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十,你去好好教訓這小子,讓他知道面對軍團長大人的時候需要保持尊重!」第一統領說道。

「放心吧大哥!」

第十統領點點頭,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的滲人的牙齒,兩顆明晃晃的獠牙,更是散發出迫人寒光,「小子,就讓我來教教你,面對軍團長大人的時候,應該保持著怎樣的恭敬態度。哈哈哈……」

唰——

第十統領身形一閃,化作一連串的血色殘影,朝著唐浩飛奔而來。

速度快到了極致。

甚至於都是看不到他的身影所在。

「嘖嘖,老十的血影遁越來越精深了,只怕是距離大圓滿之境都不遠了!」

「老十也真是的,對付一個涅槃境的小傢伙也這麼認真。本來還想著看一場好戲,現在看來,這一場戰鬥很快就要結束了!」

那旁觀的九大統領臉上都是露出了自信的神色。

即便是金髮少婦血玲瓏,也是衣衫半露,慵懶的依靠在長椅之上,粉嫩的舌頭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貪婪之色:「老十齣手,這個涅槃境的小子必敗無疑。嘖嘖,待會兒就能品嘗這個小帥哥的滋味了,上一次碰到處男是什麼時候來著?嗯,好像有半個月了吧,好久好久了……」

「還是處男的鮮血最為美味!還有他們生澀的技巧,嘖嘖,好期待啊!」

一面說著,血玲瓏媚眼如絲,發出生生嬌喘。

一雙潔白如玉的雙手,竟然是自己攀上了胸前的高峰,動情的撫摸起來。

…………

面對著第十統領的迅猛攻勢,唐浩眼眸之中掠動著森然的寒光,手掌凌空一揮,一點金光凝聚在掌心之上。

「給我滾開!」

唐浩冷喝一聲,手掌凌空拍擊而出。

嗡……

金光愈發的璀璨和熾烈,如一輪金色的驕陽,橫陳在半空之中。

隨著唐浩一掌拍動,這金色的光芒越來越大,化作一輪烈日驕陽:「天陽掌!」

轟隆隆!

金色的大日掌印,迅猛無比,來勢洶洶,似一輪墜空的太陽。往前推進而去,直接擊打在一處看似空洞的虛空,它猛地爆裂開來,發出了陣陣『轟隆隆』的巨響之聲。

「啊……」

一道慘叫聲從金色的光芒之中傳來。

只見一道身影渾身瀰漫著金色的火焰,正在不斷的焚燒著他的身軀和鮮血,大半個身軀都是被金色的火焰瀰漫,焚燒。

「救我。救我啊……」第十統領雙手都被燒得乾乾淨淨,金色的火焰,正在灼燒他的頭顱和身軀,慘叫連連。

痛苦的聲音在營帳內響起!

「什麼?」

「這怎麼可能?老十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九大統領臉上全都是驚駭之色。

一雙雙眸光緊盯著那被金色火焰包裹著的第十統領,臉上滿是駭然。

「不好,老十要撐不住了,快出手!」

「這小子竟這麼強?他肯定是修鍊了隱匿修為的秘法,用涅槃境巔峰的修為來欺騙我們,這小子太可惡了!」

「陰險的小子,你找死!」

九大統領齊齊怒吼,殺氣騰騰。

一時間……

九大統領化作了九道流光,朝著唐浩沖了過來。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是瀰漫血色的光芒,籠罩了在金色烈火之中的第十統領。

但是……

當他們的血色力量卻彷彿遇到了無形阻礙,根本無法澆滅那金色火焰,只能眼睜睜看著第十統領被燒成灰燼。

「老十……」

「可惡的小雜種,你竟然殺死了老十,我要將是你碎屍萬段!」

「吼……」

九大統領怒吼連連。

九道衝天的血光,這九尊血靈軍的大統領全部瀰漫著血色的衝天光芒,一對對的血色羽翼舒展開來。

九大百劫境九重天高手,齊齊殺向唐浩。

唐浩目光冰冷,凝視著九大統領,嘴角一咧,露出一抹嗜血之色,喃喃自語道:「九個百劫境九重天,每一個都是五星將官級別。嘖嘖,又是一大堆的軍功值啊!」

殺——

唐浩周身包裹著金色的光芒,焚天劍懸浮在身邊。

《御劍術》操控之下,焚天劍一化為二,二化作四,四變成八……足足凝聚出六十四道長劍,凌空飛渡,橫陳半空之中。

六十四道長劍橫空,似六十四道衝天巨浪!

撕裂了虛空,攪動著天地靈力。

似一道道虛空浪潮,直逼九大統領。

以一敵九!

各個都是百劫境九重天的頂尖高手。

這一戰,即便是那金髮碧眼的美女少婦血玲瓏,也是忍不住坐直了身子,露出期待之色…… 唐浩手持焚天劍,身形爆閃而動,化作一道驚雷。

他的速度非常之快,似一團閃電從高空一掠而過,將虛空都是震動得出現了一道道的震蕩波紋,好像是一塊平靜的水面,被掠動了一般。

一道道的漣漪從唐浩的身上激蕩而出。

一圈又一圈的能量波動,竟然蘊含著強大的攻擊劍痕,所過之處,虛空顫慄,尋常的百劫境強者根本不敢觸碰它分毫!

