生,你們看那兩面招展的大旗,這勢力要屠蒼生嗎?」

「沖啊!跟上看看!」

「……」

凡是看到了無道他們在空中飛行之人,都發出震撼驚呼,隨後把腿狂奔,想看看這一群兇悍隊伍要去哪裡。

人們何時見過如此之大的陣仗。

這就形成了,凡是在路上見到無道這一支恐怖隊伍之人,一陣驚呼過後,便發足狂奔,想目睹一下這一支恐怖武君隊伍要覆滅什麼勢力。

「那一頭如龍似虎的怪獸好神武啊!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人們一邊在下方狂奔著,一邊議論,武力耗盡了便吃靈藥補充,很瘋狂。

「會長,要不要加速甩掉下方那一群人?」吳清祝上前說道。

「無妨,這也好打響我們公會的名氣。」無道擺手。

半個小時之後,無道他們終是降臨了黑狼傭兵公會五裡外。

而身後,卻是跟隨了一大群人,目測都有上萬之多。

五裡外,一座佔地上萬里的城池顯露在眾人眼裡。【一里等於500米,為對一里是多少米疑惑不解的同學解惑】

「啊!他們的目標原來是黑狼傭兵公會,完了,黑狼傭兵公會今天怕是要從塞外除名了。」

當看到無道他們停在了黑狼傭兵公會五裡外時,人們知道,黑狼傭兵公會多半凶多吉少。

「殺啊!今天覆滅黑狼會,每人獎勵五百下品靈石。」

「殺、殺、殺——」

「反殺,今天將紅日會全部覆滅在此,每人獎勵1000下品靈石,殺!」

「殺、殺、殺!將他們全部覆滅。」

「……」

遠方,喊殺聲震天,黑狼傭兵公會正在和其他傭兵公會血拚著,戰況慘烈。

――――――――――――

PS:感謝書友:狼。離心。杜。千古浮華――的打賞壓陣。

(本章完……) (求推薦票!)

黑狼城外,血流成河,屍體橫陳,大戰激烈無比。

「殺啊!」

遼闊的大地上,到處都是淌血的屍體,兩波人在激烈無比的血拚著,一波身穿黑狼鎧甲,一波身穿金燦燦的黃金鎧甲,廝殺在一起,沐浴敵血,都殺紅了眼睛,腦海中就只有會長許諾的靈石。

兩方會長在天上激戰,碰撞的非常之狂暴,刀槍如影,狂暴対擊,打出一圈圈能量漣漪在虛空中綻放起來。

大戰激烈,兩撥人馬加起來,足足有六七十萬之多,但血戰了那麼久,現在地上躺下了無數屍體。

「嘶……好慘烈的大戰,都說塞外每月十五之日,將會有無數人死去,這……果真如此。」

「……」

看著遠方的血戰,跟隨無道他們而來的所有人都在倒吸冷氣。

「前進!準備清場。」無道揮手。

「嗷!」龍虎至尊獸張開巨嘴,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之咆哮,隨後煽動巨大翅膀,暴掠出去。

「好恐怖!」

一嘯落下,所有人被這一道如龍似虎的咆哮聲震的氣血翻滾,一陣驚駭。

「那到底是什麼怪獸,如龍似虎,好神駿啊!」人們驚駭欲絕。

一千禁軍和830位成員縱身跟上。

龍虎至尊獸的長嘯聲,也令的遠方的兩撥人馬相互停下了廝殺,目光看了過來。

「嘶——」

當看清楚是什麼人之後,場中所有人不由的倒抽冷氣,一副震駭到了極致的表情。

會飛,這是武君的代名詞,他們看到了什麼?一大群會飛的存在。

還有,這一群人,穿著居然都如此的妖異,讓他們感到了不詳的預感。

「諸位,來此不知有何事?」黑狼會長和紅日會長也停下了激戰,看著無道他們,兩人心中感到不妙。

「你們可記得縱天傭兵公會的條約,在兩會相互廝殺時,誰也也不得介入。」紅日會長皺眉說道。

「縱天傭兵公會?呵,你們覺得他能在這塞外隻手遮天?」看著前方兩人,無道不屑道:「本座想怎做就怎做,這個縱天傭兵公會如若敢管我之公會之事,那他們也討不了好果子吃。」無道一聲嗤笑:「給你們兩個選擇,1、跪地磕頭,將你們寶庫所有東西雙手奉上,然後將你們公會解散,2、死。」

