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速度極快。

很快,在眾人眼中,二人便如同兩顆耀眼彗星一般,悍然轟撞在了一起。

咚!

全知全能者 靈光驚現,狂暴的能量衝擊波迅速以二人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二人所處的位置,能快便形成了一處能量肆虐的狂暴之地,天地靈力如同潮水般席捲,場面極為絢麗。

在那一處戰圈中,絢麗的靈力光華不斷閃現,每一次對碰之下,狂暴的靈力便會呼嘯蒼穹,在那戰圈周遭,空間寸寸崩塌,可想而知,那戰圈中央究竟涌動著何等恐怖的能量。

那種力量,令人心悸,恐怕地至尊強者進去其中都得瞬間灰飛煙滅。

在半山腰觀戰的眾人,腳步都不覺向後退了退,已經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可怕,若非有炎帝武祖站在前方,此刻他們估計早已經後退百丈之外了。

天至尊大戰,著實恐怖。

這時,在那絢麗而可怕的戰圈之中,蕭寒雙手結印,施展出了一記神通。

手印變幻之間,戰圈之中的溫度驟降,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只見那方圓百丈天穹之上,霎時間結出一層層冰藍色的玄冰。

百丈遼闊的藍色冰層,凝結在天穹之上,那一幕詭異而駭人。

「洛神降臨!」

蕭寒嘴中吐出一道聲音,頃刻之間,那一方百丈冰層開裂,而後一根根鋒利無比的冰刺,自冰層中迅速伸展出來,冰刺飛射而下,雜亂無章,攜卷著冰寒而森然的殺機。

無數冰刺,倒懸天穹,迅速形成一方冰刺囚籠,直接將軒轅戰天給活生生籠罩在內。

觀戰眾人震驚不已,這種手段當真恐怖,難怪天至尊方才是大千世界中的超級強者,在如此手段面前,任你再多地至尊,那也是必死無疑!

此刻,眾人皆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一方冰刺囚籠之內,想要看看戰皇如何應對寒帝的手段。

轟!

這時,只聽得一聲驚天轟響自那冰刺囚籠之中傳出,那一方天幕所處的空間瘋狂波動起來。

而後,可以看見,那堅固無比的冰刺囚籠開始出現裂縫。

而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在那冰刺囚籠之內,有著一縷金光閃現……

僅僅數息之間,那一縷金光開始不斷擴大,而後竟然變得猶如煌煌大日一般耀眼。

轟轟……

耀眼的金光浮現之後,緊接著,那懸浮虛空的百丈冰層,開始寸寸崩裂,漫天冰寒而森然的冰刺,失去了冰層的依託之後,瘋狂自天穹砸落。

那一幕,就像是下起了一場絢麗而詭異的寒冰刺雨。

然而,對於觀戰的眾人來說,這些自天穹砸落的冰刺,是極為恐怖的,一旦被砸中,有著致命危機,畢竟這可是寒帝施展的恐怖手段。

不過眾人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在那些冰刺落地之前,站在人群前方的炎帝出手了。

炎帝周身有著一團二十多種顏色的玄妙火焰,火焰瀰漫而出,恐怖的高溫暴漲,那些冰刺還沒有來得及落下,便已經被炎帝那一團絢麗火焰給蒸發殆盡。

眾人放下心來,目光又重新投向了天穹之上的戰圈。

只見,在那百丈冰層破裂之後,冰刺囚籠消失。

而在那冰刺囚籠位置,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尊高達百丈的黃金身軀。

高冷男神是妻奴 百丈身軀,矗立天穹之上,身軀背後,懸浮三團能量光球,攜卷著無上威壓,彷彿俯瞰眾生的天神!

此刻眾人也是恍然,剛才突破寒帝冰刺囚籠的,就是這一尊百丈身軀了,看來戰皇要動狠手段了。

「嘖嘖,這法身……看來有好戲看咯!」蕭炎雙手抱胸,面龐上浮現一抹饒有趣味。

林動安靜看著,也是有些期待這一戰了,自然也是從這一尊法身上感覺到了可怕的力量。

「上古戰帝法身么……」

蕭寒踏空而立,嘴中喃喃,隔空遙望著那一尊矗立天穹的巨大法身,從他的角度仰視上去,極具視覺衝擊力。

上古戰帝法身

大千世界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排名二十四位!

能在大千世界法身榜上排名如此靠前,可想而知其具備何等強大的威能。

上古戰帝法身背後,懸浮三顆光球,光球之內,自成一片虛無空間,其內可以隱藏軍隊,與人作戰時,軍隊不斷地凝聚戰意,提供本尊使用,再結合自身靈力,產生源源不斷的戰靈力,奇妙無窮。

法身擁有者,藉助空間內軍隊的戰意,可以增幅神通、招式的威力,尤其是對於西天戰皇這樣的戰陣師而言,擁有這樣一尊法身,可謂是如虎添翼!

