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前世守住你》向親們道歉!今天中午加更這一章,有兩個原因:

第一,是為了感謝IceCA徹夜不寐,送給我的兩篇長評.

第二,點擊突破三十萬,小喜自己慶祝一下,呵….

小喜是新人,此書是新書,雖然目前偶的成績並不突出,但是有忠心書友的陪伴,小喜已經很開心了.

IceCA童鞋,從小喜剛發書不久,一直陪著小喜走到現在.還有璐璐/念蒼生/浪人情歌/浮生若水/貝若依/梁蓋蓋/林濤……

有你們的支持,小喜一定會加倍努力,寫好下面的故事!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加更說明親們,小喜又錯了…..汗死!!我昨天漏更第80章了,今天補上,親們會看到兩個第81章,是因為章節名在VIP管理中,改不了.正文內容是按順序發布的,沒有錯.小喜最近很迷糊,親們表拍我,昨天沒看到第80章的,今天看吧.另外,小喜自我懲罰一下,今日再更兩章,另一更在20:10

《我來前世守住你》補更第八十章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小喜在這裡給親們拜個早年---祝大家牛年更牛氣,順風順水,順心順意!

另外,本書春節期間照常更新,吃膩了,玩累了,就來看看吧,呵….

手中有粉紅票的親們,小喜向你們討新年紅包嘍!快點擊封面下的粉紫色標誌,把粉紅票票投給小喜吧.我在此鞠躬致謝了!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給親們拜早年小喜正在參加「2008起點女生頻道年度新人王」的評選,親們支持一下,給偶投一票吧:

或者登錄女頻首頁,點擊大圖推右側「2008起點女生頻道年終網路盛典」的圖標,進入后在「2.年度新人王」項下給小喜投票。

鞠躬致謝!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拜票拜票!從今天開始,偶的書包月用戶和單訂用戶都可以看了,真開心…..

還記得剛上架的時候,有讀者來問我:怎麼不開放單訂呀?

時間過得很快哦,今天終於開放單訂嘍!就是不知道最初問我那些朋友,現在是不是還關注我的書?

不管怎麼樣,大家多了一種途徑可以看到小喜的書,小喜還是很高興的.我會繼續努力,不讓大家感覺到訂閱小喜的書,是在浪費錢錢,嘻嘻….

向一直陪伴我的書友朋友們鞠躬致謝!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開放單訂通知本書正文與番外,都已經正式完結了.幾個月的時間,將近七十萬字,對於小喜來說是前所未有的經歷.感謝我的責編豆腐的支持與幫助,感謝所有書友朋友的愛護與寬容.

小喜正在努力開新書,親們要繼續支持哦.

鞠躬謝幕!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完結了 小喜新書《九娘》已經上傳,是關於一位穿越女子在深宅大院中,一生為愛掙扎的故事:

他只當她是一隻金絲雀,

一份錦繡富貴的生活是他能給她全部的愛。

而他是那個站在遠處默默守護她的人,

颳風下雨的日子裡,

會記得為她撐起一把淡青的竹傘…

豪門深府之中,是非爭鬥,愛恨夾纏,

她以一顆柔韌的心摯守著,

摯守著一份最遠而又最近的愛….

書號:1285792,地址在已完結書《我來前世守住你》的推薦作品直通車中。小喜努力奉上一個精彩紛呈的故事,期待書友朋友們的支持。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新書《九娘》上傳公告謝謝大家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女生網年終盤點小喜的第三部小說《喜登枝》上傳了,在此公布一下:

她曾經受過的全部教導,只為一個目的:勾盡天下男人的魂!

世事難料,她的第一次亮相,勾住的竟是天下第一帝王!從此後她的生活,偏離了預期的軌跡.越行越遠…

一位是雄心偉志的帝王,一位是剛勇善戰的王爺,一位是痴心守護的將軍,一位是風liu多情的君主,還有一位是心高性潔的琴師…

她的一生,因這五個男人而激蕩起伏…

這是一個小小舞娘鳳舞九天的故事…

歡迎大家品鑒.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新書《喜登枝》上傳公告測試測試。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測試測試小喜發新書嘍!

書名:《仙色妖嬈》

書號:1713547

簡介:仙風神骨的天尊之子紫府少帝,

性子炎烈卻情腸婉轉的上神火君,

為了愛人不惜毀天滅地的魔界太子,

這三位震爍神魔兩界,

任何一位都足以令小水妖崇仰萬分。

當這三位齊齊地擠到小水妖身邊,

為她下廚烹煮,端茶遞水,摘果獻花時,

小水妖嚇呆了……

歡迎大家去踩,記得收藏噢,O(∩_∩)O謝謝!

