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太陰聖子同樣不甘示弱。

兩股滔天的其實剎那間鄰近,兩人都沒有用任何的兵器,都是以肉相搏,各自打出自己的看家本領,拳拳到肉,鮮血飛濺。兩人的戰鬥打得異常激烈,此時來個人一路大戰已經脫離了一開始的戰場。兩人從天上打到地上,在從地上打回天上。一路血戰。

「殺」荒羽厲喝,一股踏步鄰近太陰聖子,天荒拳舞動巨大的拳影震動虛空,砸向太陰聖子。

「哼、、、」

太陰聖子冷哼,同時巨拳迎上,只見太陰聖子打出的拳頭上,有無數陰森的鬼影在瀰漫,發出凄厲的尖叫聲,使得人脊背發涼。 靜心湖,太初禁區。

「轟」

一聲巨響傳出,同時只見荒羽和太『陰』聖子兩人同時爆退而出,又是一次不分勝負,此時兩人大戰到這個程度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碰撞和分立了,但是顯然誰也勝不了誰。這讓二人極為鬱悶。但卻毫無辦法,除非動用外力,但是二人都是年青一代的領軍人物,不到不得已的時候,誰也不願意這樣。

「轟」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有事一聲巨響傳出,同時兩道白影迅速分來,正是白羽和白虎二人,此時二人同樣注視這對方,眼中充滿了了怒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給本座死來、、、」

白羽怒喝一聲,同時一部踏出瞬間鄰近白虎上方,抬腳踏下「踏天步」只見無數腳印漫天飛舞,最後凝聚成一個巨大的腳印朝著白虎猛然踏下。

浩『盪』的力量在這一刻以巨大的腳印為中心擴散開來,強勁的氣流使得下方的地面出現了一個近百丈的腳印,而此時處在踏天步下方的白虎,眉頭緊皺,這是白虎第一次與白羽正式『交』手,白虎沒有想到這個一直扮演『浪』『盪』公子角『色』的白羽,戰力竟然也是如此逆天。這讓白虎真的是大開眼界了。

但此時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因為空中的腳印即將落下。白虎仰視著巨大腳印,同時手上變動手印,逆天推出。

「白虎印」只見一個白虎印虛影在白虎這一推之下,逆天而上,迎上了即將降下的巨大腳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轟」

兩道攻擊都是異常的強悍,在這一刻碰撞在一起,發出震天巨響。

「碰」同一時間,在誰都不會想到的情況下,只見白虎倒飛而出,同時面『色』瞬間蒼白了起來。而此時白羽也不好過,面『色』同樣發白,注視這白虎。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我不信我連你都打不過」

站起身來的白虎不敢相信發生的這一切是真的,要知道白虎怎麼說也是八種族中的佼佼者,也是這一代白虎的繼承人,人選啊。這若是傳出去,他的繼承人的位置恐怕真的不保了。更何況白羽一直都是很少上前與別人大戰不休的,一直都是一個紈絝子弟的樣子,沒想到自己會敗在白羽手上。

像這樣的事情對於八種族中的佼佼者的白虎來說,甚至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以接受。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是一種莫大的恥辱。不過白虎不知道的是,白羽那也是祖龍之子的存在,絲毫不比他差。白虎要是知道這一點,就不會這麼暈悶和想不開了,但是很顯然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閑的告訴他這些東西的。

「哼、、、區區一隻小白貓而已。本座少出手,真當本座是泥涅的了嗎,」

白羽此時雖然也是不好過,但是這貨這嘴確實我是無恥損得很,見到此時有打擊白虎的機會,這貨是絕對不會放過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顯然這句話對此時已經有些失控的白虎很是管用。此時白虎聽來白羽的輕蔑的話語,頓時氣急敗壞,周身青筋暴起怒視著白羽。

「『混』蛋、、、你找死、、、」

白虎怒吼,一個踏步殺出,直奔白羽而來。白羽見狀心中那叫一個戲。要知道在勢均力敵的對戰中,最忌諱的就是『精』神不集中和失去理智的戰鬥。

此時白虎便處於幾乎暴走的狀態,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然這也跟他的對手有關係,白羽這貨一直都沒有正面出手過,白羽在白虎看來就是一個毫無價值的紈絝子弟。當然白羽同樣也是利用了別人對自己的小視大做文章。