此刻,在那高達百丈的上古戰帝法身的頭頂,軒轅戰天站在那裡,意氣風發,宛若帝王,君臨天下!

「蕭寒,讓你嘗嘗法身之威!」

軒轅戰天俯瞰蕭寒,雙目之中,閃爍金色光芒,口吐之言,彷彿天神降下刑罰:

「戰矛靈雨!」

話音一落,上古戰帝法身之上,頓時爆發出億萬道光芒,凝聚成一柄柄猶如實質般的戰矛,戰矛之上,銘刻著道道戰紋,散發著滔天戰意。

億萬數量的戰矛疊加起來,形成漫天靈雨,威力可怕!

看著西天戰皇施展的手段,觀戰之人皆是感覺心臟狠狠顫了顫,這種級別的攻擊手段,誰擋得住?

咻咻咻……

霎時間,億萬戰矛化作漫天靈雨,瘋狂朝著蕭寒襲殺而去。

那場面,彷彿就像是天神在懲罰一介凡人,根本無力反抗,只能等死一般!

所有人心頭狠狠顫抖著,都不覺替蕭寒捏了一把冷汗。

「有點意思……」

蕭寒抬頭仰望那漫天絢麗的戰矛靈雨,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那其中所蘊藏的恐怖力量,那其中又蘊藏戰意,能夠大幅度增強攻擊力,可想而知其恐怖。

蕭寒體內浩瀚靈力瘋狂奔涌而出,手印變幻,快速在周身虛空中結出一道道玄妙的印結。

「九字真言大手印!」

蕭寒嘴中一聲低喝,靈力如潮水般注入之前在虛空所結的印記之中,隨即只見蕭寒周身虛空,靈光閃動,一股無上威壓悄然釋放出來。

眾人目不轉睛地看去,只見在蕭寒周身,九個手印緩緩浮現,九個手印的體型不斷暴漲,最後漲至數十丈大小,將蕭寒的身軀緊緊守護在中央。

九個手印,徐徐旋轉,無上威壓瀰漫出來,最後在眾人的驚訝目光之下,九個手印,竟然化作了九個玄妙古字:

臨!

兵!

斗!

者!

皆!

陣!

列!

在!

前!

總裁的烙印 九大古字,靈光流轉,環繞蕭寒。

似具無上道威。

鎮壓一切! 那些傳言並沒有說錯,玄冥死光的確是從核心區域發射出來的,確切的說是從那紅點之中發射出來的!

隨著迷霧升起,將這玄冥死光給掩蓋,整個玄冥洞中的玄冥死光也被削弱,所以罪惡之塔中的諸多生靈,才有機會進入玄冥洞中。

可是現在,大家慢慢的靠近那個紅點,玄冥死光也就越來越強烈,對眾人的威脅也就越來越大!

現在因為重重迷霧的原因,他們尚且能夠勉強抵擋,但越來越靠近那紅點后,玄冥死光的威力越來越大,到時候他們如何能夠抵擋?

當這個問題出現后,眾人的腳步又開始遲疑起來……

此前他們想著不破不立,大不了朝著核心挺進,說不定還能拼出一絲機會,逃出生天!

可是現在他們卻明白,他們是朝著一條不歸路前進,先不說核心之中有什麼強大的存在,光是那玄冥死光就能夠要了眾人的命!

「我不走了!再走肯定必死無疑,光是玄冥死光就能殺死我!」血羅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眾人也停住了腳步,血羅天雖然膽小了點,但他的確說的不錯,在場沒有誰能夠抵擋住玄冥死光的照射……

這時候雲落淡淡的看了血羅天一眼,或許她也是有點累了,竟然將長裙輕輕一挽,坐在了羅征的身邊,喃喃說道:「走不走,都一樣。」

「什麼意思?」蒙沖問道。

雲落抱著自己的膝蓋,淡淡說道:「一會你們就知道了。」

蒙沖也習慣了雲落這莫名其妙的脾氣,也不繼續問了,大家趕了半天路,暫且也在這裡休息好了。

凌煙從須彌戒指中掏出了一壺水袋,仰頭喝了起來,眾人也趁機修整了一番。

可是沒有休息片刻,趙焚琴的嘴角一陣哆嗦,他繼續指著天邊說道:「那,那個紅點,好像有變大了……」

眾人抬頭望去,果然!即使大家並沒有移動,那個紅點依舊變大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血羅天捂住了自己的腦袋,滿臉都是絕望之色。

聯想到雲落剛剛的話,蒙沖盯著她冷聲說道:「你早就知道了?」

雲落正兒八經的點點頭,「對,就算我們不移動,在這空間法則之中,也會被拖拽過去……」

眾人這才明白了,這迷霧似乎就是一個巨大的流沙陷阱!只要一步踏入這陷阱之中,就無法再離開,無論如何掙扎都沒有用,而且越掙扎,就陷落的越快!

