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的笑意還在,「當然……特別是你殺的人還是你的同族的時候……」

若是以前,伊利亞大概還會和艾希調侃幾句,可是現在……她覺得心口有些悶痛……明明血族的心臟不會跳動……

伊利亞沒有在說話,只是沉默在建築中走著。

艾希的笑意漸漸收斂,眼神有些凝重,雖然她的實力被禁錮了,但是多年的經驗,還是可以讓她察覺出空氣中浮動的強大黑暗力量……這裡有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敵人……

她的大腦開始發出警告,皮膚泛起細小的顆粒,她在抗拒著這裡,她討厭這裡。

伊利亞當然察覺到了,卻無法做什麼,在這裡,她的一舉一動都在血魔的監督之下,她現在如果稍微表現出一絲對艾希的特殊,都等於給血魔提供殺了艾希的借口。

鼻尖的血腥味越來越濃重,艾希眼底的殺意時隱時現,這不是她能控制的,是她體內的光明系力量自然而然的反應,魔族,黑暗的代表,她天生的敵人。

之前伊利亞和她在一起,都刻意隱藏起了體內的魔族氣息,所以艾希才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現在,在一個實力強於伊利亞,卻完全釋放了黑暗氣息的魔族面前,艾希的情緒十分不穩定。

終於,走到了盡頭。

那是一個十分巨大的白玉池子,池子里正咕嘟咕嘟的冒著血泡,猩紅的鮮血在微微蕩漾,濃郁的血腥味幾乎要讓人窒息。

艾希的臉色鐵青,拳頭死死的握著,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血池中央,那個紅色的巨繭。

伊利亞深吸了一口氣,俯身行了一個古老的禮儀,「魔君……我來了……」

巨繭上面一陣扭曲,一張臉在上面糾結變換著,最終微微凸出一點,可以看到模糊的五官。

「伊利亞……」

有些蒼老的聲音響起,呼喊著伊利亞的名字。

「是的……」伊利亞微微低頭,表示著對魔君的尊敬。

那張浮在血繭上的臉看向了艾希,雖然無法看到對方的眼睛,可是艾希依然覺得心頭一陣冰涼,那是被死亡籠罩的感覺。

「光明系的人類……」血魔低喃著。

伊利亞的眼裡閃過一絲暗芒,「是。」

「你的血侍?」血魔繼續問道。

「是……」

一陣壓抑的沉默之後,血魔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不錯……很不錯……伊利亞啊……你果然是我最看好的人,竟然可以找到一個光明系的人類做你的血侍,下一次的人魔大戰,一定帶到前線,給那些卑劣的人類看看!」

艾希的呼吸有些急促,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伊利亞卻依然握著她的手,沒有鬆開。

「不知魔君找我,有何吩咐?」伊利亞淡淡問道。

「這一次的魔族大會,你去參加吧。」

伊利亞有些驚訝的抬頭,那已經是十分不敬的行為了,「不可……魔族大會千年一次,魔君大人怎麼可以缺席呢!」

血魔對伊利亞失禮的行為並沒有不滿,事實上,他很滿意伊利亞的反應,如果伊利亞表現出任何一絲的喜悅,他大概就要考慮要不要在這裡殺了她了。

魔族,都是沒有感情的,哪怕他是將伊利亞當做繼承人在培養,在他沒有徹底死去之前,他的地位,不容窺視。

「我的力量越發衰竭,現在已經感覺有些控制不住體內的魔種了,一旦我去參加魔族大會,魅魔一定不會放過我,這一次,你代表我去吧,無論魅魔決定要做什麼,你只管答應就是。」血魔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似乎坦言說出自己的衰弱並不是多麼不好的事情。

伊利亞低下頭,「是……但憑您的吩咐……」

此時此刻,她既不能去問血魔的身體情況,也不能去問別的事情,她所能做的,只能是完全答應血魔的任何要求,不能有一絲遲疑。

至於血魔本人不去參加魔族大會,魅魔會不會殺了伊利亞來震懾別的魔族,他根本不會關心,伊利亞也不會去問。

「沒有別的事,你可以走了,儘快把族裡的事情處理一下,然後去魅魔的領地參加大會吧。」

伊利亞帶著艾希退出了血池,回去的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回到了血池附近的一個城堡之後,伊利亞攤開艾希的掌心,手指在上面輕輕拂過,那裡有已經凝固的鮮血,用清水洗乾淨,伊利亞替艾希包紮好,然後便坐在窗邊,將艾希抱在了懷裡。

