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現身了!」秦朗在心頭冷笑一聲,卻並不回頭地說了一句,「你是何人?竟然敢阻擾我們審訊犯人!」

雖然沒有回頭,但是秦朗用精神力一掃,就看清了此人的樣子:這是一個中年人,穿著中山裝,短髮,看樣子不像是和尚,但是威勢卻比延敕和尚還要強大幾分。

「洛組長,馬上要天亮了,我要帶走延敕。」這個中年人用不能違背的語氣向洛海川說道,儼然有那麼一點命令的意思。而且,此人似乎不將秦朗放在眼中。

「延敕禿驢,是我抓到的。」秦朗語氣平靜,卻字字都在挑釁,「你一句話就想我們釋放他,你憑什麼?」

「年青人,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中年人語氣轉冷,「本人手中有上級軍部的命令,莫非你還敢抗命不成?」

「噢,既然你有上級軍令,那可以帶走延敕這個禿驢。」秦朗淡淡地說道,「只是,請你們記住,我讓延敕和尚離開,不是因為他什麼狗.屁身份,只是因為上級軍令。」

「哼!年青人,就憑你這一句話,你勢必將付出慘痛代價!」中年人怒哼一聲,「你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見多了,總以為會點功夫就目空一切,卻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你不過只是地上爬行的螻蟻而已!」

「我是螻蟻,你也未必是鯤鵬。」秦朗冷哼一聲,沖著延敕和尚,「滾吧!」

「嘿……小子,改曰本座必報今曰之仇!」延敕和尚猙獰地笑了笑。

「好,我很期待。」秦朗毫不在乎延敕和尚的威脅。

隨後,秦朗轉身就走。

「等等——」中年人忽地向秦朗叫道,「站住!你給延敕解毒了再走!」

「解毒?管我鳥事!」秦朗不屑地答道,根本不理會這中年人。

「你竟然敢抗命!」中年人向秦朗呵斥道。

「命令之中有解毒這一項?」秦朗用嘲諷的語氣答道,人越走越快。

「給我站住!」中年人忽地身形一動,如同鬼魅一樣向秦朗追了過去,並且伸手向秦朗後背抓了過去。一個小輩居然敢在他面前如何放肆,這的確讓他出離憤怒了。

砰!

就在這中年人快要抓到秦朗的時候,一個黑影從側面激射出來,擋住了這中年人的去路,向這中年人一拳轟了過去。

轟隆!

堅固的鋼筋水泥牆壁被震得坍塌了好大一塊。

秦朗的殭屍毒奴出現了,擋住了這中年人的一擊。

殭屍毒奴王寅甲一出手,立即釋放出一種死亡的氣息,幾乎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王寅甲身上的濃烈死亡氣息。

當然,這濃烈的死亡氣息,一方面是因為王寅甲的功夫境界高明,另外一方面是因為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活死人,身上自然有死亡的氣息了。

看到這黑衣人出現,葆少國倒吸一口涼氣,嘆道:「好厲害!」

之前這黑衣人葆少國見過,一直呆在秦朗旁邊不吭聲,也沒有釋放出半點氣勢,葆少國沒有怎麼利益他,卻沒想到一出手竟然如此威猛。

中年人的神情陰晴不定,不過他卻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向秦朗道:「小子,莫非你真要跟我們作對不成!」

「本就是敵人,談不上作對不作對,難道我給這老禿驢解毒了,他就不會找我報仇,你們這幫人就不會找我麻煩?」秦朗的背影越來越遠,聲音卻絲毫沒有減弱,「虧你們還算是出家人,一點禮貌都不懂。想要解毒,就要求人,你們以為自己是大爺么?」

說完之後,秦朗的背影已經完全消失,他的殭屍毒奴也一轉身跟了出去。

中年人的表情變得更給複雜,向洛海川責問道:「洛組長,你手下這小子太桀驁不馴了!作為長官,你竟然任憑他恣意妄為?」

「管處長,你有所不知,這小子名義上雖然屬於我的下屬,但是我卻沒有處理他的許可權。你要是覺得他有什麼不對,可以去向武首長投訴。」洛海川不動聲色地抬出了武明侯。說實話,洛海川也十分討厭這個管泰隆的囂張,但他也是沒辦法,管泰隆有上級軍部命令,洛海川沒辦法阻止。否則的話,洛海川就是抗命,輕則抹殺功勞,重則直接丟了飯碗。但是秦朗沒有洛海川的顧慮,他就是一個小小地少尉而已,他根本不怕丟了這個所謂的軍銜。

