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當初獸人被放逐后,艾瑪帝國就安排了一系列手段遏制獸人,而這座楓葉要塞以及紫羅蘭的幾座城市都是由這個龐然大物打造的。

但是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次戰役的突破口恰恰就是這座固若金湯的超級要塞。

本來戰爭開始,一切還都是按照幾大貴族的劇本來走,包括多隆關隘的苦戰,其實楓葉子爵都已經有預料,甚至就算巨魔突破了多隆關隘楓葉子爵都還有手段翻盤。

他可是在多隆關隘給巨魔們留下了一份大禮。

萬萬沒想到,這份大禮還沒有送出去,自己的大本營楓葉要塞就出了問題。

……

時間回到王小天還在多隆關隘和巨魔激戰的時候。

在楓葉要塞外的某處,在戰爭迷霧的掩蓋下,巨魔們悄然而至。

戰爭迷霧之下,上百個來自不同部落的巨魔精英面色肅穆的拱衛著迷霧的核心。宛若戰場絞肉機一般,身穿附魔重甲的巨魔精銳武裝到了牙齒,來回巡邏著;瘦弱而詭異的遊盪者巨魔彷彿融入了迷霧般,隱匿在暗處;全部白銀級別的頂尖巨魔戰士都謙卑的低下了頭……

在朦朧的戰爭迷霧下,這些足以顛覆一個行省的強大武力以一種虔誠而謙卑的姿態在拱衛著什麼。

而在迷霧的核心,無數根龐大的圖騰柱豎立著,這些圖騰柱不同魯克手下的圖騰柱,這些柱子看上去荒涼、悠遠,有一種歷史的沉澱感在累積,縈繞著圖騰柱周圍的是淡淡的祭祀之力,這是來自遠古時代的頂級圖騰柱。

在以遠古圖騰柱組成的大陣中,一座巨大的祭壇在吞吐著魔力。

那祭壇上刻畫著詭異的紋路,龐大的魔力隨著祭壇漲幅,彷彿一個生靈在吞吐精華一般,詭異無比。

在祭壇的中央,一個模糊不清的巨魔身影聳立著,那道身影看不清面容,彷彿萬古長存,很詭異的令人有一種似乎那身影永恆的存在於此。

「開始吧!」

祭壇下,幾道散發著強悍氣息的巨魔正肅穆而狂熱的看著祭壇,其中一個身穿高大,略顯威嚴的巨魔沉聲說道。

他就是「寒霜三將之首」的盧魯,這位著名的巨魔統帥,身形高大,但是威嚴的臉龐上的皺紋卻無意中顯示了他的蒼老,而象徵著巨魔榮譽的圖騰紋滿了他的身體。

這位蒼老、威嚴的大將軍聲音中透著不容置疑,平靜的聲音傳遍了所有的巨魔高層的耳中,他沒有運用鬥氣,這是一種於祖先圖騰共鳴的威能,他的意志已經化作了領域,戰爭迷霧下的一切都在他的領域下,所有的巨魔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這位大將軍的意志。

而隨著這位大將軍的話語落下,迷霧中的祭祀們開始進行某種儀式。

數十位衣著華麗,頭戴繁雜裝飾的祭祀緩緩而來,他們開始以一種奇異的旋律進行某種舞蹈,隨著這些巨魔祭祀的舞蹈,他們的身上開始散發詭異的波動,而這些波動開始和祭壇緩緩產生共鳴。

在祭祀之後,數十位冰霜巨魔開始緩步邁向祭壇,一股股代表著戰士本源的鬥氣之源被灌入祭壇,隨著本源鬥氣的灌入,祭壇的波動開始變得靈動而浩大。

但是儀式還沒有結束。

盧魯,這位領導著冰霜巨魔一族近百年的老者開始以一種堅定而平穩的步伐邁入祭壇。

「巴斯拉,吾將回歸神聖的祖靈之地!至高無上的王,將會降下他的威能,巴斯拉!你將主導吾族的軍團,去吧!讓遠古的盟約得以踐行!」

盧魯的聲音從祭壇上回蕩著,當祭祀和戰士們開始展現出瘋狂的意識時,盧魯的意志變得越發的浩大,那是一種浩瀚、博大、彷彿冰冷無情的寒冬一樣的意志。

「王的意志!」巴斯拉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作為盧魯的弟弟,他也是「寒霜三將之一」,他和他的兄長一樣,為了巨魔一族的偉大復興而在極寒之地戰鬥了一生。