同時白羽出手之前就已經分析過這些人了,白虎是唯一的一個『性』情暴躁的。所以白羽才會出手就找上了白虎。要是比聰明白羽可以說比誰都聰明。

即便是荒羽等人也不得不承認,要不然當初在神隕戰場,白羽一個人怎麼游『盪』四年之久,而且還『弄』到了不少好東西啊,由此可見白羽的聰明之處。

此時白羽見白虎殺來,並沒有著急對戰,而是迅速後退比來了白虎的這一擊,而後不斷的與白虎周旋起來,並不與其硬碰,並且還時不時的譏諷白虎幾句,使得白虎更加憤怒,所謂的理智對於此時的白虎來說,已經『盪』然無存了。在白虎眼中只有一個白羽,腦海中也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白羽。

此時遠處的幾處戰場,也看到了這裡的情景,眾人都知道在這麼下去,白虎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此時距離這裡最近的便是白虎一族的白章了,白章見白虎此時已經失去了理智,心中焦急不已。要是白虎出了什麼事,他回去也難辭其咎啊。

「給我滾開、、、」

白章怒吼,一掌拍向盜寶,想要『逼』開盜寶,前去援助白虎。但是顯然他低估了盜寶的能力。

「嘿嘿、、、想要過去幫忙,你想都不用想了」

盜寶自然知道白章的想法,怎麼可能放他過去,去破壞白羽創造出來的幾乎呢。只見盜寶大手一揮,頓時無數陣道符文閃爍而出,瞬間凝聚一桿長槍,盜寶踏步而上,一把抓住長槍的槍柄直奔白章拍過來的手掌而去,只見無數搶影瀰漫虛空刺向手掌。

「轟、轟、轟」

連續的巨響傳出后,兩道攻擊同時消散於虛空當中,同時兩人爆退而出。

「『混』蛋、、、」白章怒吼,但是毫無辦法,根本突破不了盜寶的防線。

這個時候白羽和白虎兩人的戰場上,顯得極為熱鬧,白虎發狠一拳快過一拳瘋狂的猛攻白羽。但是此時的白羽不但沒有著急,反而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郁。白虎這樣不要命的猛攻雖然給白羽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但是卻也傷不到白羽的根本。然而白虎的消耗卻是急速的增加著,這對白羽很是有力。

「轟」

又是一聲巨響,白羽和白虎二人分立虛空。此時白虎氣喘吁吁,顯然消耗太大。而白羽面『色』雖有發白,但卻比白虎不知道好了多少。

「就是現在、、、本座送你去見佛祖吧」

白羽周身在這一刻『露』出了濃郁的殺氣,同時只見白羽雙臂一展「九龍嘯天」只見從白羽周身衝出九股不同顏『色』的龍氣,化作九條真龍虛空翻舞。這時白羽的看家本領,從沒有用過。同樣這也是祖龍古經中的至強秘術,當年饕鬄用過。

此時九條真龍之氣,盤旋虛空中,而後朝著白虎,分成九哥不同的方向將白虎死死的封鎖再內,九龍咆哮帶著驚天氣勢沖了過去,其速度奇快無比,剎那間便鄰近白虎,此時白虎已經是疲憊不堪,看到這一情景眼中原本的瘋狂,在這一刻清醒了過來。白虎知道這一次自己大意,恐怕在劫難逃。

「轟」九條真龍之氣幾乎同時落下,而白虎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就這樣消散在虛空當中。 靜心湖,太初禁區。

突然出現的一幕使得眾人震驚不已,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白虎的戰力值眾所周知的,雖然不及青龍太『陰』聖子等人,那也是強悍的存在啊。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在這個時候就這樣被白羽所擊殺,著實讓人難以接受。

