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一個小孩子送來的。

信里說,他們很滿意邱龍蒙沒有大動干戈,也沒有找其他人幫忙。

鑒於邱龍蒙的合作,他們也會好好招待邱心雅的。到時候,雙方約在一個地方,一手交人,一手交貨。

而這封信也讓邱龍蒙和雲千幽確定了,工會裡真的有他們安插的姦細,而且姦細的身份不低!

也只有這樣,那邊才能知道他們這邊的情況。

邱龍蒙的表情非常嚴肅陰沉。

這件事情過後,他一定要好好整肅工會,一定要揪出那些害蟲!

能夠掌握房車的製作,這是多麼難得的事情,而且也是對大家都有益的事情。可有人為了蠅頭小利,就和外人勾

搭在一起對付整個工會,這也太過分了!

邱龍蒙心裡怒罵著,也在焦急地等待著那邊的通知。

那邊明顯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也就越不利。

畢竟這裡是邱龍蒙的地盤,要是邱龍蒙跟他們拚命的話,他們也難以全身而退。

當天晚上,那邊便確定了交易的時間。

為了安全離開,那邊說了,讓邱龍蒙把製作方法記錄好,然後放到他們指定的地點。

等他們拿到東西之後,自然會放了邱心雅。

邱龍蒙擔心懷疑,他們拿到東西之後,是不是真的會將邱心雅放了。

但云千幽卻不擔心這一點。

那些人只是為了謀財,不是為了害命。

邱龍蒙如此合作,將東西交出去了,他們若有一點理智的話,都會見好就收的。

可他們要是敢傷害邱心雅的話,邱龍蒙就算跑遍天涯海角,都要報仇!

一個中級尊士可不是吃素的,而一個發狂的中級尊士,那更是一個恐怖的彈藥!

所以,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反正交出房車製作方法之後,深州城的工會也還能繼續製作房車,只不過不是獨家生意而已。

只不過損失一部分的利益,邱龍蒙不會如何。

但若是涉及了性命,而且還是孫女的命,誰也不敢保證邱龍蒙會做出什麼。

雲千幽解釋了這一點之後,邱龍蒙終於冷靜了下來。

確實,只要那些人不傻,都知道該怎麼做的。

中級尊士的雷霆之怒,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

儘管邱龍蒙因為著急而沒有做下一步準備,但云千幽可不會那麼輕易讓人拿到她的東西!

敢從姑奶奶的手中搶東西,他們還真的沒死過吧!

不用邱龍蒙動手,雲千幽已經將製作方法寫出來了。

記錄了製作方法的是一塊特別的石頭。這種石頭可以記錄下一些特別的信息,而且不會被輕易毀去,比起普通的

紙張強太多了。

看了裡頭的記錄之後,邱龍蒙的心情特別複雜。

這裡頭的內容,沒有半點錯漏,和她之前交給自己的是一樣的。

這孩子,真的是太實誠了!

這樣的好孩子,卻因為他們家的事情,要將自己的利益拱手讓出,真的是太善良了。

這樣善良的孩子,他一定會好好補償她的!

搞定這一切之後,雲千幽便將處理過的石頭交給邱龍蒙。

接下來,邱龍蒙便將這顆石頭放在了那些人指定的位置上。

因為他的合作,那邊又送來信息,說邱心雅已經被他們帶到某個地方去,讓他們去接人。

很快,他們就在一處廢舊的房間裡頭找到了邱心雅。

邱心雅還在昏迷中,但看得出來,並沒有什麼皮肉傷。

這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咱們去把那些人抓回來!」

找到了孫女,邱龍蒙也終於可以放開手腳了。

「你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了。」

雲千幽的話讓邱龍蒙一愣,然後恍然。

他就說呢!她這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將東西交出去呢!原來已經做了準備!

「那接下來怎麼辦?」

「等。」雲千幽說道,「我的靈獸在跟蹤他們。」

邱龍蒙雖然急切,但還是聽她的話按下心頭的著急。

都這個時候了,要是不等的話,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邱龍蒙之前也想做一些手腳,但想到邱心雅,卻不敢有半點異動。

而且,他肯定被人監視著,他要是有什麼動作的話,那邊肯定會知道的。

加上在出門前,那邊送來了一封信。信里還警告了,要是他敢有什麼異動的話,邱心雅的安全,他們就不保證了



這種情況下,他哪裡還敢做什麼?

但他沒想到,雲千幽竟然不聲不響就做了準備!

——但是,雲千幽到底是怎麼做的?

