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走鏢遇到的都是匪賊,都是人,何曾見過這種場面。

鏢師們都被下破了膽,轉身就要逃。

可是那道身影在他們四周不斷閃過,伴隨著咀嚼的聲音。

他們知道這是妖怪在吃他們頭領的肉。

「跑,我不幹了。」一個人受不了這種恐懼,不顧一切的往一邊沖。

沒跑出十米,黑影撲過來,瞬間就被啃斷身體。

「發生了什麼事?」馬車內的女子探出頭,當發現這慘狀時,花容失色。

這時贏一踏進了這片區域。

「又來一個送死的。」鏢師看到贏一后,忍不住說。

貓妖看向老人,應該是對贏一的臭皮囊沒興趣,沒去搭理。

貓妖的速度快的就像利箭,這隻貓妖比的上一品高手。

死亡的威脅向眾人撲來,他們如同引頸受戮的羊羔。

突然,貓妖一聲慘叫,撲倒在了一旁,一條妖腿掉落在了一旁。

「咳咳,小妖,我有問題要問你。」施展完一道劍氣的贏一咳嗽了兩聲,雖然有充足的陽壽,但身體狀況總是不好。

貓妖以速度見長,猛的躍起,想要逃走。

贏一又平靜的揮出一道劍氣,斬斷了他的一條手。

淡淡說:「你是想死嗎?」

此時,貓妖再沒有逃竄的念頭,求饒說:「我如果老實回答,能不能擾我一命。」

「可以。」贏一吐出兩個字。

「你們妖族為何敢出來作亂?就不怕人間仙人?」贏一問。

貓妖老實說:「人間仙人早就自顧不暇了。」

「哦?」贏一疑惑。

「就連劍山的天爐道觀也被毀了,裡面的仙人身死道消,劍林已經被魔主佔領。」貓妖說。

「你確定?」贏一說。

「這件事大陸上的強者都知道,消息沒有擴散出去,是因為人族強者有意壓制,不想引起更大的慌亂。」貓妖說。

贏一凝思了良久。

「我……能走了嗎?」貓妖膽怯問。

「滾。」贏一輕聲說。

「不能放了他,放過他,他還會去禍害其餘人的。」馬車裡的女子鼓起勇氣說。

「是啊,前輩,人妖不兩立。」鏢師說。

贏一沒有理睬這幫人,就離開了。

「到底是蓮花真人死了,還是一貧死了,還是兩個都死了?魔主?又是哪個魔主,魔窟棺槨里的屍體復活了?那為什麼他的道果還會留在那兒?」贏一疑惑,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趕赴劍林。

沿路,劍林大陸早就大亂了。

不管是大商帝國還是大離帝國,八成的城池變成了死城。

不光是妖物,魔物,就連人也開始自相殘殺起來。

為了活命,一些人歸附了一些大妖,一些修鍊邪魔武功的人也肆無忌憚起來。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整座大陸已經變成了人妖魔三方盤踞亂戰的場面。

不過贏一覺得這沒什麼,因為大劫帶來的就是大機遇,只有在大劫之中才能誕生出至強仙人。

如果一昧的安逸,當和遠古末期一樣的大難來臨,沒有至強帝仙出來,那就是滅絕的劫難了。

和滅絕相比,即便是死傷整整一界的人都沒什麼,這也是贏一有時沒興趣出手救人的原因,他心中藏的是萬界蒼生,不是區區一界。

兩個月後,贏一來到劍林。

整個劍林上空,魔氣滔天,山林間妖氣瀰漫。

讓贏一回想起了一萬三千年前,那時整個劍林大妖盤踞,人族式微,而16歲的他孤身一人仗劍其中,將大妖砍殺殆盡…… 「喂,今天你搜集到靈藥了嗎?」虎妖問旁邊的狼妖。

「我殺了一個鎮子的人,搜到了一株千年人蔘。」狼妖說。

「我就倒霉了,半株靈藥都沒搜到,看樣子要去有人族大能駐紮的大城去找了。」虎妖哀愁說。

「那可是拿命冒險啊。」狼妖說。

「沒辦法,誰讓王看上了那個女鬼,而她不斷的搜集靈藥,自己又不食用,靈藥都能堆滿一個房間了。」

…….

