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自天考慮了片刻,點頭道,「好,就你去吧。」

蘇訓並沒有急著出去,而是在等對方先出場,如果是禹秋先出場,那他就讓姜躍出場,不是的話,他在出去也不遲。

姜躍此時正在閉目養神,恢復體內損耗的能量。

先前,危機之下,他動用了不滅神拳,雖然僅僅只是曇花一現,並沒有釋放多少力量,但還是讓他的精神力和能量出現了一些損耗,馬上就要到他登場了,他必須儘快恢復過來。

「金煌門的,廢物,你們還不出場?」逍遙道宗的人嚷嚷起來。

「你們不也還沒出場嗎?」穆燼不屑道。

陸靈劍看向藍冰茹道,「茹兒,你去吧。」

「是,宗主大人。」藍冰茹緩緩的走向擂台,見到這一幕,蘇訓也迅速走出去,踏上了擂台。

藍冰茹穿著一襲冰藍色連衣裙,身形綽約,如處子般,皮膚白皙,肌膚如冰雪般,細滑富有光澤。

美人如畫,但蘇訓卻根本沒有欣賞的心情,藍冰茹修鍊的功法既不是逍遙道宗最強的劍術,也不是關於青木道種方面的武技,她修鍊的,是一種類似於媚術的武技。

這種武技很詭異,他不是靠力量來殺人,他靠通過一種類似於精神劇毒的力量來殺人,來魅惑人,讓人在銷魂般的夢境中被殺,且毫無知覺。

蘇訓和她交過手,知道這種媚術的恐怖之處,想要不中招,就不能看對方的眼睛。

蘇訓在走上擂台上后,取出了一塊黑色布條,然後將眼睛給蒙住。

蘇訓的身軀挺拔如山,如同利劍般,氣勢直衝雲霄。

「蘇大哥,你怎麼把眼睛給蒙上了,你難道是嫌棄奴家長得丑嗎?」藍冰茹突然開腔道,緩緩的走向蘇訓。

她的聲音無比銷魂,令人心頭火熱,蠢蠢欲動,再加上她那妙曼的身姿,如此誘惑,對於還處在青年期間的天才而言,擁有無法抵擋的誘惑力。

台下,無論是逍遙道宗的弟子,還是金煌門的弟子,都在一個勁的咽口水。

秦可櫟看了看身旁的許由和穆燼兩人,又看看藍冰茹,忍不住罵了一聲,「該死的賤人。」

藍冰茹的確稱得上禍國殃民,容貌身材皆是無可挑剔,姜躍看的也是津津有味,但卻僅僅只是在欣賞她的美,目光純粹,沒有任何想法。

他很清楚,這種女人,外表美麗無比,但卻心如蛇蠍。

「奇怪,他的眼神好特別,他看我的時候,似乎也是這種眼神?」秦可櫟疑惑的看著姜躍,心中很不解。

蒙上了眼睛的蘇訓並沒有被對方那銷魂入骨的聲音給誘惑,他緩緩的將背上的黃金翦取了出來,兩人同為青銅強者,境界相差不大,藍冰茹修鍊的媚術,對精神力強度很高,所以,兩人的神識之力強度相當,蘇訓蒙上了眼睛,並不能根據神識之力來探查對方的位置。

他的耳朵動了起來,根據對方發出的細微的聲音來判斷對方的位置。

「找到了。」蘇訓突然開口,身形一晃,出現在藍冰茹眼前。

黃金巨翦砍下,藍冰茹卻輕飄飄的來到了他身邊,深處一隻柔荑素手,在他的胸膛上摩擦起來。

「蘇大哥,你幹嘛那麼凶嘛,來,好好的寵愛妹妹吧。」

藍冰茹的聲音,酥到彷彿要把人給熔化掉一般,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估計都很難抵擋這句話的誘惑。