至於秦朗挑釁管泰隆,則是因為管泰隆和延敕和尚太囂張了。作為階下囚,延敕和尚居然還敢對秦朗頤指氣使,他真以為佛宗弟子就天下無敵了。更何況,秦朗是毒宗傳人,對佛宗本來就沒多少好感,自然不會給管泰隆面子的。

釋放延敕和尚,是遵循軍部命令,這是為了給洛海川一個台階下。至於解毒,既然軍令上沒有,秦朗當然也就直接無視。延敕和尚的死活,秦朗根本不在乎。

「你佛宗不是傲慢么,那老子就猖狂!」這便是秦朗的想法。

不過,從地下審訊室出來的時候,他知道這事還沒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誰都知道這事肯定沒完。秦朗從地下審訊室出來一會兒之後,洛海川和葆少國就追了上來,洛海川嘆息了一聲,向秦朗道:「小秦,這件事情我本來應該幫你撐著,但是——」

「洛叔叔,我沒有半點怨恨你的意思。」秦朗道,「他們有軍部的命令,你不得不執行,這一點我完全理解。不過,我卻沒關係,我反正就是一個破少尉,這個身份要不要都無所謂。」

「秦兄弟果然洒脫啊。」葆少國贊了一聲,「能夠讓管泰隆吃癟的人不多,秦兄弟你果然是了不起啊!」

在管泰隆面前,連葆少國都不敢太過放肆,那是因為葆少國知道這個管泰隆的來歷。

正好,秦朗向葆少國問起了這個管泰隆的來歷。

「管泰隆,是軍方一個神秘部門的一個處長。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這個部門的名字,是我也不知道這個部門的詳細信息。不過,這個部門的高手很多,管泰隆本身也是一個超級高手,至於他的職權範圍,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只知道他的影響力很大,軍隊有很多教官、精銳戰士,似乎都對他很尊重。」葆少國解釋道。

「管泰隆身份神秘,暫且不提。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是佛宗的弟子。」洛海川說了一句,「但凡是軍方跟他關係極好的人,往往都是佛宗弟子,比如師出少林、密宗、五台山之類的。」

「在軍方,有很多佛宗弟子么?」秦朗詫異道。

「真正的佛宗弟子,應該不會很多。」葆少國道,「不過秦兄弟,我覺得你的理解有些片面了。比如,管泰隆是佛宗弟子,他訓練出來的死士,必然聽命於他,所以也可以算是師出佛門。更不提少林寺和五台山這些門派了,他們有很多高手在軍方、武警部隊當教官、名譽教練等等,手下訓練了一大幫人。更關鍵的是,還有一些高級軍官,得到佛宗的好處,甚至本身也是佛宗弟子或者佛宗信徒。所以說,秦兄弟啊,你得罪了這位管處長,事情有些麻煩啊。」

自古以來,軍隊就是以武力為尊的地方。而要提升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習武。而強大的宗門,掌控著無數的武功秘籍、功法,所以這些宗門理所當然也就成了武人心中嚮往的聖地。對於很多武者來說,宗門就是他們心頭的聖地,不容褻瀆。而且,武者對於師門的榮譽非常看重,即便是這些武者成為社會上的重要人物了,他們依然不會也不敢欺師滅祖。

佛宗、道教,還有魔宗,這些都是傳承了千年的巨頭,底蘊雄渾非同小可。要知道,很多強大的王朝興衰也不過數百年而已,但是宗門的勢力卻可以屹立千年不倒,這其中的玄虛,很少有人能說得清楚。

但經過葆少國這麼一說,秦朗就意識到得罪管泰隆的確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不過,即便是秦朗裝孫子,得罪管泰隆也是必然的事情,因為之前秦朗已經得罪了延敕和尚,而延敕和尚就是佛宗的人。