此刻,這位戰鬥了一生的戰士眼角不由濕潤,這位以殘暴著稱的巨魔將軍眸子中泛著哀傷,他知道,他的兄長,近代巨魔一族的智者和引導者,在這一刻,回歸祖靈之地了!

當盧魯的意志徹底隨著波動擴散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瀚、冰冷的博大意志,那道意志取代了這一區域的自然意志,新的秩序被塑造,自然的規則被改寫,迷霧下的一切都開始出現變化。

祭壇的中央,魔力開始收縮。

整個祭壇陷入了蟄伏期,它似乎在醞釀著什麼,遠處看去,整座祭壇都被魔力包裹著,代表著冰霜的意志開始凝固。

嗡嗡!

突然,整個戰爭迷霧開始沸騰,掩蓋這裡波動的圖騰柱開始顫動,一道可怕的光柱直衝雲霄,祭壇之上的那道巨魔身影逐漸凝實,整個楓葉要塞地區的溫度開始驟降。

「王的意志降臨!威能籠罩大地!寒霜覆蓋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將化作冰雪!」

巴斯拉神色堅毅的說道,黃金級別的氣勢衝天而起。

而隨著祭壇光芒的照耀大地,天地開始變色。

寒霜籠罩大地,楓葉要塞以祭壇為中心,整個大地開始覆蓋上白茫茫的寒霜,天空開始下暴雪,本就處於初冬的大荒,提前迎來了凌冽的寒冬。

暴雪覆蓋整個楓葉要塞地區,地面上的一切都迅速被凝固,寒冰的意志取代了一切,天地茫茫,儘是皚皚白雪,這一片的溫度以一種令人駭然的速度下降。

更加可怕的是,魔力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寒之魔力,也就是說瀰漫在這片大自然中無處不在的自然魔氣被排擠出去了,狂暴的冰霜魔力開始充斥天地間。

這是一股可怕的魔力,那種狂暴幾乎拒絕了任何法師的調用。

「呼!遠古的盟約必將踐行!吾族的勇士們!隨我殺!」

巴斯拉高呼一聲,身形驟然衝上了天際,而緊隨其後的則是數道籠罩著黃金光環的聲音,同一時間,戰爭迷霧再度覆蓋,整個巨魔軍團在暴雪中開始逼近楓葉要塞。

而遠處,絕對零度之下,楓葉要塞的護城河驟然被凝固,一部分士兵站在城牆上居然被蔓延的寒冰給直接冰凍住了,另一側,暴雪掩蓋了一切,在迷糊的視野中躲過最初的霜凍的楓葉守軍開始惶惶不安。

相比士兵被凍成冰雕,楓葉要塞更深層次的內部出現了大問題,那是一種動搖要塞根基的致命問題,此刻,楓葉要塞的高層面對這種驟然天地變色的天災級的變化,一個個也都是措手不及。

一場史上最嚴峻的艱苦決戰即將到來! ?寒風在呼嘯,暴雪覆蓋天地,這一刻,大自然的天威籠罩整個要塞,在冰天雪地的背景下,楓葉要塞宛若怒洋里的一葉扁舟,搖搖欲墜。

這一刻,作為大荒門戶之一的楓葉要塞在自然意志的憤怒中瑟瑟發抖。

自從遠古以來,諸多異族被驅逐到大陸的一角,曾經統治整個大陸的巨魔一族,在極寒之地已經生存了整整萬載。一個種族,有多少個一萬年,這一萬年裡,巨魔們在這霜寒籠罩之地苦苦掙扎了無數個年代。

