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這種精明的貴族敢於旗幟鮮明的站隊,就說明伍德無懼接下來安迪伯爵的報復,可想而知,他肯定也有著不凡的武力底牌。

貴族可是一群精明的人,雖然伍德子爵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但是王小天也不是弱者,不然伍德也不會對王小天和顏悅色,畢竟,貴族可是一群不喜歡講道理的人。

最起碼在你有實力跟他講道理之前。

他們不喜歡講道理!

顯然,現在這種詭異的平和,就是二者都相互忌憚著。

慶幸的是,目前無論是王小天還是伍德都是一個陣營的,他們的大部分精力都被即將到來的動蕩所吸引,因此,軍隊在行進過程中還是比較和諧的。

一路上沒有什麼波瀾。

經過了三天時間的行進,王小天終於在第四天的中午抵達了目的地——楓葉要塞。

當軍隊抵達楓葉要塞時,王小天和伍德的緊張氣氛驟然一松,似乎是要塞那壓抑的氣氛令他們沒工夫互相忌憚了。

……

楓葉要塞。

位於西部行省的西南角,是眾多大荒商人進入大荒通道的一個交匯處,在它的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地區,而它的後方則是著名的荒野大道。

從荒野大道往西走,就會出現數條分支小徑,其中就有著名的「黃金小徑」沙恩鎮,還有很多邊陲城鎮,楓葉要塞至少掌握著西部行省近三成的商道。

可想而知,這座要塞是多麼重要的戰略要地,因此,哪怕是伯爵北上,也沒有抽調這要塞里的守軍。

但是令王小天沒想到的是,就是這麼重要的要塞,此刻聚集的都是一群反對西部伯爵的勢力。

無疑。

皇室對西部的滲透是可怕的,對西部的覬覦也是蓄謀已久的,就連這麼重要的戰略要地都已經暗暗倒向了皇室。 ?當伍德和王小天他們抵達楓葉要塞時,這裡已經初具戰爭的氛圍了。

楓葉要塞,無愧要塞之名。

當大規模空中作戰無法普及的時代,地面戰爭中最具優勢的就是地勢之利了。

楓葉要塞,位於商業要道的樞紐位置,兩邊都是近乎絕地,每年往來的商人絡繹不絕,為了確保它的安全,要塞的城牆上鑲嵌著造價昂貴的魔法金屬,護城河中隱藏著各種魔法陷阱,而且自它建成以來,那連巨人都無法攀登的城牆就成為了它的標誌。

在數百年前,這座楓葉要塞興建的初衷就是為了防止獸人反撲,在那個時代,獸人的活動還是很頻繁的,特別是豬頭人、狗頭人這類繁殖力超強的獸人,幾乎在每一個冬季,恐怖的獸人狂潮就開始反撲人類國度,但是隨著那次傳奇之戰的失敗,獸人們就陷入了一種詭異的低谷期。

黃金級的獸人近乎消失,越來越多的獸人部落遷入大荒深入,這些年獸人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個種族正漸漸退出大陸的舞台。

要知道,在數百年前,獸人仍然是人類的心腹大患之一,紫羅蘭公國就是為了鎮壓獸人而建立的國度。

此時,當王小天率領墨刃抵達楓葉要塞時,就感受到曾經獸人的強悍了。

這座要塞聚集了西部近乎三分之一的兵力,天生為戰爭準備的要塞里,光是大型法師塔就有九座,中型法師塔二十餘座,特別是面朝大荒方向,那面城牆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種人類的戰爭兵器。

就是這樣一座鐵通一般的要塞,曾經硬生生的抵抗了獸人的反攻,就連傳說中的「比蒙巨獸」都折損在這城牆下,在那次戰爭中,這座要塞堅守了近半年,最後淪陷。

可想而知,那個時候的獸人是多麼強悍。

……

走進這座要塞,經過數百年的苦心經營,王小天還依稀可以感受到曾經戰爭年代這座城市的鐵血氣息。

但是不可否認。

隨著這些年商道的開發,以及大量商人的湧入,這座要塞也開始充斥商業的氣息,墨刃軍,這樣一支獸人軍隊,在以往是絕不可能靠近這座要塞十公里的,但是如今,王小天卻堂而皇之的率領這支軍隊駐紮在城外。

當墨刃軍被要塞內部成員安排到自己的駐地時,王小天觀察了附近的幾支部隊,感到十分詫異。

他竟然看了很多非人類的軍隊!