已經得罪了,那就索姓得罪徹底一點,看看這個管泰隆究竟有多強勢。

「這個管泰隆!」秦朗冷笑一聲,「他雖然帶走了延敕和尚,不過這隻會讓延敕和尚死得更快而已!」

「什麼!」葆少國和洛海川都是一臉駭然。

只是將延敕和尚打傷、關押,就已經讓管泰隆發飆了,如果延敕和尚死了,他們都不敢想象這個管泰隆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你們不用擔心,我倒是要看看這個管泰隆究竟有多[***]!你們顧忌他的身份,我卻不需要有任何的顧慮。」秦朗沉聲道。

秦朗這是準備跟管泰隆杠上了。

在洛海川和葆少國看來,秦朗此舉顯得十分衝動,甚至覺得有些不值。但是在秦朗看來,這卻是十分有必要的事情,因為他需要這個機會見識一下佛宗的實力。作為毒宗傳人,遲早都會跟佛宗弟子產生衝突的,現在秦朗身份沒有泄露,對方未必會殺死手,而一旦他的身份泄露的話,佛宗之人就不會讓他活著了。所以,早一點跟佛宗的人產生一點摩擦,對於秦朗來說應該算是好事情,這就算是知己知彼付出的代價。

不過,這個代價會有多嚴重,連秦朗也沒辦法預測。

果不其然,到了天亮的時候,秦朗招待所的房門都被人直接踹飛了。

房門碎裂,秦朗卻無動於衷,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在床上睡覺,只是在床上靜坐而已。事實上,秦朗幾乎在等著對方找茬。

不過,踢飛房門的人不是管泰隆,大概以他的身份,還不屑於做這樣的事吧。但是,他的狗腿子就不會有這樣的顧慮了,直接破門而入。狗腿子一共兩人,雖然他們兩人都穿著便衣,但是從他們的行事風格秦朗看得出來這兩人都是軍人,而且還是職業軍人。之所以穿著便服,大概是為了逃脫責任。

「你就是秦朗?」其中一人向秦朗大喝道,怒氣衝天,似乎秦朗偷了他老婆似的。

「我是秦朗,你們兩位,是管泰隆的狗腿子么?」秦朗反問道。

「敢侮辱管處長!找死!」另外一個人大吼一聲,砂缽大的拳頭向著秦朗當頭砸來,虎虎生風,一看就是功夫高明之人。

「兩個狗腿子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囂張!王寅甲,把這個兩個狗腿子丟出去!」秦朗也不想跟這兩個狗腿子動手,直接讓王寅甲出手。

吼!

王寅甲這毒奴殭屍,不出手的時候,幾乎跟死人一樣,幾乎沒有氣息和氣勢,讓人忽略到他的存在,但是一接到秦朗的命令,這個王寅甲立即就如同火山爆發,釋放出驚人的爆發力。王寅甲,本身就是接地境的高手,何為接地境?接地,就是接通「地氣」,可以不斷地吸納地煞之氣為自身所用,那是極其恐怖的存在。更何況,此時王寅甲已經變成了殭屍毒奴,全身僵硬如鐵,且還有劇毒,即便是同境界武者,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何況這兩個狗腿子一個是真元境,另外一個是剛柔境。

其實,王寅甲甚至都沒出手,只是跳出來一聲大吼,就將這兩人給震懾住了,因為陡然出現的王寅甲,全身氣勢爆發,簡直就如同妖魔一樣。

砰!砰!

