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化法則越來越難尋了,葉楚在其中找了數天,才找到了四種。請記住本站的網址:。他吸收了這四種,交織出紋理,又強行鎮壓,不讓自身突破。

找不到造化法則,葉楚終於放棄了。不在大山中到處尋找造化法則,而是深入聖賢遺址。

大山很遼闊,葉楚翻閱了大山用了七天時間,以他施展瞬風訣的速度用了七天,可見這大山的遼闊雄偉了。

在葉楚翻閱過大山後,出現在葉楚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雕像,這雕像有著數千丈之高,葉楚立在它之下就如同螻蟻。

但這不是讓葉楚在意的,讓葉楚難以置信的是,這個雕像的人他很熟悉。

「又是老瘋子?」

葉楚獃獃的看著面前的巨大的雕像,雕像不是別人,是謎一般的老瘋子。葉楚不由想到神殿,不由想到那一幅幅棺材裡面的屍身,他們都和老瘋子有關係。

而現在,連上古聖賢遺址也和老瘋子有關係。

老瘋子雕像立在哪裡,給人一種仰視的威嚴,所有人都要臣服在他之下似的。

「老瘋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這聖賢遺址存在不知道多少年!老瘋子的雕像居然出現在這裡,難道真如老瘋子說的那樣,他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

「不可能!連至尊都最多活個幾萬歲,老瘋子不可能超過至尊啊。除非他是神。但這大陸,真的有神嗎?」

「上古聖賢遺址,從有史記載,就有十幾萬年了。要是老瘋子能活這麼多年,真的是神了。可是有他那樣的神嗎?」

「老瘋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那些屍身和這具雕像難不成都是他的祖宗?」

「有可能,要是他們的子孫都是長的一模一樣,倒是能解釋。」

「只是,那棺槨中的屍身和老瘋子也太像了,一點差別都沒有。」

「……」

葉楚難以理解,在上古聖賢遺址處,居然立著老瘋子的雕像,這代表什麼意思?難道說,這遺址是老瘋子創建的?這不可能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葉楚難以理解,獃獃的看著這雕像,心中有無限疑惑。

「葉楚!」冰凌王從遠處而來,也立在雕像前,站在葉楚的身邊,意外葉楚在這裡。

「你看什麼?」冰凌王見葉楚看著雕像出奇,忍不住問了一聲道。

「你知道聖賢遺址這具雕像是什麼意義嗎?」葉楚詢問冰凌王,他的先祖是一代准至尊冰帝,知道很多秘辛,他得到冰帝的傳承,知道的東西要比起葉楚多。

「不知道!」冰凌王搖搖頭道,「你認識這雕像是誰?」

「認識!」葉楚沒有否認,「他現在還活在世上,只是沒有人能活這麼久!」

「這有什麼奇怪的,要是活著的這個人夠強,有堪比至尊的實力,進來立下這樣一座雕像也不奇怪。當然,達到那個層次的人物,也不會無緣無故離一座雕像在這裡了。因為這樣做,就顯得太無聊了。」

葉楚愣了愣:「這雕像不是從聖賢遺址有,他就開始有的嗎?」

冰帝掃了葉楚一眼,隨即很不屑的說道:「你真聽信謠言,以為聖賢遺址是各大聖者以上的強者建立的?」

「難道不是?」葉楚疑惑。

「自然不是,聖賢遺址何其地方,能擺脫玄域的秩序,豈會是聖者創造的。聖賢遺址與生俱來。只不過後來各大強者在其中開發,慢慢的建造成現在這番模樣。世人以訛傳訛,才說這裡是聖賢構造的。」

「……」葉楚沒有想到真正的秘辛是這樣,「這都是冰帝記載的?」

「先祖曾經也想進來這裡,只不顧他那一代並沒有開啟聖賢遺址。但從他查閱的典籍中知道,這是天地滋生的一處神奇地。這一處,應該有大秘密。只不過什麼秘密,沒有人知道而已。先祖猜測過,可能和至尊有關。」

「和至尊有關?」葉楚好奇,能和至尊扯上關係的東西,都是驚世的。

「先祖是這樣說的,但具體如何誰也不知道。不過,聖賢遺址每一次出現,都培養出無數的強者。」冰凌王望著葉楚,「要是你真的認識這雕像的主人,說不定他能給你一些答案。甚至其中的驚世秘辛!」

