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聖采月的身影突然的衝出,那刺目的刀芒,在瞬間釋放了出來。

紫色的刀芒,成為了這裡最為奪目的光芒,幽冷的刀芒閃過,那一道的身影就倒在了血泊中。

而這一切,顯然都沒有結束,黑紅色的光芒,就像是一條怒龍,在瞬間釋放。

「啊……」

慘叫,是在發生,吸引了別處軍隊的注意。

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武王的強勢出手,是不可能讓這些武宗來承受的。

這裡,光芒爆發,殺氣凜然,甚至是血腥氣瀰漫重重。

凌天賜的身影就像是鬼魅一般,相當的可怕,這些士兵,或許是無辜的。

但是,當他們穿著這身鎧甲,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們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暗影逐風斬。」凌天賜施展強橫的殺機,他們必須儘快的結束戰鬥。

那絕殺的成員,如今被整訓有素的軍隊,逼迫的不行。

後方的控制,的確是不好辦事,凌天賜必須抓緊機會。

不然,查超那個老狐狸是不會出動的。這對於他來說是冒險,對於凌天賜等人,又何嘗不是呢?

凌天賜帶著聖采月等人,開始縱火,這裡的所有營帳都燃起了大火。

他們再次的回擊而來,但是這前面的防禦,卻是已經固若金湯了。

凌天賜怒吼一聲,一道足足是長達四五米的恐怖光刃,直接的劈斬而來。

狠狠地斬在了那軍隊的防禦之上。但是他們所有人雖然承受了這一擊,可每一個人分擔下來,傷害微乎其微。

「查超那個老狐狸,不會是不出兵吧?」有人在怒吼,他們在面對這樣恐怖的軍隊,真的是沒有辦法。

畢竟他們沒有那種軍隊的陣容,根本就做不到攻防一體。

「你們真是放肆,今日讓你們有來無回。」這軍營中,總有著軍令傳出來,不斷的感染他們。

甚至是,這每一道的軍令,都有著絕對恐怖的攻擊力。

就算是身為武皇級別的任熠林,在這樣的恐怖軍隊面前,也是沒有一點的辦法。

凌天賜帶著人直接的沖開了最外面的守護,他們的人立即就擴散開來。

只要是武王單獨作戰,這裡除非是有著很多的武皇,不然是無法阻擋他們的行動的。

凌天賜和聖采月就像是兩柄尖刀,直接的對著他們的中軍位置出發。

兩人的身影,就像是兩尊魔神,徹底的讓這武夢帝國的軍隊都有些恐怖了。

金色和紫色,成為了這裡的主旋律,在他們的周圍,有著數十道的身影在爆發,他們都是圍繞著凌天賜和聖采月而行進的。

當他們這番攪動,也終於是讓武夢帝國的軍隊將領意識到了什麼,頓時壓力驟然降臨。

竟然是數位武皇高手聯袂而來,這是要將凌天賜他們徹底的扼殺在搖籃中。

凌天賜和聖采月對視一眼,瞬間將自己的意思傳遞給了這周圍的武王高手,大家開始朝著周圍擴散,能夠和大部隊匯合的,儘快去匯合。

凌天賜相信,這些武皇就算是要擊殺自己兩人,也只怕是不容易。 整個絕殺的高手,有著凌天賜的靈控感知作為鋪墊,他們幾乎是將優勢擴展到了最大化。

就像是現在,一旦是讓武王衝進了他們陣營,他們就完了。

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就像是兩道煞星,刀芒閃過,那驚鴻光束,便可以將擋道的士兵立斬手下。