贏一藏在樹林里聽著兩個小妖談論,心想那個女鬼多半是小殊了,沒想到對方還想著給她儲藏靈藥,這個曾孫女沒白收。

贏一悄悄的跟著兩個小妖來到山巔,這兒坐落著一座宮樓。

對於凡仙級別的大妖,打造出一座宮樓並不是什麼難事。

此時宮樓外張燈結綵,一副喜事將近的樣子。

還被贏一說中了,小殊真要嫁給一個鬼或妖的東西,想到女孩此時的表情,贏一不由覺得好笑。

此時,一個穿著紅色新娘服的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出來。

「靈藥搜集的怎麼樣了?」小殊戳著嘴唇問一幫小妖。

「鬼后請笑納。」幾個小妖把靈藥遞了上去。

小殊笑嘻嘻的收到了懷中,然後在沒收集到靈藥的小妖身邊走了一圈。

在虎妖面前停了下,喃喃說:「今天還沒想好給鬼王做什麼菜呢,要不來道紅燒虎鞭吧。」

聽到紅燒虎鞭,虎妖的臉瞬間綠了,嚇得下身一軟,其餘的小妖聽了也是大汗不已。

「鬼后饒命,鬼后饒命,明天我一定搜集回來靈藥。」虎妖連忙求饒。

「一株可不行,明天加上利息得要三株。」小殊撇嘴說。

「三株……」虎妖大汗,找到一株就已經夠嗆了,何況三株,看樣子明天要和熊妖一樣逃離這個山頭了,這裡簡直不是妖待的。虎妖心裡說。

這段日子,小殊的「惡行」已經嚇走了不少妖怪,其實這是她故意的,為的就是削弱鬼王的勢力。

小殊心裡也是急的不得了,都快哭了,回到房間,她對著滿堆的靈藥自語:「太爺爺,你怎麼還不來救小殊啊,小殊給你準備了這麼多靈藥呢,難道你不要小殊了嗎?」

「小殊才不要嫁給鬼呢,才不要……」

門突然被打開,一個老人走了進來。

「太爺爺!」見到老者后,小殊忍不住撲了過來。

「太爺爺,你終於來找我了。」小殊說。

贏一忍不住摸了摸女孩的頭:「太爺爺帶你離開。」

「這些靈藥怎麼帶走?」小殊看著堆滿大半間屋的靈藥。

贏一搖了搖頭:「這些凡級的靈藥現在對我沒什麼用了,不需要帶走。」

「你怎麼不跑?」贏一納悶,他發現這幫小妖根本不敢看管小殊。

在小妖眼裡小殊是個可怕的女鬼。

「我都跑了不下七次了,可每次小紫發都能把我抓回去。」小殊說。

「小紫發?」贏一狐疑。

「就是他們說的鬼王。就是個臭小鬼嘛,非嚷著要娶我,幾個月前,我在劍山溜達,見到了一個紫發小孩,想去逗逗他,沒想到遇到了一個鬼,就被他抓起來了。」小殊無辜說。

「跟我走,我倒要看看,他怎麼追上我們。」贏一說,帶著小殊離開了這座山頭。

「太爺爺,你走的方向不對啊,我們不是要離開劍林嗎?」小殊問。

「我要去天爐道觀一趟。」贏一說。

小殊聽了,急忙拽住贏一:「太爺爺,那裡的道士都死光了,現在那兒是魔族和妖族的大本營,不能去的。」

「哦?聽上去很有趣。」贏一說,看樣子一貧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太爺爺,我知道你本事大,可是本事再大也不能去,仙人去了都出不來。」小殊阻止說。

