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激靈,李正陽提起真氣,當發現是吳莎莎的時候,李正陽吐出一口氣,道:「你神神秘秘的站在牆角幹啥。」

吳莎莎一隻手雖然捂著嘴,但是鼻子的血已經流到了手上,瞪著大眼睛。

「我德瑪!」李正陽慌亂的套上內褲,一個跳躍蹦到床上,抓起被子蓋住了自己:「我說你怎麼隨便闖進別人的房間!」

吳莎莎這才「啊」的一聲,開門跑了出去。

這一早上的,怎麼這麼亂呢!李正陽無奈的皺了皺眉頭。

穿好衣服出來,客廳里沒有吳莎莎,就知道這個小妞躲在自己的卧室里,走到門前敲了敲門:「喂,吳總,還去不去了?」

過了一分鐘,吳莎莎才紅著臉打開門,「去。」

本來就美,這一害羞就更美了,這一瞬間,李正陽忽然有種想擁抱她的衝動,猛地一個哆嗦,人家可是大總裁,咱只是一個雜兵,怎麼就有這樣的想法了呢,再說了,這麼做對不起倩倩啊。

「去就走吧,馬上也就到中午了。」穩了穩心神,拿著上次買的營養品等,李正陽轉過身向門口走去。

吳莎莎就好像新婚的小媳婦似得,在後面跟著。

父母總是希望子女在周末假期的時候,回來看看,熱鬧一番,吳天豪也是如此,今天周六,他早早的就起床去了超市,大包小包的買了許多好吃的,吳莎莎喜歡海鮮,李正陽喜歡排骨,這老爺子可是用盡了心思。

當看見窗外車子停下的時候,老爺子心裡這個美,孩子們還是那麼恩愛,尤其是女兒,紅著臉的跟著李正陽,這說明什麼?說明人家現在比蜜還甜呢。

尤其是北方的傳統,女婿上門帶著禮物,吳老爺子更加的欣慰了。

「爸。」吳莎莎見父親這樣看著李正陽,那眼神跟看女婿別無二致,小臉一紅。

「我買了你們兩個愛吃的,有海鮮,還要排骨什麼的,已經吩咐廚房在說了,你們兩就陪著我聊聊天。」

李正陽笑呵呵的把手裡的營養品還有買來的食物放在一邊,道:「也沒買什麼,叔叔不要見怪。」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回來就好,快坐著。」吳天豪坐在沙發邊,還拿出了上好的茶葉。

李正陽坐在他面前,吳莎莎挨著李正陽坐著,幫他們沏茶。

「正陽啊,回國也有一段時間了,已經習慣國內的生活了吧。」

「嗯,已經習慣了,而且覺得比國外還好。」

吳天豪喝了口茶,「國內現在發展不錯,處處是商機,不像以前了,你和莎莎兩個人要相互照應,將來公司的前途才會更好。」

「放心吧,叔叔,我和吳總在工作上早就順手了,而且公司的大部分業務以及流程我都熟悉了。」

吳莎莎的手伸到李正陽的胳膊上,輕輕的捏了一下。

李正陽一抖,看了看吳莎莎,難道我又說錯了?

吳天豪哈哈一笑,這兩個人在自己面前還打情罵俏的,希望能一直這樣恩愛下去啊。

「爸,正陽有些緊張了,在家的時候都是叫我,莎莎的。」她本想說親愛的,但是說不出口。

李正陽這才明白剛剛為什麼挨掐了,原來是在這呢,哎,怎麼一不小心這點給忘記了。

「稱呼嘛,怎麼順口怎麼叫。」其實吳老爺子最關心的還是女兒的肚子。

李正陽笑了笑,吳莎莎挽著他的胳膊,盡量表現成恩愛的小情侶,但是拇指和食指早就做好了準備,只要李正陽犯錯誤,就使勁的掐一下,以示提醒。

「莎莎啊,你看你倆也不小了,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什麼時候訂下來結婚,我這做老人的也就放心了。」

李正陽剛拿起茶杯,差點沒噴出去,吳莎莎也是一哆嗦,他們倆的關係可不是能結婚的關係。

「爸。」吳莎莎臉就沒白過,這一上午竟是紅色了。

「哈哈,女兒家靦腆害羞,正陽啊,這事還得你主動啊,叔叔現在一天無聊的很,你們早日生個娃娃,我老頭子幫你們照看著,也跟著熱鬧熱鬧。」吳天豪伸手拍了拍李正陽的肩膀,那意思非常明顯,不能鬆懈,要夜夜苦戰,該加班的時候絕對不能偷懶,早日生出娃娃才是你首要的任務。

李正陽點了點頭,這個任務在沒見到您之前我就已經完成了,你女兒的肚子,我早就播種了,在過大半年娃就降臨了,您老就安靜的等待吧。

撿個金主成個家 吳莎莎心裡叫苦,要孩子?那豈不是要和李正陽做真夫妻,自己願意,可李正陽這個傢伙似乎沒有這個意思啊,更何況自己假懷孕的事瞞不了多久了啊。 吳天豪看著李正陽的表情,眼睛發了光,兩個人這麼恩愛,要孩子還不是遲早的事情么?

