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你就不知道了。」

見葉楚不懂,虹漫天心裡就更好過了,葉楚一看到這女人的樣子,也覺得有些好笑。

終於知道她為何停滯不前了,這女人心境完全沒有自己的好,要想進入至尊之境,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她一直想在和別人比,等著和別人比,或許也沒想過,要和自己比吧,修行最重要的,還是要突破自我。

只關注自己,不需要關注別人,比別人爭長避短無用。

虹漫天道:「天空之城,只是當年天道乾坤世界中的一角,一直被封印著呢。」

「後來才被解封出來之後,成為了現在的天空之城,這期間自然是隔著上百萬年了。」

她笑道:「其實其它的八大仙城,也是一樣的來歷,都有類似的經歷。」

「你是說,那八大仙城,也是某位仙神的乾坤世界的一角?」這種事情,葉楚確實是第一回聽說。

虹漫天點頭道:「或許聽上去有些不可思議,但是這大概都是真的,而老瘋子竟然站在天道的雕像面前,他肯定也知道天道的來歷了。」

「原來如此。」

葉楚心中暗忖,老瘋子肯定是知道了。

老瘋子的來歷,現在他也搞不清楚,也是心中比較大的一個謎團。

老瘋子,情聖,晴天,還有自己,還有包括與老瘋子有關的事情,葉楚都覺得像是一個駭人的問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解開,得到這個答案。

九龍淵中,白萱她們也沒有見到老瘋子,老瘋子不知道去了哪裡了。

亂星海中的時候,兩位超能強者出現,在星海中亂戰,葉楚懷疑過其中一人可能是老瘋子,但是也沒有親眼見到過。

「老瘋子沒有和你說下面的幾句嗎?」虹漫天問葉楚,「你如果知道的話,請一定幫我一回,這四句話對我很重要。」

「一共有四句?」

葉楚皺了皺眉,虹漫天點了點頭:「這是天空之城的無上道法,也是當年天道留下來的,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道法,但是我想既然是他留下來的,想必一定很高深吧。」

「我記得老瘋子確實是還說過一兩句。」葉楚突然說。

「什麼!你仔細想想!」

虹漫天大喜,葉楚卻突然對她說:「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虹漫天皺了皺眉,以為剛剛和葉楚套了點近乎了,現在這傢伙就想要條件了。

這個混蛋,真是無利不起早。

葉楚對她說:「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就是覺得你的嘴真好看,能不能親幾口?」

「不行!」

虹漫天臉色一黑,立即拒絕了。

她甚至都想罵人了。

葉楚說:「我且叫你一句虹姐姐吧,不就是親個嘴嘛,咱們修行之人,何必在意這些呢。」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

虹漫天有些無語:「你愛說就說,不說就算了,我虹漫天早晚會破解開的。」

「他老瘋子可以,我虹漫天同樣可以。」虹漫天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卻很鬱悶。

因為她都想了多久了,一千多年了,到現在也沒破解開。

(l~1`x*>+` (貓撲中文)c_t;

3113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

虹漫天有些無語:「你愛說就說,不說就算了,我虹漫天早晚會破解開的。(廣告)-79xs-」

「他老瘋子可以,我虹漫天同樣可以。」虹漫天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卻很鬱悶。

因為她都想了多久了,一千多年了,到現在也沒破解開。

而當年那老瘋子,只不過是在那裡呆了一天一夜,竟然就全破解開了,還告訴了葉楚。

這實在是太傷人了,也許世上只有那樣的老怪物,才能解開吧。

「呵呵,姐姐真的不行?」葉楚又問她,「我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你真好看,這仙城第一美人的嘴,估計是個男人都想親吧,我也想呀。」

「你能不能別這麼無恥?」

虹漫天懶得理會他了,扭頭到了一旁,卻是暗自喝了兩杯悶酒。

她心裡這個憋屈,這回完全是被人給耍了。

把天空之城的底透給v↖79,m他了,這傢伙卻不告訴自己那後面兩句。

葉楚笑了笑道:「這能叫什麼無恥呀,其實就是欣賞你的美而已,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既然得不到你,就想著哪怕是親個嘴也行呀。」

「別再說這樣的話了,我不想再聽到。」

虹漫天心裡有些怪怪的,從來沒有人敢和自己說這樣的話,即使是有,估計也只是背後敢講講吧。

哪有人敢當著人的面,這麼沒臉沒皮的講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過份了。

「好吧,我不再說了。」

葉楚笑了笑,抿了口酒後說:「不過不讓我親你可以,我還有一件條件。」

「什麼條件?」

虹漫天道:「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幫忙。(」

葉楚道:「你得讓我去那裡看看,我要在那天道的雕像下面,呆一段時間。」

「你也想去那裡?」

虹漫天皺了皺眉,不過還是答應了:「這個我可以答應你,只是現在我在這石城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要辦完了才能回去。」

「那不要緊,我有的是時間,不過我正好也沒事,近來就陪你轉轉可以吧?」葉楚笑了笑。

「隨你了。」

虹漫天也不反感,葉楚跟著自己轉一轉,也無妨。

葉楚倒也是一個說話算數之人,而且還先告訴了虹漫天:「若問天下有無仙,誰人敢攀萬重天reads;。」

「若問天下有無仙,誰人敢攀萬重天?」

聽到葉楚講出來後面兩句,虹漫天心中也被震撼了,不是她現在想出了什麼,而是覺得這後面兩句,可以說是整個四言詩最提神的兩句。

她重複了好多遍,然後葉楚便起身跟著她離開了這裡。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石城,時隔幾年,再來到這石城,葉楚也是感覺有些唏噓。

