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終究只是一個噩夢。

正如現在的她頭頂著妖女之名,軟禁在萬壽宮。

正如現在的虛幻早已經還俗下山,預借恩科制學考取功名一般……

一切,似真似假,似虛似幻!

「虛幻公子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面對著沈清兮的步步緊逼,虛幻只是輕輕的一搖頭,淡淡的說道,「其實小娘子自己也清楚,你稱呼小生為虛幻公子,可見其實你已經接受了我不在是虛幻佛子的身份,公子公子,三公方為公,諸子敬尊子,小娘子以為我的才能已經可以與令嚴媲美了么?」

「當年蘇江大儒一代人傑,夏炎相公一朝宰輔,而今那黑碑白字,昭告世人,當今天下,小娘子覺得還有人能成佛么?」

沈清兮依舊望著虛幻,對於他說的根本是不屑一顧,「為何不能?」

「所謂佛者,乃是先者,達者為先,達者為師,大覺悟者,真善美也……」

「何為真……」

「一切之本!」

「呵呵……」

沈清兮忽然就淡淡的笑了,望著虛幻,沉聲問道,「什麼才是一切之本?何為真,何為假?何為虛,何為幻?」

虛幻聽到這裡,只是輕輕的一頓,有些無奈的看向沈清兮,搖了搖頭,輕聲的說道,「楊老令公果真不是一般人,這眼光真是長遠啊,誰能知道這深閨之中竟然還能養成經國之才!」

嘆了一口氣,虛幻這才淡淡的說道,「小娘子無非就是問個心安而已,對吧?」

沈清兮點了點頭,才說道,「不知道虛幻公子能不能給小女子一個心安?」

「何為真,何為假?何為虛,何為幻?」虛幻抬起頭,透過鬱鬱蔥蔥的枝葉縫隙,望著那深邃的天空,才輕聲的說道,「其實不過都是有無而已,有則真,無則假,有而隱則虛,無而顯則幻。小娘子所問的也不過只是一個真假有無,那麼,小生想要問小娘子,你想要有呢,還是無呢,你想要真呢,還是假呢?」

沈清兮一愣。

臉色一變的,低下頭了頭。

正如這虛幻所說的,一切的真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想要什麼?

想要真么?那就是國破家亡身賤心寂。

想要假么?那就是前途未知一切莫測。

曾經那夢中的一切,她到底是想要那是真的,還是想要那是假的?

不可承受之重,難道還要再走一遍?

其實那一切是真是假,真的重要麼?

沈清兮低著頭,慢慢的沉思者,她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未來,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這一刻的迷茫,她根本不知道該對誰去講。

「我該怎麼辦?」

沈清兮低沉的聲音,有些沮喪的說道。

虛幻憐惜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女,她還不是十年後的沈清兮,她還不是自己前世所經歷的那個沈清兮,她更不是那個堅強到可以為了他人的恩情而付出一切的沈清兮!

現在的沈清兮,年輕,但也青春。睿智,但也迷茫。

嘆了一口氣,虛幻才輕聲的問道,「你想要什麼樣?」

我該怎麼辦?

你想要什麼樣?

我想要什麼樣?

沈清兮抬起頭,望著虛幻,沉聲的說道,「我可以嗎?」

虛幻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當然可以,只要你想,就一定能實現,即便是你不能實現,我也可以讓你實現,世間種種對我來說,不過都是過眼雲煙,我想要的,其實很簡單,所以,這多出來的,便是送你的,畢竟,我可不想閑著。」

說道這裡,他忽然話鋒一轉,淡淡的說道,「再說了,閑著也是閑著,人總要給自己找點事做,不是么……」

沈清兮深深的看向虛幻,不知道他說的話中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她知道,這裡面,必然有虛幻的堅持。什麼叫「他想要的,其實很簡單……」既然簡單,那麼他想要的是什麼呢?