(wap.)

《我來前世守住你》新文《仙色妖嬈》《我來前世守住你》開新文嘍,呼籲收藏支持! ?易小寶高中畢業一年。這一年,他找了好幾份工作,由於憑不高,他先後干過酒店服務員、酒吧少爺等工作,但每份工作都沒超過三個月,而且更可惡的是全都被炒魷魚。所以,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最後,他索xìng自主創業在淘寶開了家小店。

如果你想問他在賣什麼,他總會擺出一副臭屁的樣子跟你說:「我在傳承一種千年化!這種化叫做『周易』。」是的,易小寶出生在三湘四水的美麗湖南,目前在淘寶開了一家「湖南周易風水書店」,專賣各種避邪法器和風水羅盤!

如果你還想問他為什麼會選擇賣這種稀奇古怪的道具,這些說來就話長了,或許是冥冥之中的命數,又或許是跟他的祖輩有關。但他自己卻總會掛著一臉莫測高深的笑容,擺出一副世外高人的風範跟你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總之,他這個人很臭屁!整天把自己弄得跟個江湖術士一樣。

當然,現在的易小寶也落魄的跟江湖術士一樣。如今的他沒有工作,溫飽問題也全靠淘寶小店在維持。

雖然如此,但他也從來不伸手向家裡要錢,因為他不想成為人們口中的啃老族。而且他從來不提家裡的任何事情,所以關於他的身事背景就不得而知。只知道他獨自一人在外面租的房子,房子很小,但是房租卻不少!

如果你是初次見到他的話,一定會以為他考研一族。因為他有空的時候總是抱著一本易經和幾本破舊泛黃的古書在研究。但這些只是他的假象,他一點也不愛讀書,不然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了。

眼看月底又到了,這就意味著他又要交房租了。可是淘寶店的生意卻僅夠他一rì三餐,而且還得掐指算了又算才夠湊合度rì。最近,他又遇上淘寶制度改革,說是要對所有化類項目進行調整,每個淘寶小店都必須辦理經營許可證!

易小寶的淘寶店賣的是風水書籍和避邪法器之類的,所以他得辦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否則不再允許經營!本來辦個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也不是什麼難事,可問題難在他賣的是算命風水的書籍,在大陸這一類書籍被歸於迷信。

所以,化局根本就不會給他辦證!這件事讓他特別苦惱!本來就已經過的很拮据了,現在要是把淘寶店關了,那可是要了他的小命,連唯一的經濟來源也斷了!

想到此,易小寶總會感嘆命運不濟,自己懷才不遇,空有一身驚天玄術卻無法得以發揮。

當然,易小寶也並非是一個只會整天抱怨的廢柴。他也在努力奮鬥,他除了在淘寶網賣這些避邪法器之外,自己偶爾也會客串一下風水師或是道士的角sè來賺點外快。可這些也僅夠糊口,並不能改變他目前拮据的生活。

這天,正當他尋思房租的時候,電腦里傳來一聲阿里旺旺的『叮噹』聲。這聲音讓他一陣興奮,總算救星來了。可當他來到電腦前,他的心瞬間冰冷到極點。原來這聲『叮噹』並非他想象中的救星,而是債主來了。

這個債主就是他的房東,易小寶看著房東發來的笑臉,臉上一陣諷刺的笑容。科技還是真進步,連收房租都用旺旺交流了。也是的,房東住在頂樓。想必他是不想上下折騰,所以直接用旺旺呼他了。

易小寶感嘆房東與時俱進,居然會用旺旺來收款了。可他現在更容易想象到房東接下來的第二句一定是想叫他把房租直接轉到他支付寶了。這月底還差兩三天,房東便來催款了,難道還怕自己跑了不成?

