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原來都不是什麼好人!」有人冷笑著說道。

「這個白吃黑倒是沒有傳出什麼惡聞,倒是那個穆天驕卻是死的好,聽說那人極其變態,喜歡當著許多人的面玩弄女子,極其該殺!」

李木與呂奉兩人卻是打的天崩地裂,每次交擊都是熱血沸騰,但是兩人似乎有默契一般,幾乎同時,兩人的眼睛對視,而後身體同時衝天而起。

「魔神降世!」

「天魔降臨!」

兩個聲音幾乎不分前後,同時大吼一聲,兩人的身體都直衝雲霄,化為了兩道恐怖的光芒。

「轟……」兩人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幾乎一個位置之上,而後一道純黑色一道帶著淡淡紅色的光圈出現在兩人的腳下,而後兩人的身體同時旋轉,兩把方天畫戟圍繞著身體同時旋轉了一周,劇烈碰撞了起來。

火花迸濺。

刺耳的聲音刺激著眾人的耳朵,但是眾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怎麼可能?

如果說兩人拿出來的都是方天畫戟可以說是巧合,但是兩人的招式看起來卻一模一樣,這就絕對不會是巧合啦!

呂奉的臉色微變,但是李木的臉上卻帶著淡淡的笑容,果不其然,同樣是呂布的技能!

兩人再次同步,右手拿著方天畫戟,左手向著對方虛抓了過去,一股淡淡的黑色同時從兩人的身體之中散發了出來,而後兩人的身上都附著上一層淡黑色的薄膜。

呂奉的眼中不可思議的光芒瞪得更大,這怎麼可能?

「方天畫斬!」

「鬼神斬!」

兩人的方天畫戟再次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兩人的身體同時向著後方退了過去,嘴角不由自主的流出了鮮血,大地上一個個腳印看起來是如此的清晰。

不僅如此,仔細的人便可以發現兩人的身體在經過那兩種顏色相近的光圈之上時,身體幾乎同樣的停頓了一下,這一下,人們才徹底肯定,兩人的技能名字雖然不同,但是卻一定是同樣的技能。

「你是誰?」呂奉眉頭緊皺的對著李木說道。

「我是誰?我外號白吃黑,大名李木,現在別稱呂布,怎麼了?」李木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其實他的心中也在估摸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有人會呂布的技能?還是這人就是呂布?

「你怎麼會這些技能?」呂奉的眉頭皺著問道。

「想知道?打敗我我便告訴你!」李木有些放肆的說道,遇見呂布本人又能怎麼樣,照樣狂躁!

「好!」呂奉的眉頭松展開來,既然對方這樣說了,那麼便打敗他!

兩人的步伐再次邁動了起來,李木腳下鬥氣噴涌,一瞬間便來到了呂奉的面前,手中的方天畫戟狠狠地劈砍了過去。

戰鬥再次打響,兩人狀若瘋虎,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打到了天上。

一時之間只感覺塵土飛揚,似乎即將天塌地陷,恐怖的氣勁波動,讓其他觀看這場戰鬥的人不由得接連後退。

看著兩人不相上下的身影,之前沒有動手的兩名黑曼巴老者,此時相互看了一眼,而後同時點了點頭,身體瞬間向著李木的背後沖了過去。

李木的眉頭挑了挑,嘴角突然升起了一絲笑意,他的身體猛然彎了下去,呂奉的方天畫戟頓時緊貼著李木的頭皮飛了過去,而李木的方天畫戟卻帶著恐怖的力量直接向著兩名老者掃了過去。

兩名老者的武器還沒有接觸到李木身體,方天畫戟便已經來到了兩人的面前。

一個手持重劍的看著猛然用自己的重劍抵擋方天畫戟,而那名拿刀的老者卻是不管李木的方天畫戟,直接對著李木的身體砍了過去。

「方天畫斬!」

「鏘……」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音猛然響了起來,兩名老者的身體幾乎同時靜止。

一道傷痕直接在兩人的身體之中劃過,兩個身體成為了四截,而李木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卻反倒是有了些許紅潤。

呂奉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真是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這麼一來,他和李木之間似乎產生了一些差距。