葉楚苦笑,心想就老瘋子那不靠譜的樣子,能給自己什麼秘辛啊。

「你前來這裡做什麼?突破到法則境?」葉楚看著冰凌王,這是一個恐怖的存在,是他少有的敵手。

「自然!你不是一樣嗎?」冰凌王看著葉楚,「只不過傳言你到處去找尋造化法則,對於你我來說,這種東西並沒有多大的用處。」

「那是對你來說,對我卻有大用!」葉楚看著冰凌王說道,「你要是有的話,我可以用聖水和你叫喚。聖水這種至寶,對你我這種層次的人物,都是有裨益的!」

冰凌王看了葉楚一眼,對葉楚他還是很敬佩的。雖然一直以來他把葉楚當對手,但那是心中的執念,因為他自信自己無敵。而葉楚也自信自己無敵,註定他們之間有碰撞。

但他們之間沒有仇恨,甚至還很欣賞葉楚。見葉楚居然願意拿出聖液為他交換,冰凌王更加的敬佩。

唯有對自己自信到極致的人,才敢如此做。他是何等人物,少年至尊的存在。藉助聖水在提升一些,都是逆天。

葉楚和他必定要交手,可他還是願意拿出聖水來讓他變強。葉楚這是對自己實力的無比自信。

「如何?」葉楚看著冰凌王說道,「聖水交換,不虧待你吧。」

「那種東西我看不上眼,沒有收集。不過,你要是需要的話,我可以告知你一個地方有很多。」冰凌王望著葉楚說道。

「哪裡?」葉楚詢問對方道。

「陰風洞!」冰凌王指著一個方向說道,「往那邊走八百里,有一個陰風洞,其中有你需要的東西。只不過,哪裡有著聖賢的沉眠陰靈在其中。」

「多謝!」葉楚手臂一揮,一瓶聖液飛向冰凌王。他相信冰凌王的話,對於他這樣自傲的人來說,不會在這點上耍手段。

(天津) 陰風洞!

這是一個巨大而壯闊的山洞,整體都灰濛濛的,沒有斑斕的色彩,甚至連草木藤條都沒有,只有一股滄桑和古意。

走進陰風洞,葉楚感覺到一股陰寒瑟瑟的涼風不斷吹來。這股風直接吹動到葉楚的靈魂深處,葉楚從靈魂生出一股陰涼感。

這樣的陰風,委實有點嚇人,加上這陰風洞是不是有著幾聲很幽怨的哀聲,真的很滲人。

這其中有很多白骨,這些白骨經過歲月的侵蝕,很多都葉楚一碰到就化作灰塵,消失的一乾二淨。

而能留下來的白骨,都是一些恐怖強者的白骨。只不過,再恐怖的強者,經受了歲月的侵蝕,他們的白骨已經沒有以往的神威了,磨滅了太多的意境,都快成為一些廢物了。

葉楚覺得可惜,他從這其中見到了一個聖者的白骨。但白骨上的紋理已經磨滅的差不多了,失去了價值,要不然是煉器的好材料。

葉楚走在其中,沒有見到冰凌王說的造化法則。但葉楚也不急,繼續踏步走進去。山洞一洞連著一洞,連綿不絕,葉楚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但讓人意外的是,這每一座山洞都是不同的,各自有著屬於自己的形狀。

葉楚覺得驚訝,踏步走向了其中一個有點像魚的閃動,走進去葉楚能聞到一股腥陰味,十分難聞,但這股味道中又有濃厚的天地元氣。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走進去,在這個石洞的中間,有著一座巨大魚骨祭壇,魚骨祭壇有著讓人心悸的氣息,葉楚站在那裡,彷彿是面對著一隻巨大的凶獸。

葉楚儘管心悸,可藝高人-大膽,也不怕這個祭壇,踏步走向前。見到這祭壇的下面,有著一種造化法則,它在魚骨之中。

「笑而長眠,天地同壽!」

在祭壇之上,有著幾個古老的字。葉楚雖然不認識這些古字,但只是上一眼,就能明白其意思,葉楚望著這幾個骨子,感覺眼睛刺的疼痛。

葉楚震動不已,他的實力他很清楚,居然只是幾個字就讓他眸子刺痛,這其中的意該何等恐怖,

葉楚不明白這幾個字的意思,他也用不著明白,此次前來,他不過就是為了取走造化法則而已。

著祭壇下的造化法則,葉楚沒有貿然出手,因為那幾個古字讓他顧忌。

葉楚一步步逼近,而就在葉楚踏步走到祭壇三丈處時,祭壇突然發出卡卡的聲音,魚骨組成的祭壇,突然魚骨豎起來,直接組成了一個人形,而後光華從骨頭上涌動而出,原本的累累白骨,隨著光華籠罩他,他居然白骨生肉。