易小寶心裡縱有千萬個不爽,但還是得坐在電腦前陪著笑臉,誰叫他人窮志短呢?「你好啊……明哥。」以前易小寶交房租的時候總是直呼他李東明,但是在他落魄的時候卻總會改口叫明哥。

電腦里又傳來一聲『叮噹』,房東又回給他一個偷笑的表情並加了一句:「小寶,怎麼了?又遇到困難了?」

「這不是明知顧問嗎?」易小寶嘟嚕了一句,回了一個你強的表情,附道:「嘿嘿……明哥,這都被你猜到了,原來你還會讀心術啊。」

「少拍馬屁!這可是你的特長……」電腦里傳來一個憤怒的表情,隨後又傳來了一句:「上來吃個便飯吧。」

易小寶心裡揣測著李東明叫自己吃飯的含義,心想這絕對是鴻門宴!他一定是想借吃飯向自己問房租的事,他以前也是這麼問自己要房租的!心想著這個月的房租還沒湊齊,這飯可不是那麼好吃。想到此,回道:「明哥啊,我下面還有點事,就不上來麻煩你了。」

電腦里立即又傳來了一個憤怒的表情,這讓易小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難不成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想到此,剛想求他寬限幾天的時候。電腦里又傳來了一個偷笑的表情,附道:「小寶,是我啦,玲姐!」

OMG!原來是玲姐!易小寶總算鬆了口氣,這玲姐是房東李東明的未婚妻,她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她們訂婚快一年了,兩人早已同居,聽說兩人年底就會結婚。

玲姐很好說話,待人很好,而且燒得一手好菜,是個絕對的賢妻良母。易小寶經常感嘆為什麼這麼好的一棵白菜卻讓豬拱了。

「小寶,如果你困難的話,房租就別擔心了,等你寬鬆一點再給也不遲,先上來吃個飯吧。」電腦里緊接著又傳來一條玲姐發來的信息。

「這個早說嘛!吃飯這個事,好商量……」易小寶又嘟嚕了一句,發了一個尷尬的表情,笑道:「玲姐,你的好意我領啦,至於吃飯我就不上來了,我怕明哥見到我會不開心啊。」

「小寶,你怎麼這麼怕你明哥啊?他又不吃你,再說他不在家呢!是我請你上來吃飯,玲姐還有事請你幫忙呢!」信息回的真快,看來玲姐打字的速度很快。

易小寶點了點頭,心想:「我怎麼會怕李東明呢?我是怕他見這麼英俊帥氣的自己會自卑啊,哈哈……不過,現在只有玲姐一個在家,就不用擔心那個了。」想罷,回了一個OK的表情,附道:「玲姐的事就是我的事,我馬上就上來!」

說完沒等玲姐再回信息,便關了電腦鎖了門,一路跑到頂樓,一氣呵成,不愧身負玄學,連跑路也跑的這麼快!

剛走到玲姐家門口就聞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體香,很明顯這是玲姐身上散發出來的。看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正在廚房裡忙碌,而房門早就打開在這裡。想必她是見自己答應便已開了門就去炒菜了。

易小寶進屋叫了一聲:「玲姐。」

玲姐家的客廳跟廚房是敞開式的,她回頭看了一眼易小寶,微微笑道:「小寶,你這麼快上來啦。你先坐一會,我等下就好了。」說完繼續忙著手裡的活。

易小寶來到廚房,看著臉上微微流汗的玲姐,心裡一陣蕩漾,李東明這個傢伙真是暴殄天物,放著這麼一個美若天仙的賢妻在家,自己卻不知道跑哪去鬼混了,小心被人挖了牆角都不知道。

「你跑廚房來幹嘛啊?快出去,等下就好了。」玲姐看了看他說道。易小寶搭聾著耳朵,「我看玲姐這麼辛苦,看看有什麼要幫忙的沒有?」

玲姐看了看他,笑道:「不用啦,你剛剛是跑上來的吧,看你跑得一身臭汗,快去坐著休息一會吧,我這馬上就弄好了。」

「嗯……」易小寶尷尬地朝自己手臂聞了聞,嘿嘿笑道:「那我就不在這礙手礙腳了。」

回到客廳,易小寶四處看了看,續道:「玲姐,我可以參觀一下你們的新房嗎?」

其實易小寶來玲姐也吃過幾次飯了,只是每次都有李東明在場,他也不敢太放肆,這次李東明不在場,他可以要好好揣摩一下這裡的裝修設計了,說不定rì后自已買房時能借鑒一下,也順便看看為什麼李東明傢伙會娶到這樣的女人。

「當然可以!」玲姐說著回頭看了看他,續道:「順便指點一下玲姐這裡的風水。」

易小寶以為她在拿自己開心,尷尬地笑了笑,「玲姐你又笑我了。不過,說到風水。在玲姐面前,別的我不敢自誇,但是風水的話,我可以拍著良心向玲姐保證!」

「哦?是嗎?」玲姐雖然用懷疑的口吻在回答,但臉上卻是對他寫滿了相信。說著從廚房端著炒好的菜出來,「那你可要替玲姐好好看看這裡的風水了!」說到此,臉上閃過一絲落寞的心痛。

