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了揮眼前的塵煙,推開身前的瓦礫。

看著一臉羞紅的雷姬訕訕地笑了下….

「哈哈…抱歉抱歉,沒想到你這麼害羞,哈哈….」

雷姬又緊了緊自己的斗篷,戴上了兜鍪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爺爺說讓我跟著你….」

不同之前男性的聲音,聲音中竟帶著些甜味….

「恩,以後我們就是家人了,具體情況回去再說吧,我先處理下他們。」

先收齊魔猿掉落的魔核,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轉身問道:

「雷姬,召喚出來的死神都是你么?」

「不是,這次是爺爺指名我來的,不然也不會遇到….」

聽到是指名,葉滄瀾嘴角抽了一下,果然被這老傢伙算計了,自己還以為天上掉餡餅呢….

「怎麼了么?」

「哈哈,沒什麼沒什麼。」

繼續處理自己的戰利品。

打了響指喚醒了昏迷過去的上官峰。

「喂大叔,你知道上官燕在哪么?」

「呸!」

側頭閃過,手臂用力一捏,上官峰的肩膀瞬間炸開。

「恩!!!」

「嘿呦嘴還挺硬,那我繼續嘍?」

上官峰張了張滿是鮮血的嘴巴,葉滄瀾以為他要說什麼就湊了上去。

「賤人你休想找到那廢物小鬼!」

說罷一口咬了上來。

「嘖!」

伸手直接抓住他的舌頭整條拔了出來,翻了個白眼拔出映雪就想了解他,這時雷姬走了上來。

「我來…試試。」

「隨便吧,小心被狗咬了。」

雷姬沒回話,蹲下身子稍微撩開一點兜鍪,二人雙目對視。

突然上官峰抽搐了一下,雷姬遞上了紙和筆。

沒想到上官峰竟乖乖地把地點寫了上去,最後一臉興奮地死去了,只是死前非常不雅地撐起了個帳篷。

「噗嗤…哈哈沒想到是個GAY….」

雷姬拉了拉兜鍪,撿起紙張遞給了葉滄瀾。

「抱歉讓你犧牲色相了,我的小帥哥,哈哈哈….」

被調侃得有些惱火,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扔了過來,被葉滄瀾笑著閃開了。

看了看紙上的信息——

第二總部實驗室。 「嘛~~反正也不急….」

微微一笑,隨手便把紙條扔了出去,紙條迅速泛黃最後消散在了空中。

「好啦,該怎麼辦呢,挺可愛的小姑娘有些不忍心的啊….」

雷姬暗暗翻了個白眼,都已經把這女孩搞成這樣了還好意思說不忍心…..

打了個響指,喚醒了昏迷中的女孩。

半蹲下,笑眯眯地望著小女孩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是,你也是毀環者吧。你好,我叫葉滄瀾。」

友好地伸出手。

小女孩不敢反抗,顫顫巍巍地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兩隻手握住,葉滄瀾微笑道:

「抱歉剛剛我下手太重了,你能原諒我么?我、我想和你做好朋友!」

真誠的話語,雙眸中儘是後悔與痛惜。

小女孩怔了怔,隨後浮現出稚嫩的笑容:

「我不介意的,那這樣我們就是朋….」

突然葉滄瀾的嘴角彎出一個誇張的幅度。

「多謝款待~~」

秋色從葉滄瀾的手中迅速蔓延到小女孩全身,望著女孩臉上的充斥的絕望,滄瀾幾乎都要舒服得呻吟出聲了。

「沒錯~~就是這種表情!最美的絕望啊~~」

伸手往前輕輕一揮,女孩化作砂石永遠消失了。

緊隨而來的是數十聲系統的鈴聲,瞬間幾十個技能入手。冷冷一笑關掉了系統,低頭又看了看那小女孩消失的地方,厭惡地踩了一腳。

「今天吃那塊肉呢?恩!決定了!美歌姐姐的吧!哈哈!!」

伴隨著秋風,那變態的最後一個秘密傳入自己耳中。

難怪下達的命令是捕獲自己…..