「我要殺了他……」許久,艾希如此說道。

她厭惡那個血魔,比討厭伊利亞更甚,她討厭血魔身上的氣息,討厭他看著她的眼神,討厭他說話的語氣,討厭從那個血池中感受到了深深怨氣……

伊利亞嘆息了一聲,「艾希……」

艾希坐在伊利亞的懷裡,眼神冰冷,「伊利亞,什麼是魔族大會?」

這還是第一次,艾希直呼伊利亞的名字。

伊利亞的表情變得有些愉悅,「是由魔族的最強魔君發起的,所有魔君都必須參加的會議,關乎魔族千年大計。」

「你既然要代替血魔去,是不是意味著,你一定可以確定是血魔的繼承人?」

伊利亞搖了搖頭,「不是……在那些魔君看來,我大概只是一個替死鬼,因為血魔之前的罪過魅魔,現在魅魔勢大,他去了就回不來了,但是他又不敢不去,便讓我去替他送死。」

艾希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懦夫。」她是在說那個血魔。

「是啊……我也那麼覺得……懦夫……是不配統領血族的……」伊利亞喃喃,唇瓣移到了艾希的耳垂處。

艾希突然一個轉身,騎跨在伊利亞的身上,面對著,捧著她的臉,目光灼灼,「你要成為血魔?」

「誰不想呢……」伊利亞輕聲說道,手攬著艾希的腰。

「你有幾分把握?」

「三分。」

艾希微微皺眉,「那你這次去參加魔族大會,會不會死?」

「九成可能。」

「那你去吧。」

伊利亞覺得艾希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愛了,如此曖昧的姿勢,還可以說出如此絕情的話……

「你太絕情了……我對你難道不好嗎?從來沒有血族如我這般,對待自己的血侍。」伊利亞困惑的看著艾希。

艾希突然笑了起來,笑容帶著不明的意味,她看著伊利亞的眼睛,「我是人類,我的驕傲不會允許我對一個將我當成食物的魔有什麼多餘的情感,你指望我盼著你好,不可能的。」

伊利亞沉默,就在艾希以為伊利亞會發火然後咬死自己的時候,她說話了。

「那我娶你做我的伴侶好不好?這樣你和我就是平等的了,你就不僅僅只是我的食物了。」伊利亞認真的看著艾希。

艾希一陣無語,她很想撬開伊利亞的腦袋,看看她到底有沒有腦子,明明在和血魔互相試探的時候,表現那麼好,怎麼現在就那麼傻逼呢。

「你在開玩笑嗎?先不說我根本不愛你,就算我愛你,你是魔,我是人,我和你不可能,就算你真的願意娶我,你在魔族中還怎麼混?你可是要當血魔的,不怕手下的人反你?」艾希質問道。

「什麼是愛?和愛有什麼關係?我想你永遠陪著我,不會拒絕我做喜歡做的事,你扯那麼多做什麼,伴侶不就可以合法愛愛了嗎?你擔心其他血族會因此而反抗我嗎?沒關係的,只要我成為血魔,他們的抵抗根本微不足道,他們不是我的對手。」說著,伊利亞似乎十分開心艾希和她說了那麼多的話,低頭埋首在艾希的胸前,鼻尖蹭來蹭去。

艾希立刻覺得半邊身子都有些麻了,她一把扶起伊利亞的腦袋,「你腦子有泡,和你沒話可說,放開我,我要睡覺了,對了,祝你這次去參加魔族大會,死的渣都不剩。」

說完,她推開了伊利亞,朝著床走去。

剛剛走到床邊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被伊利亞從背後撲倒了。

耳後傳來一陣溫熱,傳來伊利亞略帶沙啞的聲音,「怎麼都是死……不如在死前做一些想做的事情……我想要很久了……」

下一秒,艾希就感覺到一隻手從背後探進了她的衣服,在她身上輕輕撫摸著。

「你確定要那麼做?」艾希的聲音出奇的平靜。

伊利亞的動作頓了頓,然後有些頹喪了收回了手……「你一生氣……血的味道就發苦……還是算了吧……」

本來還覺得伊利亞挺聽話,聽到這句話,艾希氣的一陣胸悶…… 「當年魅魔只是魂魔手下的一個寵姬而已,誰也沒想到,後來她竟然會成為魅魔族的族長,魔族八大魔君之一,世事無常,而她的實力竟然強大到足以殺死魔族第一強者,魂魔,並且還安全的吞噬了魂魔的魔種。」

