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在彼岸內她敗的更慘,連整個十四重天都拱手相讓……

這一次他連屍靈金烏都搶了?

羅征那張人畜無害的臉忽然讓鳳女感到有些可怕,他那平靜的樣貌彷彿如夢魘一般,鳳女心中忽然有一種深深地無力感,她似乎就被這個不值一提,伸手就能捏死的小傢伙吃定了!

「鳳女大人!」

「鳳女大人,為什麼屍靈金烏會被一個人族搶奪?」

「那傢伙騎著屍靈金烏上來了!」

諸多騎在屍靈金烏背上的女妖們,也發覺了下方那一幕。

「抓住他,所有女妖都去,」鳳女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從薄薄的嘴唇中擠出三個字。

如果是其他人,直接殺了便是。

偏偏這羅征還非常重要,一定要活捉……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在場二十名女妖駕馭著屍靈金烏,朝著下方沉去。

遠處的秋陰河,甘高寒等人密切關注著前方。

眼看那些女妖們紛紛下降,秋陰河已按捺不住,「太危險了,羅征想幹什麼!」

「要不要出手?」河池也問道。

甘高寒伸手一阻。

甘老心中同樣糾結,但在這一刻有一種本能湧上來,只聽他說道:「且慢!他敢這麼衝上去自然有他的道理!」 上百隻金烏各自佔據方位,位置很分散。

在羅征靠近最下層的屍靈金烏只有百餘丈距離時,問道:「帝俊前輩,可以了嗎?」

「嗯,」帝俊應了一聲。

他那雙細長的雙目中,一絲綠光微微一閃。

「嗡……」

最下層七八隻屍靈金烏眼中同樣也閃過一絲青綠色,爾後羅征只感覺腦海中忽然多了一絲絲連接,他已感受到那七八隻屍靈金烏的存在!

「成了!」羅征的眉毛一揚。

羅征沒有絲毫停留,繼續向上飛馳,再上一層則有十餘只屍靈金烏,因為體型龐大的緣故,這些屍靈金烏間隔的距離相對很遠。

羅征尚沒有向帝俊發出請求,這十多隻屍靈金烏的眼中綠光一閃,它們那白紙一般的意識再度接入羅征的腦海。

「嗖嗖嗖嗖……」

便在這時,上方傳來一陣呼嘯聲。

數十隻神巢女妖駕馭著屍靈金烏迅速降下,顯然是直奔羅征而來。

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單獨擊殺一兩隻神巢女妖尚且沒有問題,可面對二十多名神巢女妖羅征斷然沒有勝算。

「下降。」

帝俊的聲音傳入羅征的腦海。

就算帝俊不提醒,羅征也不可能如莽夫一般繼續向上沖。

不過羅征向下回退時,被帝俊掌控的那些金烏依舊懸浮在空中,依舊保持原先的姿態,朝著正前方源源不斷的噴吐著藍色流焰。

那些下沉的神巢女妖們只是控制了自己的坐騎,並未注意到這些屍靈金烏的異常,對這些屍靈金烏幾乎沒有絲毫防備,紛紛從它們身邊掠下來。

「抓住他!」

「不要讓他逃回天網那邊!」

「想要逃走?沒那麼容易!」

這些女妖都是神巢內的精英,論單打獨鬥,實力還能穩穩壓住那些神將一頭。

追捕一個羅征,根本不需要這麼多人出馬,她們內心中多以為十拿九穩……

鳳女端坐在最上方的屍靈金烏背上,俯視著下方。

這些屍靈金烏是由鳳女所掌控的,就在剛剛,她忽然感覺下方那部分屍靈金烏失去了聯繫!

鳳女對這些屍靈金烏擁有絕對的掌控權,除非帝俊親臨,誰也不可能奪走這部分權利。

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雖說那些失去掌控的屍靈金烏依舊朝著前方噴吐著藍色流焰,但一股不好的預感從鳳女心中升騰起來。

「不可能!糟了,你們……全部回來!」鳳女的聲音在瞬間傳遞在所有女妖腦海內。

神巢女妖都是鳳女創造的產物,她們對鳳女的命令也是百分百遵從,收到鳳女的指令之下,每一名神巢女妖都齊齊勒令坐下的屍靈金烏懸停在空中。

這些女妖們懸停的高度,正好與羅征控制的那些女妖平行。

「就是現在……」

羅征下沉的同時,嘴角微微一翹。

那些原本向前噴吐藍色流焰的屍靈金烏,在這一刻齊齊轉向,那一條條藍色流焰如同一把把利劍,縱橫交錯一般的揮舞過來。

「嘩嘩嘩嘩嘩……」

屍靈金烏本身不懼這火焰,可神巢女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剛剛接觸那火焰,渾源之靈已陷入疲勞,隨後整個人就化為一團團灰燼……

有少部分神巢女妖反應較快,眼看那些火焰揮舞過來,便迅速從金烏後背脫離。

可二十多隻屍靈金烏噴吐的藍色流焰,足夠讓一大片空間飽和,反應快的神巢女妖根本無處遁走,依舊被流焰燒的乾乾淨淨。

「幹得好!」

百里之外,天塹劍劍柄上的甘高寒忍不住叫出聲來。

「太漂亮了!」

「不僅將那些女妖全滅,還搶奪了二十多隻屍靈金烏!」

「這一手簡直神乎其技……」

寧虛遠,秋陰河還有河池心中震驚之餘,也是不斷地稱讚著。

「也許……他能夠將藏匿在暗處的傢伙們攪和出來!」甘高寒又說道。

此前這不過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希望,可現在甘高寒覺得這個希望有了很大的可能性!