當年統治整個大地的蒼岩巨魔幾乎被滅絕,取而代之的是冰霜巨魔成為了這個龐大種族的主力種群,昔日遍布整個巨魔帝國的叢林巨魔如今也只能在極寒的暴雪中苟延殘喘。烈炎巨魔、金剛巨魔以及強大的暗影巨魔無數次試圖衝出極寒之地,但是一旦巨魔出現在人類國度,迎接他們的只有無數的軍隊以及兵刃。

在極寒中,巨魔們認識到了大自然的意志,於是,此時此刻,巨魔一族就彷彿成為了嚴寒的化身,他們將楓葉要塞化作了雪國,他們將寒冬提前降臨在大地之上了。

這是巨魔一族萬年的苦熬而獲得的力量。

實際上,其他的異族在數萬年的放逐中存活下來的種族或多或少都被環境所改變。昔日優雅的精靈一族分裂成為多個部分,沉浸在舊日輝煌的精靈王庭自詡正統,放逐底下的暗精靈變得狡詐而冷酷,還有血精靈等諸多分支,都在萬載的時光之改變。

可以說,自上古的劇變后,人類迎來了一個最強盛的時代,同時,這也是一個最腐敗的時代。這是人類種群銳意進取的大開拓時代,也是人類諸國最奢靡腐朽的時代。

「異族?就是那群只會躲在大陸角落裡瑟瑟發抖的種族?就是那群每年都要鬧出點動靜的鄉巴佬?就是那群我們手中的玩物種族?」

高高在上的人類統治者們對於這些異族是不屑的,是充滿著優越的。

「獸人族?就是那群身披獸皮,拿著石矛的野蠻種群?每年秋季總要衝擊人類國度的窮鬼種族而已,若不是我的國度沒有和獸人荒野接壤,我手下的天啟騎士團早就踏平了獸人荒野,這群苦哈哈早就成為了我們的廉價勞動力了!」

某位地處大陸中央區域的國王在某次大陸諸國議會上,慷慨激昂的陳詞著,他的言語中充斥著對野蠻的不屑。

「精靈族?就是一隻可以賣上幾十萬金幣的月精靈種族?這個種族每年給我的國家提供了大量的稅收,我手下的麥林獵手部隊每年都會給我進貢這些嬌滴滴的玩物!」

一位手握重兵的大公私底下對於精靈族的評價也僅限於:玩物。

……

在日新月異的人類戰爭兵器,和特別戰爭部隊面前,這些曾經的歷史失敗者只能蜷縮在黑暗裡舔舐著自己的傷口,他們不得不收起自己的獠牙,努力的存活著,但是,在人類所看不到的角落,他們對於這個大陸的統治種群充斥著一種怨恨和敵意。

極寒之地,巨魔們磨刀霍霍,他們的勇士跨過了極冰之洋,在大陸以北的遺迹群找到了某項巨魔時代的神器,在無數個魂牽夢繞的夜裡,巨魔族的大酋長們指著大陸以南的溫暖之地大聲的咆哮、哭泣,巨魔族的勇士時刻將目光注視著人類所不屑的大陸西北角。

海外群島,無數的暗流之下,海中的種族開始孕育足以淹沒高山的驚濤駭浪,魚人族、娜迦族、鯊人族……他們在無盡的大海深處獲得了某種力量,人類的船隻已經開始在海上難以寸進了。

精靈之森,古老的精靈族啟動了世界樹的種族,神聖的月亮井開始瀰漫魔力的光輝……

……在大陸的各個角落,新一輪的秩序將要重建。

……

此刻,寒霜籠罩大地,巨魔的咆哮化作天地的憤怒,天地意志下,巨魔一族的獠牙開始露出。

楓葉要塞外,遮天蔽日的風雪瀰漫,寒霜覆蓋大地,遠處,幾道可以撕裂一切的龍捲正在成型,黑壓壓的烏雲下,楓葉要塞四周已然化作了雪國。

更加可怕的是,高達數十丈的要塞城牆在這一刻失去了作用,極致的嚴寒之下,要塞外的護城河直接凝結了厚厚的冰塊,而在自然意志的支配下,越下越大的暴雪被某種力量凝聚化作了一條條「道路」。

