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的人都沒有懷疑,唯獨站在牢籠旁邊的董執事,看著銅飛的屍首,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姬千塵走到彭長老面前,拱手見過,「此人用意念激怒了我,如果我才全力出手,望長老恕罪。」

「本來就是該死之人,殺了也就殺了。」

彭長老笑著點頭,「青蜂子,此乃立威之殺,你看看四周這些鐵門的後面,都是一雙雙畏懼的眼睛。我將你調入內層,鎮伏這些兇悍囚犯,你可願意?」

「這個……」

姬千塵露出遲疑之色。

「我知道內層陰氣更重,宗門弟子的任務只在外層。但進入內層鎮守,宗門的功勛會更多一些,而且以你的實力,完全不用畏懼陰氣的侵蝕。」彭長老說道。

「弟子倒是可以答應,但希望每天能與師妹見面。」姬千塵答道。

「這個自然,老夫也有成人之美,呵呵……」彭長老捻須笑了起來。

回到房間之後,姬千塵與符紫煙談起此事,都是心有餘悸。好在姬千塵當機立斷,斬殺了銅飛,總算是有驚無險。

接下來的數日,姬千塵進入內層,熟悉了道路。符紫煙也假借與姬千塵會面,不斷地進入內層,勘察地形和沿途的符陣機關。

內層的最深處,是關押重犯的界域,被稱之為死獄。

死獄中關押了十餘名玄心宗的重犯,符家的家主,妖族第一的符紋師符風,就被關押於此。

死獄沒有人守衛,因為沒有人受得了死獄的陰氣侵蝕,不敢長時間呆在裡面。獄中設下了示警的符陣,只允許燭光期的武者進入,焚光期實力的人進入,便會傳出示警。

進入死獄的大鐵門,只有彭長老的鑰匙才能開啟。彭長老每隔三個月,進入死獄親自為每位囚犯,喂下維持生命的丹藥,保證其不會死去。

「這道大門上有符陣法陣,需要破解符陣才能進入,我需要你的協助。」

符紫煙觀察鐵門之後,對姬千塵說道,「妖主上人殺入牢獄,第一次就是在這道鐵門前敗退而去。第二次攻入鐵門之後,但對符紋的精鐵鎖鏈,卻不能破解,再次敗退而去。不過咱們已經找到了破解之術,我衍練過數千次,不會失手。」

「我需要怎麼幫你?」姬千塵問道。

「破解大鐵門的符陣,需要半個時辰。在這期間,大鐵門上的門環輔首,會衍化獸形攻擊,你要幫我擋住攻殺。」

符紫煙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神情變得嚴峻,

「衍化出來的獸形,實力都在焚光期。剛衍化出來的時候,有剎那的停頓,你要快速出手,劍刺獸形眉心的紅點,才能將其擊潰。如果這次順利破解,下次進入大鐵門,就不用再破解了。」

姬千塵點了點頭,讓符紫煙安心破解符陣,自己則執劍守護。符紫煙坐在大鐵門前,鋪開一道捲軸,啟動上面的符陣。

錚錚錚!

無數的熒光符紋印記,從捲軸符陣中衍化出來,漂浮在三尺高的虛空。符紫煙雙手如飛,化作一道道殘影,不斷地將符紋印記,依次地射向大鐵門。

「符紋印記有先後次序,一點也不能錯,只要錯了一個,就前功盡棄。」姬千塵深諳符紋之術,看見符紫煙的手法,暗暗點頭。

大鐵門的表面泛出一層微光,符紋印記射入微光中,彷彿投石入水一般,蕩漾起一圈一圈的漣漪。

一刻時間之後,符紫煙的手速加快,手法也有了變化。

她不再只是將單個的印記,射向大鐵門。而是將印記組成一道符紋的蛇形,遊走虛空,傳入大鐵門之中。

又過了一刻時間,大鐵門傳來嗡嗡的聲音,只見門上的兩隻怪獸輔首,耀出熒光。

「要開始衍化了!」

姬千塵凝神望去,兩隻輔首透出氣息,是凝光境焚光期的實力,無限接近華光期!

「竟然無限接近華光期,這可事先沒有料到……」

姬千塵心中念頭頻轉,是立刻終止,還是冒險一試?他有些拿不定主意。回頭看去,符紫煙端坐地上,專註面前的破解,對眼前的變化充耳不聞。

「既然如此,我就全力一試!」

姬千塵生起決意,站在大鐵門前,擺出攻殺的姿勢! 姬千塵站在大鐵門前,擺出攻殺的姿勢!

吟——,大鐵門上的凶獸輔首一起變化,兩隻獸形的頭顱一起探了出來。

瞬息之間,兩隻光影的頭顱,衍化凝聚成實體。四隻獸瞳暴射凶光,望向面前的姬千塵。

「居然是……兩隻一起出來!?」

姬千塵渾身猛然一滯,彷彿被定住一般。獸瞳的凶光帶著上位者的威壓,彷彿王者對庶民的凝視!來自意識深處的戰慄湧上心來,告訴他危險將至,快逃!