「殺!」

李木盯著呂奉不放,手中的方天畫戟不斷的揮出,兩人硬碰硬,嘴角的鮮血越來越多。

但是李木的眼睛卻越來越明亮,而呂奉的眉頭卻皺的越來越厲害。

終於,彷彿達到了一個臨界點,李木的方天畫戟揮舞了過去,呂奉拿著方天畫戟抵擋,但是他的身體卻不受控制的退了一步,胸口處猛然出現一道細小的傷口。

破軍的被動終於發動,對血量低於百分之五十的敵人增加傷害百分之三十! 李木的臉上帶著笑容,手中的方天畫戟卻是更加兇猛的向著呂奉的胸口砸了過去,每次撞擊,呂奉的身體便退後一步。

「方天畫斬!」

「鬼神斬!」

李木的方天畫戟與呂奉再次碰撞,終於,這次呂奉的身體直接噴血飛了出去,李木腳下爆步發動,身體直接衝天而起,手中的方天畫戟高高的舉了起來。

呂奉的眼睛之中出現了李木的身影,隨後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無奈的笑容,他的胳膊已經沒有了任何力氣,壓根無法抵擋這樣的一次攻擊。

轟!

大地猛然出現了一道恐怖的裂縫,李木的方天畫戟沉重的砍在了大地之上,原本已經閉上眼睛的呂奉頓時睜開了眼睛,有些詫異的看著李木。

李木手中的方天畫戟距離呂奉的頭顱只有幾公分的距離,甚至呂奉的頭髮都斷了一縷,但是李木卻沒有下殺手。

「你不殺我?」呂奉的嘴角還在流著鮮血,但是他卻沒有太過在意,反而有些好奇的問道。

「對!」李木提起了方天畫戟,微笑著說道。

「為什麼?」呂奉臉色平靜的問道,他知道世界上沒有任何好處是無緣無故的,自己過來殺李木,便做好被殺掉的準備,也沒有什麼怨恨。

「我想創立一個傭兵團,所以現在想要招人,所以想讓你加入,作為我不殺你的代價!」李木平靜的說道,他感覺挺有意思的,自己竟然能夠碰到一個可以使用呂布技能之人。

「可以!」呂奉點了點頭說道,隨後略微猶豫了一下說道:「不過我不能和你一塊報復黑曼巴,若是這一點你不能答應,那還是殺掉我吧!」

呂奉心中清楚,自己既然奉命過來追殺李木,那麼李木必定不會善罷甘休,他擔心這個李木讓自己反過來擊殺黑曼巴的成員,自己壓根不能答應這樣的事情,還是事先說清楚為好!

「放心吧,對於黑曼巴,我覺得還是自己解決比較好!」李木笑著說道。

「那好,我可以加入你的傭兵團!」呂奉點了點頭沉聲的說道。

「滴滴滴……恭喜宿主擊殺百名敵人,獲得百人斬稱號,開啟殺戮徽章!」

「滴滴滴……恭喜宿主擊殺百名敵人,獲得百人斬稱號,開啟殺戮徽章!」

「滴滴滴……恭喜宿主擊殺百名敵人,獲得百人斬稱號,開啟殺戮徽章!」

一連三次系統的聲音在李木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只見一個呈現淡紅色的骷髏徽章出現在王者榮耀界面之中,骷髏的眼睛之中紅色的光芒微微閃爍,而後進入任務列表之中,浮現在任務列表最上方。

呂奉有些奇怪的看著李木,他剛才似乎發現李木一瞬間有了一些不同,讓人心悸,但是隨後便恢復原狀。

殺戮徽章(初級):擊殺一百人獲得成就,自帶技能:殺戮光環(小)!

殺戮光環(小):開啟光環之後,自身殺氣增長,提升自身百分之五攻擊力,光環覆蓋之處,壓制敵人百分之五的實力。

李木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然後對著呂奉伸出了手,微笑著說道:「歡迎加入!」

呂奉猶豫了一下,而後藉助李木的力量勉強站了起來,他的傷勢很重,隨後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顆丹藥服用了下去,一口淤血噴了出來,臉色才變得好看了一些。

「對了,你是地球人吧?」李木看起來似乎有些無意的問道。

「什麼地球人?」呂奉有些疑惑的看著李木問道。

「沒什麼……」李木不在意的說道,但是心中卻有些失望,原本還以為碰見一個老鄉,沒想到竟然不是。

「對了,你的技能是從哪裡獲得的?」李木想起來呂奉的技能,不僅好奇的問道。

「我的技能?」呂奉皺著眉頭,他想起來李木竟然擁有和自己一樣的技能,有些猶豫,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要是不想說就算了!」李木笑著說道,他其實心中很好奇的。