至於後面說的什麼閑著的話,無非就是借口而已。

借口……

沈清兮久久的看著虛幻,沒有說話,可心中卻在沉思。

虛幻也是久久的看著沈清兮,沒有說話,可卻在等待。

清荷和虛空兩人站在門口,看著這院中兩人這般古怪的對視,相互看了一眼。

清荷滿心的憂慮,虛空確實一副淡然,靜然默立。

許久——

「如果,我要這大周鼎盛昌盛,屹立九州呢?」

「可以!」

「如果,我要那大魏國破族滅,煙消雲散呢?」

「可以!」

「如果,我要效仿武周女帝,顛倒綱常,權傾天下呢?」

「可以!」

……

沈清兮忽然沉默了,緊緊地看著虛幻,片刻之後,才沉聲的說道,「我相信你的才華,一點都不懷疑,那曾經有著妖僧之名的虛幻活佛做不到,只是我不明白……」

「為何?」 「鬼天神子,我恭候你多時了!」就見那黑影緩緩走出,舉手投足都帶著迫人的氣勢,猶如君臨天下的王者。

「洪荒神子?」白洛奇聽到這聲音,頓時覺得有些耳熟,不消片刻,他就猜出黑影的身份,正是洪荒神子摩羅。

「沒想到鬼天神子還能記得在下,真是榮幸之至!」摩羅一副受寵若驚之色。

「洪荒神子這麼快就在我的面前現身,看來是想先對我下手為強了!」白洛奇故作猜疑。

「哈哈,如果我真要動手,又何必等到現在,多此一舉呢!」摩羅馬上冷笑應道。

「洪荒神子的意思是……」白洛奇挑眉看著摩羅。

「我今天並不是想來殺你,相反的,我會提出一個讓你難以拒絕的提議……」

「哦,什麼提議?」

「跟我聯手,利用這次的靈皇大會除掉其他神子,之後,我們再公平對決……」摩羅直接提出道。

「這提議聽起來確實令人難以解決,不過,以摩羅神子你的實力,找我聯手豈不是太吃虧了!論實力我可是九位神子之中最弱的,如果我的摩羅神子你的話,肯定會選鼎王神子或是煉獄神子,再者也可能是妖魁神子,他們不管從哪方面都比我出色……」

「以我的實力,如果一對一的話,他們沒一個是我的對手,就算他們幾個聯手,我也照樣不懼,我又何必找他們呢,況且,表面上他們是比你看起來出色,但是,你或許能騙過他們,但絕對騙不過我,你絕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其實,摩羅從冥龍王任務虎,就對白洛奇有所懷疑,絕對白洛奇並非真是九位神子之中最弱的,甚至懷疑白洛奇可能深藏不露,而經過靈皇大會前三輪的表現,他更加確定這一點。

當然,不僅僅是他,其他已經知道白洛奇身份的神子,肯定也是如此認為,所以,白洛奇無疑會成為其他神子的眼中釘。

但換個角度來看,因為白洛奇的深藏不露,所有,其他神子會想方設法的試探白洛奇,確定白洛奇的實力,這樣自然免不了會正面交鋒。

因此,他找白洛奇聯手,最大的原因就是在於能夠借住其他神子將白洛奇當為頭號公敵的情況下,利用白洛奇引出其他神子,然後,再伺機動手。

「能被摩羅神子這麼說,還真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但說白了,摩羅神子想和我聯手,無法是想利用我做餌,引起其他幾位神子吧!」白洛奇一眼就看穿了摩羅的心思。

「哈哈,鬼天神子果然聰明過人,心思縝密,我的目的確實如此。」摩羅見白洛奇既然都看不出來,自然也沒有否認。

「如果我現在拒絕的話,我想摩羅神子應該也不會放過我吧!」白洛奇淡笑說道。

「沒錯,今天你只有兩條路,一條就是跟我聯手,而另一條就是死在這裡。」摩羅目光突然變得冷酷起來。

「這裡似乎不方便動手吧!」雖說他們現在是在山洞裡面,但隨時可能有靈皇出現。

「就在你進來之時,這山洞我布下結界,這裡除了我們兩個,沒有人能進來……」摩羅實話實說。

「原來如此。」白洛奇笑了笑,看來摩羅早就做好準備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我想鬼天神子應該會做出明智的選擇。」摩羅一副吃定白洛奇的樣子。

