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攔在門外的侍者斜著眼,睥睨著鄢,嘴裡不屑的說道。

「你真的不讓我們進場?」

鄢乃是一個純粹的武者,並不打算與他講道理。

頃刻之間,他的身上一股強橫的真元便爆發出來。

不過在同一時間,周圍的陣紋也都亮起,阻止鄢身上爆發的真元,破壞周圍的東西。

「怎麼,你想硬闖?」

那侍者臉色一遍,急忙退後。

「發生了什麼事情?誰敢我乾坤閣之內動手?!」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大喝之聲傳來。

隨後,一個身穿大紅袍,身材高大的男子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左主管您來的正好!」

那侍者見到這人,眼睛一亮,急忙說道。

「怎麼回事?」

左主管來到近前,十分不客氣的看向鄢。

鄢雖然是一位武君強者,但這左主管卻是渾然不懼,目光直視對方,「為何在我乾坤閣內動手?」

說話間,左主管掃了一眼站在另一邊的柳席,冷冷的哼了一聲,顯然,並未將柳席放在心上。

「主管,是這樣的!」

那侍者一步上前,大聲說道:「這幾人並未攜帶邀請函,並且此時已經過了入場時間,拍賣場已經關閉,這幾人卻要硬闖!」

「邀請函?入場時間?」

柳席冷笑一聲:「四方侯早已經在乾坤閣拍賣場中包了雅間包廂,四方侯世子自然隨時可以出入拍賣場……並且,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你乾坤閣拍賣場的入場時間,還有時間限定。」

「以前沒有,現在有了。」

左主管面無表情:「此番拍賣會,事關重大,規則自然與以往不同。更何況,四方侯所包下的雅間,早已經有人入駐,你等自然沒有資格進去了。」

林笑眉頭微皺,卻沒有說話。

「你真的不讓我等進去?」

柳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上官邪,與臉色微寒的鄢,笑著問道。

「不是我不讓你們進去,而是你們沒有了進去的資格。」

左主管微微的揚起下巴,輕蔑的看向柳席:「別人忌憚你的背後的齊清風,但是在我乾坤閣眼中,區區一個四階術鍊師,還算不得什麼。」

「那好。」

柳席點了點頭:「既然不讓我等進場,那麼我寄賣在這裡的東西,便取消了。」

說話間,柳席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單子,扔在左主管的面前。

左主管神色輕蔑,接過單子,隨手遞給了旁邊的那位侍者,開口道:「拿個這個,將柳席大師寄賣在這裡的東西拿過來,還給這位大夏最有天賦的術煉大師。」

「是。」

那侍者也咧嘴一笑,接過單子,掃了一眼,下一刻,他的神色凝固了。

「怎麼了,還不快去。」

左主管見那侍者不動,眉頭微皺,有些不悅。

「主管,您,您還是自己看看吧……」

那侍者顫顫巍巍的將手裡的單子交給了左主管。

左主管心中疑惑,結果了這個單子,看了一眼之後,神色也凝固了。

這個單子上,赫然寫著,丹暈神丹三枚。

下方,則是乾坤閣的蓋章,與柳席的魂力烙印。

「這……」

左主管獃滯了。

這一次的乾坤閣拍賣會,空前鼎盛,歸根結底便是因為這三枚神丹。

雖然這三枚神丹,此次只會拍出一枚,但這一枚擁有丹暈的神丹,也足以在短時間內吸引無數強大的術鍊師前來。

甚至,這一次拍賣會尚未開始,下一次的拍賣會,便已經在醞釀當中,所有人都相信,下一次拍賣會,將是整個乾坤閣數百年來最為盛大的拍賣會,乾坤閣也將因此得到無窮的好處。

左主管卻沒想到,將神丹寄賣在這裡的人,竟然是柳席!