但是,緊緊靠著絕殺的數萬人,是萬萬悍不動的。

畢竟這是最強的軍隊,可不是紙糊的。

就算是凌天賜他們的衝擊很是可怕,但依舊沒有打亂這裡的陣容。

反而是讓他們的怒火更加的旺盛,甚至是他們的反撲也愈發的恐怖。

中央的軍營,一直都是安穩的可怕,他們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這裡的情況。

凌天賜深知不妙,如果這樣下去,只不過所有的絕殺高手都要被留在這裡。

對面的查超實在是一個老狐狸,自己將這裡已經徹底的攪亂了,他居然都不出兵。

眼神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凌天賜暗中頓時下達了一條新的命令。

而後,身影瞬間衝去,左手之上,金色的光芒涌動,恐怖的拳意,徹底的爆發。

一拳爆轟出去,那金色的拳頭,頓時將衝擊上來的士兵,抨擊的鮮血飛濺。

聖采月一刀揮出,頓時頭顱飛起,他們的生命就此終結。

所有在圍攻的絕殺高手,都開始朝著後方退開,而武夢帝國的軍隊顯然是不會就此放過。

他們也緊隨而來,但是相比於他們的整齊可怕,絕殺就顯得有些散亂無章了。

凌天賜怒吼一聲,這周圍如潮水一般湧現過來的士兵,對他爆發出了可怕的攻擊。

「虛彌龍魂掌。」

金色的掌印,彷彿是有著一股龍吟之聲爆發出來,刺目的金光,讓這周圍的人都感覺到死亡的殺機。

在軍令面前,他們幾乎是沒有退怯的可能。

金色的掌印,帶著可怕的摧毀力,直接的將這隊伍衝擊出一個缺口。

但是他們的人太多了,一個缺口被摧毀之後,立即就會有著其餘的衝上來。

凌天賜腳踏神秘步伐,聖采月如影子一般相隨左右,每一掌的轟出,都會帶著數條生命離開這個世道。

這些士兵已經殺紅了眼,絕殺的不少高手當場飲恨。

他們只能且戰且退,軍隊的強悍,他們這一次真的是領悟到了。

但是,中軍方向,又下達了新的命令,對於他們的絞殺,勢在必行了。

凌天賜和聖采月就像是一台絞肉機,徹底的讓這些士兵都恐懼了。

兩人戰甲上,血紅一片,刺目的可怕。殷紅的鮮血,就像是水流一般,滴落而下。

黑龍匕發出了詭異的黑紅色光芒,在這夜色中,顯得尤為的森然與詭異。

「凌風囚,連雲遊,一連身動鳴九州,金異剪影留!」

滔天殺氣,再次的怒放,凌天賜橫掃諸君,手中風暴狂怒。

恐怖的天靈段上等武技的威勢爆發,那天上地下,一片混沌。

席捲的風暴,帶著撕裂的能量與青色風龍的怒吼,衝進了敵軍之中。

「退下。」敵軍中一聲叱喝,那聲音滾滾雷動,極為可怕。

強勢的風暴在這軍隊中炸開了花,但與此同時,有著數道恐怖的身影出手。

對著凌天賜的攻擊做出了反擊,瞬間將凌天賜的攻擊滅掉。但縱然是如此,依舊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而且,凌天賜的第二道攻擊已經落下,暗影逐風斬,第一二訣先後發動。

黑色的光刃,黑紅色的光束,勾勒天地。

此刻星光暗淡,這裡血絲瀰漫,根本看不清楚。

一招擊出,萬千殺怒,無盡的血煞,紛紛的綻放。

這一次,他們毫無辦法,這種無差別的攻擊,才是最為可怕的。

夜色也幫助了他們一個大忙,凌天賜拉著聖采月急速而行,在這人群中穿梭。

他們這些武皇高手根本就是沒有一點的辦法,現在只能催促士兵不斷的追尋。

絕殺並不是不強,以他們如今的修為,輕易的可以碾壓這些士兵。

但是他們的弱點也正是如此,個人的能力很強,但是在這樣的戰場上,他們不適應,也根本發揮不出自己的優勢。

這些人的聯合,極為的可怕,可不是他們輕易抵擋的。

縱然是武尊他們,在面對這些武宗武靈的時候,也很無奈。

凌天賜的殺怒,徹底的激發了絕殺的血性,他們的能力很差嗎?

