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時間一晃而過,唐樂選擇了在一個不起眼的群山之中小峽谷停留了下來。

因為他發現,如果自己再不壓制凝練自己的修為,恐怕離開惡魔秘境第一時間,迎接自己的絕對是雷劫。

而且唐樂感受得到,自身的雷劫恐怕絕不簡單。

唐樂不斷壓縮自身修為的時候,某天,遠古戰場的上空出現了一道灰色的身影。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骷髏領主。

背負著雙手,骷髏領主臉色古井無波地看向了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有趣的小傢伙,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呀!」骷髏領主幽幽地嘆了口氣。

「惡魔子,這就當做你當年饒命之恩的謝禮吧,我畢生的心血日誌,已經交給惡魔傳承者了,唐樂……」

「亂世將至,孰是孰非,唉……」

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骷髏領主身影緩緩消失了。

消失之前,只見他那乾枯閃爍些金屬光澤的右手輕輕一揮,遠古上方那古怪的能量罩緩緩修復了起來。 距離唐樂進入惡魔秘境第九天,惡魔學院可謂是敵人遍天下了。

短短的幾天時間裡,惡魔戰場外四周各大勢力的人幾乎全被瘋狂的惡魔學院中人殲滅了。

當然,惡魔學院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十萬多修者傾巢而出,如今只剩下不到八萬。

惡魔學院的舉動,讓所有勢力始料未及。

等反應過來,一切都遲了。

因為,沒人能想象得到惡魔學院居然會這麼狠。

在各大勢力要準備報復惡魔學院的時候,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這阻力,幾乎都是來自各大勢力內部。

原因很簡單,因為各大勢力不少上位者,皆是從惡魔學院走出來的。

一方面,他們是為了賣惡魔學院一個面子。

另一方面,從惡魔學院出師的他們,深知惡魔學院的恐怖,他們實在不希望自家的勢力因此損失慘重。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惡魔學院現在是拚命的架勢,簡直是誰碰誰倒霉。

當然,也不是沒有勢力不信邪的,三三兩兩聯合起來。

結果就是,他們的大軍還沒進入惡魔戰場,便被剿滅了。

於是,所有勢力總算消停了。

只是,他們跟惡魔學院的梁子也算是結下了。

其實,之所以讓各大勢力甘願吃啞巴虧的,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王家的一句話。

「到此為止吧,如果各位想引發大戰的話,王家不介意跟惡魔學院站在同一戰線上!」

王家,那可是禁忌般的存在。

誰招惹,誰倒霉。

一個惡魔學院已經很恐怖了,再加上一個王家,那還有活路可言?

只是讓各大勢力有點費解的是,王家為何會突然如此旗幟鮮明地表明自身立場呢?

正所謂商人重利,可是那王家這是為了什麼?

稍微分析了一下,各大勢力都有點無法接受箇中原因。

唐樂,絕對是因為唐樂,否則很難解釋得通!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第九天傍晚,惡魔學院和王家幾乎不約而同地表面了自己的立場。

惡魔學院:各大勢力對付唐樂,他們可以不管,但是如果有老怪物出手,那就殺無赦,不死不休!

王家的立場,跟惡魔學院如出一轍。不過他們該附加了一條,那就是誰傷到王家小公主一根頭髮,那就等著王家瘋狂報復吧。

深感無語的同時,各大勢力也總算鬆了口氣。

這樣的話,他們可操作的空間還是非常大的。

老怪物?各大勢力那些老怪物,哪個不是在閉關?

又有幾個老怪物能拉下老臉對小輩動手?

不然,他們不久前就不會吃啞巴虧,被惡魔學院打了個措手不及,導致損失慘重了。

王家的話,幾乎等同於沒說。

只要不是傻子,誰都不願意得罪王家。

王家的觸手,是公認的遍布天下,得罪了王家,誰知道下一刻面對的將會是什麼?

還有讓各大勢力有點費解的是,惡魔學院也好,王家也好,他們就對唐樂這麼有信心?

要明白,拋開大乘境那些老怪物之外,各大勢力還是有不少渡劫境高手的。

唐樂不過是凝神境的小修者罷了,即便他的戰鬥力很強,傳說堪比渡劫境普通高手。

可是,這又如何?

很多時間,境界可是一道無法逾越的溝壑。

真是讓人感到捉摸不透,不知道惡魔學院和王家在想些什麼。

……

惡魔學院,隨著大軍歸來,惡魔學院開放寶庫發放了大量的獎勵。

然後,惡魔學院再次恢復了往昔的平靜。

不過,所有惡魔學院中人算是明白了。

惡魔學院是打算不惜代價培養唐樂,這個惡魔學院的小師叔祖。

羨慕?妒忌?不服?這些又當如何?