這個發現,再一次將眾人拖入了谷底。

看著雲落平淡的神情,蒙沖忽然眉毛一挑,「你,為什麼不害怕?」

熏冷聲說道:「她當然不害怕了!」

「為什麼?難道她有什麼自保的辦法?」蒙沖又問道。

熏卻懶得回答蒙沖的話,她其實想說,雲落不過是一道分身而已,而且是百萬分身大軍中的一員,就算死掉一個對於雲落本身來說,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修整好了之後,凌煙便說道:「繼續上路吧!」

眾人又在沉默中繼續前進,但剛剛走出沒有多久,前方終於出現了此前沒有的東西,一些白色的東西,七零八路的鋪在前方!

等到大家走近一看,卻是一根根骸骨!七零八落的骸骨散落在四處……

「這些是……人類的骸骨!」趙焚琴叫到。

周煮鶴也低下頭去,伸手抓向一根骸骨,但是手指剛剛觸碰到那骸骨,那骸骨卻變成了一團粉末,散落在地上!

「這些骸骨放置在這裡不知道有多少年了,觸碰之下,竟然就化成了粉末,」周煮鶴搖頭說道。

隨著眾人不斷地前進,地上的骸骨卻是越來越多,而前方的道路也不再平坦,而是一個凹陷下去的大坑。

就在此刻,雲落的目光之中散發出奇異的光澤,隨後將細長的食指放在了嘴唇上,那是噤聲的東西。

雖說雲落經常瘋瘋癲癲,但是她終究是比其他人更加了解玄冥洞,雲落這時候讓大家收聲,眾人頓時一言不發,滿臉警惕,小心翼翼的看著雲落。

只見她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徑自朝著那個滿是白骨的大坑中心走去!

這一路之上,她的木屐觸碰到的骸骨,全部都化為了一堆粉塵,散落在地上……

這大坑就是一個巨大的埋骨之坑!埋葬在其中的骸骨不知道有多少,而在這大坑的底部尤其多,那些骸骨甚至堆放成了一座數丈高的小山。

當雲落踩著木屐,小心翼翼的走到這骸骨形成的小山跟前,眾人的神色更加緊張了,天知道這骨骼之中潛藏著什麼魔物!要知道這裡可是核心區域啊!而且大家走了這麼久,恐怕這裡便是核心的核心了,出現再強大的魔物大家都不奇怪!

就在這時候,雲落固然深吸一口氣,驟然運轉器風系法則之力,隨即朝著眼前那骸骨小山吹出了一口氣。

僅僅只是吹出一口氣而已,但因為蘊藏著強烈的風系法則之力,這一口氣就變成了狂風!

這些骸骨存在於此處不知道多少年了,這一口狂風吹出去,這座骸骨形成的小山瞬間就化為無數粉塵,被雲落所吹散!

整個骸骨大坑之中,頓時被細密的白色粉塵所覆蓋,雲落的身影已然被掩蓋在其中,沒有人能夠看得到……

好一會兒后,那些粉塵紛紛揚揚的落下,雲落的身影才一點點顯露出來,大家卻是看到雲落的面前出現了一具屍骸,乃是一具乾屍!

這具乾屍盤膝而坐,保持著修鍊的狀態,和那些骸骨不同,這具乾屍經歷了這麼多年,還保持著十分完好的姿態,甚至能夠分辨出這乾屍的容貌!

很快,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雲落一伸手,竟然抱住了那具乾屍,隨即雲落輕聲說道:「我找到你了……」

「她在幹什麼?」羅征盯著雲落問道。

熏冷冷的看著雲落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那是你們人族正陽界的界主,也是雲落的哥哥。」

「原來雲落的哥哥,也隕落於此,」羅征點點頭。

聽到熏和羅征的對話,蒙沖和凌煙他們的目光微微一閃,界主界別的人物……對於他們來說太過於遙遠,上界的那些大人物也很難將目光投向海神大陸,不過,這具乾屍既然是界主強者,那麼他隕落在這裡,身上遺留的寶物該是多麼驚人的存在?

想到這裡,蒙沖等人的目光頓時又火熱起來!

雖然他們明白自己很難離開這裡,但成事在天,謀事在人,若是萬一自己離開之類,卻與這機緣錯過,豈不是後悔一輩子?

想到這裡,蒙沖邁開腳步,徑自朝著這大坑的底部衝過去。

而正在這時候,雲落卻正在從那乾屍的手中取下一截手鏈,那手鏈的末端吊著一隻金晃晃的雲雀。

「須彌手鏈?」煉器師可以將須彌空間之物打造成任何模樣,可以使戒指,也可以是手環,蒙沖神色一動,眼看就要伸手去搶奪,雲落卻淡淡的回頭說道:「想要離開迷霧的話,我奉勸你還是不要打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