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聖采月一直都不願意去想,因為她實在是太害怕了。

兩人都各懷心思,但是都想安慰對方,都不想對方所察覺。

木月仙子先行一步了,她覺得自己站在這裡太多餘了,看著兩人的手緊握在一起,她有些心酸,有些妒忌,但是也有些欣慰。

足足是花費了兩個時辰,所有人都才傳送完。

當凌天賜他們這一批人從傳送陣中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裡哪裡是什麼高山深谷啊,簡直就是一個令人死都想不到的地方。

繁華的都市,這居然是人流量相當多的一座城市。

雖然凌天賜是武夢帝國的人,但是對於武夢帝國,還真的是不怎麼了解,畢竟他離開武夢帝國的時候也才五歲的樣子。

現在,他都已經快二十歲了,這裡的東西他記得多少了?

更何況,這裡還是武夢帝國的邊境。

不過好在,丁晨等人都有著足夠的頭腦,他們在發現這一點之後,立即就讓人在周圍布置,順便讓所有到這裡的人,全部分散出去。

否則,十三萬的高手突然出現在武夢帝國境內,想象都覺得很可怕。

一旦是被人所發現,他們除了殺人滅口之外,就只有被武夢帝國的高手所追殺了。

「怎麼樣?」凌天賜臉色凝重的問道。

既然是武夢帝國的邊境,那麼這裡的情況,只怕是要比武夢帝國的其餘地方,更加的恐怖。

「情況不容樂觀。」孔錚說道:「這裡距離雲羅帝國的邊境,少說也有著將近一千里的距離。而且,聽說現在武夢帝國對雲羅帝國的邊境壓迫更大了。」

「壓迫?」凌天賜眉頭一皺,不由得問道:「沒有聽說過啊。」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問出來這句話是有多蠢。

他們從遺失大陸中出來之後,就一直在逃亡,然後進入了傳送陣。哪裡有時間知道消息?

就算是這邊有消息,傳到伊蘭林帝國,那又是要等到猴年馬月啊!

孔嘉也不由得笑了,他和孔錚在決策方面,有著優勢。

「宗主,咱們現在還是先找個地方商量一下吧,十三萬人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孔嘉說道,現在的確人員處理是大問題。

凌天賜頓時汗顏,連忙笑道:「好,那你們決定吧,對了,所有高層先將信息給我收集好。咱們看來是有任務了。」

一聽到凌天賜又開始做甩手掌柜了,孔錚、孔嘉、馬岩等人都只能是苦笑。反正他們都已經習慣了。

可是,一聽到馬上又有任務了,他們每一個人都變得極為活躍起來。

聖采月去找木月仙子,也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但是不得不說,武夢帝國就是強大,就算是這邊境的城市,那都是繁華的有些過分。

凌天賜一番打扮,就大搖大擺的朝著外面走去,因為他現在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武夢帝國的建築,比之其餘的建築,都有些不同。

他們追求的都是那種大氣感,就算是路旁邊的店鋪,都是很大,很寬廣的感覺。

這隻能算是一個小城市,但這個城市中出現的高手,以及各種情況,都昭示著武夢帝國的強大。

兩旁店鋪林立,凌天賜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一家丹藥店鋪面前,裡面裝潢很好,看起來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這位公子,可是有什麼需要的?」迎面走過來了一個店小二,他面帶笑容,很是恭敬。

凌天賜掃了一眼,然後抬步走進去,笑道:「隨便看看,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我衷意的品味。」

店鋪裡面的人很多,但是當凌天賜的這句話說完之後,那店小二一愣,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狐疑,然後問道:「品味那要看人的,看公子氣質不凡,不知道您是需要什麼品味的呢?」