她的表情並沒逃過易小寶的眼睛,那一絲失落易小寶看在眼裡,心裡也不免升起一種男人天生對女人的愛護,「玲姐叫我上來,該不會就是叫我看風水吧?」

易小寶雖然心裡猜到了幾分,但還是不敢確定,再說自己除了這個特長,好像其它的都不會。

玲姐看著他,並沒有承認也不否定,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先參觀一下這裡,我去炒個蔬菜就可以開飯了。」

易小寶看出了她心中那種深深的無力感,也不好再追問什麼,只好點了點頭,四處參觀起來。 ?這是一套四室兩廳的房子,裡面裝修很現代,看樣子不過一年的時間。客廳和餐廳還有廚房都是敞開式的,中沒有隔斷。主卧和兒童房是相對的,還有兩間客房也是相對。這種房型是很常見的。

易小寶不知道玲姐會叫他看風水,所以沒有攜帶羅盤。現在只能以巒頭的方式和房子里的布局來判斷。因為整棟樓的戶型都是一樣,所以單憑巒頭來斷的話,會給風水師帶來一定的難度。當然,對於專業風水師來說,這一點並不為難。

一個有經驗的風水師,往往可以從局部的細節就可以洞察先機而未卜先知。易小寶雖然算不上專業,但他客串看過的風水讓他成為了一個相當有經驗的風水師。

而且每個經他指點過的風水,個個都發得跟個豬頭似的。唯有一點遺憾的是,他自己卻仍是入不敷出,每個月付完房租又是兩袖清風。

或許這也就是命數,但是易小寶一向都是知命而不認命!玲姐的房子,他仔細看了看,客廳跟餐廳還有廚房因為是敞開式的,所以顯得特別寬敞,加上裡面的布局和擺設讓他有一種極為空洞冷清的感覺。

走進主卧,一股令人怦然心跳的香氣撲鼻而來。床前的衣櫃打開在那裡,裡面掛著玲姐極具誘惑的黑sè蕾絲內衣。咦,居然還有粉紅sè的卡通三角內褲。真想不到玲姐這樣賢慧的女人竟然還穿這麼可愛的卡通小內褲,見此易小寶忍不住笑了一下。

第一次進女人的房間,看到女人的私人物品,不免有些心神不寧,而且腦海里竟然出現了一個極其齷齪的念頭,他竟然很想上前聞一聞玲姐的貼身內衣是什麼味道。

想哪去了?易小寶忽然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怎麼可以對著玲姐的內衣jīng蟲上腦,太沒出息了!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就有點變態了。易小寶慌忙的上前將衣櫃門關了起來,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始打量起房間的布局。

主卧正前面掛了一副女明星的照片,下面則擺了一對全裸情侶的工藝品,再加上所有房間的吸頂燈都是尖型,尤其是客廳和主卧的水晶吸頂燈,這燈又大又呈尖型,這對身心都是極為不利的!

還有一點,讓他感到奇怪是,主卧的床上只看到一個枕頭,而且整個房間沒看到一件東西是李東明的。很明顯,玲姐跟李東明感情出了問題,現在正分房而睡。

縱觀全局,這些現象加在一起,易小寶腦中就已猜出個大概了。他也明白為什麼玲姐會叫自己上來吃飯了。

回到客廳,看到玲姐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若隱若現的內衣,易小寶頓時又想到了衣櫃里那一幕,臉上閃過一絲心虛。

幸好玲姐沒有發現,玲姐也剛好將最後一道蔬菜弄好了,看著一臉認真的易小寶,玲姐笑道:「風水師,怎麼樣?」

易小寶在主卧看到的那一幕,已然猜到玲姐的婚姻出現了危機,猶豫了一下,笑了笑,「還不錯啊,就只有幾個地方擺錯了東西,等下我幫你重新布置一下就好了。」易小寶輕描淡寫,一句帶過。

玲姐看到了他臉上那一絲遲疑,半開玩笑的說道,「小寶,你若看到了什麼事情可要跟姐直說!不然以後你就看不到姐了……」這雖然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易小寶還是能從裡面聽出弦外之音,回道:「不知道玲姐是喜歡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不過,不要太真就好……」玲姐臉上忽然又出現那一絲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