在加上藍冰茹本就是修鍊媚術的人,一言一行都帶著一股魅惑人心的感覺。

「這一戰,絕對不能輸,否則金煌門就落敗了,想用美色來誘惑我?不存在的。」

蘇訓冷喝一聲,黃金巨翦再次揮舞,將周身舞的密不透風,滴水不漏。

「這個獃子,竟然還沒有被魅惑到,心志竟如此堅定?」藍冰茹有些氣氛,有些煩躁。

輪戰力,她遠遠不是訓的對手。

最終,她還是落敗了,有一次蘇訓佯裝被她給魅惑,隨後趁機暴起,一拳將對方轟下了擂台,輸掉比賽。

四戰過去了,雙方各自贏了兩場,真正決勝負的一句,在最後一戰。

逍遙道宗的人是禹秋,金煌門的人是姜躍。

姜躍這個名字最近在逍遙島快速崛起,他的實力,眾人也有目共睹,很強,強的有些離譜。

禹秋也很強,逍遙島第一天才並不是白叫的。

不過,就逍遙道宗的弟子而言,厲害的還會是禹秋,沒辦法,禹秋實在太耀眼了,他的一生,都是為了打破記錄而來的,逍遙道宗的好多記錄都是他打破的。

禹秋是逍遙道宗將來的希望,逍遙道宗有沒有資格擠進青銅州域,還得看禹秋給不給力。

所以,眾人自然認為他能贏,姜躍的傳聞雖然鬧得沸沸揚揚,但卻真正見過他出手的時間不多,誰知道眾人是不是以訛傳訛,故意造謠的。

禹秋緩緩的走上了擂台,他的腦袋上帶著頂紫色金冠,他的身材很高大,但面容卻極其俊秀,白皙無比,堪比少女的皮膚一般,

見他上場,姜躍也毫不猶豫的跨上了擂台。

柔情蜜愛:獸性老公深深愛 「你就姜躍?」禹秋開口道。

「不錯,我就是姜躍,請指教。」姜躍謙遜的道。

「廢話少說,你殺害我同門師兄弟,並且還得罪了青藤長老,所以,今日天你必死無疑。」

「我要說不呢?」姜躍開口道。

「你不會的,因為你根本不會有那個機會」 「大師兄,一定要給我狠狠的教訓這個廢物一頓。」擂台下,季凌怒吼道。

姜躍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們逍遙道宗的人還真好笑,明明自己是廢物,卻總喜歡說別人是廢物,你讓我該怎麼說你們好呢?」

姜躍攤攤手,做出一副很無奈的表情,實在太無奈了。

「廢話少說,給我死來。」禹秋動手了。

禹秋,青銅五階境界,月階上品武技,極道劍法接近大成,並且,領悟了【戰劍道種】。

大道三千,劍之道也是一方大道,而這【戰劍道種】,主要是指劍修的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並且還能讓凝練這個道種的人對劍的領悟能力變強。

這也是為何禹秋年紀輕輕,便已經達到了這種境界,並且修鍊的劍法也已經突破到了那麼高境界的原因。

禹秋沒有任何的保留,他看姜躍極度不爽,今天的風頭,差不多全讓姜躍給佔了,而他堂堂逍遙島第一天才,竟然成為了一個配角,這是他所無法容忍的。

「極點刺殺!」禹秋怒吼一聲,攜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殺向姜躍,戰劍道種在增強他氣勢的時候,也能夠增強劍法的威力。

一般情況下,能夠直接讓劍法的威力增強一倍。

姜躍一點也不敢大意,他的境界太低,真正比攻擊力,他根本不是禹秋的對手。

他的優勢在於神通繁多,並且每一種神通威力都很大,並且各有側重。

面對這一劍,姜躍選擇了閃避,瞬風白虎步加上和青靈融合,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這一擊。

「廢物,就知道閃躲!」逍遙道宗弟子大叫起來。

姜躍並不在意,他和對方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和五個小境界,難道還不允許他閃避了,非得硬肛?這是什麼道理,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吶。

禹秋聽聞姜躍以赤鐵九階境界,和青銅高手大戰而遊刃有餘,起初,他根本不相信,但現在他相信了,姜躍竟然真的只是一個赤鐵九階境界的廢物。

案例來說,這種境界的任務,禹秋一巴掌都能將他給扇死,但姜躍卻很輕易就躲避了他的一擊?這實在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禹秋臉上感覺被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痛,對方的天賦,比他更強。

「這不可能,速度快不能代表一切,我的劍,待會要將他給斬成幾段。」禹秋怒吼一聲,再次出手。

這一劍,出招速度更快,他本身就是青銅五階,再加上戰劍道種的振幅,出招速度堪比青銅六階。

小成的瞬風白虎步加上青靈的力量,才勉強讓他的速度突破到了青銅六階的門檻。

面對這一劍,姜躍還是差了一點,沒有閃避開。

不過,他也不驚慌,直接施展金剛螣蛇軀進行防禦。

土之螣蛇乃是世間防禦最為強大的神獸,金剛螣蛇軀便具有這種特性。

那明黃色的土之力瘋狂湧向他的體內。

這一劍的威力很巨大,姜躍被擊飛出去,但整體而言,卻並沒有受到多少傷害,大部分的傷害都被金剛螣蛇軀給吸收了。

擊飛后的姜躍站了起來,毫髮無傷。

「什麼,這都沒事?這小子身上的烏龜殼子可真夠硬的。」逍遙道宗的弟子嚷嚷道。

先前姜躍的速度快,被他們說成只會逃跑,膽小鬼,現在姜躍的防禦強,被他們視為烏龜殼子。

城市套路深,心好累啊!