在墨刃軍的東邊營地,駐紮的竟然是一群半獸人。

半獸人,這是一個處境很尷尬的種族。

他們既不被人類所接納,也不受獸人們待見。

人類將他們視作低賤的雜種,因為在人類國度獸人往往都是擔任奴隸,因此,當人類和獸人出現後裔時,就註定了悲劇的誕生。

獸人們則將這些人視為恥辱,因為半獸人的出現往往就意味著獸人的血淚,當然了,也有很多獸人對這些有些悲劇的種族報以憐憫。

但是,半獸人在這個世界上的處境是十分尷尬的,在西部,他們往往以部落的形式流浪,沒有固定的領地,大荒里的戰鬥獸人也不會接納他們,因此,這個種族往往就意味著野蠻和劫掠。

而此刻,就有一支半獸人軍隊駐紮在王小天的隔壁。

而在墨刃軍的西邊,駐紮的居然是野蠻人。

野蠻人。

這是一種生活中北方的種族,但是原來的大荒中也有一部分野蠻人,他們天生擁有特殊的血脈力量,因此,也不被主流人類視作同族,這個種族也極為少見。

在王小天抵達的第一天,他就看見一隊野蠻人從外面歸來,貌似是去荒野中狩獵了,一個個身材魁梧的野蠻人,身上繪製著奇異的圖騰,那隊野蠻人身披著皮甲,腰間都佩戴著彎刀,看上去已經初具軍隊的雛形了。

最令王小天詫異的是,在他們的不遠處居然還有一支人類傭兵團。

要知道,由於王小天的軍隊是獸人,因此,他們被安排的地方距離人類貴族軍隊可有些距離。

再加上這附近全部是非人軍隊,因此,在這樣的「非人區」居然駐紮著一群人類傭兵,這是多麼令人詫異。

由於墨刃軍是剛剛抵達楓葉要塞的,所以王小天也沒有過多的和幾個鄰居接觸。

但是這無疑是對墨刃有利的一個消息。

這說明在人類的國度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種族勢力正在崛起。

能夠參與這場遊戲的異族,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他們一定也擁有著過人的戰力或者特長,就像灰石聯盟,這可是王小天擊殺了一個黃金強者,才得到的資格。

相對的,相信半獸人和野蠻人也一定具備強悍的力量。

發現了同樣具備強悍戰力的異族,這對王小天而言算是意外之喜吧,起碼灰石聯盟不是孤單的,在獸人之外還有其他種族在奮鬥,也就是說,就算有朝一日灰石聯盟崛起於大荒也不算突兀,因此,很多勢力都在發展。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

王小天最怕的就是紫羅蘭的國家範圍內只有獸人一個外族,這樣對灰石聯盟的發展就很不利,畢竟人類是排外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可不是說說而已。

現在得知在紫羅蘭的勢力範圍內有半獸人、野蠻人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勢力,灰石聯盟也僅僅只是其中之一,這樣一來,聯盟才有渾水摸魚的發展空間。

……

就在王小天他們抵達楓葉要塞后的幾天,陸陸續續又有一支支軍隊抵達這裡。

貴族軍隊們都駐紮在距離異族區不遠的地方。

遠遠看去,那裡旌旗遮天,營寨連綿,看上去軍勢浩大,而且有的營地里隱隱傳出的軍容,絕非是普通常規部隊。 眉間血 數十支軍隊駐紮在一起,那浩浩蕩蕩的營地,以及軍隊訓練的吶喊聲,真正的震撼了一些人。

看著這浩大的陣容,王小天是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巨魔軍團的強悍戰力。

「巨魔啊……」王小天悠悠感嘆到。

要知道,在以前獸人可是比巨魔更加強悍的存在,現在僅僅一支巨魔軍團,還是北地戰場被打殘的部隊,就令整個西部如臨大敵。而作為曾經的異族最強的獸人,曾經撼動過整個西部諸國,覆滅了無數國度的強大種族,現在也就是小貓三兩隻,真是令王小天心情複雜。 ?這裡是楓葉要塞最大的一座貴族府邸。

隨著天蒙蒙亮,府邸之中的空地上開始飄揚各種各樣的旌旗,同時,一輛輛繪製著各種族徽的馬車陸續停靠在府邸外,這些精美無比的族徽,象徵著的是西部行省很大一部分的實權貴族。

此刻,陸陸續續有一批批衣著光鮮的貴族進入那座府邸。

這座府邸,佔地面積極大,從外部看,無論是昂貴的名木大門,還是略顯滄桑的府邸外牆,都顯示著這座府邸的悠久歷史。這種歷史沉澱在貴族圈子裡是極為重要的,是判斷一個貴族修養的標準。