片刻之後,這兩人直接被王寅甲從四樓上丟了下去。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這兩人全身穴道被制,空有護體真氣也無法施展,被摔得鼻青臉腫。不過,這兩人出醜,頓時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有不少人立即認出這兩人都是建設兵團的武術教官,而且還是特邀教官,在部隊的地位十分超然,功夫相當厲害。想不到,今天居然會被人當成死狗一樣丟在這裡,驚詫之餘,很多人就摩拳擦掌,準備替這兩位教官出頭了。

管泰隆就站在人群後面,他早就知道這兩個教官不是秦朗的對手,不過他故意唆使這兩人去找秦朗的麻煩,就是要讓秦朗成為眾矢之的。這兩人好歹也是建設兵團的教官,手下不知道傳授了多少士兵的功夫,管泰隆稍微一挑撥,這些人個個義憤填膺,要求秦朗這個外來者給一個說法。

這種時候,只有內外,哪管什麼對錯。對於建設兵團的這些士兵和軍官來說,秦朗就是一個外來者,而且是來調查建設兵團的軍官的,本身就是來「找茬」的,所以這種時候沒有人會幫秦朗說話的。此時,成群的士兵和軍官就站在招待所樓下,要秦朗給一個說法,甚至還有的人已經沖入了招待所,準備找秦朗算賬了。

秦朗知道這都是管泰隆的計策,這種老殲巨猾的傢伙,總是有很多陰謀伎倆的。秦朗當然不會跟建設兵團的這些無辜士兵硬拼,而是站在陽台上面,高聲說道:「管泰隆,你堂堂一個軍部高官,居然挑唆利用無辜的士兵,手段也太低劣了!另外,延敕和尚應該毒發了吧,你不是佛宗弟子么,沒本事給他解毒?」

延敕和尚中了腐朽冥毒,之所以沒有毒發身亡,並不是因為他的修為境界有多厲害,也不是佛宗功法如何玄妙,而是因為秦朗的鋼針釘在的他的穴道中,不止是為了限制他的行動,同時也是為了防止他毒發。

說到底,秦朗早就知道延敕和尚是佛宗之人,所以沒打算立即弄死他,否則延敕和尚也撐不到現在。秦朗留下延敕和尚,目的就是為了引蛇出洞,見識一下佛宗的實力。另外,秦朗如果直接殺了延敕和尚,佛宗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而且必然會對秦朗直接施以報復的。之所以留下延敕和尚,就是為了讓佛宗的衝突擺在明面上,這樣秦朗可以控制衝突的範圍。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如果跟佛宗的衝突無可避免的話,秦朗自然要將這衝突擺在明面上。此時,秦朗挑釁管泰隆,這也是明面上的事情。既然是明面上的事情,管泰隆也就不好玩陰謀伎倆,否則徐政國、洛海川和武明侯等人不會坐視不理的。

延敕和尚已經開始毒發,而管泰隆應該沒有解毒的辦法,秦朗幾乎可以肯定這一點。

「秦朗小子,你不過是區區一個少尉,不知道誰給了你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跟本人作對!」管泰隆冷笑道,「莫非,你真的以為區區一個調查組成員,就可以騎在別人頭上作威作福?」

「就是!小子滾下來!」有人開始沖著秦朗叫囂,唯恐天下不亂。

「居然敢毆打教官,滾下來!」

「我們衝上去,把他抓下來,我不信這麼多人,還不能教訓他!」

「對!抓他下來!」

「……」

一時間,秦朗成了眾矢之的。

管泰隆的小伎倆湊效了,他甚至沒出手,就讓秦朗陷入了眾人圍攻的局面之中。

「砰!」

就在這時候,人群後面一聲槍響,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只見人群背後,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少女拿著一把手槍,怒氣沖沖地注視著眾人,槍口還在冒煙——別誤會,這只是一柄信號槍罷了。

信號槍只是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對這些士兵卻沒有多少的威懾力,而真正有威懾力的是這個少女本身,因為不少人認識她——她是建設兵團司令徐振國的女兒。

鑒於管泰隆的特殊身份,即便是徐政國也不好插手這件事情,但是徐小璐卻沒有這方面的顧忌,她本來就對秦朗有好感,而且秦朗還救過她,這種時候她自然毫不猶豫地站在秦朗這邊,根本不會理會管泰隆是什麼來歷。

「我說你們這些兵哥哥,還有出息沒有——」徐小璐指著眾人數落道,「我們建設兵團是靠人多取勝的么?別的部隊瞧不起我們建設兵團的戰鬥力,難道你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這兩個教官跟人單挑輸了,你們就要群起而攻之,你們不嫌丟人,我都替你們臉紅!虧我爸還說,他手下的兵個個都是有種的,沒想到都是孬種!跟人比武,輸贏沒關係,就怕連自尊都輸了!這兩個教官被人打敗了,的確是丟人。但是,你們這麼多人對付人家一個人,贏了就光彩?還不是丟人!更丟人的是,還被人利用!」