「當然是一品啊。」凌天賜走到了貨架前,然後笑眯眯的說道。

店小二的臉色不變,不過手卻是下意識的緊了一分,然後又恢復了常態,躬身道:「那麼我想,本店有一樣東西,還是很適合公子的,請隨我來。」

「哦?那我倒是要看看了。」凌天賜點點頭,然後跟隨者店小二朝著裡面走去。

這裡面有很多房間,不過,他走的卻是一條極為偏僻的通道,這條通道兩邊,都有著兩位武靈強者在把守。

他們看到凌天賜之後,下意識的掃視過來,但是結果卻是令他們都很震驚。

店小二沒有說話,等這兩人審視之後,這才帶著凌天賜朝著裡面走去,暗藍色的牆壁,給人一種深沉的感覺,裡面有好幾道氣息都在來回遊動。

凌天賜並沒有釋放任何的氣息,包括自己的修為,都是儘可能的隱藏。

他才踏進來,就已經感覺到了這些意念的掃視,一直都在關注著他。

不過,他面色坦然,沒有一絲一毫波動,這不禁讓暗中的人頗為心驚。

迂迴曲折,凌天賜自己都覺得有可能被繞暈了之後,終於是出現了一個裝扮十分美妙的房間。

什麼東西都一應俱全,很是舒服,帶著一絲的芳香。

「請稍等。」店小二躬身說道。

「哎,你帶我來,到底是何意?」凌天賜眼眸帶笑,不過臉上卻是一臉認真。

店小二的心理素質也的確強大,儘管如此,他都一直保持那副態度道:「公子不是要一品味的東西嗎?相信,您馬上就會見到了。」

「好的。」凌天賜的轉變,真的是讓暗中的人都一陣無語。

房間寂靜無聲,凌天賜索然無味,就開始大吃大喝起來,反正他也是有點餓了吃點東西,剛好是品味一下這闊別太久的味道。

「他就是接頭人?」一個滿臉大鬍子的傢伙一臉疑惑的詢問。

「似乎……應該是吧。」另外的一道身影響起,竟然是女生,聽起來有點韻味。

「會不會是上頭搞錯了?這麼年輕?」又是一道陌生的聲音說道。

他們都有些懷疑,但是暗號是沒有錯的,除非是他們組織中有人叛變了,否則是沒有人知道的。

「你們探測出他的修為了嗎?」滿臉大鬍子的傢伙問道,他緊鎖眉頭。

女人遲疑了一下,然後道:「先看看,這傢伙不會是混吃混喝的吧?」

「別瞎說,既然上頭將我們安排在這裡這麼久,肯定是有用意的,說不定還會晉陞。咱們呆在這裡也有兩年了吧?」最後一個陌生中帶著清冷的聲音說道。

「也是,咱們在這裡做了那麼多的事情,肯定是有用意的。」大鬍子說道:「不能讓這小子將我們的美餐都吃完了。趕緊出去。」

「……」

正當凌天賜吃得盡興的時候,那屋子外,已經有著腳步聲響起了。

對此,凌天賜一副不知道的模樣,依舊是在盡興的品味著。

「這位公子。」女子的聲音在凌天賜的身邊響起,凌天賜滿臉「驚訝」的看著女子,連忙的放下了手中的食物。

「呃……這個,不還意思,有些餓了。」凌天賜看起來有些木納,這個神情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做錯了事情,被長輩抓住了一樣。

女人大約在三十左右,眉毛彎彎,身材玲瓏,最為重要的是,雙眼放電,整個人給人一種極為成熟嫵媚的感覺。

在紅衣女人的身邊,就是一個滿臉都是絡腮鬍子的大漢,他身軀高大,看起來就像是一堵牆。

而另外一位藍袍男子,他面容冷峻,眼神一直都在審視著凌天賜,眼神不卑不亢。

凌天賜在打量他們,他們也在打量凌天賜。

女子的眼睛眨呀眨,臉上帶著一絲嫵媚的笑意,直接的貼上了凌天賜,道:「沒事的公子,只要是這裡有的,你隨便吃都可以。」

凌天賜的臉色一僵,他可是聽出來了,那隨便二字,似乎是咬得有些重啊。

倒是那大鬍子男子和藍袍男子並沒有太多的表示,就彷彿這一切是那麼的自然。

凌天賜就像是一個小受,臉色漲紅的支吾道:「那個……你,你是誰啊?」

聽聽這弱弱的口氣,好像是別人要佔他便宜似得,儘管這女人好像真的是在占他便宜。

「你很怕我嗎?」女子口吐芳蘭,雖然姿色算不得上等,但是真的很有誘惑力。

那大鬍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聲道:「敢問公子,可是要買什麼?」

「不不不……我什麼都不買了,我不買了。」凌天賜的頭要的像是一個撥浪鼓。

那藍袍男子的臉色一沉,眼神盯著凌天賜,顯得更加的具有攻擊性。

女子的神色變了一下,然後拉著凌天賜坐下,這才悠悠道:「別怕,有姐姐在,說吧,你是上頭派來的吧?」

「什麼上頭?」凌天賜一臉懵懂的看著他們,神色要多無辜,有多無辜。

女子臉色不變,又問道:「一品味的東西,你中意點在哪裡呢?」

凌天賜的頭搖的更加的劇烈了,道:「我就是想買點丹藥的,真的沒有其餘的意思。」

他的意思很明顯了,大姐我不是來找特殊服務的,而是來做正事的。

「哼。」大鬍子冷哼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就清公子出去吧。」

「嗯?」凌天賜一愣,不解的看著他們三人道:「這是何意啊?你們難道還有隨便趕客人的道理?」

「……」

如果可以殺人,大鬍子就選擇直接動手了。

你丫的,明明是你自己剛才說不要買的,現在你丫的又說趕你走?你是來找茬的是吧?