而眼前,因為自己的緣故,柳席竟然要取消寄賣。

若是柳席真的取消寄賣那三枚神丹,那麼乾坤閣將徹底的淪為大陸上的笑話。

下一刻,左主管腦門子上的冷汗便流了出來。

左主管只是一個主管,而這一次的神丹拍賣,從頭至尾都是由乾坤閣長老在主持操辦,他自然不會知道將神丹寄賣在這裡的人究竟是誰。

「柳席大師……」

左主管的聲音微顫。

「不敢,還請左主管將我的東西拿來,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

柳席面無表情。

上官邪和鄢詫異的看向柳席,不知道他寄賣在這裡的究竟是什麼。

「這……」

左主管左右為難,有些不知所措。

「左主管放心,我等既然取消的寄賣,自然知曉乾坤閣的規矩,此生此世,我們不會再踏足乾坤閣半步。」

鄢看著左主管的神色,揶揄道。

「幾位貴客,這一切都是在下的不對,還請幾位開恩……在下這就為幾位開門進場。」

左主管臉都綠了。

若是被乾坤閣高層知道自己因為收了別人的好處,將寄賣神丹的人給攔在門外,不讓進場,恐怕自己的小命都難保。

「貴客?不敢。」

柳席搖了搖頭,林笑沒說話,他自然不會鬆口,「東西我們取消了,還請將左主管將東西取來。放心,那十萬兩違約金,自然不會少你們的。」

取消寄賣,無論是什麼級別的東西,都需要交給乾坤閣十萬兩的違約金,作為賠償。

「柏侖,發生什麼事情了,拍賣會即將開始,你不進場維護秩序,還在這裡做什麼。」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精神矍鑠,滿面紅光的老者,帶著幾個乾坤閣的護衛,從另一邊走了過來。

「蘇,蘇長老……」

左柏侖的臉色綠的發紫。

「咦?柳席小友,沒想到你也在。」

蘇長老看著柳席,眼睛一亮。

「不敢當。」

柳席面無表情:「乾坤閣既然禁止我等進入拍賣場,那麼這小友二字,柳席愧不敢當。」 蘇長老聽到柳席的話,臉色當即就變了。

「左柏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話之間,蘇長老的身上,便湧現出一股無比強橫的氣勢,直接將左柏侖的全身籠罩住。

「元神境武王!」

鄢的眉頭微皺。

乾坤閣坐鎮在大夏的長老,竟然是一位武王強者。

此時左柏侖近乎癱瘓。

「是術鍊師公會的桑奎,給了我二斤源,讓我攔一下術鍊師公會的柳席,與四方侯世子林笑,不讓他們進場。」

面對武王的壓迫,左柏侖哪裡還敢隱瞞,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說了出去。

當然,那二斤源,並非是純源,而是一種劣源。

不過二斤劣源,在這裡也是異常珍貴的,足以讓大陸排行前十的商會的主管心動。

「將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打斷雙腿,扔出去。」

蘇長老看了一眼旁邊那戰戰兢兢的侍者,開口喝道。

「冤枉,長老冤枉,都是左主管讓我做的!」

那侍者口中慘呼一聲,便被蘇長老身後的護衛拉了下去。

「至於你,這主管的位子已經不適合你,滾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左柏侖畢竟是乾坤閣的高層,身份比較複雜,蘇長老也無法輕易的處置他,只能暫時將他主管的位子革去。

「是,是……」

左柏侖如蒙大赦,急忙退走。

此番神丹拍賣之事,乾坤閣高層都是異常關注,若是被人知道因為他的緣故,險些壞了大事,怕是他背後的人,也要受到牽累。

「柳席小友……」

說話間,蘇長老轉過頭來,和顏悅色的說道:「此番是我一時不查,衝撞了幾位,我乾坤閣這次,定然會拿出讓幾位滿意的賠償來。」

「也好。」

未等柳席說話,林笑點了點頭:「少爺我最近手裡缺錢了,隨便配個千八百萬兩銀子,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蘇長老一呆。

柳席並未說話,只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千八百萬兩銀子?」

蘇長老眨巴了一下眼睛:「世子莫不是在開玩笑?」

「我沒在開玩笑,若是乾坤閣這次拿不出一千萬兩銀子來,那神丹拍賣就別在提了。」

林笑看著蘇長老,十分認真的說道。

「這……」

蘇長老看了一眼柳席,眼中閃過一抹詫然。

莫非那神丹,並非是柳席拿來的,正主是這位傳聞中的大紈絝林笑?

「好。」

蘇長老也是一個當機立斷的人:「這一次是我乾坤閣得罪在先,賠償世子一千萬兩是應當的!」

不過蘇長老的心中卻是暗道,這一千萬兩,絕對不會有乾坤商會出,出了這樣的事情,左柏侖是脫不了干係,這一千萬兩,自然由他或者他那一系人來出。

得到蘇長老的答覆之後,林笑也不再糾纏。

那左柏侖站在樓梯拐角處,眼中閃過一抹精芒:「我當那神丹是出自一位隱士大能之手了,卻沒想到,是這幾個人拿出來的……既然如此……哼哼。」

……

這個能夠容納萬人同在的拍賣場之內,此時已經坐滿了人。

林笑等人進來的時候,正看到那屬於四方侯的雅間,此時已經立上了一個牌子,顯然被人佔據了。

林笑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裡面坐著的是誰。

「林少,要不要將那些人趕出去?」

柳席看著那個雅間,微微皺了皺眉。

「別管他們了。」

林笑擺了擺手:「去金葉侯的包間。」

現在與那些人爭,平白讓人看了笑話。

林笑自己可以不在乎,但不得不考慮四方侯的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