前往魂魅魔所在星球的戰艦上,伊利亞正在給艾希普及魔族的一些基本事項,而談到近幾年的魔族,便不得不提那個傳奇人物,魔族如今的老大,魅魔。

艾希聽的很認真,事關她的身家性命,她自然得小心,此去魅魔的領地,伊利亞自己就是泥菩薩過江,一旦伊利亞被殺死,她自然也活不了,作為伊利亞的血侍,她死的方式一定不會比伊利亞好多少。

只要一想到死了有可能還要被這個死變態糾纏,艾希就覺得人生都灰暗了……

但是既然可以活著,沒有人願意去死,活著,才有希望。

「那你知道魅魔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性格嗎?」艾希問道。

伊利亞的眉頭微微皺起,「睚眥必報吧……據說她之所以要殺了魂魔,只因為當年魂魔劫掠了許多魅魔族的人,其中就有她的親人。」

那也不算睚眥必報,那隻能算是恩怨分明吧,艾希想到,如果是她,她也會想辦法搞死那個魂魔的,血魔還只是侮辱了她兩句,她就想殺了他,要是有人殺了地球的那些人,艾希就算是活的再屈辱,也一定會報仇的。

似乎是看出了艾希是怎麼想的,伊利亞微微一笑,「魅魔這個人……不好說,我也只是見過她一次,遠遠看過,確實是世間少有的尤物,別說是魂魔,任何人,大概都抵擋不了她的誘惑。」

那麼恐怖?艾希微微挑眉,第一時間想到了林攸,不知道那個油鹽不進的丫頭,能不能守得住……

「女的也不行?」艾希問道。

伊利亞搖了搖頭,「只要你是生物,只要你有靈魂,便無法抵擋她的魅力,那是她們種族與生俱來的天賦,魅惑眾生的力量。」

這樣的種族,應該活的很艱辛吧,既是不情願,別人也會自然而然的把她們和浪蕩兩個字聯繫在一起,這樣想著,艾希覺得自己似乎有病,竟然在同情一個魔族,一個魔族,再怎麼可憐,也不值得她一個人類去同情,如果讓魅魔知道,大概會殺了她吧,魔族可是比龍族還要驕傲的啊,在他們看來,人類,只是他們的附屬物而已。

可是現在,一個附屬物,竟然敢去同情自己的主人,任何一個魔族,都會覺得這是一種侮辱。

想到這裡,艾希的眼神微微泛冷,她抬頭,看到伊利亞背對著她的身影,又覺得心裡十分的奇怪……僅僅是同情,都意味著侮辱,那麼,眼前這個曾說要娶她的人,不是瘋了,就是神經吧……

「到了。」伊利亞突然說道。

艾希站起身,透過前方的玻璃,看到了那個即將到達的星球,一瞬間,她震撼於那樣的美麗,確定,這是一個魔族的星球?

前方,是一個正在緩緩旋轉的粉紅色星球,之所以是粉紅色的,是因為那顆星球上,種滿了類似於地球上櫻花和桃花的樹木,遠遠看去,豈不是就是粉紅色的星球……

飛船緩緩落地,停靠在了專門接待的港口,伊利亞的飛船上有著血魔專屬的,圖案一眼便可以認出來。

侍從和護衛們率先下了飛船,艾希挽著伊利亞的手臂,緩緩走下了飛船,她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一輛馬車旁的女人。

那個女人穿著精緻的長裙,長發挽起,站在那裡,眉目安靜,可是就算她不言不語,看起來非常淑女,也依然讓人有一種衝動,想要打碎她偽裝的面具,看她在身下哭泣的樣子……

艾希回神,忍不住在心裡倒抽了一口冷氣,她可以確定,自己從未對一個人有過這樣的想法,且不說她性取向如何,單單是YY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性,如此下流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我說的沒錯吧,不要依靠外表去揣測她們,因為那種與身俱來的邪惡,是銘刻在靈魂里的,魅魔一族中也許會有痴情烈女,可是她們無法消去給人帶來的這種感受,這也是她們一族,一直人員稀少的重要原因。」

伊利亞的聲音在艾希的耳邊響起,艾希轉頭看她,發現對方的眼神始終清明。

「你為什麼沒感覺?」艾希疑惑的問。不是說有靈魂的都逃不掉嗎?

