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億百無聊賴的看著擂台,眼中卻是暗暗運轉「洞靈之瞳」,他同樣也是在修liàn……

……

第一場的四個擂台有著不同程度的精彩,能夠進入第三輪的弟子自然是六宗中的精英,除了凌雨……

第二場就輪到了張小億上場,他的對shǒu是火林宗的弟子,看那樣貌與姓名應該是烈焰灼的弟弟,堂弟之類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看客們眼中可是總結出了這屆大比武的幾匹黑馬的,張小億與他的對shǒu烈焰惘都是屬於黑馬,此刻黑馬對黑馬無yí吸引了看客們的眼球。

其餘三個擂台上卻是平平,除了劍白衣對一名莽武宗弟子的戰鬥有些人看外,其餘兩個擂台觀看的人卻是了了。

但!比賽還得繼續!

「我搜集過你的資料,你不僅強大,而且神秘。」

烈焰惘與烈焰灼不同,雖然同樣身穿火焰圖紋的長衣,但實際上在宗門中無論是威望還是人緣他都要少於他的哥哥烈焰灼。

也正因為如此,烈焰惘的這次爆發進入第三輪決賽,讓很多原本不看好他的人大跌眼鏡。

就連烈焰灼的眼中也全是不敢相信。

張小億與烈焰惘的修為相同,同樣得初入黃境五階,這場戰鬥讓人期待。

「但我對你的資料不感興趣,入不了我的眼。」

張小億表面不屑,內心卻是暗暗警惕。

「真的嗎?呵呵,那這將會是你敗在我手下的主要原因。」

說完,烈焰惘動了,左手一翻,手心火焰跳動,「星火燎原!」

與烈焰灼的不同,他的「星火燎原」更加內斂,倘若不細看,根本無法發現這竟然是火焰,粗略看去如同世俗人家織布用的紅線一般,毫無殺傷力。

但對於正面迎接的張小億來說卻不是這樣,內斂的火焰加上那恐怖的速度,至少已經是「如臂指使」境界的「星火燎原」了。

張小億心中暗道,「沒想到真是個天才,恐怕單純拿這一手星火燎原來看,整個火林宗年輕一代沒有人能夠相比了吧。」

當即不敢怠慢,右手已經握上了袖中的匕首。

「騰雲!」

只見張小億向下一蹬,右手的匕首朝著攻擊而來的「星火」劃去,整個人向上跳起想要躲開攻擊。

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那「星火」還未與匕首碰觸,竟然瞬間爆裂開來,化作千萬火線,以迅雷不及之勢迅速包裹了張小億。

那火線好似一個擇人而食的老妖,張開大口,將張小億一口吞了進qù。

灼熱感迅速襲來,被火焰包裹的張小億迅速滿頭大汗,任他如何努力卻是怎麼也溝通不了一絲水元素來降溫。

突兀,傳來了烈焰惘的聲音,「我研究過你的《騰雲》身法,而我恰巧對火焰的控制非常拿手,於是就為你專門訓liàn了這招。」

火網中的張小億並不慌張,「那應該是我的榮幸了。」

手中匕首紅光大作,迅速揮舞,漫天匕影,切向了火網。

「沒用的,你的匕法我也研究過了!」

烈焰惘一副穩操勝券的模yàng,但他卻不是個傲慢的人,「那麼,勝負就這樣分了吧!」

「焚天之怒!」

烈焰惘身後一頭三丈高的火焰人形巨獸拔地而起,竟然與烈焰灼一樣也是小有所成的「焚天之怒」。

「你敗了!」

烈焰惘伸出雙手,向著火網虛空一按,巨獸舉起雙手一聲嘶吼,重重得向著火網拍下!

眾人驚呼,看這火焰巨獸的威力竟然比烈焰灼還要強上一絲!

空氣被火焰灼燒,發出陣陣悲鳴。

張小億透過火網之間的間隙,看到了那雙可怕的火焰大手!