藍袍男子一直都沒有說話,而是將視線一直放在凌天賜的身上。

而此刻的凌天賜就像是一個紈絝,本質暴露無疑,剛才還是一副小受的模樣,現在一下子就霸氣了起來。

「什麼意思啊?是不是要瞧不起我?還是以為我沒錢?」凌天賜怒氣的拍著桌子,像極了二世祖。

「那你說,你要什麼?」女子不氣,反而是有種調戲凌天賜的衝動。

「我要丹藥,很多很多的丹藥。」凌天賜還比劃著,做出了很多很多的樣子,樣子極為囂張。

大鬍子的腮幫子都鼓起來道:「很,很好,這裡有三品到六品的丹藥,你要多少?」

「只有六品的?」這回輪到凌天賜開始鄙視了,道:「只有六品丹藥,那你們還開店?」

是泥人都還有三分脾氣,你個小兔崽子,我們一再容忍你,可不是代表我們還欺負啊!

大鬍子心中想到,噌的一聲就站了起來,眼神極為不善的盯著凌天賜,那模樣似乎是要將凌天賜給撕碎了。

「冷靜點。」女子白了一眼大鬍子,然後笑嘻嘻的看著凌天賜道:「小哥啊,我們這裡真的是只有六品的,如果你真的要七品,那我們也是可以拿到貨的,只不過可能要一點時間。」 「哦?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那就是沒有嘍?沒有還這麼囂張?真不知道你們老闆是怎麼做生意的?」凌天賜的臉色更加不好看,就像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一樣。

「你是來找麻煩的?」藍袍男子站了起來,冷聲道:「沒有七品,如果您需要,我們可以拿到。但是如果你是純心來找麻煩,那麼我們也不是好惹的。我們一再的忍讓,就並不代表我們真的可以任人捏拿。」

「呵呵……」凌天賜突然笑了起來,他看到這三人的臉色終於變了,也不由得冷笑起來。

「笑你大爺,老子就算是要被踢出去,今日也要揍你一頓。別以為我們真的就是好欺負的。」大鬍子怒了,一再的退讓,想不到這小子如此不識抬舉。

一拳,直接的對著凌天賜的身軀砸去,這力量,肯定是要讓人斷幾根骨頭的。

但是,他們都愣住了。

因為凌天賜在那一刻,竟然沒有閃躲。

並且,還輕鬆的伸出了右手,輕輕的握住了他這狂暴的一拳。

一下子,凌天賜那張帶笑的臉,讓他們三人的心都沉入了谷底,這種情景他們是有過預想的。

但是沒有想到,會是栽在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

帶笑的眼睛,輕鬆的神情,那模樣在這大鬍子三人的眼神中,卻是成為了他們心中恐懼的初始點。

他們三人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笑話,因為對方或許從始至終都是在調戲他們。

凌天賜搖搖頭道:「出拳不夠快,而且力量還有些不足。不過這種程度,也算不錯了。」

他看似風情雲淡的手臂一震,頓時大鬍子的身軀就倒退了出去,整個手臂都還有著一絲酸麻的感覺。

他們三人沒有再輕舉妄動,而是一臉警惕的看著凌天賜。

對於他們來說,凌天賜現在太高深莫測了。

凌天賜看著這三位如臨大敵的模樣,不由得大笑起來,然後道:「坐下,諸位,我今天來,就是來看看這裡的情況的。」

「嗯?」他們三人都不敢坐,實在是他們有些摸不著這個年輕人的思路。

凌天賜苦笑道:「也行,你們的上頭是誰?我現在不想知道,但是我就是你們要等的人。之前的一切,都是試探,至少你們符合我的要求。作為你們的上頭,給你們一點獎勵吧。」

還不等這三人心中做出反應,凌天賜的右手一揮,頓時桌子上,就已經出現了三道閃爍光明的鎧甲。

而且這鎧甲上面的波動,直接吸引了這三人的目光。

女子的那種嫵媚消失了,冷靜的看著凌天賜,道:「身份?」

「凌天賜。」凌天賜就知道自己在說出之後,他們的反應是這個樣子的。

他真的不是來裝逼的,但是這三個人不相信他啊,看看這三個人長大嘴巴,滿是驚訝的臉龐,他就知道,這三人又被自己的王八之氣,不對,是英氣所嚇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