伊利亞面不改色的說道:「她血的味道不好聞,沒有你香。」

呵呵……果然,這貨就是魔族中的吃貨吧,艾希默默翻了個白眼,是不是要感謝這麼久的不殺之恩啊!

「伊利亞親王,這邊請。」那個女人對著馬車輕輕抬了抬手,不卑不亢的說道。

「多謝。」伊利亞點了點頭,帶著艾希上了馬車。

拉車的魔獸長得還算神駿,速度也很快。

艾希還沒來得及問問剛才那個女人的事情,就被告知到了領主府了。

魅魔的府邸。

下了車,艾希抬頭看著那極致奢華和瑰麗的王宮,覺得眼睛都要被閃瞎了,這和血族的情況簡直是完全相反,血族那個地方,完美詮釋了什麼叫陰森暗沉,更別提血魔所在的地方,那個血池,更是變態可怕到了極致……

哪像是這裡,滿眼的粉紅色花瓣,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穿越到了少女漫里,下一秒就會出現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完美王子呢……

階梯上兩邊站滿了威武的衛士,只是那些偶爾經過的裊裊少女,給這裡增添了一絲不一樣的感覺,並沒有一絲王宮該有的肅穆和莊嚴,反倒是有些……

慵懶……

一切都彷彿是正在午睡的美人,睜著惺忪的睡眼,看著不知何時到訪的客人。

艾希和伊利亞拾階而上,陽光下,這裡沒有任何陰霾,美好的彷彿天上的國度。

然而艾希心裡清楚的明白,外表,只是假象,可以統治整個魔族而至今沒有被推翻,那個魅魔,怎麼可能是好相與的人。 王宮中,艾希並沒有資格去面見魅魔,這不是去見血魔,因為伊利亞是血魔麾下第一人,她初擁了血侍,必須讓血魔知道那個人是誰,而魅魔,作為名義上的魔族第一人,她還不會放下身段去見一個人類,如果是血魔的血侍,她或許還會有點興趣,伊利亞,還沒有那個資格。

被侍從帶到了一個房間,艾希需要在那裡等著伊利亞,如果伊利亞回不來……就意味著被魅魔殺了,艾希也可以洗乾淨脖子等死了。

伊利亞跟隨著一個侍女,朝著王宮的心臟位置走去,這一次面見魅魔,她並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活下來,但是也並不是真的像和艾希說的那樣,九分的可能會死,她手中還有一個籌碼,她相信魅魔一定會感興趣的。

輕紗籠罩的王座上,隱約可以看到一個女人斜躺在那裡的身影,伊利亞只是匆匆一瞥,便低下了頭。

單膝跪地,「血族伊利亞,參見魔君大人。」

輕紗後面傳來一陣輕笑,聲音宛如天籟……

「呵呵……伊利亞……我記得你……怎麼,那個老不死還活著,怎麼讓你來了?他在做什麼?」

伊利亞收斂了心神,此時容不得一絲錯誤。

「族長正在閉關,正是關鍵時刻,無法分身,便安排我前來。」

「無法分身……我看他是沒膽過來吧……我又不會吃了他,至於嚇成這樣嗎……還是他以為,躲在他那骯髒的老巢里,我就奈何不得他了?」魅魔的聲音越到後面,越發冷凝。

伊利亞低著頭,沒有開口,她聽見一陣腳步聲,眼前出現了一雙精緻白嫩的腳,以及纖細圓潤沒有一絲瑕疵的小腿。

「抬起頭,我看看你。」頭頂上方傳來魅魔的聲音。

伊利亞的額頭泛起冷汗,她當然害怕魅魔對她使用攝魂術,可是此時,她拒絕的話,後果更可怕。

這就是實力不如人的結果,人為刀殂我為魚肉,無法反抗。

伊利亞緩緩抬頭,對上的是一雙宛如琉璃一般的眼睛,漾著微光,比天上的星辰,更加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