到了這個時候,姬千塵就算是想全身而退,也已經不可能了。要麼他身受重創,要麼符紫煙身受重創,兩人必傷一人!不管誰人受傷,這次的劫獄救人,也就只能前功盡棄了。

「也許還有機會……」

姬千塵天譴劍握在手中,意念鎖住兩隻獸形的變化,盯住兩獸眉心的紅點。

突然,兩隻獸首瞬間地停滯,彷彿要掙脫鐵門的束縛,拚命掙扎一般!

錚——,姬千塵御劍攻殺,天譴劍化作一道劍芒,刺在了紅點上。

與此同時,他的左手,修羅指骨的食指,一道綠芒落在另一隻獸首眉心的紅點上。

鏘——,天譴劍被震飛出去,落在十餘丈之外,貫入地面,劍柄猶自顫動不已。一道巨大的力量,從修羅指骨傳遞過來,姬千塵身形橫飛出去。

「好強的力量,還好是修羅指骨,否則早就寸寸斷裂了!」

姬千塵摔在地上,抬眼看去,只見兩隻獸首消散,化作熒光縮回鐵門之中。

總算是擋住了!姬千塵鬆了口氣,放下心來。

符紫煙依然坐在地上,雙手揮動之間,宛若千臂千手一般。

一枚枚懸空的符紋印記,瞬間被排列成一條條蛇行,有的只有十餘枚印記,有的卻是數百枚,全部向大鐵門飛去,鑽入微光的漣漪之中。

又一刻時間過去,符紫煙站了起來,呼——,頭上的秀髮散開,身上礙事的衣衫也被震得撕裂分散,露出短衣和雪白的肌膚。

只見她宛若瘋狂一般,走出玄妙的身法,渾然忘記了身外的一切,呼呼呼!懸空的符文印記,在她的狂舞中陣列,向大鐵門飛射而去。

「玄妙的步法,宛若上古的某種異術,身體也是一種驅使……」

姬千塵看著符紫煙的步法,身體的姿勢,想到自己的修鍊。造化經的十二音節,一音一姿,一姿一殺,就是十二道攻殺之術。

「不好時間又快到了!若是半個時辰中,符紫煙沒有破解成功,大鐵門又要衍化出獸形攻殺!」

姬千塵聽見大鐵門又傳來嗡嗡的聲音,頓時心中一凜。

十息之後,大鐵門的輔首耀出異芒,比上次更為強烈,宛若兩道光柱射向黑暗的遠處。緊接著,兩道狂風宛若黑龍一般,從輔首呼嘯出來。

「這一次衍化的獸形,實力比上次更強!符紫煙已經是最後了,不能前功盡棄……」

姬千塵仗劍而立,決定再拼一次,擺出御劍攻殺的姿勢。

關鍵的時刻,符紫煙終於破解完畢!漫天的符紋印記彙集在一起,宛若懸河一般,沖入鐵門之中。

呼呼呼!

虛空氣流紊亂,兩道黑龍般的狂風,被收了回去。大鐵門上的熒光,衍化出一道首位相連的符紋,宛若數丈長的鎖鏈一般。

符紫煙動作如風,取出一道捲軸揮手展開,呼——,

捲軸在地面鋪開,耀出一道流光,衍化成一隻大手,彷彿捉蛇一般,拽住符紋拖入捲軸裡面。

符紫煙看見符紋被收入捲軸,急忙收了起來,將捲軸放入納物指環,這才深深地鬆了口氣。

鐺——,大鐵門發出一聲鐘鳴之音,緩緩地打開了。

符紫煙看著大鐵門打開,臉上露出欣喜之色,身軀一軟,向地上倒去。

「你怎麼啦?」

姬千塵身形一閃而至,在符紫煙落地之前,一把抱住了。

「幫我取一枚生靈丹……」

符紫煙躺在姬千塵懷裡,有氣無力的倦意,肌膚感受到姬千塵身體的熱力,臉上不由自主地閃過一道羞色。

姬千塵沒有察覺符紫煙的異樣,忙著取出一枚生靈丹,喂入符紫煙的嘴裡,「我放你坐好,運功調息一會兒,就會好起來。」

「不能停下來,大鐵門會關閉,你抱我進去,趕快!還是四周我行功撕破的衣衫,不能留下痕迹!」符紫煙急忙說道。

姬千塵抬眼看去,大鐵門竟在徐徐地關上!他急忙將符紫煙扛在肩上,將撕破的衣衫凌空攝在手中,閃身走入大鐵門後面。

哐啷一聲,身後的大鐵門,在姬千塵進入之後,關閉闔上。

「難受死了,你先放我下來……」符紫煙的腹部被肩頭頂著,說不出的難受,忍不住喊道。

姬千塵聞聲,急忙將符紫煙放下來。

「我是叫你抱進來,不是扛在肩上。」

符紫煙皺著眉頭,搖頭埋怨,「我現在實力消失,胃被肩頭頂著,吞下的丹藥都快吐出來!」

「你現在實力消失了!!咱們、咱們接下來怎麼辦?」姬千塵沒有在意符紫煙的埋怨,實力消失才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每次衍練這套破解之術,都好像身體被抽空了一般,需要一個時辰之後,實力才能恢復過來。我現在和普通人一樣……不對,比普通還要不如,經受不住你的折騰……」