所有人都明白,這些都是無用功!

不少消息靈通的人,已通過自身的渠道得到了消息。

據說,不單止是惡魔十二鐵衛,連惡魔學院的守護者,血魔老祖也站在了唐樂一邊。

再加上唐樂自身極其強悍的實力,也沒有人選擇繼續瞎參合下去。

無論是得罪惡魔學院院方,還是得罪唐樂,那都是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

前者還好,或許最多只是作出懲罰。

如果是後者的話,殺神這稱號可不是用來唬人的。

不少鮮明的例子在前,那可是歷歷在目。

惡魔學院上空,肉眼難以看見的地方,十三道身影安靜地看著惡魔學院下方。

終於,血魔打破了沉默。

「想不到,王家那小子還真是有點意思,明擺著給唐樂那小傢伙保駕護航!」

說罷,血魔那邪魅的臉龐,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

對此,惡魔十二鐵衛不由面面相覷,最終看向了龍首面具人。

「血老,王家小公主唐樂那小子的紅顏之一,並且被稱之為唐樂身後的小女人……」龍首面具人語氣古怪地說道。

聽到他的話,血魔臉上不由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然後,便釋然了。

王家的護短可是舉世聞名的,難怪會如此了。

「算一下,那小子也差不多要出來了,但願不要讓人失望才好!」血魔皺眉喃喃道。

聽到血魔的話,惡魔十二鐵衛沒有人敢搭話。

說實在的,他們心裡也是充滿了擔心。

惡魔秘境,只有進去過的人才知道有多恐怖。

不要說唐樂了,即便是他們進入其中,也沒有自信能夠安然無恙活著出來。

「你們對那小子就這麼沒信心?」見到惡魔十二鐵衛擔憂的眼神,血魔搖頭笑了笑。

「那小子,要遠比所有人想象中隱藏得要深,我可不認為小小的惡魔秘境能困住他,我是擔心他在裡面變得不夠強……」

血魔的話,讓惡魔十二鐵衛嘴角狠狠抽搐了幾下。

小小的惡魔秘境?

只是,當想到血魔曾經從惡魔秘境走出來,並且實力暴漲,最後導致惡魔秘境關閉了很長時間,他們便釋然了。

在那些妖孽眼裡,惡魔秘境或許還真是一個彈丸之地,一個小小的地方……

擔心唐樂變得不夠強嗎?

那小子……

想到唐樂的成長史,惡魔十二鐵衛不約而同沉默了。

說起來,那小子創造的奇迹可不在少數。

惡魔秘境,也許還真困不住他這條潛龍!

血魔這麼一說,惡魔十二鐵衛心裡也充滿了期待。

不知道惡魔秘境關閉,唐樂出來,他會變得多強? 不知不覺間,十天時間悄然而過。

對於許多人來說,或許這只是彈指一瞬間。

可對於惡魔秘境中的唐樂來說,卻是漫長的十年。

除了唐樂自己,誰也不知道十年時間裡,他在惡魔秘境里經歷了什麼。

十年之期一到,唐樂被不可阻擋的規則之力掃出了惡魔秘境。

回首看了一眼那不起眼的小峽谷,唐樂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如今,唐樂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文弱書生一般。

全身上下,沒有半點凌厲氣息,也沒有絲毫修鍊過的痕迹。

抬頭看了天空一眼,唐樂輕輕搖了搖頭。

只要他願意,他隨時可以引來雷劫。

其實,如果不是他把自身修為壓制到了極致,他早就應該迎來雷劫了。

只見唐樂身影幾個晃動,眨眼間他的身影便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當唐樂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秦瀟瀟修鍊那座山峰了。

「大混蛋,你終於出來了!氣死本小姐了,下次還敢拋下本小姐偷溜掉,一定讓你好看!」

一道驚喜嬌呼聲響起,王果果整個人已經掛在了唐樂身上。

一雙柔夷摟著唐樂脖子,整個人趴在唐樂懷裡。

「好了,好了!小丫頭,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輕輕揉了揉王果果腦海,拍了拍她後背,唐樂好笑道,心裡不自覺升起一陣溫馨之感。

「嗯哼!」不滿地瞪了唐樂一眼,王果果鼓著俏臉,雙手狠狠掐了一下唐樂兩肋。

「嘶!」

齜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冷氣,旋即唐樂那是哭笑不得地看向了王果果。

「咦?」突然王果果驚訝地打量了一下唐樂,滿臉的古怪。

「大混蛋?你的修為?怎麼回事?」

王果果疑惑地望向了唐樂,因為這傢伙給她的感覺實在來奇怪了。

看起來像一個從未修鍊過的普通人,可是卻給人極其危險的感覺。

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