李正陽也是有點放不開,畢竟是假的男友。

吳莎莎一直低著頭,臉色紅潤,那害羞狀,「哈哈。」吳天豪大笑著,吳家很快就會有后了。

站起來就去了書房,把存了二十幾年的茅台拿了出來。笑道:「吳家大喜,吳家大喜,我收藏了四瓶92茅台,就等著大喜的日子喝一杯。」

李正陽此刻有些無奈了,孩子雖然還在發芽,但是兩個人不是情侶關係啊,這麼騙老爺子,良心不安啊。

吳莎莎已經不安的坐不住了,看來得找個時間跟李正陽坦白了,這事瞞不了多久。

大螃蟹,大蝦,各種海鮮已經擺上了桌,排骨,醬肉等全部擺在李正陽的面前。

李正陽有些不好意思了,按理來說,演戲得演的逼真,這回是太逼真了,真到自己都快相信了。

吳莎莎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谷底一般,面對滿桌子的海鮮就是沒什麼胃口。

吳天豪拍了拍大腿,笑道:「把這事忘記了,莎莎最近就不要吃陰寒之物了,我馬上吩咐廚房做些精品菜。」

「爸,不用了。」吳莎莎嘴裡就放佛有個黃蓮。

李正陽把排骨夾到吳莎莎的碗里,道:「海鮮就別吃了,吃點排骨,增加增加營養。」

吳莎莎沒好眼神的瞪了他一眼。

吳天豪倒是沒看出他們的關係,滿滿的倒上了酒,一頓飯就屬他吃的最高興。

酒足飯飽之後,幾個人坐著喝茶,吳天豪笑道:「莎莎啊,你們兩個抽個時間,去你媽媽墓前告訴一聲,這是喜事,讓她也高興高興。」

「嗯,好的,爸。」吳莎莎此刻就想早點離開這裡。

「正陽啊,莎莎今後就交給你了,可千萬別委屈了她。」

李正陽瞄了瞄吳莎莎,那意思是我該怎麼回答。

吳莎莎輕輕的挽著他的手,那意思是,不管怎麼樣,今天先演下去。

「放心吧,叔叔,莎莎跟著我絕對會幸福的。」

這一瞬間,吳莎莎有些感動,雖然李正陽是在演戲,但是聽著就是舒服。

「爸,我和正陽得走了,難得的周末,我們想走走,溜達溜達。」吳莎莎在坐下去,估計會瘋,她心裡是最亂的。

吳天豪嗯了一聲,道:「好,好,給你們空間溜達,我這老頭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李正陽站了起來,笑道:「那叔叔,我們就先走了,有空在來看您。」

吳莎莎擁抱了吳天豪,跟著李正陽離開了。

「去哪?」車上,李正陽問著吳莎莎。

吳莎莎咬著嘴唇,道:「先回家,有事和你說。」

「什麼事啊,邊走邊說不行嗎。」

「怕說不明白,還是到家以後在仔細的談談吧。」

「神神秘秘的,該不會是真要我和你結婚吧?」李正陽一臉的不願意。

吳莎莎心裡一寒,完蛋,這個傢伙果然是不想娶我,可是肚子騙不了人啊,在拿懷孕來壓他行不通了。

回到別墅,吳莎莎坐在沙發上,搓著手,思考著怎麼跟李正陽解釋。

李正陽泡好了茶,道:「說啊,不是有事情要談嗎?」

「嗯,我,我……」我了幾聲,就沒了下文,低著頭一臉的苦楚。

李正陽無奈的看著她,道:「這麼吞吞吐吐的呢,有事情就直接說,咱們一起想辦法不就得了么。」心裡以為是吳天豪催他們結婚的事情,哪裡知道吳莎莎根本就沒懷孕呢。

吳莎莎一狠心,道:「我沒有懷孕,之前是騙你的。」

……啥?

李正陽愣住了,沒懷孕?

「那個時候,為了讓你跟我演戲,不得已欺騙了你,我怕你會離開,到時候我沒辦法跟父親解釋。」

「沒懷孕你老是摸肚子嚇唬我幹啥!弄的我小心肝一顫一顫的。」李正陽有些急了,想起那段時間,吳莎莎用肚子嚇唬他的情景。

吳莎莎低著頭,就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你聽我解釋,那時候我也以為我懷孕了,哪裡知道大姨媽晚了幾天,那次我們吵架,你又離開了公司,我是不得已才騙了你。」

李正陽擦了擦臉,道:「騙我簽了好幾個合同,差一點就簽賣身契了,吳總你真行。」

「我……」

「既然已經清楚了,那就好辦了,我收了你的錢,有義務幫你演下去,但是按照你父親的要求,可能是辦不到,咱們倆是不能結婚的,差距太大,女強人與窮光棍的愛情,月老都不會看好的。」

