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只覺得滿懷的軟玉溫香,卻根本來不及品味,便翻身而起,只見在他反手扣在背上,剛擋下沙刀土蠍致命一擊的魔蟲眼蛻上赫然有一小灘黃綠色的液體。

這是沙刀土蠍尾針上所射出的毒液,剛才這一擊如果正中,必死無疑。

先以沙刃遠距離攻擊,有機可乘便閃電般撲上去扎一針,等獵物毒發,就用大鉗子一撕為二,大口吞食,這正是沙刀土蠍百試不爽的本能攻擊組合。

可如今一擊落空,沙刀土蠍顯然惱羞成怒,不斷厲聲嘶叫,沙刃紛飛,大鉗大張,毒尾頻刺,全身解數都用上了,發起了瘋狂的進攻。

高歌一邊閃躲,一邊喊著問道:「你怎麼進來了?」

「我……我也被衝到了那個山……山洞中,見地上有你的腳印,便……便一路跟進來了。」暗香氣喘吁吁地說道。

「這裡有無數魔蟲,很危險,你應該早些回頭的。」高歌說道。

「你都能進來,我憑什麼不能進來?!」儘管有些狼狽,但暗香依然傲嬌。

可眼下這局面要如何破解呢,高歌一邊閃展騰挪,一邊皺眉。

沙刀土蠍一身硬甲,刀槍不入,但它的身甲由背上的背甲和腹部的板甲構成,在這背甲和腹甲交界的身體側面,卻有著一條縫隙,這縫隙里便是它柔軟的身體。

這條縫隙不甚寬,約有十幾厘米,這個寬度已經足夠了。

「掩護我!」高歌將一把強弓和數支火箭塞給暗香,自己一聲大呼,閃電般向沙刀土蠍撲去。

PS:老規矩,只要在本章下留言者超過十人,我即加更一章~~~~~ 暗香嫻熟地彎弓搭箭,弓弦一震,一支火箭向沙刀土蠍的眼睛射去。

沙刀土蠍大鉗一揮,擋下火箭,也就在這一射一擋的時間,高歌已經欺身躥至它的身側。

高歌奮力一跳,用左手抓住了沙刀土蠍腹甲的邊緣,然後把左腳也勾上了去了,只見他手腳用力,緊緊地附在了這蠍子的身上了。

感覺到高歌爬到了自己的身上,這沙刀土蠍瘋了一樣轉圈,卻沒辦法將高歌甩下去。

而且,它應付高歌的方法也只有轉圈了,因為蠍子的雙鉗是沒辦法向後夾擊的,只能徒勞地高高舉起,僵在空中。

那它的尾刺呢?

很不幸,蠍子的尾刺只能前後刺擊,完全不能夠左右動,所以高歌現在處的位置這沙刀土蠍是抓也抓不到,撓也撓不著。

死角多,是這節肢類動物的通病,誰叫它們背這麼厚的盔甲呢。

高歌用左手固定,右手換上短劍,猛地向沙刀土蠍背甲和腹甲交界的柔軟處扎去。

一下、兩下、三下……雖然都沒扎進去,但每一下都基本扎在了同一個地方。

沙刀土蠍的敏感處受此連續銳擊,自然痛不可當,但它卻又沒辦法對付,一時間顛狂一般。

但不管它怎麼狂,高歌卻牙齒緊咬,眼睛里燃燒著瘋狂的火焰,一刻不停地揮擊著手中的短劍。

終於,在連續的瘋狂刺擊下,高歌的短劍「撲哧」一下沒柄扎入,再猛然往外一個抽割,拉開一個大口子。

這樣的口子當然不致命,但緊接著,高歌右手的短劍一閃就不見了,手上卻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小球,正是一個封印著「炎火爆」的魔法封印球。

高歌將魔法封印球往沙刀土蠍的硬殼上一磕,再猛然塞入了剛切開的傷口中。

緊接著,高歌閃電般接連塞進了三顆「炎火爆」,然後,他用腳在沙刀土蠍的身上一蹬,飛出老遠落在了地上。

一落地,高歌便拚命向遠處滾去,同時口中大喊:「趴下!」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整條通道都被火焰吞沒了。