而這座府邸正是楓葉要塞的主人——菲利克斯子爵的府邸。

楓葉子爵菲利克斯,西部實力可以排進前三的大貴族,悠久的家族傳承,以及把持楓葉要塞數百年的底蘊,就連西部伯爵安迪都頗為忌憚。

走進子爵府邸的大廳,王小天就感受到一股奢華之風。

將軍家的嬌娘子 精緻的桌椅,以及古典的裝飾,光是桌子上的燭台就很不一般,純金燭台,造型優美,鑲嵌著紅藍寶石的底座看上去光彩熠熠,同時,看那精湛的工藝,在這樣一個工業落後的世界,應該造價不菲。

王小天不知道的是,那燭台可是出自紫羅蘭皇室的專門工匠打造。而且在這座大廳,包括王小天坐著的椅子,都是有著歷史的老古董了,而地面上鋪墊的魔獸地毯,根據王小天在大荒混跡的眼光來看,起碼也是白銀級別的,而且還是稀有魔獸。

今天,是楓葉要塞舉行戰前議會的日子。

王小天作為一支軍隊領袖,理所應當的收到了邀請,因此,一大早王小天就來到了這座府邸。

但是他望著在場的貴族,眼神中透著一絲無奈,雖然他手下戰力強悍,但是在貴族的圈子裡像他這樣穿著普通,而且又沒有貴族氣質的人一般都會被視為剛剛發家的暴發戶,是不受貴族重視的存在。

因此,在王小天進入大廳后也沒有人來搭訕,他就這樣站在貴族圈子外,靜靜的觀察著這個世界的統治階級。

而還有幾個人比王小天受到的待遇還是糟糕,比如半獸人領袖,野蠻人頭領……

王小天起碼還是人類,而半獸人以及野蠻人則明顯是異族,因此,他們在這大廳內可是明顯的被排斥。

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匯聚的貴族越來越多。

當一位身材中等,堅毅的臉上稜角分明的中年貴族步入大廳,熱鬧寒暄的貴族們都閉上了嘴巴。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楓葉子爵,隨著他緩緩步入大廳,王小天能明顯感受到這位子爵身上的那股上位者的威嚴。

儘管都是子爵,但是在伍德子爵的身子王小天可沒感受到這種威壓,顯然,子爵之間也有強弱之分,這位菲利克斯子爵的實力怕是和安迪伯爵都相差無幾了。

當菲利克斯子爵緩緩入座后,隨之而來的一行六人,他們分別坐在菲利克斯的兩側,這六位也是子爵爵位,他們是這次楓葉要塞貴族中最尊貴的六位,其中伍德也在內。

此刻的伍德穿著貴族獨有的繁雜服飾,這個大腹便便的貴族此刻看上去頗有幾分肅穆,尊貴的感覺。

菲利克斯輕咳一聲,說道:「諸位,會議開始吧!」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站在兩側的貴族們則紛紛在外圍選擇一個位置坐下。

王小天則是選了一個較為偏僻的位置坐下,因為,他知道身為獸人勢力的代表,他根本沒有發言權,還不如在角落裡清靜一點,這就是沒有實力的壞處。

「諸位,眾所周知,殘暴的維坦巨魔正在我們的領地上肆虐,所以,我們齊聚於此,就是為了對抗這些野蠻的巨魔,」菲利克斯語氣沉重的說道:「在座的各位,要知道我們的對手是一支摧毀了艾歐城的野蠻軍隊,因此,我們在和他們進行戰鬥的時候,對於哪只軍隊在前,哪只軍隊掩護,哪只軍隊進攻都要有一個安排,絕不能疏忽,所以,我們今天在這裡召開這個會議。」