說著,徐小璐將目光投向管泰隆,接著說道:「管處長,是你慫恿兵團的兩位教官去找秦朗麻煩吧?虧你還是軍部的高級軍官,我真是為你不恥!這是你跟秦朗的恩怨,你自己去解決就是了,借刀殺人這種手段,別用在我們這裡!陰謀詭計,請你用在外敵身上,對自己系統內的人用手段,簡直就是極品小人!」

徐小璐這番話說得大義凜然,而且矛頭自指管泰隆。軍隊的這些士兵尊重兩個教官,但未必會尊重管泰隆,因為雙方隔得太遠了,對於這些士兵來說,管泰隆也只是一個外人而已。而且,徐小璐這番話的確是觸及到了眾人的痛處,在軍隊裡面打架的事情太多了,打輸了不丟人,聚眾報復才真的丟人。另外,再考慮到徐小璐的身份,這些士兵頓時覺得無趣,只好扶著兩個教官離開了。至於找秦朗單挑,這些人還要去好好商量一下,連教官都被打敗了,他們想要跟秦朗單挑,很顯然贏面不大。

看著人群散開,秦朗沖著徐小璐伸了伸大拇指,然後向管泰隆道:「管泰隆,我覺得你不應該將注意力放在陰謀詭計上面,你還是先擔心一下延敕和尚的死活吧。一個元罡境的高手就這麼死了,恐怕你也沒辦法給身後的勢力交差吧?」

元罡境,是武玄層次的分水嶺,秦朗相信佛宗雖然高手如雲,但是也不會輕易捨棄一個元罡境的高手的。

只要抓住這一點,秦朗就有跟管泰隆談判的本錢。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

沒有人理解為何秦朗一定要跟管泰隆作對。無論是洛海川、葆少國還是徐政國,他們都不理解為何秦朗留下延敕和尚的命,卻非要跟管泰隆較勁。他們本來以為,秦朗留下延敕和尚一命,就是為了給佛宗一點面子,沒有將事情做絕。所以,當初秦朗留下延敕和尚的命,他們都認為秦朗做得很對。

誰都知道,延敕和尚不是一般的野和尚,只要違法亂紀就能將其滅殺。延敕和尚這樣的高手,必然是都很大來頭的。留下延敕和尚的命,就是遵循「凡事留一線,ri后好想見」的原則,洛海川、徐政國都不希望惹上佛宗這種讓人頭疼的龐大勢力。而且,只要葉家伏誅就行了,這延敕和尚只是幫凶,又不是首惡,如果真有人保他,放他一馬也沒關係。

哪想到,看似jing明的秦朗,卻偏偏在這件事情上「犯糊塗」了,不依不撓地跟管泰隆較勁,甚至直接挑惹管泰隆。

偏偏管泰隆還沒辦法,光腳不怕穿鞋的,秦朗就只是一個少尉,而且擺明了不稀罕這個少尉軍銜,所以他根本不怕管泰隆。不僅不怕,還就是要跟管泰隆唱對台。

不過,雙方的焦點依然在延敕和尚身上。

現在,延敕和尚毒發,管泰隆應該沒辦法解毒。秦朗要以此逼管泰隆低頭,而管泰隆卻想要秦朗低頭,乖乖地給延敕和尚解毒、認輸。

「延敕,暫時死不了。」管泰隆冷哼一聲,「不過我有些好奇,你為何有這樣大的膽子,敢跟我作對?我知道,你這小子並不蠢,你應該知道我身後的勢力有多龐大。」

「知道。」秦朗冷笑道,「釋迦摩尼就是你祖宗嘛,釋永信指不定就是你爺爺。不過,延敕和尚的毒,恐怕釋迦摩尼現在也沒辦法給他解吧。」

「那你想怎樣?」管泰隆問道。

「我要延敕和尚認罪,你給我道歉。」秦朗平靜地說,「延敕和尚違法亂紀,一直拒不認罪,但既然落在我手中了,就沒這麼便宜的事情。至於你,你的行為太囂張了,所以應該給我認真道歉。」