「就算我用懷孕欺騙了你,可你強.奸.我是事實,你就不想負責嗎。」吳莎莎急了。

「那是意外,我也不想的,都是王影兒給我下了葯,當時不管是什麼女人在我身邊,我都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那你打算怎麼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吳莎莎眼淚嘩嘩的流。

李正陽喝了口茶,嘆道:「我不能繼續在這裡居住了,按照我們的約定,周末的時候,我會陪你回去看看,至於你父親說的掃墓結婚,我可能幫不上忙。」

美女大總裁,女神一般的人物,擁有著傾國傾城的容顏,無數宅男心中的女王,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助理拒絕,吳莎莎忽然想照照鏡子,自己有傳說中那麼漂亮嗎?「你要離開這裡?」

「沒什麼留下的必要吧,吳總,你這樣把我壓在這,其他愛慕我的女性都退縮了,我也得結婚娶老婆的,你這冒牌女友往這一掛,誰敢跟我談戀愛是不是。」

吳莎莎一點自信都沒了,平時高高在上的虛榮心被徹底的粉碎,這個李正陽是正常的男人嗎?「要走也可以,咱們把約定的合同解決了。」

站起身,去了卧室,拿出一張白紙,上面有李正陽的簽名和手印。

「這個是當初你跟我簽的合同,上面有你的手印。」吳莎莎拿著紙,在李正陽眼前晃了晃。

「這個,這個還能算數么,是你欺騙我才簽的。」李正陽有搶過來的衝動。

「別管我用什麼方法,你不會不認賬吧。」吳莎莎的表情跟之前判若兩人。

李正陽覺得掉進一個大坑,為啥當初就簽了一張白紙呢,萬一這個小妮子大筆一揮,在上面寫上李正陽欠吳莎莎幾百個億,這他么的上哪解釋去。

「別露出那樣的表情,我又不會害你。」吳莎莎已經拿起了筆。 李正陽眼睛瞄著那張紙,只要他一動,那張紙會被輕鬆的撕碎。

吳莎莎開始在白紙上寫著什麼,注意到李正陽的眼神,輕輕的笑笑:「你是不是想把這張紙搶走啊,可以啊,不過你可要看清楚了,這只是複印件,原件我早就藏起來了。」

李正陽往那紙上一瞧,哇去,兩個大字:欠據!

小心臟一哆嗦,這妞現在怎麼學的這麼壞呢,嘴角抽搐的叫道:「吳總,你打算在上面寫什麼?」

「放心吧,寫不了太多字的,你看看啊,今李正陽欠吳莎莎華夏幣,嗯,是寫多少好呢?五千萬?一個億?還是多寫點?」吳莎莎注意著李正陽的表情。

尼瑪,這玩意能算數么?不過就算是去打官司,上面有自己的簽名,也沒法說清楚吧。「吳總啊,我已經幫你很多了,咱別這樣行不行?」

吳莎莎無奈的一笑,道:「你幫我什麼了?」

「我不是幫你解決你家裡逼婚的問題了嗎?」

「那我已經事先付錢了,還給你買了西裝呢。」

「那你被流氓欺負的時候,我還救你了呢」李正陽毫不客氣的扒著小腸。

「沒過幾天你又強.奸了我。」

誒,這小妞!好,行,「那為了幫你,你那未婚夫高玉峰還找我麻煩呢。」

「在找你麻煩之前,我不是已經支付你一百萬的好處費了嗎。」

「……」李正陽無奈的抱著頭,這麼一算,貌似自己什麼忙都沒幫上,就拿人錢了是不是?

吳莎莎放下筆,叫道:「你說完了是吧,現在該我說了。」

李正陽乾脆就坐在地上了,尼瑪,咱也得像她一樣流利的反駁啊。

「天天吃我的喝我的,該給多少錢?」

「這是你要求的,我可沒說一定要上你家裡來。」這個借口真好,李正陽有點佩服自己。

吳莎莎臉一黑,道:「我父親那裡的大閘蟹和排骨什麼的你少吃了?好酒喝多多少?算算多少錢一斤,一會給我轉過來。」

「那還不是為了配合你才吃的么,一不小心我都增加了幾斤肥肉了。」李正陽鬆了口氣啊,這樣的很簡單就應付嘛。

「強.奸我該怎麼賠償?」

「……」怎麼提這個事情了。

「剛認識那會你也沒少打我,算算這些人身傷害,該賠償我多少錢?」

「……」

「開我的車,住我的房子,至少要給車錢和房租吧。」

「……」

「我一大美女陪著你吃飯逛商場,給足了你面子是不是?該付多少錢?」

「吳總,我只是一個窮人,就別跟我計較了,掙錢難那。」李正陽開始放賴。

「少跟我倆在這哭窮!」吳莎莎沒好眼色的瞪了他一眼,這貨只要談到錢,就一堆的借口,而且你沒錢?我信么。

「不用哭,本來就窮嘛,我又像你,那麼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