待火光散盡,此地已是一片狼籍。

「呸!呸!」高歌一邊吐出嘴中的穢物,一邊從一堆肉糊糊里站起身來,滿身的狼狽。

只見那隻不可一世的沙刀土蠍已經被炸得上下分離,活像被掀去了炮塔的坦克,這樣的損傷,就算這沙刀土蠍是冷血動物,卻也是一下就完全死透了,一動不動。

「暗香!暗香!」高歌急切地四下張望。

「我在這兒。」從洞壁上突出的一塊石頭后,暗香站了起來,毫髮未損。

只是,她滿頭滿臉,也都是沙刀土蠍被炸碎的肉塊和污物,十分的狼狽。

在她的頭髮上,正好還倒扣著一塊甲片,像是頂了一個平底鍋。

「嘿嘿!」看著一向高冷的暗香這樣一副有些滑稽的樣子,高歌忍不住笑出聲。

「笑什麼?都怪你!」暗香氣急敗壞地扯下頭上的「平底鍋」狠狠地丟在地上,瞪了一眼正一副幸災樂禍模樣的高歌。

沒等兩人鬥嘴,卻聽得通道外面的大山洞中傳來一片嘈雜之聲,只聽得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嘶叫、碰撞聲混雜在一起,彷彿天翻地覆一般。

兩人忙走到通道口,小心翼翼地貼著邊半蹲著向大山洞裡一望,卻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只見偌大的山洞中正有數十隻各色的蜘蛛、蠍子和蜈蚣在廝殺混戰,形成數個戰團,戰得飛沙走石,白骨四處飛撒。

而且,從這大山洞四壁無數的大小孔洞中,還源源不斷地爬出各種毒蟲,紛紛加入這些戰團。

高歌注意到,正在混戰中的毒蟲大都是三階的魔蟲,偶有二階。

高歌明白了,看來在五條大通道里的是這個毒蟲世界中僅次於王者的強者,這些大通道離核心區域最近,能得到極大的好處,而現在正在廝殺的都是這個毒蟲世界的中層,它們感受到了兩位強者的死亡,正想取而代之呢。

勝出者將會贏得原先強者的地盤,也就是那兩條已經無主的大通道之一。

想不到,自己居然引起了這個地底世界的大洗牌啊!

這些毒物實力都不弱,整個大山洞中是一片飛沙走石、火光四射。

暗香早已花容失色,要知道,她再強悍也還是女孩子,女孩子可是最怕這些爬蟲類了,單獨面對一隻尚可以強打精神,可看到這無數爬蟲結團的樣子,沒一個女孩子會受得了的。

面對這大規模的蟲暴,饒你暗香平時怎麼傲嬌,此時卻是完全暴露了女孩家的本性,緊張得牢牢抓住高歌的甲裙不放,眉眼五官都擰皺在了一起。

感覺到了暗香的緊張,高歌出口安慰道:「沒事,只要我們躲在這裡不動,就沒有關係。」

話音剛落,高歌就發現自己是太樂觀了,只見那幾個戰團開始向這兩條無主的大通道移動過來,看來這同類之爭已經要進入最關鍵的地盤爭奪階段了。

這麼小的通道,如果湧進這麼多的毒蟲,並且在裡面生死相博,那自己這兩個人肯定是擠也要被擠扁了,看來不能坐以待斃。

「暗香,我們不能呆在這裡了,要衝進對面那條離開的通道中才行!」高歌沉聲說道。

暗香聽了也默默地點頭,她也發現了這形勢的變化和目前兩人的危局。

「你跟著我,我喊沖,就開始全力往那小毒蟲通道入口衝刺!」高歌堅決地說。

「好。」暗香知道,現在也只能冒險一博了。

高歌密切地注意著邊混戰邊擁在一起向自己這邊移動而來的戰團,終於,它們之間難得地出現了一條縫隙,機不可失!