偌大的石城,由於中間的十幾道石牆出現了嚴重的損壞,整個石城被毀的不輕。

起碼毀了將近三四成了,而虹漫天很快也來到了她的目的地,是最內層的一座寶殿外。

這裡最裡面三層,遭受的打擊最為嚴重。

虹漫天剛來到這裡,便有三個絕美的『女』子,來到了她的面前。

「母親……」

三人都喊她為母親,原來這正是虹漫天的三個義『女』,大義『女』虹雲妮,二『女』兒虹綵衣,小義『女』虹飛飛。

初見到這虹漫天的三位義『女』,葉楚也是眼前一亮,確實都是人間絕品的『女』人。

而且雖然是收的義『女』,但是長相卻有些像虹漫天,虹雲妮的眼睛像虹漫天,虹綵衣則是身段最像虹漫天,而虹飛飛則是臉很像虹漫天。

不知道的,初看的話,一定會以為就是親生的。

「母親,這人誰呀……」

虹飛飛第一個問虹漫天,見葉楚正在打量她,感覺有些不悅。

虹漫天介紹了一下:「他叫葉楚,是母親的道友,你們的前輩,你們打招呼。」

「葉前輩……」

「葉前輩……」

虹雲妮和虹綵衣倒是乖巧聽話,只是輪到這虹飛飛的時候,她故意將聲音拖得長長的:「葉前輩……」

「不知道葉前輩來這裡幹嗎呀……」

虹飛飛有些怪怪的問葉楚,之所以她有些不悅葉楚,是因為剛剛葉楚在盯著她的身子看,這一雙眼睛就像毒蛇一樣,好像要吃人一樣,壞壞的讓人很不順眼。

「飛飛,對前輩要有禮數。」

虹漫天皺了皺眉,心想這小『女』兒還真是不懂事,她也是最調皮的一個了。

她趕緊轉移話題問她:「讓你查線索,現在查得怎麼樣了?」

「回母親的話,飛飛當然查到了啦。」

提到這個,虹飛飛也不再關注葉楚了,雖說母親介紹這是她的同道,足見他的修為可能極為恐怖,但是就沖他盯著人家『亂』看,她就對葉楚沒什麼好感了reads;。

說完她取出了一面銅鏡,然後將神光引進銅鏡中,立即在銅鏡中,顯示出了一段畫面。

是一個漆黑的夜晚,有一夥黑衣人,進入了石城的畫面。

「這是……」

虹漫天皺了皺眉,似乎明白了什麼了,她有些唏噓的嘆道:「想不到他最終還是沒有能攔住他的兒子,這也算是他自己罪有應得了。」

她問虹雲妮:「雲妮,查到了靈刀隱的下落沒有?」

「回母親的話,現在還沒有查到,不過我們在這裡,發現了靈刀隱的那把靈刀。」

這虹雲妮辦事倒是利索,說完就取出了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一把銀『色』的靈刀。

這把靈刀也不是一件凡器,葉楚也瞄了一眼,確實是一把好刀,可能還是一把至尊之兵,只是可能並沒有被喚醒而已,所以無法打出至尊的力量來。

「想不到他的靈刀都丟了。」

虹漫天似乎早就知道,靈刀隱和他兒子的事情,也知道他們的『陰』謀,但是一直沒有揭穿,等著靈刀隱阻止這一切,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靈刀隱卻還是沒有能攔下來。

最終他自己的人在刀在的靈刀,都掉了,難道靈刀隱死了嗎?

「母親,我們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派新的外城主過來?」虹雲妮問。

虹漫天嘆道:「暫時先不要派吧,這邊有他們自己的規矩,我們沒有必要派人過來攪局。靈刀隱那樣的人物,也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隕落了,之前之里也沒有太過恐怖的動靜,若是靈刀隱真的死在這裡了,這石城也難保得住的。」

「說明靈刀隱,現在應該是出了一些意外了,好在這石城沒有毀掉,還有重建修復的可能。」

她說:「就由他們去吧。」

「那我們什麼也不做嗎母親?」虹飛飛覺得有些無法理解,「現在這石城就『挺』『亂』的了,若是我們什麼也不管,怕是這石城要『亂』了套了。」;



(l~1`x*>+` (貓撲中文)c_t;

3114

「說明靈刀隱,現在應該是出了一些意外了,好在這石城沒有毀掉,還有重建修復的可能。。更新好快。」

她說:「就由他們去吧。」

「那我們什麼也不做嗎母親?」虹飛飛覺得有些無法理解,「現在這石城就『挺』『亂』的了,若是我們什麼也不管,怕是這石城要『亂』了套了。」

天空之城,總共也就十二座外城,這是第十二座外城。

像這樣的外城可不多,若是任由它就這樣毀掉了,『亂』成一團粥,確實是也不妥。

虹漫天則說:「石城有自己的一套規矩,靈刀隱也不會一點後手也沒有,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用不了一年,這些隱藏的勢力就會自己出來了。」

「這樣吧雲妮,你在這裡留下一封榜書,貼在這石城的大城『門』上,以後靈刀隱還會拿著它來找我的。」虹漫天想了想后,還是覺得好歹做點什麼吧。

留下一封給靈刀隱的榜書,也就是自己這個聖城城主,還認同▼←79,m靈刀隱的地位,他還是這石城之主,天空之城站在他這一邊就行了。

沒有人,敢頂著天空之城的敵人的罵名,出來聲稱自己是城主就行了。

「恩,留下榜書倒是可以,可是母親,靈刀隱真的還活著嗎?」虹雲妮問。

虹漫天道:「不論他是死是活,這石城城主三百年內,都會是他,如果他死了,那就讓這裡『混』『亂』三百年吧。」

「哦……」

幾人並不明白,虹漫天為何會這樣決定。

不過還是照她的去做了,馬上虹雲妮就在這石城上空,貼上了一封金燦燦的榜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