在這一派毀天滅地的天災中,暴雪被巨魔們利用,凝固了護城河,然後,他們又操控著暴雪硬生生的碼起了一個大大的斜坡直通在楓葉要塞的城牆上。

這下子,巨魔們直接沿著冰雪斜坡就衝上了城牆了,人類構建的防事徹底成了笑話。

……

城內,楓葉子爵的府邸中,一片狼藉,所有的貴族都裹上了厚厚的毛皮大衣,透過窗戶,楓葉子爵清晰的感受到外面的寒冷,黑壓壓的大雪壓的他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楓葉子爵菲利克斯的聲音中透著一股子壓抑,此刻,他面容凝重的端坐在主席座位上。

「有傳奇之力在干預整個自然界,此刻,我們楓葉要塞被籠罩在某個強大存在的場域內!」

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在座的一位黑衣人身上傳來。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要塞周圍的魔力紊亂,根本無法調用,這就導致了要塞的魔法設備成為了擺設!」

菲利克斯聞言,不由揉了揉額頭,他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楓葉要塞可是一座戰略級的要塞,早在當初艾瑪帝國建造之處,要塞內就設置了級別極高的魔法防禦體系,只要這些魔法防禦體系一經啟動,就算是傳奇強者來了也可以支撐很久。

而且城裡面的法師塔,一旦被激活,就可以迅速構成強大的火力防線,要知道「擁有法師塔的法師」就等同於「固定炮台」。

而且楓葉要塞的地基、城牆以及各處建築其實都是某個大型魔法體系的一環,在這些普通的建築外表下,隱藏著密密麻麻的魔法迴路,只要通過子爵府邸下的核心啟動,這些魔法迴路就會迅速激活,到時候這座要塞就將會化作一座魔法要塞。

但是,如今,這一切都成了擺設。

自然的魔力被狂暴的冰霜魔力取代,城內的後背能源光是抵抗那無處的不在的自然意志就已經夠嗆了,最關鍵的是,城內比較重要的戰略級武裝被調走了。

在楓葉子爵的設想中,他們的戰場應該在多隆關隘,而不是楓葉要塞,因此,楓葉家族的某些底牌也被調走了一部分。

……

此刻,坐在楓葉子爵菲利克斯兩側的黑衣人們,其實都是這麼多年楓葉家族經營而來的供奉級人物,他們才是楓葉要塞的頂樑柱,而這個時候,菲利克斯不得不請出他們,因為形勢已經嚴峻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要塞防禦體系坍塌嚴重……俄塞維比亞級別魔法防禦體系後備能源嚴重不足,無法啟動!這狂暴天災中蘊含著強大的魔力!」

「城市防禦體系癱瘓!東線城防被攻破,巨魔們直接通過冰雪斜坡攻入了城市!大量的戰爭武器無法啟動,狂暴的魔力無法得到抑制!」

「亞瑟將軍戰死!東線城牆上出現敵方多位黃金強者,城市衛隊已經開始在組織第二道防線了,但是希望子爵府派出相應強者抗衡!」

「第三法師團被困在東二區,那一片區域的法師塔徹底癱瘓了,第三法師團被巨魔部隊糾纏上了,梅比斯將軍正率領楓葉衛隊進行援救!」

……

一條條壞消息如同這漫天的大雪一般落下,雪上加霜的是,楓葉要塞此刻的戰備力量還不是完整的,消息還沒有傳到多隆關隘那邊。

這漫天的大雪給楓葉要塞的軍隊製造了不少的障礙,而相反對於常年生活在極寒之地的巨魔而言,這冰天雪地簡直就是他們獵場。

巨魔入侵的東二區,裝備精良的重裝步兵在漫天的大雪中寸步難行,而相比之下,在雪中如魚得水般的巨魔簡直就是移動的戰爭機器,本就強悍的巨魔直接將這些遲緩的重裝步兵當成靶子戲耍。