「『混』蛋、、、你找死」

太『陰』聖子怒吼一步踏出殺向白羽。

「你那也去不了、、、」

突然荒羽腳踏八荒步化作一道幻影,瞬間擋在了太『陰』聖子的面前,荒羽知道白羽可不是太『陰』聖子的對手。

「給我滾開、、、」

太『陰』聖子怒喝一聲,抬手探出,一個巨大的手掌拍向荒羽。荒羽見狀不敢大意,運足元氣一拳砸了過去。

兩股力量瞬間碰撞,拳頭與巨掌碰撞的瞬間,『激』起萬丈神芒,更有無數詭異的符文在閃爍,好似要擊穿這蒼穹一樣。使得虛空都在翁鳴。

眾人震驚這樣的戰鬥,已經遠遠的超出了眾人想象,這樣的戰鬥已經完全脫離眾人的認知,他們的跨越『性』太過強大了。

此時不但是荒羽這邊的大戰升華,而在不遠處還有一處,不比這裡差的驚世大戰,也已經升華到了極點。正是孫天和青龍這裡。

就在剛剛青龍看到白虎被擊殺的一瞬間,也是暴怒不已,但是必定青龍不想白虎一樣莽撞,雖然憤怒但還沒有失去理智。

但是白虎的死對於青龍來說,同樣是憤怒,想要突破出去提白虎報仇。然而孫天的強悍使得青龍不得不打消了這個念頭,來集中『精』神面對孫天。

「殺、、、」

孫天怒吼,高舉仙鐵棍毫無『花』巧,一棍在想青龍

「哼」

青龍見狀冷哼一聲,高舉手中青龍戰戟,爆發出璀璨的神芒,一戟擊出滔天神力『盪』漾開來。

「鏗鏘、、、」

刺耳的金屬撞擊聲瞬間傳出,同時在兩件秘寶擊出的一瞬間。一金、一青兩道不同的神芒,在這一刻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波』動。使得周圍的虛空隨之震動起來,片刻過後,當虛空平靜下來,而此時兩人分立於空中怒視著對方。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巨大的隆隆巨響驚動了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停下了手中的戰鬥,抬頭望去。

巨響傳來的地方正是荒羽與太『陰』聖子大戰的地方,此時荒羽和太『陰』聖子已經戰到狂,根被沒有注意到這些事情。

但是他們沒有注意,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去注意,眾人好像商量好的一樣,同時朝著荒羽他們的位置急速衝去。片刻后眾人便來到了這裡,所有人無不震驚。此時在荒羽和太『陰』聖子大戰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個虛空斷層。那裡是一片漆黑的虛空,沒有任何的著力點。而此時荒羽和太『陰』聖子已經殺到了這處虛空當中。

「轟」

一聲巨響傳出,荒羽和太『陰』聖子同時暴退而出,片刻過後,兩人終於感受到了這裡的變化。

「這時什麼地方」荒羽震驚自語道。

「『混』蛋、、、虛空斷層」太『陰』聖子咒罵一聲說道。

聽了太『陰』聖子的話語后,荒羽震驚,要知道虛空斷層這種地方可不是什麼善地,搞不好就要永遠遊離在這無盡虛空當中了。

想到這裡荒羽不敢久留,一步踏出瞬間朝著來的地方衝去,此時太『陰』聖子也是不敢耽誤急速的沖了出去。

這個時候在虛空斷層外圍,白羽等人和青龍一方人員,都已經到了這裡。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各個臉『色』焦急。他們在等待,等待荒羽和太『陰』聖子的出現。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兩方人都是有些等不及了。

「不行、、、本座要去看看」白羽焦急的說道。

「不行、、、虛空斷層『弄』不好就要被『迷』失的,到時候找不到荒羽,你再丟了」盜寶突然站出攔著了白羽。

此時在青龍等人的陣營當中,同樣焦急不已,甚至好瀰漫著一層『陰』雲,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白虎之死給他們帶來極大的打擊。第一時間更新

「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兩道人影一最快的速度朝這裡衝來。

「快看、、、他們出來了」

不知是誰大喊一聲。驚動了兩方的所有人,幾乎同時沖了過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荒羽兩人身後瞬間出現了空間漩渦,強大的吸力在這一刻爆發而出。使得快要脫了這裡的荒羽和太『陰』聖子同時被吸了進去。第一時間更新

突然出現的一幕使得所有人都沒有意料到。

「荒羽、、、」紫衫驚呼,就要衝出,但被盜寶等人攔了下來、

「我們幫不了他,我相信荒羽會吉人天相的」孫天這時說道

眾人都知道,此時這個情況,除非有至強者出手,否則誰也幫不了荒羽們。

「『混』蛋、、、怎麼會這樣」白羽仰天咒罵道。

「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前方漩渦即將閉合的時候,又是兩道人影沖了出來。

「倩兒、、、沐風」白羽看清了來人,驚呼道。

同時白羽祭出乾坤鐲,只見乾坤鐲瞬間變成無數光環,環環相扣,形成一道鎖鏈急速飛行,剎那間臨近倩兒將其套住,白羽奮力的往回一拉。同一時間鬼厲祭出萬鬼幡,形成一條漆黑的匹練將辰沐風捲起拉了回來。