「哈哈——」管泰隆狂笑起來,「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軍部命令,讓你們無條件釋放延敕大師,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提出條件!更不要說,讓我給你道歉了。」

「噢,軍部命令?」秦朗冷笑道,「你知道我怎麼看待你的軍部命令么——管我鳥事!況且,我將延敕和尚交給你的時候,他是活的,大家都可以給我作證,死在你手中,更不關我的鳥事了!至於你想動用手段讓我被開除軍籍,老子無所謂!」

聽見秦朗說「管我鳥事」的時候,徐小璐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說,秦朗還真是夠無賴的。但偏偏就是他的無賴作風,卻讓管泰隆沒辦法。管泰隆可以用軍部上級向洛海川、徐政國施壓,但是對秦朗卻沒有任何用處。

而此時,徐政國和洛海川其實就在暗處看管泰隆的笑話,當然也包括了葆少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三人,此時就藏在一輛軍車裡面,開車的是葆少國,徐政國和洛海川坐在後排。看到管泰隆吃癟,徐政國也笑了:「哈哈,想不到管處長也有吃癟的時候呢。洛組長,秦朗還真是頭號刺頭啊。」

「管泰隆也是應該吃吃癟了,這人實在太目中無人了!」洛海川冷哼一聲,「我們都知道他背後有龐大勢力支持,不過他做事的風格太張狂了,既然不給我們面子,我們也沒有必要幫他找面子,讓他在秦朗手中吃癟也好。」

「兩位叔叔,這個秦兄弟還真是不簡單啊,他真是有種!不過,我搞不清楚,他為何要跟管泰隆對著干呢?」葆少國疑惑道。

「他就是這個xing格——別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管泰隆一來就不給他面子,他自然不會讓管泰隆好過了。」洛海川替秦朗解釋道。

「那我們就看熱鬧吧。」葆少國笑道,「兩位叔叔,這一次我來建設兵團,一方面是代表軍方徹查葉家的罪證,另外一方面,是代表我們家恭喜兩位叔叔了。我爺爺和父親,對兩位這一次的行動表示了充分肯定……」

徐政國和洛海川都是聰明人,知道葆少國這是在試探兩人的口風,代表家族邀請他們兩位加入陣營。不過,目前只是探明一下兩人的意願,如果他們兩人真願意加入葆家陣營的話,葆家自然會派更有權威的人來跟兩人接觸。如果兩人不願意的話,也沒有關係,葆家可以說這是葆少國這個晚輩開玩笑的話而已。

徐政國和洛海川久在軍方,當然知道葆家是什麼來歷。如果說葉家曾經是平川省的大家族,可以影響平川省軍政格局的話,那麼葆家的勢力就可以影響整個華夏的軍政格局。不過,像葆家這樣的超級家族不止一個,所以葆家也會面臨競爭,也需要不斷地招攬人手。

徐政國和洛海川這樣的人,不會輕易加入一個陣營,但是對於葆家,他們還是有些意願的,因為葆家是軍方的「鐵血派」代表,近年來對外的強硬「音符」都是在葆家的推動下發出的,比如在沖繩島對倭國施壓、建立三沙市威懾菲、越小國的強硬舉動,都有葆家的部分功勞。徐政國和洛海川都是正義軍人,自然是希望看到國家軍隊強大起來。

所以,平心而論,如果非要選擇陣營的話,徐政國和洛海川寧願選擇葆家。

當然,以他們兩人的身份,不可能頭腦一熱就直接宣誓效忠之類,而是委婉地表示可以考慮。葆少國也是個聰明人,隨後表示一定跟家族的前輩一同再度拜訪兩人。

葆少國的目的達到之後,三人的注意力再度放在了秦朗和管泰隆那邊,徐政國有些好事地問:「你們說說看,秦朗這管泰隆對峙,最後誰會服軟?」

「反正我認為秦朗不可能服軟。」洛海川對秦朗的xing格倒是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