自然不是,他們每一個人拿出來,都輕易的碾殺這裡的士兵。

無數的光芒,帶著恐怖的武念力風暴,瞬間降臨。

他們看到了凌天賜的試探,一個人的攻擊,這些武皇可是捕捉到,但是所有人呢?

現在絕殺的人到處都隱藏著,一旦是所有人紛紛攻擊,這些武皇敢阻攔?

他們只能四處的躲藏,除此之外,他們毫無辦法。

天際猶如白晝,所有的高手,在一瞬間爆發出自己的恐怖武技。

不管什麼情況,只要爆發出最強一擊,絕對足夠了。

而這一切的發生,根本是他們所不能夠預料的,就算是這中軍營帳中,都沒有預料到。

或者說,他們預料到了,但是想不到,這種契機,他們是怎麼找到的?

這驚人的氣勢,別說是武皇了,就算是武帝來了,也只能是乖乖的躲著。

這可是數萬人的攻擊,那些軍隊的士兵,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被徹底的吞沒了。

而伊蘭林帝國一方的士兵,眼看著這彷彿是世界末日的一幕,都徹底的傻眼了。

這一擊,少說也將數萬士兵徹底的化為了血沫。

查超這是最少的估計,剛才這一擊,真的像是一顆巨大的太陽砸落下來。

那驚人的爆炸,氣浪衝擊在他們的這裡,都依舊有著恐怖的威勢。

五顏六色,瀰漫虛空,驚人的爆炸,如熱浪一般席捲開來。

凌天賜等人紛紛是被這一股爆炸之力,衝擊的倒飛出去。

當然,絕殺這一擊,也同樣是將自己的兄弟給送進來葬坑之中。

「噗——」凌天賜等人紛紛吐血,這一擊造成的衝擊,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那裡一片混亂,根本就看不清楚了。

無數的土壤還在不斷的降落,這就是這一擊所照成的爆炸威勢。

凌天賜示意所有人都開始後退,這一擊,他們不知道給敵軍造成了多大的傷害,現在每一個人都有傷,不是很好。

「殺——」老狐狸查超的人終於是出戰了,那無數的士兵,都帶著一股怒然與興奮,沖了過來。 地面震動,怒吼不斷,整個武夢帝國的人也徹底的怒吼了。

那後方,似乎也有著暴動在爆發。

兩軍交戰,這是一場大戰,非常的恐怖。

凌天賜等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擋後面可能出現的軍隊,甚至是這些準備逃竄回去的軍隊。

要想將這裡的一切重新的搶回手中,那就必須將這些人趕盡殺絕。

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已經不存在什麼婦人之仁了。

都說慈不掌兵,如果一個將領太過於仁慈,太過於軟弱,他葬送的不只是自己的命,更是帝國的命運。

所以,查超對於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心安理得。

可是,凌天賜他們就不這麼認為了,畢竟這都是一條條的人命啊。

大軍長驅直入,這一擊的爆炸,可以說讓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

武夢帝國縱然是強大的,這一刻的軍隊也是無能為力,他們真的是不明白。

血色,成為了今晚的主旋律,那後方的城牆之內,可能也發生了大變故。

這是凌天賜他們早就做好的準備,查超十分英勇,帶著自己的人,如猛虎一般,長驅直入。

所有阻擋的人,全部格殺,這對於他們伊蘭林帝國來說,是一場大捷。

他們急需要這樣的一場勝利來奠定自己等人的地位。

同時,也需要將武夢帝國所侵佔的諸多領土拿回來一部分,這是他們此戰的真正意圖。

後方的城市,是他們原本的領土,如今只不過是換了一個將領守護而已。

城中,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故,查超的反應很快,幾乎是在瞬間就控制了這裡。

而凌天賜等人則是利用這種時機,直接的衝進了那後方的城牆邊緣。

城內有著他們的內應,此刻直接的將城門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