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同意的!不然,我就讓你一輩子待在我的精神世界里!」艾莉重重的威脅道。

唐寧看著這藍色的液體開始變顏色。

從最遠處開始,好像被潑了墨水,藍色漸漸變成了黑色……

這是艾莉的精神世界,如此變化,是不是代表,她已經徹底黑化了?

她緩緩闔上眸子,準備在神識里問問小桃枝,此種情況,要如何解決。

……

現實世界中。

東方晨曦初現,安格斯轉身看向躺在自己臂彎的唐寧,有些疑惑,這個小傢伙平日不是起得最早的嗎?昨晚又沒有讓她累著,為何還在睡?

或許是因為最近沒怎麼睡好,見要到人族了,所以就放鬆了心情,睡沉了過去。

他伸手在她的額上敲了敲,然後親了親,才將手臂從她的脖頸下抽了出來。

他先去做點吃的,等她醒了,就可以吃了。

凌風和艾薩克也醒了。

看到唐寧和艾莉躺在那裡睡覺的模樣,凌風察覺到了些許不對。

他趕緊走到唐寧跟前,摸了一下她的脖頸,然後,看向她和艾莉緊握著的手。

「糟了!」

他疾呼出聲。

準備離開的安格斯頓時頓住腳步,轉眸危險的看向他,「怎麼了?」

「這個艾莉!居然將寧寧鎖到她的精神世界去了……」凌風拍拍唐寧的小臉,果真,半點反應都沒有。

他的心跳驟然加速。

「媽的!我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好東西……居然想到如此陰險的招數。」

艾薩克的獠牙突現,他匍匐在艾莉的脖頸前,想要一口咬斷她的脖子!

凌風趕緊阻止他,「殺了艾莉,糖糖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她會一直在艾莉的精神世界里,找不到出口。

「那要怎麼辦?」

艾薩克一臉焦急,總不能讓這個賤女人在她的精神世界裡面肆意欺負糖糖吧。

「唯一的辦法就是,寧寧自行闖出精神世界!」凌風的五指漸漸收緊,小桃枝在她身邊,她應該有辦法會出來的!

若她真的沒辦法再醒過來,那他上窮碧落下黃泉,都要把這個丫頭找回來!

幾個男人緊抿著唇,哪裡都不敢去,只能這麼緊盯著唐寧那張平靜的小臉蛋兒。

……

「唐寧,你想好了嗎?」

唐寧閉著眼許久后,耳邊又響起了艾莉那道難聽的聲音。

她嫌棄的癟癟嘴,不準備回答。

她的心裡有些發慌。

為何她在神識里叫了桃枝這麼久,都沒人回應她。

而且,她也沒辦法進入空間里。

難道,是因為她現在處於艾莉精神世界的,是魂魄,魂魄里,不可在分割出離魂來,所以,才沒辦法進入空間嗎?

若不能得到桃枝的幫助,她要如何和艾莉相鬥?

呸!

誰說沒有桃枝的幫助,她就不能和這個賤人相鬥了?

唐寧,不要看低自己,艾薩克曾說過,你的精神世界是最純潔的……艾莉這樣的渾濁精神世界怎麼可能和你相比?

唐寧在心裡給自己打著氣。

她想到之前桃枝教自己如何匯聚玄力,她趕緊照做。

將氣息全部聚往丹田。

「唐寧……你說話啊!」

暗黑色的波浪,忽然拍到了唐寧的身體上,她的呼吸一急,一口血從嘴裡噴了出來,染紅了一旁的液體。

「艾莉……你看看你的精神世界,被你自己毀成什麼樣子了……我告訴你,你就祈求,我這輩子出去不了!不然,我一定會把我遭受的痛苦百倍償還在你身上!」

唐寧好不容易,才將手臂折過來,抓緊胸口的衣襟,痛苦的開口道。

她的聲線清涼,強大的氣場撲面而來。

艾莉一愣,隨後一笑。

「你先出去了再說!」

唐寧無懼她的嘲諷,這個女人,心氣兒挺高,應該是海族的大家閨秀,只是,這心腸啊,長歪了……

唐寧再次聚神凝聚玄力。

艾莉看她又閉眼了,這樣的忽視,真的讓她很生氣。

又是一團浪,拍到了唐寧的身上。

這一次,唐寧忍住了喉嚨里的血腥氣息,自顧自繼續凝聚玄力,只為了在最強悍的時候,給艾莉致命的一擊!

「唐寧……你說話啊!你說話!!!」

艾莉氣瘋了,一浪接一浪的襲到唐寧那具小小的身體上,唐寧感覺到周身的痛楚,實在是忍不住了,緊閉著的眼眸中,有一滴淚水溢了出來! 唐寧沒看到,這滴淚水,所到的地方,液體頓時被洗凈,恢復了之前的藍色。

她的丹田處,越來越燙了!