而精銳的楓葉衛隊,他們以引為傲的附魔弓弩,在風雪中徹底失去了作用,他們的佩劍和鎧甲成為了拖累他們的累贅,這就相當於機動性很強的輕裝部隊失去了機動性,他們還不如拿起一根長矛亂捅。

更令人痛心的是法師,這些高貴的法爺,此刻徹底失去了作用,狂暴的冰霜魔力非但不能被調用,甚至還會對這些孱弱的法師造成傷害,這就令本來作為戰爭火力的法師團連普通人都不如。

現在的楓葉要塞,東部防線已經徹底糜爛,人類軍隊敗的一塌糊塗。

同時,在東一、二、三個街區后,楓葉子爵已經開始構築城市防線了,第二道防線被構成,而且多隆關隘方面也得到消息,大量的部隊正在緊急撤離。

陷入了巷戰的楓葉要塞東部街區在巨魔的摧殘下幾乎化作廢墟,而經歷了最初的慌亂,剩下的部隊也開始組織起有效的反攻了。

戰爭已經正式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戰鬥已經持續了一天,暴風雪瀰漫著整片天地,楓葉要塞的每一寸土地都堆積著厚厚的積雪。

在這樣的大雪中,即使是白晝,也只能看清前方几米,正是這樣的視野盲區中,巨魔軍團和楓葉要塞的貴族們展開了生死的巷戰。

「這個夜晚……我們將會有多少的好兒郎犧牲在這裡啊!」

楓葉子爵菲利克斯語氣沉重的說道,作為一個統治楓葉要塞數百年的老牌貴族,他熟悉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令他對這個城市充滿歸屬感。

雖然菲利克斯的身上有著貴族的各種缺點,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是一個有著抱負的貴族,在紫羅蘭的國度中,總有一些貴族在危難之間還堅守底線。

他不是一個冷血的人,在這樣的環境下作戰,菲利克斯也為感到痛心。

畢竟,風雪遮蓋了視野,再強大的戰士在這樣的環境下進行混亂的巷戰是十分危險的,失去了視野,他們拔刀砍去的說不定是盟友,他們喜笑顏開的說不定是敵人,這無疑是十分憋屈的。

最關鍵的是,嚴寒成了要塞戰士最大的敵人,他們不是超人,即使有部分戰士擁有鬥氣,也扛不住這無窮無盡的寒氣,而且軍隊作戰,他們卻失去了戰旗的指揮,這就相當於一支軍隊失去了靈魂,戰力猛跌。

這種情況下,按照人類世界的戰爭規則,無疑是雙方撤兵,這樣的犧牲是無意義的,因此,撤軍才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這次不同,他們面對的是狂暴的冰霜巨魔。

誰也沒想到,具有眾多底牌,防禦力量強悍無比的楓葉要塞會淪落至此,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菲利克斯,希望他給出決定。

前一刻還雄心勃勃,試圖和西部行省的安迪伯爵掰掰手腕,這一刻,菲利克斯就要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

他還有軍隊,他還有家族力量,他還有眾多產業,撤離楓葉要塞,菲利克斯將會元氣大傷,卻保存了有生力量,但是菲利克斯明白,要塞才是他的根本。

失去了要塞,楓葉家族將名存實亡!

而堅守要塞,雖然他有可能會打空所有的家族衛隊,會耗盡所有的底蘊,但是無疑,他還有崛起的機會,因為紫羅蘭王室還看著他,還需要他。

「戰!楓葉家族!死守要塞!至死方休!」

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菲利克斯整個人的氣勢開始猛增,這一刻,這個中年人宛若一位將軍。

得到這一命令,大廳里的眾多貴族都臉色蒼白。

他們在西部有礦場,有商隊,他們還有大把大把的財富,這些貴族犯不著和楓葉家族綁在同一艘破船上,畢竟,楓葉要塞是楓葉家族的,他們沒義務為菲利克斯拼死拼活。

「子爵大人,三思啊!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們的背後還有廣闊的西部,犯不著為了一個楓葉要塞而死守啊!」

「大人啊,你想想前方拚死的好兒郎,我們不要在做無謂的犧牲了,撤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