高歌大喊一聲「沖!」便帶頭扎進這條縫隙里,奮力向對面的小毒蟲通道撲去。

高歌和暗香剛一離開通道,一條二階的鐵鉗山蜈蚣便撲了進來,但馬上便被緊跟上來的一條三階黑紋斑蜈蚣給一口咬住頸部,一揚頭便甩出了洞口,緊接著,毒蟲們邊廝殺著邊擁進了這通道內。

高歌看到的這條縫隙處於兩個戰團之間,剛好容一人通過。

還好這些毒蟲們正與自己的同類殺紅了眼,所以儘管高歌和暗香一路上磕磕碰碰不斷地撞到它們的身上,它們也都置自不理,二人意外順利地橫穿過混亂的大山洞,一頭扎入了小毒蟲通道中。

一進入小毒蟲通道,高歌發現這裡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只見四壁和地上都聚集著密密的毒蟲,且都躁動不安地嘶叫著,一見他們進來,便無論大小,都瘋了一般主動向他們撲來。

看來,這次大洗牌也影響到了小毒蟲們的情緒,它們雖然沒資格參於核心競爭,可心中的爭鬥慾望卻也被激起了,野性大發下,見有活物進來,這些毒蟲就不顧死活地主動進攻了。

高歌和暗香知道,後退是萬萬不可能了,現在唯一的生路只有殺出一條血路,向前回到那卧獅巨石所在的洞穴中才可得安生。

他們一邊揮舞手中的兵器,將自己護得密不透風,一邊快速向前衝去。

其實大一些的毒蟲還好應付些,必竟目標大,最麻煩的是那些像下雨一樣的小毒蟲,可謂是防不勝防。

還好兩人有皮甲護住要害,好幾次有活的毒蟲掉在他身上,卻都不能咬透皮甲,被他倆騰出手來撣落踩死。

隨著兩人的不斷前進,終於,身邊的毒蟲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零星幾條在石壁上爬動著,卻怯怯地不再上前了。

連滾帶爬地,高歌和暗香終於從石卧獅的屁股里爬了出來,像這隻石獅子拉出的兩泡大便一樣,真的,他們現在可像大便了,大便都沒他們這麼臭!

只見高歌和暗香的身上、頭上都積了厚厚的一層由各種顏色的蟲肉、蟲漿混合而成的粘稠物,還混有些成型的毒蟲殘體,散發出難以言喻的氣味。

剛一落地,暗香發出一聲歡呼,飛快地跑到那一泓池水裡,一頭扎了進去,高歌也緊跟著,跳進了水裡,兩人瘋狂地沖洗起來。

過了好一陣子,高歌和暗香才覺得身上那股讓人作嘔的味道淡了一些,但要徹底洗乾淨卻是不容易,因為那一身臟物早已滲入到皮甲和下面的底衣里了。

暗香環顧了一下這個池子,然後便表情有些僵硬地指著池對岸一塊一半伸入水中的巨石對高歌說:「我要到這塊石頭的那一邊好好洗一下。你也到石頭的另一邊再洗一洗吧。這個……這個,我沒好你可不準到石頭這邊來。否則,我就挖了你的雙眼。」

說罷,暗香冷著臉從懷中掏出一塊東西丟給了高歌。

高歌接過來一看,卻是一塊潔身所用的香胰,由皂角的種子皮搗碎和以麝鹿的胰腺分泌物製成。

喔,明白了,這是要脫光了好好洗呢,自己也正有此意。

於是,高歌一本正經地說:「好的,我也洗一洗,我沒好之前,你也不要過來,別覺得我好欺負就硬要來看!」

「呸!」向來冷麵示人的暗香被高歌這番話逗得露出一個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格外地動人。

「嘿嘿!」高歌一邊笑一邊趟著水走到巨石的一側開始脫身上的衣甲,見高歌開始脫了,暗香也忙走到了巨石的另一邊去。

PS:諸君,手裡有推薦票的投我一兩張喔,成績有點難看呢,拜託了!對這本書有什麼意見或感受也請留言,隻言片語對呱哥我來說都是最好的chu葯,會興奮老半天呢,對碼字大有幫助。:) 不過,對於這些作者,秦江文學城也並不是放任自流,不管不顧的。

網站安排了專人,負責審核與瀏覽這些作者創作的作品,合適的、符合網站要求的作品,網站會通過站內簡訊的方式,告知作者,他們的作品符合簽約要求,想他們發出簽約邀約。

這些作者其中的絕大對數人,在收到網站的站內簡訊之後,都會欣然接受邀約,主動與簽約站內簡訊上,留下的編輯聯繫方式,取得聯繫。

然而,在走過一些簡單的流程之後,與網站正式簽訂合同,成為秦江文學城的簽約作者。

而作為回報與福利,每一個秦江文學城的簽約作者,他們的作品,都會得到秦江文學城這個文學網站的推廣資源。

並且,在這部書,達到付費要求,進入付費階段之後,網站也會與作者平分付費這一塊的利潤。

當然,這是在刨去運營成本之後。

畢竟,秦江文學城的日常經營與運營,那也全都是真金白銀、要錢的,不是么?