在葉楚的面前,很快站著一個蒼白的修行者。

「這……」

葉楚震撼的了,被面前的人震動。白骨生肉,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唯有聖者才能做到。

難道說,面前站著的是聖者?

但很快葉楚就搖搖頭,這絕對不是聖者。要是聖者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難以靠近,對方只要震動出一股意境,就能把他轟出去。

可是不是聖者,面前站著的人是什麼?

「不是活人!」葉楚出來了,面前站著的人面色蒼白,眼眸無光,身上沒有生機,唯有陰風死氣,顯然是一個死人。

葉楚站在它面前,感覺到一股氣勢鎖定他,這股氣勢十分驚人,讓葉楚都倍感壓力。

「好恐怖的氣勢!」葉楚心中震動,不知道這白骨組成的人怎麼會有這樣恐怖的氣勢,這股氣勢威壓而下,葉楚覺得呼吸困難。

「能有這種氣勢,就算不是少年至尊級的存在,也堪比了。這不過是白骨組成的?這個人起來像是少年時期,難道說……」

葉楚想到一種可能,心中震動不已。剛剛組成這個人的白骨有著微弱的紋理,葉楚之前沒有太在意。現在來那應該是天地紋理。從殘餘的紋理來,對方生前應該是一個聖者。

聖者殘餘的聖骨組成的人,他的模樣,難道是聖者少年時期?

這個可能到時不奇怪,只是他想要做什麼?

很快他就給了葉楚解釋,對方直接攻擊向葉楚,出手霸道恐怖。一拳砸出去,帶著破空之聲,強勢無比。

葉楚身影趕緊閃開,望著空間爆裂,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就算以他此刻的肉身,被轟到身上都要重傷。

「有聖者少年時期的戰鬥力!」

葉楚望著面前的戰鬥力,心中震動。沒有想到這白骨組成的人居然還有這樣的戰鬥力、

能成為聖者的存在,年少時期都是恐怖非凡的人物,每一個都是人傑,是天之驕子,他們驚艷過世間。這樣的存在,葉楚不敢小視。

特別是這些白骨所化的少年聖者,誰能保證他們不能施展聖者的聖術。

少年聖者還未悟出自己的聖術,這讓他們的戰鬥力會降低許多,就好比葉楚此刻也沒有屬於自己的聖術。天帝拳雖然算自己悟出來的,但此刻還不完善,不能算聖術。

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白骨,不能以少年聖者對待,誰能保證他不能施展出自己的本命聖術,如此一來的話,對方的戰鬥力暴漲。

葉楚自認同階無敵,但也不敢小視聖者。

著少年聖者舞動力量,一次次兇猛的攻擊不斷的砸下來,葉楚連連後退,著他一道道力量砸碎虛空。

望著其爆發的力量,葉楚更加確信,此刻的白骨所化的人,就是一個少年聖者。

搞清楚它的來歷之後,葉楚也無懼,身影躍動而前,一拳狠狠的迎向對方。

「轟……」

拳頭對碰在一起,葉楚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沖涌而來。葉楚借著這股力量。倒退數步。

少年聖者的力量當真恐怖,一拳砸出來,讓葉楚的手臂都有些發麻。

「果然,每一個少年聖者都非凡!」

葉楚目光灼灼的著對方,他想要知道,把這個少年聖者滅了之後會發生什麼。

想到這,葉楚主動向著對方攻擊而去。葉楚力量震動,一股股磅礴的力量化作恐怖的劍芒,捲動之間,直射對方而去,肆虐虛空。



… 少年聖者沖向葉楚,手臂舞動,爆發出驚世的光芒,垂落下來宛如天柱一般,直接轟殺而下,有著一股捨我其誰的強勢。

少年聖者太強了,每一個都是天賦逆天的存在。畢竟能成就聖者,足以證明他們的恐怖了,年少時期都是霸氣無比的驚艷人物。

葉楚迎面撲上去,面對這樣的力量轟擊。葉楚都沒有倒退一步,同樣揮動自身的恐怖力量,磅礴的力量浩蕩而出,直轟少年聖者而去,涌動出十分恐怖的光華,山洞都在搖晃,陰風此刻被隔絕。