轟隆隆——

恐怖的能量波動炸響開來,在虛空之中掀起了一股股強橫的衝擊波。

九大統領面色凝重。

他們九人聯手之下,竟都是沒辦法壓制唐浩,反而是在他一個俯衝之下,整個陣形都被衝散開來。

嗡——

空間劇烈的震動起來。

唐浩雙指併攏,化作一道劍指,朝著前方指點而出:「九界——破界!」

一點劍光橫渡虛空,似一道天外而來的流星,速度快到了極致。

閃爍而過。

「嗷……」

一尊統領猝不及防,被這一劍洞穿了眉心。

他的半個腦袋都是被炸得粉碎,但並沒有死去,僅剩下的半邊腦袋的血肉在蠕動,隨後凝聚而成一顆嶄新的頭顱。

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一雙眼眸中滿是駭然之色,陣陣后怕,喘息不已:「好恐怖的一劍,速度竟然這般的迅速快捷。若非是我的不死之身足夠強大,已經是可以斷體重生,剛剛這一道劍指便是足以將我徹底抹殺!」

「老七,你沒事吧?」

大統領眉宇禁皺著,朝著第七統領看去。

第七統領搖搖頭,眼中仍是帶著心有餘悸的神色,沉聲道:「老大,我暫時沒事。但是弟兄們一定要小心,這小子的劍術非常的強,即便是我們的不死之身都不一定能夠擋住。待會兒,絕對不能讓他攻擊到要害的位置!」

「放心吧!」

「我們知道了!」

「桀桀,小子,只要我們兄弟幾個不讓你攻擊到要害的位置,我不信你還能拿我有什麼辦法!」

眾血族統領皆是一臉的冷笑猙獰,咧嘴說道。

第一大統領一身氣血如龍如虎,隨便動動拳掌,都會有著一道道驚雷布空的聲響炸響開來,似鞭炮炸裂一般發出「轟轟轟」之聲。一雙蒼白的雙手之上,握著一桿血色的長槍,長槍之上纏繞著一條血色的魔龍。

魔龍徐徐抬起頭顱,兩顆血色的眼眸之中,爆發出可怕的血光,隱隱能夠聽到血龍在咆哮。

「血龍魔槍——血海漫天!」

第一大統領仰天怒吼,長槍刺出。

嘩啦啦——

血色的長槍上面凝聚而出一點血光,血光好像是打開了一道神秘的通道,一股股血色的浪潮從中狂涌而出。

宛若一條血色的長河,嘩啦啦的劇烈滾動起來。

瞬間便是瀰漫出一片血色的海洋。

這血色海洋之中,煞氣瀰漫,死亡的氣息讓人畏懼。

隨著第一大統領單手將長槍往上一挑,那長槍的槍桿都是直接變得彎曲,緊跟著「砰」的一聲巨響直接綳直。

飛濺而起一股股的血色大浪。

「區區血河也敢稱海?看我一指破之!」唐浩冷漠一笑,抬手便是一指點出。

轟——

在唐浩指尖之上,虛空震顫,如百葉窗一般,盪開一道道的空間褶皺。隨後……

一點靈光從那褶皺之中吞吐而出。

赫然是一道金黃色的手指,破空而來,似乎來自於虛空的深處,又好像是從無窮遙遠的蒼茫亘古時期而來。

這一根手指越來越大。

粗如天柱,壯似山嶽。

轟然落下!

砰——

茫茫血海,直接被他一指點中中心,爆發出可怕的聲浪,血浪翻湧之間,整個血海都是被他這一指點破。

血海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瘋狂轉動,竟是將無邊血海直接吞噬而去。

消失不見!

「這、這怎麼可能?」第一大統領瞪大雙眼,滿臉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唐浩面露冷淡之色:「該你接我一招了!」

「虛空——坍塌!」

五指凌空一抓,緊跟著猛然握緊。

第一大統領身體周圍的虛空,呈現牢籠一般,一道道的虛空神鏈飛奔而出。纏繞上了第一大統領,嘩啦啦的神鏈散發出無比可怕的光芒,哪怕是第一大統領手持血色長槍不斷衝擊,都是無法讓其避退。

雙手被神鏈束縛,雙足也是被束縛……

整個身體都被捆綁,如同一個粽子一般,動彈不得。

「天地熔爐!」

唐浩的身後浮現天地熔爐,熔爐之中玄黃真火吞吐著讓人靈魂顫慄的恐怖高溫。

「不……不要……」第一大統領目露驚恐之色,劇烈掙扎。

然而……

他根本無法逃脫。

神鏈牽引之下,將他投入天地熔爐之中,無盡的玄黃真火不斷焚噬,眨眼間便是將第一大統領煉化成一枚光芒晶瑩的血丹。

唐浩手握血丹,臉上帶著淡然之色:「將這兩枚血丹帶回去交給岩羅修,應該能夠助他突破百劫境九重天了!」 重生之毒夫 他的目光一掃,落在剩下八個統領的身上,舔了舔舌頭,「你們八個統統煉化為血丹之後,應該可以再造兩尊百劫境九重天!」

在唐浩的眼中,這些血族強者,依然是成為了天材地寶!

令人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