「你師父呢、、、」白羽焦急的問道。

「師伯,師傅說讓我們拿著這個東西,去這地方,師傅會去找我們的」倩兒此時眼中仍然有淚光在閃爍。

倩兒拿出的東西,正是荒羽在『玉』皇神庭的令牌。白羽接過了令牌頓時知道荒羽的意思。

「你師父、、、現在怎麼樣了」這時紫衫快步走來,焦急的問道。

「師傅暫時沒有事情,那個通道在不斷的將師傅,往一不不知名的地方吸去。師傅動用了最後的力量將我和師姐送了出來」辰沐風愧疚的說道。

「怎麼會有這樣事情、、、」辰世天驚呼道。

「師傅還說,讓我和師姐告訴師伯,不用等了。據師傅推測,這次師傅很有可能會,直接被傳送出天辰祖星」辰沐風繼續說道。

「要照這麼說的話,可以初步推測這條詭異的虛空通道應給沒有什麼危險。荒羽應該會出現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孫天分析的說道。

「不錯、、、照此看來應該是這樣的,我們也不用在這裡等了。以荒羽的身份到哪裡都會引發暴動的,我們要想找他並不難」盜寶附和說道。 靜心湖,太初禁區。

此刻眾人聽了辰沐風和倩兒的敘說后,心中的石頭總算是暫時落地了。知道此事的荒羽並沒有什麼危險。

不但是白羽一行人,此事青龍等人也聽到了這邊的議論,同樣心中踏實了不少。雙方人員在這一刻,也沒有了爭鬥的心情。互相怒視一眼分散離開。

白羽和鬼厲帶著荒羽的兩個弟子,倩兒和辰沐風準備歷來這裡之後,前去羽皇神庭所在的秘境。這也是荒羽『交』代的事情。而孫天『性』情散漫,還要繼續自己的征程,而盜寶和紫衫決定跟著孫天去闖『盪』,同時去尋找荒羽的下落。而其他人全部返回了自己的家族,發動族中的力量去尋找荒羽。

眾人分工之後,各自離開了這裡。天辰祖星上發生的一切很快變傳遍了修鍊界。最為震撼的就是八種族中的白虎之死。

「『混』蛋、、、荒體絕不能留」

白虎族將這一切算在了荒羽的頭上,同時說出了這樣的話語。第一時間更新

紫微帝星,瑤池聖地。

「丫頭聽說那小子有搞出了不小的動靜啊,這次竟然連白虎族的聖子都給殺了,白虎族可是震怒的很啊」一個老『婦』人對一個『女』子說道。

「哼、、、他們敢動羽哥哥試試」『女』子嬌美的面頰瞬間冰冷起來說道

說話的兩人正式當年的老『婦』人和夏語嫣,在數天前瑤池便接到了來自天辰祖星的消息,知道了荒羽的一些事情。第一時間更新知道此事荒羽已經在走鋼絲了。

不明古星,一個山谷處。

「臭小子,果然沒有丟老頭子的臉啊,嘿嘿、、、這回八種族恐怕要『雞』飛狗跳了吧」

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老者,看著遠方一臉欣慰的笑道。

「我說、、、老夥計,你這個弟子可是了不得啊」突然又是一個老者上前說道。

「那是當然、、、沒看看是誰教出來的」

紫袍老者得意的說道。兩人中紫袍老者正是荒羽的師傅,綽號劍祖紫老魔。而另外一個老者是其多年前的好友。

不明地域,恐怖之地。第一時間更新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這麼『陰』森」荒羽掃視著周圍自語道。

當荒羽脫離虛空通道的時候,便出現在了這裡。這地方極為詭異,大地是黑『色』的。這裡沒有白天而空中的月亮是血紅『色』的,讓人有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荒羽在這裡已經有數天的時間了,沒有發現太『陰』聖子的蹤跡,不知道太『陰』聖子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樣來到了這地方。

荒羽一路前行想要找到離開這裡的地方。此時荒羽來到了一處古遺迹的地方。這讓荒羽震驚了一把,要知道幾天以來,荒羽頭一次見到有這樣的遺迹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