通過一段時間的運營,秦江文學城早已經開始盈利,而且,利潤能還越來越可觀。

而且,也早已擺脫了,只能依靠顧佳蕊這麼一位難得出手的,知名暢銷書作家的作品,維持的局面。

這些日子以來,秦江文學城,湧現了一大批人氣網路作家,他們的作品,在秦江文學城上銷售十分火爆,人氣和口碑,都不缺。深受廣大網文愛好者們的喜愛。

而作為一個合格的商人,顧佳蕊自然也第一時間,就發掘到了其中的商機。

*

甘培培是一名剛剛參加工作的文藝青年,她喜好文學,業餘時,就會看看書、嘗試著寫寫小說什麼的。

隨著網路文學的興起,甘培培也愛上了這種閱讀體驗與閱讀方式。

沒錯,她是秦江文學城的忠實讀者。

自秦江文學城剛剛創立之際,她就開始在秦江文學城上看書了。

最初,是為了追她的偶像,顧佳蕊、顧作家的連載紅書。她才會踴躍的入了秦江文學城、以及網路文學,這個坑。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並且完全不想自拔了。

原本,甘培培同許多人一樣,都是一名普通的文學愛好者。登陸秦江文學城,也不過就是為了去看看自己心水的作者的小說而已。

直到有一天,當甘培培見到秦江文學城首頁上,那異常醒目的『成為作家』鏈接時,她心動了。

原本在家,就會嘗試著文學創作的甘培培,忽然就萌生了,自己也去做一名作者,創作好看的小說,給人們看的想法。

心動不如行動。

懷揣著這樣的想法與心思,甘培培點擊了「成為作家」的鏈接按鈕,註冊成為了一名作者,發表了幾章自己的作品。

大概一二天之後,她收到了秦江文學城的站內簡訊,一份簽約邀約簡訊。

甘培培自然是高興極了,當即加上了編輯的聯繫方式。就這樣成為了一名秦江文學城的簽約作者,開始了她的網路文學之路。 高歌覺得這個澡是自己一生中洗得最爽的一個澡,看著滿頭滿身的泡泡被水沖走,只留下一身的怡人香味,感覺自己好像獲得了新生一樣。

而且,這池水顯然是活水,只見白色的皂水流入池中后很快便成股地被捲入池底,從池底下方的一些石縫間消失了,這池水是清澈依舊。

在洗澡這方面,男人的速度比女人至少要快上十倍,高歌三下五除二便洗刷完畢,再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身乾淨的皮甲套上,真是感覺神清氣爽。

這人一輕鬆下來,聽著石頭那邊傳來的嘩嘩水聲,高歌不由得有些浮想聯翩了。

對面會是怎樣一番景像呢?

當然,高歌也只是心中想象一下,可絕對不會真的去偷看的,兩隻眼睛的代價太大了,對面這位美女很可能真的是說得出就做得出的。

不過嘛,看雖然不能看,那逗一下過過嘴癮總可以吧?

逗美女,特別是像暗香這樣平時一付傲嬌冷漠,生人莫近樣子的冰山美女,逗起來特別有意思。

「暗香,我洗好了,要不要過來幫幫你?」高歌隔石喊話。

「不要!不準過來!我還沒好呢!」那邊傳來暗香的聲音,一副緊張的樣子。

「你太慢了,我來幫幫你嘛,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高歌一邊忍著笑,一邊繼續耍賴。

想像著平時一副冰山美人模樣的暗香此時的驚慌,高歌就感覺到一種「變態」的快樂。

「哼!你敢來就留下你的眼珠子。」暗香這回聽出高歌是在尋她的開心,也放鬆了下來。

「好,那你慢慢洗吧,我到對岸去!」高歌現在處的這塊巨石在小池的另一邊,而對岸則是卧獅所在的較大的一塊空間。

「也不行!」暗香又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