瞳孔迅速轉化,灰白瞳孔中一點血色靈氣液滴,正在滴溜溜的旋轉!

這是「洞靈之瞳!」

只見他的身邊突兀冒出了些許白霧,遮蓋了他的身形!

旁邊的裁判滿臉無奈,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該救還是不該救,畢竟是第一次當裁判,心中還是有些緊張的。

就在裁判猶豫之際,火焰大手轟然拍下!

火花四濺,擂台的地面是堅硬的石塊,可卻在這炙熱的火焰中,被燒得泛紅!

一時之間水汽瀰漫,觀者紛紛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個究jìng!

裁判同樣有著這樣的心理,大手一揮,一陣狂風吹過,水汽頓散,露出了其中的情況。

眾人驚y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擂台中央一個大坑,火焰巨獸的雙手依舊覆蓋在那裡,可卻是難進分毫了。

張小億眼中的「洞靈之瞳」已經解除,他的眼角一滴血淚,被恐怖的熱量蒸發。

但他的身體卻是被包裹在了一頭看起來不過火焰巨獸手掌大小的靈獸虛影中。

眾人神情怪異,這是什麼靈獸?他們竟然都不認識。

唯獨凌雨眼神一顫,雖然與自己麒麟棒中的麒麟不同,但那股氣息,絕對是貨真價實的麒麟虛影!

看台上的烏蒙也一直關注著這裡,麒麟虛影他是認得的,可正因為認得他才感到震驚。

心中暗暗道「成仙緣一到,果然這些古獸之魂也是按耐不住了。」

擂台上!

張小億眼睛淡淡的看著烈焰惘,緩緩開口,「真正的戰鬥才剛剛開始呢!」

「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原本想要速戰速決,現在恐怕是要廢些功夫了。」

烈焰惘看著麒麟虛影,剛才正是它輕而易舉的接下了自己的那一拍。

龐大的水汽也是從它身上蒸發而出,這到底是個怎樣的靈獸?

相比與火焰巨獸來說,這麒麟虛影只能算是小寵物級別。

張小億心中無奈,他曾經得到一塊刻畫著淡藍色麒麟圖案的bīngqì碎片,當時並沒有什麼用,想著留下來當個紀念,可沒想到剛剛受到那恐怖高溫竟然自主的出現了。

他的心在滴血啊,bīngqì碎片上又出現了一條裂紋,這顯然是有使用次數的寶貝。

在那種情況下他本就有三種方式逃脫……

「唉……既然用了一次,不把這次用完還真是虧了,那麼,開始碾壓吧!」

張小億早已收起了自主飛出的bīngqì碎片,但麒麟虛影卻是並沒有消失,他與麒麟虛影仍jiù有著一絲聯繫,從虛影中傳遞給他的信息只有兩個字——戰鬥!

張小億無奈,這麒麟虛影好像有些不好控制啊。

於是傳給它一個念頭,「你想打就打吧,別殺人就好。」

誰能想到,他這個念頭剛剛傳遞結束,麒麟虛影立刻脫離了他的控制,一個縱身跳但到了火焰巨獸的正上方。

一聲嘶吼,天地間的水元素瞬間凝聚在了它的嘴邊,隨後猛得一條水柱攻向了火焰巨獸。

這水柱看起來不過巨獸手指大小,但卻威力無窮。

好似一支利箭,巨獸伸手想要阻擋,手掌卻被水柱直接衝破。水柱去勢不減,直接貫穿了過往巨獸那龐大的身軀。

一切轉變的太快,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巨獸痛苦的慘叫聲瞬間傳來。

但麒麟虛影的攻擊顯然不會這麼簡單,只見虛影前蹄瞬間成長數十倍,最後比之巨獸的頭顱還要巨大!

遮天蔽日,一蹄踏下!

張小億看得發愣,從虛影中傳遞來的是蔑視的情緒!