戰鬥比拼的多方面的東西,真正的戰力,速度,防禦,反應,神識之力,裝備,等等,以上綜合起來,才能反應一個人的真正實力。

防禦和速度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姜躍並不會在意任何人的看法,這種打發雖然有點慫,但至少很保險,他看似沒有辦法奈何對方,只會逃跑,實際上,他在等待對方鬆懈,別忘了,他還有一招真正的底牌。

好萊塢傳奇導演 戰劍道種賦予了禹秋一往無前的氣勢,增強了他的劍術,讓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無比狂暴,異常強大。

姜躍徹底被壓制,看上去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姜躍偶爾使用崩壞玄武震和不滅麒麟臂來對敵,但並不是凝練了戰劍道種的禹秋的對手。

「這個小子覺得這樣拖延下去就能獲勝?是不是很搞笑?」

「簡直就是愚不可及,禹師兄什麼人物,同境界堪稱無敵,並且他體內的能量存儲量是別人的三倍,有雄渾的能量支撐,這個姜躍將身上的能量耗光后,必死無疑。」

逍遙道宗的弟子道。

姜躍現在很謹慎,每次閃避,每次阻擋,他都在觀察著對方的變化。

一個人,實力強大無比,但他卻無法解決一個實力比他弱小很多的人,那種感覺會讓人很不爽,會讓人心頭焦急。

一開始,禹秋並沒有這種感覺,但漸漸的,他便的煩躁起來,禹秋身為逍遙島第一天,對付一個赤鐵九階的小子,已經夠丟人,現在竟然還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對方,他感覺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變得有些不太一樣。

漸漸的,他的攻擊章法變得有些凌亂,而且,他的脾氣也變得暴躁起來。

「小子,有本事就和我來一次正面較量,別用你那烏龜殼子擋,我們來一次男人間真正的較量,敢不敢?」禹秋喝道。

「你在做夢是吧,我會那我自己的短處去和你的長處硬碰,我腦袋被門板給夾了?」

姜躍露出一抹譏諷的表情。

但下一刻,他的速度突然變緩了一些,禹秋雖然有些暴躁,但卻並沒有忘記時刻觀察姜躍的情況,見到他的速度下滑,他心中竊喜。

「小子,你的能量快要消耗乾淨了吧,哈哈,這下看你還怎麼猖狂?」禹秋瘋狂的劈出一劍,直接落在姜躍身上。

姜躍的身體倒飛出去,禹秋並不放過他,追上倒飛出去的身體,再次將他給擊飛。

這種感覺讓姜躍很無奈,但他知道,機會來了。

先前其實並不是他的能量不住了,恰恰相反,他體內能量基本上沒有消耗多少。

各種五行力量,都能在大自然中獲得。 「就是現在,不滅神拳!」還處在空中的姜躍怒吼一聲,麒麟虛影,螣蛇虛影浮在空中,兩道嘹亮的獸吼傳來。

隨後便融合唉一起,姜躍的手中,有赤色火焰和黃土之力的光芒在不停的跳躍。

就在禹秋衝上的時候,姜躍揮出了這無可匹敵的一拳,不滅神拳,正中禹秋。

千億爹地寵妻忙 哇的一聲,禹秋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一大口鮮血飆射出來,轟的一聲,他倒在地板上,一動不動。

始料未及!

真正的始料未及。

所有人,都覺得姜躍已經沒有了任何還手之力,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但在緊要關頭,姜躍竟然能夠瞬間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震驚,無比震驚。

「到底是什麼武技?」有人驚詫起來。

姜躍先前施展的那門武技,實在太過強大,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烈焰之力,裂土之力,難道說,這小子,在赤鐵九階就凝練了兩種道種不成?」眼裡高一點的金自天和陸靈劍都生出了這種想法。

他們對道種的領悟都比較深刻,能夠感受到其中濃濃的道種的感覺。

只不過,這兩人的心裡感受,卻截然相反。

金自天是興奮,激動。陸靈劍則滿臉冷漠,憤怒,不甘。

赤鐵九階就凝練兩種道種,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要是等到他突破到青銅境界,該有多強,簡直無法去估量。

這一刻,陸靈劍真正的對姜躍起了必殺之心。

禹秋被不滅神拳擊傷,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第五戰,就這樣落下了帷幕,這一次的比賽,金煌門贏了三場,拿下了青銅礦脈的掌控權。

金自天大笑一聲,上前一步道,「陸靈劍,這條礦脈,就歸我金煌門所有了,你有意見嗎?」

「哼,我逍遙道宗向來堂堂正正,願賭服輸。這次,你們贏了,這青銅礦脈,自然歸你所有。」陸靈劍冷冷的道。

金煌門諸人臉上露出笑容,想不到這次逍遙道宗竟然這麼好說話。

然而,陸靈劍的話卻還沒有說完。

「青銅礦脈可以給你們,不過,你們必須將那小子交給我。」

金自天瞳孔一縮,明白過來。

姜躍所展現出的絕世天賦,實在太強,成長起來,完全有能力憑一己之力就將逍遙道宗給滅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