「我的技能其實是源於一塊石頭,就是這塊石頭!」呂奉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石頭,石頭只有拳頭大小,整體呈現之中黝黑的顏色。

李木突然感覺自己腦海之中的系統跳動了一下,一種貪婪的感覺從系統之中傳到了李木腦海之中,頓時讓李木瞪大眼睛,他竟然從系統之上感受到了情緒的波動。

「我可以看一下嗎?」李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他感覺這個黑色的石頭應該對於系統很有幫助。

「沒事,拿著看,原本這塊石頭還有淡淡的光芒,可是我從其中獲得了這幾個技能之後,這塊石頭便沒有了任何的光芒,除了無比堅硬之外。」呂奉大方的說道,直接把手中的石頭遞了過去。

李木的手接觸到這塊黑色的石頭,頓時感覺微微沉重,這石頭恐怕足有上百斤,巴掌大小的石頭竟然這麼重,密度到底有多大啊?

李木的手剛剛接觸到黑色的石頭,王者榮耀系統頓時距離的顫抖了一下,一股七彩的光芒猛然在李木的腦海之中散發了出來。

所有人都眯起了眼睛,他們看到李木的額頭之中突然散發出了一股刺目的七彩光芒,七彩的光芒灑落在黑色的石頭之中,黑色的石頭頓時跳動了起來。

最後黑色的石頭緩緩被渲染成為了七彩的色彩,在李木的感知之中,自己腦海之中的系統似乎散發出了一股奇異的氣息猛然進入黑色的石頭之中,而黑色石頭之中又有一道奇異的氣息進入系統之中。

如果說系統是陽,那麼這塊石頭便是陰,********,兩者的氣息都在變得強大了起來。

幾分鐘過後,李木手中原本黝黑的石頭已經成為了七彩的顏色,而李木眉心處的七彩光芒也緩緩的消失不見,不知道是不是李木的錯覺,李木好像聽到了一陣模糊的飽嗝聲音,見鬼了,一定是錯覺。

「滴滴滴……開啟主線任務,收集四十九顆英雄石,收集完成過後,獲得一次王者榮耀系統大升級!已完成任務1/49。」

「滴滴滴……因為系統吸收呂布英雄石能量,所以呂布威力增加百分之十,存在時間增加一倍!」

「滴滴滴……因為系統吸收呂布英雄石能量,宿主可以自主選擇英雄呂布!」

三道系統聲音在李木腦海之中響了起來,李木心中格外的歡喜,沒想到和一個呂奉打了一場,竟然獲得了這麼大的好處。

李木手中的黑色石頭已經徹底成為了七彩的顏色,李木遞給了呂奉,如果說之前的黑色石頭是一個石炭,那麼現在便是一個開光的寶石,或者說是一件寶物。

呂奉接過英雄石,頓時感覺體力身體之中頓時一陣清涼,傷勢竟然好了三分,而且天地間的靈氣似乎都在有意無意的向著這塊石頭飄了過來,呂奉頓時感覺,如果自己長期帶著這塊石頭,那麼自己的修鍊速度最起碼提升三分。

「這是怎麼回事?」呂奉不解的問道。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李木攤了攤手說道。

「好吧,對了,咱們傭兵團的名字叫做什麼?」呂奉兩人向著遠方走了過去。

「不知道,還沒建立呢,要不然你建一個就好了……」李木的聲音越來越小。

「還沒建立?還要讓我起名字……」呂奉的聲音之中帶著無語,莫非自己進了一個假傭兵團? 李木與呂奉約定好,到下一個兵戈城再見,約定的是兵戈城最好的酒店入住,呂奉又是滿腦袋的黑線,他發現李木的大腦迴路似乎有些不正常。

「為什麼要去最好的酒店?」因為李木把最好兩個字咬的很重,所以呂奉也把最好格外的重音。

「我又沒去過兵戈城,所以你不去最好的酒店,我怎麼找你?」李木拿著看白痴一般的目光看著呂奉說道。

「你沒去過兵戈城,你確定我沒去過嗎?」呂奉指著自己無語的說道。

「啊……你去過啊?」李木有些詫異的說道。

「……好吧,最好的酒店,名字叫做龍門客棧,到時候就去龍門客棧找我就行!」呂奉撇了撇嘴說道。

李木之所以沒和呂奉一塊,呂奉知道李木要去做什麼,穆明尊雖然救過自己,但是那時候就是沒有穆明尊救,其實他也能夠活下來,而且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自己幫忙殺掉很多穆明尊的敵人,早就把恩情還的差不多了。

