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他們卻低估了江寂塵。

定空之力,可以困住別的偽帝尊級存在,但是,卻是定不住他。

他的肉身力量,何等強大?

此時,他一拳轟出。

直接轟滅定空之力,然後,以肉身力量,直接閃避開來。

轟!

接著,一聲巨響傳來,江寂塵剛剛所站的星辰戰場,直接崩滅,化作虛無。

但是,那一道光,依舊不滅,此時洞穿無數星辰。

可怕的一擊,但江寂塵避開了。

「很強的一擊,但你們,也來接我一擊吧!」

江寂塵浮在高空上,他沒有動用法器,而是雙手幻動,凝出法印。

「星辰入我懷!」

驀然,他低喝一聲,整片域外戰場,都是一震顫動。

隨之,無數枯寂星辰,竟然紛紛向他飛來,而且,彷彿受到了神秘力量的壓縮,它們本是巨大無邊,但此時在不斷的縮小。

成百上千顆,直至全部匯入江寂塵的懷中時,竟然已變成了如同手指一般的大小圓粒。

見此一幕,萬界殿始祖和太初老祖臉色同時都大變了起來。

看著江寂塵手中的小星辰,他們的臉上充滿了忌憚之色。

他們可是知道,這些壓縮星辰雖小,但所蘊含的力量,絕對恐怖。

「好驚人的手段,竟然瞬息間把百千顆的星辰壓縮,若同時轟殺過來,根本無法想象。」

此時,萬界殿始祖和太初老初,心中沒底起來。

而他們,雖然可以做到壓縮星辰,但是,絕然做不到,如江寂塵這一般,瞬息壓縮百千顆,如同玩小泥丸一般。

另外,面對一顆、十顆,甚至百顆星辰,他們亦可擋下。

但是,若是變成了數百顆,甚至上千顆,那就一切不同了。

「星辰如雨幕,疾!」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其實都只是在瞬息之間。

江寂塵此時一揚手,一顆顆壓縮星辰,如同小泥丸一般,向萬界殿始祖法像和太初老祖飛去。

「不好!」

他們驚呼出聲,雙雙叫道。

然後,面對這些壓縮星辰泥丸的攻擊,只能全力的抵擋。

萬界殿始祖法像,凝出法像靈拳,轟滅一顆顆壓縮星辰泥丸,但每轟碎一顆,他都需要消耗龐大的力量,而且,拳頭被震得發麻,體內氣血浮動,竟然有受傷的徵兆。

太初老祖催動手中的法器,打出一道道毀滅之光,擊滅一顆顆壓縮星辰泥丸,但是,他開始喘氣,因為,壓縮星辰泥丸太多了,他有些承受不住了。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接近帝尊的存在,此時,幾欲接不住江寂塵這一擊。

可怕!

這一刻,他們才知道,自己低估了江寂塵。

轟!

最後一顆壓縮星辰泥丸碎滅,江寂塵卻不停息,一步向前,便已出現在他們身邊。

萬界殿始祖法像和太初老祖,臉色同時大變,不得不拖著已有些虛弱的身體,與江寂塵大戰起來。

然而,江寂塵此時近身,動用體修戰鬥的方式,只殺得二人連連後退。

終於,他們二人,雙雙身體一震,同時咳血。

腳下的星辰大地,當場裂開,碎滅成無數片。

近身作戰,他們吃了大虧。

但是,他們此時無奈之極,因為已經被江寂塵帶入了他的戰鬥節奏中,完全被江寂塵佔據了主動權。

也即是說,萬界殿始祖的法像和太初老祖,兩位接近天祖帝的存在聯手,竟然還被江寂塵壓著打。

此時,萬界殿始祖法像和太初老祖有苦說不出。

另一邊,白衣帝尊和萬界殿始祖真身,亦在大戰不休。

不得不說,萬界殿始祖真身,強大到極點,只恢復了八成力量的白衣帝尊,此時處於下風,被萬界殿始祖真身壓著打。

然而,萬界殿始祖真身,卻有些心神不寧。

他的法像,與自己心神相通,此時被江寂塵壓著打的那一種憋屈感覺,也讓他感同身受。

「該死的,這小子竟然這麼強!」

萬界殿祖真身心中怒吼。

而白衣帝尊,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了江寂塵真實戰力,此時心中也是震撼到極點。 顯然,江寂塵已表現出了與帝尊一戰的實力。

縱然不敵,但帝尊要殺他,只怕也難。

之前,縱然白衣帝尊不來,江寂塵要殺萬通,他只怕也阻止不了。

如此看來,江寂塵並不是狂,而是真的有如此實力。

如此年紀,便有如此實力,仙界的妖孽天才,只怕也不過如此。

「你本強於我,可惜,你心不能定,這一戰,勝負難說!」

白衣帝尊看著萬界殿始祖,冷然開口道。

被白衣帝尊一眼看穿,萬界殿始祖臉色更是難看。

而他們兩位帝尊大戰,所過之處,一切星辰空間,盡數湮滅,化作虛無。

在他們四周,只有無數的毀滅風暴,此時,縱然半步帝尊靠近,只怕都要殞落。

「是么,那本祖就先滅了你。」

萬界始祖暴怒了,開始爆發至強力量,不顧一切的攻擊。

帝尊境,已相當於仙界真仙!