「其實,我對神子戰爭並不感興趣,也無意插手其中,不如這樣,我可以與摩羅神子你定個協議,約法三章……」白洛奇從容說道。

「協議?什麼協議?」摩羅倒是沒想到白洛奇會提出這種要求。

「這個協議很簡單,就是我可以替摩羅神子你當誘餌,引起其他幾位神子,但我並不會跟摩羅神子你聯手,你與其他神子間的任何爭鬥,都與我無關。」白洛奇提出道。

「這也不是不可以。」摩羅知道白洛奇是擔心自己過河拆橋,所以,才提出這種明哲保身,但有可以借刀殺人的提議。

「另外,摩羅神子你還必須保證我能夠順利通過這第四輪,只要摩羅神子願意答應這兩點,那這協議就此刻起就算是生效了。」白洛奇接著說道。

摩羅聽完,馬上深思起來,因為這兩點要求並不算過分,相反的,完全對他沒有任何利益上的衝突,所以,這個協議對他來說,當然是百利而無一弊。

不過,他又覺得白洛奇提出協議的目的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但又讓他無法拒絕。

片刻后,他才終於決定先答應這個協議,因為他首要的目的,還是引起其他神子,伺機剷除。

「好,那這協議就定下了,希望鬼天神子不要違約,否則,後果你應該很清楚。」摩羅答應的十分爽快。

「這是自然,君子一言快馬一鞭!」白洛奇含笑點頭。

「那你打算怎麼把其他幾位神子引出來?」摩羅馬上問道。

「這很簡單,其實,我已經能夠確定其中幾位神子的偽裝身份,比如煉獄神子以及鼎王神子……」白洛奇擺出自己掌握的籌碼。

「哦,難怪你剛才會提出協議,原來你早就打算借我的手了。」摩羅這才明白原來白洛奇早就猜到自己可能找上他,所以,也早就有了萬全之策。

「這總歸是要有人先打破僵局,與其被動,還不如先下手為強,既然他們都想先對我動手,我當然也要禮尚往來,不是嗎?」白洛奇側目反問。

「既然如此,那廢話也不多說了,這塊靈犀魔石你拿著,如果你和煉獄神子他們碰上的話,就用此石聯繫我,我會立刻趕到……」摩羅馬上拿出一刻赤紅色的晶石遞給了白洛奇。

白洛奇接過後,就直接收入懷中。

「那我先告辭了。」白洛奇拱了拱手,便先徑直離去。

就在白洛奇離去后,這一側的黑暗之中,又走出兩道身影。

「神子大人,這鬼天神子真的可以相信嗎?」其中一道身影問道。

「當然不能,不過,也只有他能夠引出其他神子,所以,就算不能相信他,我們還是必須依靠他……」摩羅的話十分矛盾,之後,他便立刻問道,「我讓你們安排的事情準備好了嗎?」

「都已經準備好了,絕對會給人族和靈族的那些靈皇一個大驚喜!」另一道身影笑聲陰沉的應道。 這邊,就在白洛奇進洞后,原本打算進洞的靈若非等靈族靈皇,發現他們根本進不了山洞,所以,也只好原路折回,從其他的岔口繼續深入他們所在的這條試煉之途。

而白洛奇穿過山洞后,繼續一路過關斬將,以十分驚人的速度移動,將大部分中階靈皇以及那些低階靈皇甩在後面,並且,不斷追趕領先的那些高階靈皇和一小部分中階靈皇。

「這差不多要到這條試煉之途的盡頭了,不知道最後會有什麼樣的試煉!」白洛奇估算了一下路程,感覺自己也應該快到這條試煉之途的盡頭了。

果然沒多久,白洛奇突然就進入了一條十分詭異的石道,這石道是往下傾斜延伸的,而盡頭隱約是個巨大的洞窟,而就在石道兩側,屹立著各種青面獠牙的鬼像,各個面目猙獰,猶如來自地獄的鬼怪。

順著石道一路向下后,很快的,白洛奇就聽到前方傳來十分劇烈的聲響,定睛一看,就見兩位高階靈皇以及五位中階靈皇,竟然正與一隻通體散發著黑色氣息的巨獸拚鬥,而這巨獸的龐大身軀正好擋住了巨大洞窟的入口。

「魔獸,這裡居然會有魔獸!」白洛奇再看向那隻散發著黑色氣息的巨獸,心裡也是有些震驚,因為這巨獸赫然是一隻魔獸,雖說,這聖天帝宮森羅萬象,無奇不有,但是竟然連魔獸都有,難免還是令人十分詫異。

就見這隻魔獸的力量相當於高階靈皇,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魔獸惡戰的七位高階靈皇和中階靈皇,儘管聯手對敵,但顯然還是有心無力,可見這隻魔獸的厲害。

而這七位之中,還有他認識的靈玉以及鳳女。

因為無法就算聯手因為無法突破魔獸的防禦,進入魔獸身後的洞窟,所以,其中幾位明顯打起了退堂鼓,很快的就撤離戰鬥。

最後,只剩下兩位高階靈皇,還有鳳女和靈玉在繼續嘗試,但戰況似乎不容樂觀。

沒多久,鳳女和靈玉先後被魔獸擊傷,只能暫時後撤療傷。

其餘的兩位高階靈皇見狀,心知就算繼續下去也無濟於事,也紛紛後撤,脫離戰鬥。

這守護洞窟的魔獸並沒有追趕,而是紋絲不動的屹立在原地,牢牢守護洞窟的入口。

這時,白洛奇也已經出現在鳳女身旁,直接遞上一顆療傷葯。

「你是?!」鳳女自然並不認得白洛奇。

「在下是帝家的靈皇,也是龍玄的朋友。」白洛奇自曝身份。

「哦,原來是他的朋友。」鳳女一聽,立刻就放鬆了幾分警惕。

「快吃下吧,免得傷勢加重。」白洛奇示意道。

「我自己有葯。」鳳女應道。

「我這不是普通的療傷葯。」

「是嗎?」鳳女半信半疑的接過,然後,放入嘴中。

片刻之後,她就覺得一股奇異的靈力從丹藥中透出,迅速擴散全身,開始修復受損的經脈。

「好厲害的葯……」鳳女頓時露出驚喜之色,因為平常的療傷葯服下后,必須依靠靈力修復才能夠起到療傷的作用,但白洛奇給的療傷丹卻只要服下,就能自動療傷,確實十分與眾不同。

「你等我下。」白洛奇說著,又走向不遠處的靈玉,也將一顆丹藥遞給了靈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