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她想退的時候,一隻大手卻啪的一下,握住了她的手腕。

「來了還想走!」

霍心獰笑著,在握住月露手腕的同時,另一拳也砸向了她。

月露臉色大變,身子扭到了極限,勉強躲過了霍心的一拳,緊接著龐大的真元力從被霍心握住的手臂上噴涌而出。

她卻是想要擺脫霍心,但霍心豈容她掙脫。

只見霍心手如鐵鉗,死死箍住月露的手腕,接著他用力一拽,巨大的力量讓月露身體瞬間失衡,而霍心的另一隻手則重重的搗在了月露的腹部。

「啊…」

這一拳直接轟散了月露的護體真元,也讓月露慘叫出聲。

不過這還不算完,在一拳轟出后,霍心手臂一輪,把她砰的一聲慣在了地上,巨大的力量讓月露身下的地面都出現了數道裂痕。

緊接著霍心的右手帶著一個金色拳影,毫無憐花惜月的砸向了月露的心臟。

「不要!」遠處,月狐見到這一幕想要飛身而救,但已經來不及了。

「轟!」

一聲悶響,只見月露的胸膛整個的凹陷了下去。

「小子,你…敢陰我…」月露嘴裡吐著深紅色的鮮血,一雙眼睛死死盯住霍心,滿是不甘憤恨之色。

「要怪就怪你殺心太大,而且還沒腦子。」

霍心站直了身子,不屑的說了句。

聽到霍心的話,月露又咳了一口血:「下次我…一定殺…」

後面的話月露還未說完,便頭一歪,死了。

就在月露死的時候,她的神魂也隨之破碎消散,不過就在神魂消散的瞬間,她身上卻浮現出一絲青色的狐影,一閃而逝。

「嗯?」

這絲狐影卻是沒逃出霍心的眼睛。

不過在場卻是不容他多想,因為月狐已經到了,帶著盛怒,含恨一掌打了出來。

「砰!」

一聲炸響,霍心用憾天拳與月狐硬碰硬的對了一擊。

月狐強大的真元卻是讓霍心臉色微沉,腳下更是傳出鏗的一聲,地面被踩出了一個近一寸深的土坑。

眼看著月狐下一招又到,這時只聽一聲微不可察的『噌』,接著一道犀利無匹的刀光向著月狐腦袋削了過去。

金烏逐日!

這一刀太快了,月狐在見到刀光的時候,刀已經到了她眼前。

但月狐也是了得,腳下一動便落到了十米開外,躲開這一刀。

一縷秀髮緩緩飄落。

看著緩緩掉落的頭髮,月狐眼睛不由一眯,嘴角微微翹了翹:

「人榜第一,果然是妖孽級的天才,不能小看你!」

「小看我的人都已經成了死人。」霍心面無表情的道,心裡則是充滿戒備。

不遠處,鍾獄一掌擊退夏子賢,隨後哈哈一笑,對月狐道:「眼前的情況,恐怕你萬寶閣想插手龍墓,是不可能了吧。」

誰知月狐聞言卻輕笑著搖了搖頭,不屑道:「你們只不過是我引過來的祭品而已。」

說著月狐身形一動,飄然來到了三皇子夏君恪身旁。

「龍墓…你們真的以為只是秘境引子這麼簡單嗎?」

月狐制住了夏君恪,隨後淡淡的道,話語中充滿著自信。

「你什麼意思?」鍾獄張嘴問道。

「當年東王大帝為了讓東洲結界穩固,製造了四小秘境,而四小秘境卻是需要用四凶鎮守,但當時他只找到了兩隻,最後無奈東王把跟隨自己征戰的天怒獸及九天真龍殺了,用來充當缺失的兩個兇手。」說著月狐停頓了下,嘴角漏出一絲笑意。

「可以想象,一條到死都對東王大帝忠心耿耿的龍,就這麼被自己的主人斬殺,並封在了這暗無天日的地方數千年,其中的怨氣得有多大,他早已經成為了一頭怨龍,不過東王大帝設立的封印不是那麼容易打開的,它需要你的血,我的三殿下。」