雲千幽當然是在那顆石頭上做了文章。

她用一些藥水浸泡了石頭,在上面留下了一些味道。

這種味道只有饅頭才聞得到,其他靈獸都不行。

至於為什麼饅頭有如此強悍特別的本事——那就要問它了!

所以,就算那些人仔細檢查,也不會查出什麼問題來的,因為只有饅頭才有這樣的本事!

饅頭還沒回來,邱心雅卻醒來了。

睜開眼睛后,看著眼前的爺爺,她激動極了,一把撲上去,抱住爺爺的手嚎啕大哭。

「我以為差點就見不到你們了!」

她之前醒來見到那些人的時候,心裡害怕極了,卻不敢哭,怕被他們折磨。

現在終於見到了爺爺,她哪裡還有半點矜持。

「沒事,都沒事了。」

邱龍蒙拍著她的肩膀安慰。

「她怎麼會在這裡?!」見到一旁的雲千幽,她的臉色頓時一變,立刻指責道。

「放肆!」 「放肆!」

邱龍蒙怒喝一聲,那聲音非常嚴厲,嚇了邱心雅一跳。

邱心雅本來就驚魂未定,現在還被爺爺這麼一吼,整個人立刻被震了一跳。

回過神來后,她立刻大哭起來。

「爺爺你竟然吼我!」她的眼淚嘩啦一下就留了下來,很是委屈。

她好不容易逃了出來,爺爺還沒怎麼安慰她呢,竟然就這樣吼了她!

這讓她心中的驚懼與委屈傾瀉而出。

「要不是小雲的話,你今天還回不來呢!」邱龍蒙氣得夠嗆。

什麼意思?

邱心雅抬頭,淚眼朦朧地看向爺爺。

「這次那些人把你抓走,就是為了要房車的製作方法。要不是小雲仗義大方,將製作方法交出來,你還回不來了!」

邱龍蒙感激雲千幽在這件事情裡頭的付出,自然不能讓邱心雅那麼不敬。

「要不是因為她拿出來的房車,我也不會被抓!」

邱心雅卻更怒了。

她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抓走了,原來竟然是因為房車!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房車的話,那些人也不會對她動手!

所以,這是雲千幽連累了她!

啪的一聲!

邱心雅和邱龍蒙都愣住了,因為邱龍蒙竟然打了她一巴掌!

這讓邱心雅不敢置信,爺爺從來沒打過她,可今天竟然為了雲千幽打了她!

邱龍蒙征愣過後,又板起臉。

「給你姑姑道歉!」

要不是雲千幽的話,邱心雅也回不來了。

至於她所說的話,邱龍蒙再怎麼厚顏無恥,也不能將責任推到雲千幽的身上去。

難不成雲千幽為大家提供了賺錢的機會和方法,然後他們賺了錢,還要怪她連累他們?

既然接了別人給的好處,自然要承受這帶來的副作用。

而且,誰也沒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喪心病狂,選擇對邱心雅動手!

「我不道歉!」邱心雅卻犟起來了。

「要不是她的話,我才不會被抓走!而且,他們為什麼不抓她!」

這是邱心雅心中最大的不解。

照例說,雲千幽才是這件事情的主角,他們要是抓了她的話,不更容易逼問出具體情況嗎?

但為什麼,那些人卻要抓她!

想到這裡,她就各種不甘。

儘管那些人沒有對她做什麼事情,但心靈上所受到的驚嚇是無法消去的。

面對她的指控,雲千幽挑眉,「可能是我身邊總有人跟著,而且我的實力比較強,他們不好對我動手吧。」

這倒很有可能。

要知道,雲千幽的身邊一直都有娉娉婷婷跟著。至於她那些私底下單獨的行動,就連娉娉婷婷都不知道,那些人就更不知道了。

雖然娉娉婷婷倆人的實力不算太強,但畢竟有她們在,要抓住雲千幽的難度就增加了。

最重要的是,雲千幽他們很少走那些人煙稀少的地方。

天時地利人和都沒有,他們為什麼要選擇雲千幽呢?

雲千幽的話沒讓邱心雅心中的憤怒和委屈平復,反而更加高漲了。

「就是你!你這個掃把星!要不是你的話,我就不會被他們抓走!我就……啊!」

她的話沒說完,又被邱龍蒙一巴掌打斷了。

邱龍蒙哼哧著喘氣,很是憤怒。

他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如此好賴不分!

如果沒有雲千幽的慷慨和果斷,時間過得越久,邱心雅平安回來的幾率就越小。

可是,她平安回來了,卻在埋怨怪罪雲千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