兩人衝擊出來的力量太大了,撞在一起涌動雷霆巨響,呈現出恐怖的畫面。

少年至尊很強,和葉楚進行一次次狂暴的對決。兩者都是強勢的人物,繃緊身體的葉楚,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一次次卷殺而上。他很是小心,怕對方施展本命聖術。

對撞之聲不絕於耳,雷霆顫動,陰風吹拂,兩者大戰,山洞被摧毀的狼藉一片,撼動人心,光華四射把山洞照亮至極。

但葉楚真的可以號稱同階無敵的存在,佔據了上風,一次次轟擊,逼的少年聖者連連後退。

葉楚太強了,舞動的力量涌動,把打的少年聖者不斷的黯淡。他動用了本命聖術,這時候攻擊力猛然的暴漲,達到了少年至尊級的恐怖戰鬥力,驚世的光華從他的身上衝擊而出,凌厲的手段讓葉楚都色變,身影舞動,瞬風訣施展,與此同時,葉楚的天帝拳爆發到極致,混沌青氣沖入其中,帶著無與倫比的衝擊力,勢如破竹的衝殺而去。

「天帝拳!」

葉楚咆哮,他這是第一次以自己創造出來的招式對抗本命聖術,他想要差距有多大。

「轟……」

巨大的聲響碰撞在一起,配合著噴涌的紋理,光華連城一片,浩瀚的聲音在山洞回蕩不息。葉楚和少年聖者同時後退數步!

葉楚以天帝拳和對方的本命聖術戰成的平手,這是驚人的。但葉楚卻不滿足。自己的肉身和實力都達到了極限,比起面前的少年聖者一定要強,而對方卻以本命聖術和自己戰了平手,這代表著自己的天帝拳和聖術之間還有不小的差距。

葉楚撲了上去,以對方的聖術磨練自己的天帝拳。葉楚要把天地拳鍛煉成自己的本命聖術。如此一來,他的戰鬥力定然再次暴漲。

他的實力和肉身已經達到極限,難以在這個層次再次提升了,現在能提升他戰鬥力的唯有招式。

而至尊法和聖術葉楚難以一步到位,這需要慢慢的感悟。更新最快最穩定)唯有自己創造出來的天帝拳,才可以不斷磨練,不斷變強。

葉楚期待自己的天帝拳磨練到自己本命聖術的層次,只要達到這個層次,這將會是他最強的攻擊,真的勢如破竹,不可抵擋。他想要知道,在這個層次凝聚成本命聖術,還有誰能和他交鋒?

葉楚天帝拳和對方的本命聖術不斷的交鋒,打的天地崩裂,雷霆轟鳴,真的太過恐怖了。

上古的聖者,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即使此刻只是境界和葉楚相同,他們也絕對是驚世的。可現在卻被葉楚震的一次次倒退,骨骼凝聚出來的人形,光芒越來越黯淡。

要是有人到,定然會震驚。葉楚此刻,真的有無敵之勢。

終於,在葉楚一次次的轟擊下,迸發的衝擊力震碎了面前上古聖者的骨頭,隨著骨骼碎裂,原本白骨生肉的血肉都消失不見,只剩下瑩瑩發光的骨頭,這些骨頭的光華慢慢的湮滅,其上殘缺的紋理最後也消失不見,白骨化作了飛灰。

原本的巨大魚骨祭壇,隨著它的湮滅,對葉楚再無抗拒,葉楚手臂一揮,造化法則沒入到他手中,融入到葉楚的身體中,引得一條河流大變紋理爆發,最後被葉楚以強力封印在長河中,再次一條河流具有法則,達到了要突破到法則級的邊緣。

葉楚在這座山洞中繼續走了一陣,發現並沒有發現什麼,這讓葉楚放棄了這個山洞,繼續走到別的山洞。

在這座山洞中,葉楚又見到一個祭壇。上一個山洞的祭壇是一座魚骨,而這一座祭壇卻是一座山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