「你欺人太甚。」無道如此輕狂目中無人之話,讓黑狼、紅日兩位會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恐嚇道:「你們是何人,如此的輕慢縱天傭兵公會,看來你們也是活到頭了,說不得現在你說的話,會馬上傳到縱天傭兵公會總部。」

遠方跟隨著無道他們來的人群也是一陣驚悚,沒想到這一支恐怖隊伍居然敢如此輕慢縱天傭兵公會,難道他們不知道『縱天』的強大?人們狐疑,還是他們確實是底氣十足,無懼『縱天』?

「看大旗。」無道指了指身後禁軍前方兩人舉著的兩桿猩紅色的屠蒼生大旗。

「屠蒼生!何意?」兩位會長看了看大旗,看向無道,一臉不解。

「看在我公會今天成立,就多說兩句。」無道一句一頓:「屠·蒼·生·佣·兵·公·會!」

「屠蒼生傭兵公會,你們是新成立的傭兵公會?」紅日會長問道。

「和你們說的已經夠多了,選擇吧!是死還是跪下來磕頭,然後將所有資源交出,解散公會。」無道俯瞰他們,話語冷漠。

無道此話,讓的黑狼和紅日兩位會長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們陰沉著臉,紅日會長道:「你這是將我們往死路上逼,這真的好嗎?」

四周之人很是認同,跪下來磕頭這就是天大的恥辱了,還要雙手奉上會中一切資源,然後還要解散公會,這些條件,簡直不讓人活。

「啪啪啪!有骨氣。」無道拍手,隨後點指前方,一聲令下:「雷霆鎮殺,不留活口。」

轟轟轟轟——

無道身後,一千禁軍全部爆發,猩黑龍甲迸發璀璨光芒,龍槍成型,君級武力之威壓浩浩蕩蕩,卻是直接縱身而下,沖向前方兩會之人馬之中。

噗噗噗噗——

千人禁軍如虎入羊群,渾身龍甲外暗紅君級武力浩蕩,龍槍橫掃,打出幾十丈長之槍芒,頓時就將成片的兩會之成員橫掃的粉碎,血與骨渣亂射。

看著如此狂暴的一群人,每一個都不是他們可抵擋的,這讓他們感到了絕望。

「你……」遠處的兩位會長氣急,同時心中一陣惶恐,嘴裡大吼:「不要殺了,我們跪,解散公會,奉上所有資源。」他們沒想到,這些人居然說動手就動手。

「呵!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無道輕笑一聲:「沒用,你們……都要死。」無道之音,就如九幽鎖魂音。

「啊——不要,不要殺我們,我們願意臣服你們,不要殺我們啊!」

「諸位大人,求求你們,不要殺我們,我不想無緣無故的死去啊!」

「啊啊啊——」

「……」

千位禁軍,化身殺神,兩個公會的會員們在他們的屠殺下,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每一位禁軍出槍,都會帶起大量的頭顱,噴洒起成片成片的鮮血。

「你們也加入吧!速戰速決。」無道揮手示意那830位會員。

「是會長大人。」眾人早已經是看的心中火熱了,只等他們會長的一聲令下了。

「殺啊!」眾人大吼一聲,取下腰間猩紅虎煞刀,虎煞鎧迸發猩紅光芒,衝殺進了下方戰場里。

噗嗤——

眾人加入戰場,揮刀開始屠殺對他們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的敵人,虎煞刀迸發虎之煞氣,攝人心神,兩會之人很多都還沒被砍到就被那虎煞之氣滅殺。

場中,一顆顆頭顱高高飛起,伴隨著的是一條條血柱。

「啊!你們會不得好死的!」

「詛咒你們死後下地獄啊!」

「……『

兩會的成員根本躲不過對方的屠殺,心中已經是絕望的他們,陰狠的詛咒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