符紫煙抬眼向姬千塵看去,繼續說道:「下面的這段路,還要走半個時辰。你要背我過去,今天一定要找到關押爺爺的牢獄。」

「要我背你過去?」姬千塵忍不住問道。

符紫煙點了點頭,「這最後的牢獄一共有十三處,每一處都要察看,不能耽擱。」

「這種事情,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姬千塵嘆氣問道。

「這只是小事,有必要事先說明嗎?」符紫煙反問道。

「你若是先告訴我一聲,我也好準備背人的架子……」姬千塵不再多說什麼,將符紫煙背在身後,向遠處走去。

符紫煙臉色嬌羞,靠在姬千塵肩頭。一絲絲熱力從姬千塵的身軀傳來,她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滿足閉上了眼睛。

十三處牢獄,分佈在沿途的洞窟中,兩人一路尋找下去。 十三處牢獄,分佈在沿途的洞窟中,兩人一路尋找下去。

第一處石窟的牢獄,符紫煙將自己的一滴精血,順著鐵門釋放進去。一股血脈的氣息,在牢獄石窟中,瀰漫散開。

片刻之後,牢獄中沒有絲毫的反應。符紫煙搖了搖頭,兩人繼續向前走去。

第二處石窟牢獄,符紫煙又滴下精血,送了進去。

數息之後,石窟中傳來一聲嘆息,宛若幽鬼一般,「多少年過去了,終於有人來看我來了……」

「難道這麼快就找到了?」

姬千塵心中一喜,抬眼望向符紫煙。卻見符紫煙皺起了眉頭,搖了搖頭。

「妖主上人第二次攻入牢獄,與爺爺見面,彼此定下了相見時的說話。這道石窟裡面的人,不是家主爺爺。」符紫煙將一道意念傳來,搖了搖頭。

「關押在此地的宗門囚犯,都是心機極深之輩。見有人試探,雖然不明實情,但卻故意拿話套住你。希望能借你之手,逃出牢籠。」姬千塵點點頭,意念答道。

兩人一起離開,繼續向後面搜尋,

第三處石窟牢獄中,傳來一陣桀桀的怪笑,「玄心宗的狗賊們,想要試探什麼,儘管來吧!爺爺我不怕你們的折磨,你們也休想得到秘藏!」

符紫煙嘆了口氣,兩人繼續搜尋而去。

第四處牢獄,傳來女子幽怨的哀求,如鬼魂一般,令人發瘮。女子定然不是符風家主了,兩人急忙走開,繼續搜尋下去。

第五處牢獄,不知道關押了什麼,符紫煙精血的氣息,刺激到了對方,牢里發出一聲狂暴的獸吼,鎖鏈嘩嘩作響。

姬千塵、符紫煙二人為之駭然,急忙退後離開而去。

第六處牢獄中,傳來鎖鏈的聲音,猛然伸出十餘只手來,黑色的指甲宛若鬼爪,一把抓住了符紫煙的手腕。

好在對方實力被鎮壓,鬼爪看上去兇殘,力量卻是不堪。符紫煙掙脫退後,臉上一陣慘白,顯然被驚到了。

第七處、第八處……

一直搜尋到第十一處石窟牢獄,裡面才傳來一道拗口的說話,姬千塵聽出來是一句上古的咒語。

符紫煙臉上露出欣喜,急忙湊到鐵窗前,傳出另一句咒語,並將一隻手劃破,流出鮮血,伸了進去。

「竟然派了一個女子來?」石窟牢獄裡面,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符家嫡女符紫煙,參見家主爺爺!」符紫煙急忙說道。

「符紫煙……果然是我符家的血脈,好孩子,將手收回去吧。」牢獄中的老者,檢查符紫煙的血脈氣息,喃喃地說道。

「家主爺爺,紫煙總算找到你了!今天只能到這兒,下次我再來破解符紋鎖鏈。」符紫煙跪在牢外,拱手說道。

「千萬不要露出破綻,我等著你,呵呵……」老者呵呵一笑,鎖鏈抖動,傳來嘩嘩的撞擊之聲。

符紫煙、姬千塵轉身離開,回到大鐵門前。

符紫煙將捲軸展開,一道符紋如長蛇一般,從捲軸中衍化出來,在空中遊走,鑽入鐵門之中。

哐啷一聲,大鐵門緩緩打開,兩人走了出去。

從牢獄內層回到外層,姬千塵與符紫煙分手,回到自己的居所。

剛要推門進去,董執事從旁邊走了過來,笑著說道:「青蜂子,彭長老找你有事詢問,請隨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