抬手一抓,一股濃郁的絕望之力被吸入體內。如薄荷一般的刺激引得滄瀾不由雙手抱緊身軀,好一會而才緩了過來…..

而雷姬在一旁目睹全程,依舊非常淡定。從一開始這位被爺爺看好的人就沒有減少過半分殺意,只能說那個小女孩單純了….

彎腰撿起了小女孩的狗牌,望著一旁因為失去主人而涼透了的百里紋嘆息道:

「可惜了….」

收回了目光,沒有絲毫留念轉身帶著雷姬離開了這片廢墟。

雷姬牽著滄瀾的手,一路上這個姐姐心情好像很不好,臉陰沉沉的….

突然葉滄瀾停了下來說道:

「雷姬,幫我辦件事。」

「恩?」

「你是男孩子吧,紳士一點幫她們解脫了吧….」

雷姬微微一怔,還以為這個姐姐只是噁心那女孩吃人,沒想到….

「好的。」

「真乖,去吧。」

把狗牌遞到了雷姬伸出的小手上,重新恢復了笑容,愉悅地說道:

「真羨慕啊~~可愛的男孩子….」

一邊笑著一邊已經消失在了人群中。

望著葉滄瀾消失的地方,雷姬半響才自言自語道:

「真是個….奇怪的人….」

「您好,歡迎光臨!」

楚晴今天的心情非常不錯,一直以為看門是個無聊的工作,知道今天才發現…其實也不差嘛….

雙眼不由又朝裡面看了一眼,整整十一個美少年美少女啊~~~

「哎….我們會不會太張揚了??」

宇文摘星被看得有些害羞,這還是她第一次來這種場所…..

「就是就是,那些大叔的眼神好噁心啊….」

屠千文晃著手中的可樂,無比厭惡地往後看了一眼。一時間變態的呻吟聲此起彼伏….

「得了吧,很明顯都是在瞻仰本少英俊瀟洒的面容。」

簡飛白一挑眉,轉身向身後的一群小迷妹拋了個媚眼,瞬間引起一陣尖叫。

「噗…」

瞳噗嗤一笑,絲毫沒有在意,反倒覺得他更帥了。

摘星和千文同時翻起了白眼。

就在這時,肯德基的大門再次打開,以漫天銀髮伴隨著涼爽的秋風吹進店裡。

矗立在門口,輕輕一撥劉海。

「滄瀾姐,這裡這裡~~」

宇文摘星站起來朝滄瀾揮了揮手。

「讓你們久等了,點了我的那份了么?」

這時眾人的目光集中在了阮焚靈身上。

「恩?」

只見這位毫無形象的紅髮御姐紅了紅臉,撇過臉去,推了個盤子過來。

「請吃吧….」

「噗嗤!」

「敬語….」

「好單純….」

夜鶯、瞳、千文同時吐槽道。

阮焚靈微微嘟了嘟嘴:

「之前的事….抱歉….」

半響沒得到回應,轉過頭來卻見葉滄瀾兩手拖著腮幫子一臉幸福地望著自己。

「干…幹嘛….」

「哼哼~~~感覺好幸福呦~~~」

轟!

焚靈的臉蛋直接燒了起來,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跑進了廁所。

葉滄瀾臉上洋溢著暖洋洋的幸福:

「傲嬌怠惰御姐型么…非常的不錯呢….」

「哎….」

夜鶯都懶得吐槽什麼了,這孩子比自己還能勾搭妹子。

「啪啪!咳咳!」

待到焚靈重新回來,葉滄瀾開始了主持:

「先給你們介紹下吧。」

葉滄瀾一手攬住夜鶯姐,鬧得夜鶯一個大臉紅:

「這是夜鶯姐,算是我們這裡最年長…哎呦我錯了…」

捂住頭上的包子繼續道:

「是夜鶯姐領我進門的,算是半個老師了吧。」

接著有指了指李默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