「哎呀媽呀,這傢伙太強了。」

他情不自禁脫口而出。

烈焰惘眼神有些發冷,他也沒有想到這虛影竟然如此可怕,當即一咬牙,雙手掐決!

「火尖槍!」

是的!沒錯,火林宗絕學《星火決》中的火尖槍一式!

火焰巨獸抬頭看著遮天而下的蹄影,眼神中也是銳利難當!

伸出巨大的右手虛空一抓,一隻帶著金色火焰槍頭的長槍突兀出現,一時之間,周圍的氣溫迅速升高。

可怕的高溫,甚至影響了周圍其它擂台的選手,這就是《星火決》的可怕!

但這不是全部!

「星辰鎧!」

烈焰惘靈氣全開,身體周圍突兀閃爍出幾點星光,雖然僅僅是幾點,但在這一瞬間,他的氣勢就漲了數倍之多。

同樣,他的手中也握著一支小一號的火尖槍!

凝勢而動,烈焰惘跳了起來,與火焰巨獸一同迎上了虛影的前蹄!

《星火決》一攻一守的兩式精髓,被年僅十八歲的烈焰惘使用出了來,雖然都只能算是「初窺門襟」境界的術法,但卻有著莫測之威!

從天而下的蹄影更是傳說中神獸麒麟的攻擊,兩者此刻從威勢來看不相上下!

「轟!」

一聲爆鳴,氣浪翻飛,其餘三個擂台的選手竟有些站立不穩的可能!

最驚嘆的當屬在場所有地境以上的強者,這些小輩當真是可怕,而且都屬於不要命的狠人!

是的,在最後,張小億看到烈焰惘一躍而起,當然不會落後,手中匕首在他的控制下同樣攻擊向了烈焰惘!

水汽瀰漫,周圍一片朦朧,眾人神情緊張的看著擂台中央,沒有人說話,眾人眼神中全是專註!

凌雨心中駭然,這打鬥出來的聲勢也太過浩大了吧,瀰漫出的水汽已經繚繞了整個大比武賽場,向著看台侵襲!

烏蒙一聲冷哼!動用靈氣溝通狂風,終於是將霧氣吹散!

露出了其中的模yàng。

什麼麒麟虛影,什麼火焰巨獸都已經消失了個精光。

擂台上,烈焰惘與張小億依舊站立在哪裡,兩人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甚至衣角也沒有沾染塵埃,好似這聲勢浩大的戰鬥與兩人無關。

眾人疑惑,這最後到底是誰贏了?

裁判也有些迷糊,身為地境強者眼神自然銳利,可當時水汽瀰漫,他也只能看到一絲模糊的人影而已,如今當真有些難辦了……

但!

結果很快就明了。

烈焰惘拱手抱拳,「我輸了。」

張小億嘴角上翹,「承讓,承讓。」

最終的結果來的撲朔迷離,究jìng為何,只有兩人清楚……

聽到這個消息后,看客們,歡呼雀躍。

無論誰贏他們都很開心。

17K公告:網文聯賽本賽季海選階段最後三周!未參加的小夥伴抓緊了!重磅獎金、成神機huì等你來拿!?key=>

點此參與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第五十九章赤手空拳

張小億與烈焰惘的戰鬥,最終的結果有些撲朔迷離,但戰鬥過程之激烈程度,完全不輸鷹無雙與白血的那場!

下擂台後。

烈焰惘說,「聽說你來自三不管地帶?」

張小億一愣,這烈焰惘連這也知道,「是的。」

「三不管地帶果然是高手,天才的樂園啊。」烈焰惘仰頭看向天空,眼中露出了希冀的光芒,隨後對張小億說,「不久后我會去三不管地帶,希望日後還能再戰一次。」

張小億看這烈焰惘那認真的神情,鄭重的點了點頭,說「我會提前調查好你的資料的。」

隨即兩人分開,這次戰鬥對於兩人來說只是未來千萬次戰鬥中最不起眼的一次,未來屬於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