月狐湊近夏君恪,輕聲道。

「你是故意把我引到這裡來的?」被月狐抓住,無法動彈的夏君恪質問道。

「不錯,怪就怪在你野心太大,利欲熏心。」

就在月狐話音還未落的時候,不遠處的鐘獄卻驟然出手直撲月狐和夏君恪。

隨後一掌向夏君恪打來,不得不說鍾獄的狠辣,他在聽到夏君恪是開始怨龍封印的關鍵后,卻是想要把夏君恪先解決了。

「哼!」

輕哼一聲,月狐把夏君恪往後一拉,飛身迎上了鍾獄。

兩人快速交手數招,隨後夏子賢卻趕了過來,攔住了鍾獄。

而月狐則再次落回夏君恪身旁,伸手一揮,鮮血從夏君恪手臂上就出,接著月狐把夏君恪的血撒在了那道巨大的鐵門之上。

「鏗…」

一聲彷彿沉寂了上千年的聲音響了起來。

只見一絲光芒從那破舊的大門上出現,隨後越來越多的光芒跟著出現,隨著這些光芒的出現,鐵門上覆蓋的鐵屑一片片掉下來。

當光芒轉弱,只聽「轟轟轟」,一陣悶響,封閉已經的大門緩緩打開了。 就彷彿是隔絕了一個世界,當那銹跡斑斑的大門緩緩打開,一根漆黑的長廊出現在眾人眼前,同時一股讓所有人都感覺到壓抑的氣息隱隱的從裡面傳了出來。

「走吧,我的三殿下,裡面可還需要你呢!」

當鐵門完全打開,月狐壓下心中些微的緊張,笑著開口道。

而她的話音未落,就在這時,眼看著大門完全洞開,一旁的師雨真大聲道:

「她剛剛說我們都是祭品,絕不能讓他們把怨龍放出來,否則我們就危險了。」

不用師雨真提醒,霍心雙腿微曲,接著砰的一聲,整個人如炮彈般沖向了月狐。

「攔住他。」月狐對安南王夏子賢道,腳下卻是不停,直接向大門裡面飛去。

「老狗,你的對手是我。」當夏子賢身形一閃沖向霍心的時候,鍾獄先一步擋住了夏子賢。

不過當霍心越過夏子賢的時候,夏子賢身後的李丈翁卻陡然甩出一個巨大的青色手掌打向霍心。

「找死」

霍心眼中凶光一閃,一拳迎著巨掌打了過去。

「轟!」

一聲轟鳴,那巨大的青色手掌被霍心一拳砸散。

因為是第一次與霍心交手,李丈翁並不知道霍心的實力,而當自己的真元巨掌竟被一拳打散,他頓時心裡一驚。

這時候霍心陡然一個加速,帶動著空氣發出了『空』的一聲悶響,整個人如閃電般沖向了李丈翁,帶著如暴風般的強烈氣勁。

感受著霍心拳上的力量,李丈翁心中微沉,輕喝一聲,渾身勁氣猛的一凝,一個巨大的神魂虛影從李丈翁的身上浮現,緊接著這個虛影隨著李丈翁本人的動作,帶著翻江倒海般的威勢推想霍心。

「轟!」

一聲巨響,霍心那看起來很渺小的身影和李丈翁巨大的手掌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開來,只見兩道壕溝從霍心的前方出現,剛剛的一次硬碰硬卻是讓他的身體向後退了數米,這兩道壕溝便是被他的腳梨出來的。

李丈翁到底是地境強者,剛剛一擊卻是讓霍心吃了個小虧。

不過霍心的身體也是強悍,他僅僅在一個呼吸間便再次沖向了李丈翁。

這時候那邊周萱卻是姍姍來遲,也攻向了李丈翁。

有周萱牽制李丈翁,霍心便想抽身去追月狐,不過就在他快速向里奔去時,一股陰寒無比,有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從大殿最深處傳涌了出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聲直入人腦的龍嘯聲從大殿內傳出。

這一聲龍嘯讓霍心首當其衝,腦袋嗡的一震,身形頓時停的下來,而在大門外,其他人也不好受,更有修為低的,一下就被震傷了。

「這……」

聽到這一聲恐怖的龍嘯。霍心臉上勃然變色,對於真龍,他的了解僅限於書中記載,然而此時的這一聲吼叫讓他知道,所謂真龍,根本就不是什麼蛟龍、虯龍所能比較的,尤其從月狐的話中不難聽出,裡面哪位可不是一條普通的真龍,而是九天真龍,哪怕是已經死了數千年,威勢也絕對不容小覷?

沒有任何猶豫,霍心轉身就向外跑去,凶物已經被放出來了,這等威勢,他根本不是對手,這時候他不跑還等什麼!