最重要的是,穆明尊的為人,呂奉實在是不喜歡,冰冷無情,沒有一點人性。

他聽說了穆明尊夫人的去世,雖然傳出來的說法是因為穆天驕的死亡而過度悲傷死亡,但是大家都是鬥士,有些事情大家都清楚,只不過是害怕黑曼巴報復沒有說而已。

呂奉見過穆明尊的夫人,絕對不是一個太過看中感情的人,她兒子死了,她的難過程度絕對達不到那種程度。

但是兩者的仇確實是結下來了,穆天驕主動惹得李木被殺,黑曼巴要報仇,李木自然要反抗,一切看起來是如此自然。

兩人分別之後,從呂奉口中得知黑曼巴所在的地方,李木便向著那座山谷趕了過去。

其實黑曼巴所在的地方本來就不是什麼隱蔽的地方,雖然人家作惡多端,但是實力強大,就好像是地球的黑社會,你明知道別人在哪個酒吧,你打不過人家,知道又能怎麼樣?

「廢物!一群廢物!」此時黑曼巴谷,此地是一個山谷,山勢俊俏,易守難攻,裡邊足足居住數百人,而身為首領的穆明尊得到消息,此時正在大發雷霆。

一張青玉雕刻而成的青玉桌子一巴掌被穆明尊拍的粉碎,上邊的瓜果食物散亂一地,周圍的侍女無比害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傳過來消息之人更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頭顱深深地低了下去,不敢看那張本來就兇惡,此時因為憤怒更顯恐怖的臉龐。

「六個鉑金強者竟然拿不下一個黃金鬥士,還被殺掉五個,反叛一個,這些人全部都是廢物,難道我黑曼巴還奈何不了一個黃金鬥士!」穆明尊咆哮的聲音在大堂之中不斷的響起,恍若驚雷。

「來人,給老子來人!」穆明尊的眼睛有些赤紅,氣息瘋狂而又暴虐,三角形的眼睛之中帶著陰毒與瘋狂。

「首領!」外邊一下子進來十幾人,臉色都有些難看,原本他們都在外邊守候,大家都知道現在穆明尊最好誰都不要惹,否則下場一定會很慘。

「呂奉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吧?」穆明尊深吸了一口氣,一條淡灰色的長蛇近三米長,緩緩的爬上了穆明尊的身體,用自己冰冷的眼睛的眼睛看著眾人。

灰色長蛇正是黑曼巴毒蛇,黑曼巴毒蛇並不代表身體一定呈現黑色,而是它的嘴巴呈現烏黑的顏色,也是代表它強烈至極的毒性。

這條黑曼巴毒蛇的三角形頭顱之上有著兩塊微微凸起的肉塊,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而且黑曼巴的身上沒有任何氣勢,但是在場的雖然許多都是鉑金強者,看到這條蛇的時候,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聽說了,真是一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有一個副首領陸河惡狠狠的說道,但是他的心中卻很高興,因為他早就看呂奉不順眼,而且穆明尊還想讓呂奉當副首領,這次好了……

「首領,要不要派人追殺他?」有人平靜的問道。

「追殺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殺掉那個白吃黑,為夫人和少主報仇你們可知道?」穆明尊的臉色無比冰冷的說道。

「知道……」眾人急忙說道。

「那麼,現在有誰自動請纓,去殺掉那個白吃黑帶著他的頭顱過來祭奠夫人和少主?」

場面一時間靜了下來,眾人面面相覷,然後頭顱都低了下去,呂奉雖然不討眾人喜歡,但是實力確實高強,許多人都不如,而且一下子死了五名鉑金,他們都沒有把握……

穆明尊坐在大殿的上方,如同皇帝一般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屬於自己的臣子,目光冰冷,似乎成為了實質。

下方的頭顱還在低著,哪怕是之前那個副首領陸河,都沒有說話的打算,殺得又不是他們的兒子,這麼危險的事情,誰愛干誰干!

「廢物,全部都是廢物!」穆明尊大吼一聲,差點被這個情況氣死,自己怎麼養了這麼一群廢物,平時耀武揚威作威作福,關鍵的時候便全部成為了鴕鳥!

眾人的腦袋都不由自主的縮了縮,努力的不讓穆明尊注意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