肉眼可見,她丹田的地方,有一股粉色的光芒在縈繞著,她有些生澀的將這股光芒朝著周身各個角落裡引導而去。

她抓緊衣服的手指,漸漸鬆開。

然後,垂在身體兩側,捏成了拳頭!

「唐寧!」

艾莉看到了唐寧的變化,心裡有些著急害怕,掀起的浪花,一次比一次重!卻沒有影響到唐寧的力量越來越蓬勃!

終於——

她睜開眼了!

眼眸里滿是猩紅,她大吼一聲,揚起手中的拳頭,朝著拍過來的浪花打過去!

一拳又一拳!

唐寧聽到,液體裡面,傳來了艾莉的痛呼聲。

她確定!

自己用對了方法,繼續重重的打!

頓時!

艾莉的精神世界里,被掀起了驚濤駭浪,卻只有唐寧所處的地方,最為平靜。

她的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繼續動作著。

唐寧忽然看到,這些波濤,朝著一個方向聚集而去了!

她皺皺眉,動了動腿,緊隨而上。

一道白光襲來。

她抬起手臂,狠狠揍過去!

「啊!!!」

艾莉一聲慘叫,唐寧腦子裡立馬一片昏沉,她陷入了黑暗。

……

現實世界中。

凌風看到唐寧原本平靜的面容忽然緊皺,他感覺到了她的痛苦。

趕緊握住她的小手安慰,「我們都在!你出來后,我們一定將你受過的,全部還給這個賤人!」

安格斯骨節分明的手落在了唐寧的肩膀處,他的語氣清涼,「而且,是千倍奉還!」

艾薩克重重點頭,「對!」

他一定要把這個叫艾莉的賤人給折磨死。

小夏天變成了豹子身,他湊到了唐寧的小臉前,伸出舌頭在唐寧的小臉上舔啊舔!

唐寧恢復感官時,第一個感覺就是,臉上咋濕濕的?

她想抬手擦擦,可是,手是被握住的。

她緩緩睜開眼,撞進了幾雙滿是擔憂的眸子,特別是那雙冰冷的長眸,讓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

「呀呀呀,你們圍著我,好熱……」

她剛剛打了一架,出了好多汗水。

坐起身來時,她頓時痛苦得捂住了肩膀。

安格斯立馬著急的詢問她,「怎麼了?是不是哪裡受傷了?」他上下打量著唐寧的身體,沒看到外傷,但是,接觸到唐寧額上的冷汗,他便能想象到,丫頭此刻有多痛苦。

「好痛哦!」唐寧皺皺眉,讓男人幫自己揉揉肩膀,然後轉眸看向躺在自己身邊的艾莉。

想到在她的精神世界里受過的痛楚,她立馬撲過去,將手術刀橫在了她的脖頸前。

看到艾莉也一臉痛苦的睜開了眼睛后,她冷冷一笑,「我告訴你,你現在落到我手裡!我會讓你體驗一下,什麼是滿清十大酷刑!!!」

艾莉海藍色的眼眸里,頓時浮起了驚恐。

隨後,她冷笑一聲,「唐寧,你這麼犯賤,老天都會收你的……」

唐寧咋舌,「喵的,我哪裡犯賤了?你仔細說說……我到底是哪裡惹得你不開心了?」

「你同時和這麼多雄性保持關係,不是犯賤是什麼?」

艾莉瞪著唐寧,嘲諷說道。

「額……是這個世界的制度,讓我擁有這麼多的老公!你難道不知道你自己這個世界的制度嗎?」唐寧用刀背在艾莉的臉上拍了拍。

「誰說的啊!我們人魚族,就是一夫一妻……你們就不要為你們的荒yin找借口了……」

艾莉的眼眸里,滿是嫌棄!

「我荒yin?小姐姐,你是不是在開玩笑啊?我的老公,都是我一個個取回來的……是你一會兒想勾搭這個,一會兒想勾搭那個……荒yin的人,是你才對!」

唐寧不想和她說這麼多。

小手在她身上上下摸索著。

「你幹嘛?」艾莉一臉驚慌。

「珍珠!先把你身上的珍珠都收颳了……然後再折磨你!」她在艾莉的短褲後面摸到了鼓鼓一團,伸進去一摸索,正是珍珠!

「不要!」艾莉想要阻止,沒注意到臉上的刀,一動彈,臉上吃疼,頓時被割出了一條兩厘米長的傷口。

她再次躺下。

唐寧已經將珍珠收刮完畢了。

「還有沒有?」

她流氓似的在艾莉的身上摸索著。

她忽然看到,艾莉的臉,居然極快的長出了皺紋……

「我湊!這是什麼?」

唐寧被嚇了一跳!

縮進了身後凌風的懷中,凌風趕緊跟她解釋了艾莉身體的狀況。

唐寧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