當霍心剛剛跑出大鐵門,月狐也飛了出來,只不過之前手裡拎著的夏君恪已經消失了。

「真龍已經復甦,你們這些人等著成為祭品吧!來歡迎我萬寶閣鎮閣神獸的出世吧!」

月狐掃了眼在場所有人,話語中帶著高高在上的高傲,不屑道。

這才是真正的月狐,之前嫵媚妖嬈的月狐完全都是她的偽裝。

這時候沒有人去說話,而是全部盯著大鐵門內,因為在場的人都已經感覺到那股龐大的氣息已經緩緩出來了。

霍心也緩緩退到了師雨真、屠九幽等人身旁。

「如果一會事不可為,第一時間跑,往外跑。」霍心輕聲道。其他人則緩緩點點頭。

霍心的話音剛落,一股黑色霧氣從大門後方的長廊內湧出,緊接著伴隨著一聲嘶嘯,一個巨大而猙獰的頭顱從鐵門沒鑽了出來,那一雙足足有兩顆人頭大小的猩紅眼球緩緩打量著所有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更有不少人腳步都悄悄往後挪去。

「真龍啊,看看吧,這些都是為你準備的祭品。」月狐眼中帶著一絲熱切的望著周身黑氣繚繞的巨龍道。

聽到月狐的話,渾身散發著黑色霧氣的巨龍眼中瘋狂之色一閃而過,緊接著它巨大的身軀猛然竄出,血盆大口張開,一口下去,數個躲避不及的人影便慘叫著落入了龍口之中。

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光華閃過,劈在了的脖頸,這一擊卻是瞬間激蕩起一片黑霧,一個能有七八米的巨大豁口出現在黑龍的脖頸處,不過伴隨著一陣黑霧涌動。那個豁口卻很快恢復了原樣。

「怎麼可能?」鍾獄瞪大了雙眼,剛剛正是他出的手。

突然被偷襲,遠處的猙獰龍首緩緩扭向了鍾獄,緊接著「啊嗚」一聲,帶著滾滾威勢沖向了鍾獄。

「這是靈體?」

遠處霍心也看到了鍾獄的一擊,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靈體是一種強大的存在死後憑藉不屈的意志或者強大的信念而形成的,他們沒有肉體,所謂的軀體完全是自己的力量所化,與神魂有些類似,但卻比神魂更加凝實。

此時,正當霍心思考要不要去幫鍾獄的時候,卻見到伴隨著黑龍口中噴出的一股強烈的寒氣,鍾獄包括其身上浮現的神魂竟然一下被凍住了,接著黑龍大口一張,一口把鍾獄吞了下去。

這一幕讓霍心瞳孔劇烈收縮了下,沒有猶豫轉頭道:「跑!」

話落,五人非常默契的向著來時的方向移動過去。

霍心反應快,但是還有反應更快的,在見到強大無比的鐘獄三個回合便被吞掉,一部分魔門弟子被黑龍氣勢所懾,轉頭便向外面跑去。

「真龍,您的祭品要跑!」月狐起容他人逃跑,在發現有人想跑后第一時間便喊道。

黑龍轉頭看著那些逃跑的螻蟻,一種如滾滾悶雷般的聲音從其口中傳了出來。

「人類都該死!」

下一刻黑龍便撲向了那些逃跑的人,三下五除二就全給吞下了肚中。

見到這一幕,霍心心裡不由微微一沉,那些人死就死了,但想想黑龍佔據了唯一的出口,這意味著他們都是瓮中的鱉。 黑龍那近百米的龐大身軀橫卧在出口前,擋住了所有人的生路。

狂亂的氣息如大海般壓迫的所有人都有些喘不上氣。

望著黑龍,霍心緩緩握住了天怒的刀柄,他卻是準備拚命了。

不過就在霍心準備出手的時候,一道七彩的光華突然從黑龍後方出現,瞬間便擊穿了黑龍那霧氣騰騰的身軀。

「嗷!」

一聲龍嘯,黑龍豁然轉頭,猩紅的龍眼看向了身後。

不過還不等它看清襲擊它的人,一道七彩鸞鳥出現,一下啄在了黑龍的眼睛上。

「吼!」

一聲痛吼,黑龍巨大的身軀轟然倒了下去,發出了轟隆一聲悶響,使得整個山洞都晃了晃,也露出了後面攻擊它的人。

一身寬鬆的大紅袍,一個黑色的頭冠把頭髮罩住,打扮極為中性化,一雙眉毛不同於一般的女人,隱隱透露著一股子霸氣。

「帝無雙。」

霍心卻是一眼認出了來人,正是錦繡閣閣主帝無雙。

此時帝無雙掃了眼下方的情況,她的眼神著重在霍心身上停留了下,隨後便又回到了黑龍身上。

「你這條孽龍,死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還想要復活。」

這時倒下的黑龍也再次抬起了它的頭,它望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僅存的理智讓它感覺到眼前的人極為危險,但很快腦中瘋狂的怨念便吞噬了它僅存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