「那你先回去。」贏一淡淡說,他對那位魔主很感興趣。

小殊想了下說:「我還是和太爺爺一起去吧。」

來到求敗山腳下,每條要道都有一位小妖把手。

當然對付這些小妖,贏一都是一劍的事,他甚至懶得用身法躲避行蹤,直接大搖大擺的往山上去了。

他已經準備耗去兩枚火雲聖果,但求一戰了。

此時,天爐道觀的正殿已經被妖魔佔領。

白髮男子坐在大殿正坐,全身上下不光有魔氣還有含而不露的霸氣,最詭異的是他的眼睛,一隻是白色,一隻是黑色。

左手邊坐著的是大妖孔雀尊者,攻佔天爐道觀時,是他殺死了蓮花真人。實力乃頂尖大妖可與頂尖凡仙一戰,輕輕一揮翅,山河動搖。

右手邊坐著一個一頭紫發的男孩,此時男孩正擺弄著手裡的一顆魂珠,拘禁魂魄的珠子,仔細看,會發現珠子里有一個道人,正是一貧。

大戰時,一貧被這個男孩毀去了肉身,拘禁了魂魄,此時成了他的掌中玩具。

接著下面還坐著四名普通大妖,皆有凡仙的實力。

整個劍林大陸魔道的至強戰力都在這裡!

「魔主,天爐道觀已經被我們攻佔下來,何時給人族致命一擊?」大妖琉璃虎魔問,大戰開始后,他已經屠殺了數十萬人。

「依我看,我們能讓人族徹底滅絕。」旁邊一具有三個頭顱的魔物說,渾身散發著腐肉氣息,他是皇陵中三具宦官屍體化成的屍魔。

白髮白衣魔主開合著雙眼,緩緩道:「世上沒有長盛不衰之物,以前魔族式微,今日人族式微,放眼萬界,我們形同螻蟻,我們都是這一界之物,只要他們知道我為這大陸之主,未必要行滅絕之事。」

「我不管,一萬三千年前人族將我們妖族大能屠戮殆盡,今日我要滅絕人族,以防後顧之憂。」琉璃虎魔說。

魔主看向琉璃虎魔,一絲威壓散出,那是怒意,琉璃虎魔感受到后,連忙跪服下來說:「屬下知罪。」

「報告,山下有位老人殺上來了。」一名小妖來到正殿彙報。

「地仙嗎?」孔雀尊者問,敢孤身一人來的,也只有地仙了。

「用的是凡人的尋常劍氣,並沒有仙力。」小妖說。

「魔主,讓我去殺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琉璃虎魔說。

魔主輕輕一揮手,琉璃虎魔立馬退去。 「報……告,虎魔大人被殺了。」小妖顫微微說。

「什麼。」三頭屍魔震驚,他的實力和虎魔相當,他問:「對方可有受傷?」

「他……只用了一劍。」小妖結巴說。

「難道是劍仙?」孔雀尊者驚問,能夠一劍殺了虎魔,能做到的只有仙中以戰力聞名的劍仙了。

「可是他那一劍並沒有揮灑出仙力。」小妖說。

「這怎麼可能?凡人越級殺大妖?」孔雀尊者震驚。

「應該是凡人的至強一品,實力可戰大妖。」魔主淡淡說。

「能戰大妖,這麼說可以和我一戰了。」孔雀尊者自語。

「我下山會會他。」孔雀尊者說。

「不需要了,他已經來了。」魔主淡淡說,當老人的身影出現在魔主的視線里,他心中震顫。

鬼王餘光看到了贏一旁邊的小殊,停下了把玩手中的魂珠。

「你也在這……」小殊看到了小紫發,鬱悶極了,沒想到她自己送上門了。

「你竟敢劫持我的王后。」鬼王眼睛鋒利,怒視贏一,語氣中有與他身形不相配的威嚴。

「小紫發,他是我太爺爺,怎麼說你也要叫他聲太爺爺。」小殊想了下說。

鬼王在贏一身上看了圈:「只要他成了鬼,認他做太爺爺也行。」

「太爺爺,小紫發說的似乎有點道理。」小殊說。

贏一沒搭理,注意到了鬼王手裡的魂珠,原來一貧的魂魄被拘禁在裡面隨後他看向坐在正前面的白髮白衣的魔主,直接手指化劍,澎湃劍氣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