太昊陣中。

徐壽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為什麼鳳女如此廢物?」

鳳女也算是金烏族內的一號人物,加上那麼多實力不弱的神巢女妖,就被區區一個羅征玩弄於股掌中?

如徐壽這樣算計的人,自然願意擇強者投靠。

可眼前這一幕,直接讓徐壽懷疑金烏一族的實力……

「羅征那小子太奸詐了,也許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絢娘娘在旁邊說道。

當初將羅征抓到太昊山,負責審問的就是絢娘娘。

她對羅征的手段可是印象深刻!

一群實力遠強於羅征的人,硬是對他毫無辦法,簡直邪門!

時過境遷,羅征現在的實力已飛速成長,成長到連鳳女都能對抗的地步?

「我若留你,誓不為人!」

鳳女這一刻簡直氣蒙了。

她竟忘了自己的本職,操控所有的屍靈金烏調轉下來,朝著羅征噴吐出藍色流焰。

如此多的藍色流焰集中在一起,再厲害的強者也只能閃躲……

「羅征,快跑!」

「都偷了二十隻屍靈金烏,夠了……」

「你現在與鳳女交手,還是早了!」

「駕馭那屍靈金烏,應該能輕鬆避開!」

更多的人將目光集中在羅征身上。

就連太青山,太明山,太秀山的人們也是密切關注著,他們也意識到,這傢伙恐怕能夠決定整個戰事的走向。

原本天網都快要承受不住了,現在屍靈金烏停止灼燒后,天網正在不斷地修復著。

面對從天而降的藍色流焰,羅征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若是將這些屍靈金烏一鍋端了,不知你會如何?」

他不僅沒有驅使屍靈金烏逃走,念頭一動之下,竟反而朝著那些藍色流焰反衝上去!

片刻之間,他便連人帶著屍靈金烏沒入了藍色流焰內……

所有人都愣住了。

除了少部分了解狀況的人,大部分人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羅征沖入藍色流焰的舉動就是自殺!

「這位俊傑又是為何?」

「自尋死路?」

「他沒有理由這麼做!」

這一下七陣中的山主們,強者們滿臉都是無法理解的表情。 甘高寒與寧虛遠兩位老者,原本對羅征充滿了期待。

這種不切實際的期待,甚至成為破局的關鍵。

然而事情忽然朝著兩人難以接受的方向發展,羅征沖入那滔滔烈焰中自殺?

甘高寒的臉頰抽動了一下,一時失語。

寧虛遠則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甘老與寧老對羅征的了解不多,他們第一次與羅征見面,還是上一次在嫡龍殿內,只覺得這位年輕人狂妄無比,對東皇的賜婚都敢推卻。

相比之下,秋陰河與河池對羅征的了解要多得多。

秋陰河知其不懼異火的體質,但這屍靈金烏噴吐的火焰,就算是自己都不敢觸碰,羅征真的能安然無恙嗎?

不過羅征不是沒有腦子的人,也許他這般衝進去,真的有十成把握?

「嘩……」

羅征與座下的屍靈金烏一同沐浴在藍色流焰內,順著流焰逆向而上,與屍靈金烏的距離不斷拉近。

「帝俊前輩!可以了嗎?」

羅征腦海中傳遞出一絲意識。

帝俊的虛影點點頭,雙目的綠光微微一閃。@^^$

奪取這些屍靈金烏的控制權,對帝俊而言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羅征的腦海中,屍靈金烏的連接不斷地出現!

至於鳳女那邊,她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剩下的屍靈金烏原本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可這一刻那些屍靈金烏的連接正從她腦海中迅速消失!

「這小子還沒死!」

鳳女滿臉悲憤的看著下方。!$*!

不一會兒,除了她坐下的那隻屍靈金烏之外,所有的屍靈金烏都被羅征所掌控……

「嘩……」

羅征一個念頭之下,屍靈金烏已停止噴吐藍色流焰,羅征那純金色的身體再度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下方的蘇奎仰頭看著天空上的那一幕,嘴巴張的老大,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蘇奎當然不知道金烏族和太一天宮背後的博弈,他只以為這些屍靈金烏是金烏族此次全部的力量,如此強大的一股力量,就被羅征一人所奪取……

他一個人對抗了整個金烏一族……

這種事情看上去比做夢還要虛幻!

「又見面了,」羅征嘴角翹起。

鳳女心中已悲憤到了極致,她只想出手將羅征生吞活撕,雙肩以極小的幅度顫抖著。

「嘶嘶嘶……」

一縷縷細若遊絲的火焰,自她體表輕輕燃起。

她右手輕輕一抖之下,所有如遊絲的火焰順著她的藕臂一波波的匯聚,這些火焰如細線一般開始編製,最終竟化出一把火焰長槍。

「你的確是值得我敬佩的對手,」鳳女抓著火焰長槍說道,「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挑戰我,甚至於殺死我的機會,如何?」

鳳女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魔幻的念想,引誘著羅徵答應這場決鬥。

雖說羅征的修為落於下風,但他控制了上百隻屍靈金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