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確定各個貴族之間參戰順序。

要知道,在這個先鋒等同於炮灰的時代,率先參戰的下場恐怕就是全軍覆滅。

當然了,作為被尼克評估為黃金戰力的王小天一方,應該是不會被安排當炮灰的。

但是令王小天感到疑惑的是,隨著菲利克斯的安排,卻沒有一個貴族表示不滿,這無疑是不正常的。

「唉,羨慕啊!」坐在王小天旁邊的一個胖子輕嘆一聲,似乎為無法參戰而感到遺憾。

王小天反而不解了,他低聲問道:「先生,你沒有安排在衝突最慘烈的正面戰場,你怎麼反到嘆息?」

那個胖子瞥了一眼王小天,看到王小天的衣著沒有貴族的那種華美,他故作驕傲的說道:「你怕是最近才被授予貴族稱號的吧!這個消息你都不知道?」

「讓您見笑了,先生想必您一定是具備了不起的家族史吧!到底是什麼消息令你這麼惋惜呢?」

王小天輕輕了恭維了一句,笑問道。

那胖子聽著王小天的話,越發的挺起胸膛,言語驕傲的說道:「我可是迪克鎮的迪克男爵!足足有一百年的家族歷史呢!」

「看你禮儀做的很足的份上,我來和你說說吧!咳咳。」

他輕咳一聲,給王小天解釋道。

「我們這次都齊聚楓葉要塞,你應該知道是為了什麼吧!」他故作神秘的瞥了一眼四周,說道:「這次可是紫羅蘭王室的手筆,一個伯爵之位,四個子爵爵位,以及數不清的好處啊!」

「楓葉子爵掌握楓葉要塞這麼多年,早就有了伯爵的實力,這次只要覆滅巨魔軍隊,這位大人怕是就要晉陞伯爵了。」

聽著迪克男爵的侃侃而談,王小天倒是若有所思。

這次紫羅蘭王室果然許諾了很多利益,爵位怕是其中之一,暗中的好處恐怕不知道多少。

胖子看著王小天若有所思的模樣,以為是被他說的所吸引,然後越發的賣弄了。

「你看到前面楓葉子爵下面的那六位了嗎?」

「前面左右兩位,左邊一位是艾狄家族的掌權人,他們可是西部最大的礦場家族,實力強勁;右邊是摩斯家族的主人,這位家族可是掌握著西部行省最肥沃的土地,摩斯騎兵可是有著西部最強騎兵的稱號!」

「後面四位,分別是咱們西部行省的四位子爵,都掌握著一條西部商道,特別是左邊第二位,他可是沙恩鎮的代表!黃金小徑的沙恩鎮可是最近崛起的強勢貴族,而我迪克鎮就比鄰沙恩鎮,我和那位可是有交情的!」

說道這裡,這個迪克瞥了一眼王小天,而王小天則很適當的表示震驚。

「咳咳,低調,低調……接著說,咱們接著說,」迪克矜持著說道:「要知道,那幾位都已經不滿安迪伯爵很久了,最近幾年,安迪伯爵經常對一些大荒商道出手,已經有很多個領地被伯爵大人用各種手段給掌控了。」

「而前面那幾位他們的領地就正好處於這些尷尬的位置,因此,他們怕是已經和伯爵大人進行了多次妥協了吧!而且最近艾歐城一戰中,沙恩鎮可是犧牲了一支獵魔戰團啊!這種精銳都被犧牲了,想必沙恩大人心裡肯定不好受吧!」

提到艾歐城一戰,迪克語氣也沉重了一些,他說道:「艾歐一戰簡直是一塌糊塗,伯爵大人不在,幾位子爵大人誰都不服誰,補給、戰後撫慰、指揮者都亂的不行,而且據說當時城內幾位大人物都內鬥的厲害,不輸才怪,那一戰如果被安排衝鋒才是真的炮灰呢!而現在可不一樣。」

說著他就神色狂熱,眼中透著一股興奮,悄悄對著王小天說道:「這次可是王室的手筆,光是送來的軍備就可以裝備絕大多數貴族了!而且據說菲利克斯子爵對伯爵之位勢在必得,因此,在很早以前就說過,這一戰哪一位有損失,他都可以進行補償,絕不會讓我們吃虧!」

「像楓葉子爵這種志在伯爵的大貴族,對於自己的名聲可是很看重的,想想吧,這次抵抗巨魔絕對是有賺不賠的啊!」

聽完胖子的一番話,王小天已經摸清了一些情況。

紫羅蘭王室好手段。

他只能這樣感慨著。

這一場戰爭簡直被紫羅蘭王室玩出了花。

拉攏一批鬼子,再打壓一批貴族。

先是許諾一堆好處,什麼爵位啊,什麼領地啊,什麼財富啊……拉攏了一批目光短淺的貴族,然後在通過暗中聯絡,拉攏和安迪伯爵有矛盾的貴族們。

比如說這位楓葉子爵,作為西部權利最大的幾位子爵,他和安迪伯爵本身就有衝突,然後再拉攏幾個邊陲子爵,組成一個政治集團,而這個政治集團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西部伯爵安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