此時,就是兩尊真仙在生死戰鬥。

他們的戰鬥,威勢驚人,讓天地失色,日月無光,彷彿,連域外天地,都要被他們打穿。

不過,達至帝尊境,戰鬥並沒有那麼容易結束。

何況,他們實力相當,這必是一場持久戰。

而江寂塵,此時獨戰萬界殿始祖法像和太初老祖,也是戰況激烈。

現在,萬界殿始祖法像和太初老祖,雖然陷入了江寂塵的戰鬥節奏中,但他們終是接近帝尊的存在,比偽帝尊還要強大。

所以,江寂塵要擊殺他們,似乎也非短時間內可做到。

域外虛空在戰鬥,萬界流放之地,古修這邊,三位偽帝尊也一聲令下道:「戰!」

於是,上萬古修向萬界殿和太初門的修士殺去。

太初宗宗主是一名偽帝尊,但古修士這邊卻有三位偽帝尊。雖然,他們的力量只恢復到了七成,但是,並不比太初宗宗主弱。

何況,他們是三個。

只需兩個,便足可以壓制太初宗宗主,另一個則可以帶領眾古修,與太初宗和萬界殿大戰起來。

於是,萬界流放之地,有史以上,最浩大的一場戰爭打響。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這都是萬界流放之地,最強的一群修士在戰鬥。

東南西北四塊分陸的絕強人物,自然也把目光投向了這裡,關注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此時,他們震撼到極點。

他們,其實是屬於臣服了太初門和萬界殿的勢力,但見識了上萬古修士的力量,他們根本不敢前來。

只能等這裡的戰鬥,分出結果。

若不然,現在前來,只有送死。

噗,噗,噗

血水衝天,屍體掉落,這慘烈的一戰,讓眾修士心底驚悚。

而無疑,太初宗和萬界殿完全是被碾壓著,根本不是古修的對手。

古修雖然未完全恢復修為,但他們太強了。

所以,太初宗和萬界殿沒有了宗主參戰,他們完全是被屠戮的下場。

古修這邊,只有少數殞落。

「不,不要殺我,我願意投降。」

「這,這一次是真的,不是假裝投降。」

「是啊,求饒我們一命!」

一眾太初宗和萬界殿的修士大叫道。

然而,古修直接無視,無情的出手,將他們斬殺。

江寂塵說過,必須滅掉太初宗和萬界殿,所以,古修他們又豈會真的接受他們的投降?

剛才,就算萬界殿這些修士,不是假裝投降,是真的投降,古修士們依舊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將他們擊殺掉。

於是,大地上,血流成河,屍體成山。

很快,戰鬥結束,萬界殿和太初宗的修士,全部被屠滅,不留一個。

這時候,僅有域外戰場,白衣帝尊與萬界殿始祖,江寂塵與萬界殿始祖法像、太初老祖,還在戰鬥不休。

他們,在此時都是身上負傷,但是,戰鬥卻更加的激烈。

此時,萬界殿始祖壓制著白衣帝尊,畢竟,無論萬界殿始祖如何分心,白衣帝尊終只是恢復了八成的力量。

在萬界殿始祖的恐怖攻擊下,白衣帝尊受傷很重,顯得很狼狽。

但是,白衣帝尊道:「你的萬界殿滅了,很快,就輪到你了。」

萬界殿始祖自然知道,他的萬界殿已經被滅了。

他臉色難看地道:「滅了可以再建,只要你死,那些螻蟻贏了也難逃一死。」

於是,萬界殿始祖的攻擊更猛!

他手中,出現一面黑旗,對著白衣帝尊一搖。

一片片黑色的罡風,隨著黑旗搖動,掃出。

轟!

身前虛空,直接被黑色罡風割裂開,竟然比仙器攻擊還要可怕。

若是落在身上,白衣帝尊的身體只怕都要當場被割成兩半。

「黑魔天罡旗,當年的機緣之一,本該屬於我的。」

看到黑旗,白衣帝尊終於臉色變了一變道。

萬界殿始祖卻是冷冷一笑道:「機緣之物,強者居之。」

「你太弱,沒有資格擁有。」

「今日,就讓你死於黑魔天罡旗下。」

說話之間,萬界殿始祖更加賣力的催動黑魔天罡旗。

無盡黑色罡風,席捲而來。

如一把把黑色的刀刃,從各個方向切來。

顯然,這一次萬界殿始祖動用了最強的力量,要一擊滅掉白衣帝尊。

白衣帝尊狼狽的閃避。

噗!

他的身上,直接被切下了一塊肉。

而這時候,更多的黑色罡風來襲,快到極致,密到極點,根本無處可避。

白衣帝尊,瞬間被淹沒其中。

「哼,該送你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