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靠得太近,白鬍須碰到了尹坤的臉,尹坤忍不住卟哧笑出聲。

太白金星大驚,趕緊想飛走,可是晚了,尹坤的手從上到下揮下,太白金星的身體憑慣性飛出去一段距離后,倒在地上。

現在輪到尹坤對他進行觀察了,尹坤對太白金星下體的毛是白是黑感到好奇。上次就想看的,但有允兒在,現在沒有旁人,尹坤扯下綴滿紅綠寶石的腰帶,拉下太白金星的褲子,不由大笑。老不死的下面的毛和鬍鬚頭髮一樣全是銀白色。不過,那東西還算雄壯。

尹坤的頑皮心頓起,把白毛根根拔除。

尹坤仔細觀察腰帶,奶奶個熊,每顆寶石都是無價之寶。太奢侈了,把這麼多寶石勒在老不死的腰上,象什麼話?老子要沒收。

尹坤把綴滿寶石的腰帶束在自己腰上,踢了踢太白金星,揮手,隱身離去。

太白金星悠悠醒來,一躍而起,褲子滑落,低頭,發現白毛盡去,驚得他呆若木雞。污辱,嚴重污辱!太白金星長嘆一聲,拎起褲子,返回天庭修行地。哪還有臉見其他天神?太白金星閉門修行,連護法小童子,都不許見。

尹坤回到王香玉房間,王香玉勾住尹坤的脖子,想和尹坤接吻,尹坤呵呵笑說:「剛才我和太白金星鬥了次法,大獲全勝,看戰利品!」

尹坤扯下腰帶,舉著在王香玉眼前晃。

王香玉趕緊搶過仔細觀察,嬌笑說:「寶石好大,好漂亮,只是得加工重做一下,得做成現代人的皮帶模樣才行。」

尹坤點頭說:「有道理,我現在就去讓木木加工,她的手藝好得很。」

王香玉嬌笑說:「不想再做活塞運動了?」

尹坤輕撫王香玉的嬌臉說:「想,不過,我們的機會有的是,戰利品得趕緊加工好,明天我就可以用它束褲子了嘛!」

木木店中,木木在加工腰帶。

店裡只有尹坤和木木兩人,大門已關上。

木木邊加工,邊嬌笑說:「坤,不得了啊!腰帶上全是價值連城的寶石,你束這腰帶,成為名符其實的腰纏萬貫了。」

深夜,尹坤束著戰利品出現在雲想咖啡。

吳麗娜引尹坤在一個包廂坐下。

尹坤看著吳麗娜,笑問:「工作還適應嗎?」

吳麗娜飛著媚眼說:「太高興了,活不重,每天都有錢賺。我可以用賺的錢買過年的衣服了。」

尹坤點頭說:「人人都要自食其力,好好乾,我會隨時關注你的。」

「坤哥,您真了不起,您在學校那麼低調,我做夢都不會想到,教室里不聲不響的您,誰能知道竟然是如此大的企業的董事長,您擁有如此巨量的財富。」吳麗娜說。

尹坤笑說:「讓他們狗眼看人低好了,強調一遍啊!我和王老師開學后,還會到學校去的,你可不能透露任何信息,讓學校里的人知道我的底細,我不會輕饒你。」

吳麗娜趕緊小聲說:「我一定守口如瓶。只是我覺得好奇怪,您這麼厲害,為什麼還要上學?」

尹坤呵呵笑說:「告訴你無妨,為了王老師。她愛教育事業,她喜歡做老師。」

吳麗娜點頭,小聲說:「坤哥,我好愛您,知道了您的情況后,我更愛您了。」

尹坤搖頭說:「過去你不該和田橫攪在一起,唉!老子想起田橫,心裡就會不舒服。麗娜,你好自為之吧!」

董瑩進門,吳麗娜看了一眼董瑩,站起來,很不情願地離開。董瑩在吳麗娜坐過的地方坐下。

尹坤看著董瑩,眼睛放光。經過精心打扮后的董瑩光彩奪目得很,眼睛里擁有了自信。桃花眼中的內容仍然非常豐富,這是個象迷一樣的美少女。

吳麗娜經歷那麼豐富,眼睛仍然是清澈的,董瑩的眼睛只是亮,但不能一眼看到底。

尹坤看著董瑩,小聲說:「辛苦啦!」

董瑩的桃花眼中流露出憂鬱之色說:「沒什麼。現在有一個問題,我在哪過年?我沒有家我不知道怎麼辦。」

尹坤輕嘆說:「回你老子那過年吧!」

董瑩搖頭說:「他,他,我和他斷絕關係了呀!」

尹坤說:「他正在一點點地學好,他手頭也有本錢了。你回去陪他過個年再回來。雲想咖啡在小年夜歇業,大年初八開張。」

董瑩小聲說:「我不想回家,我住這好了。」

尹坤搖頭說:「瑩,你不能這樣,你住這,我會不放心的。」

董瑩輕嘆說:「過年了,我能向您拜年嗎?」

尹坤點頭說:「當然可以。」

家中,李師師和尹坤迎面抱緊,說:「閻王有召,我得回地府過年。親愛的,有好多天不能侍候您,怎麼辦?只要您一句話,我就可以不回地府。」

尹坤柔聲說:「我不留你,你回地府吧!過年時,我會和蝶兒住一起,你在也不能陪我。」

尹坤收到簡訊,這麼晚還有誰會發簡訊?趕緊看,原來是錢多多的:「坤哥,好想你,我睡不著,你能過來陪我嗎?」 「多多,你瘋啦?是不是要到醫院去看看?這麼晚,你竟然還敢躲在公園裡,不怕撞上**?」尹坤摟著錢多多怒氣沖沖說。

「想你的嘛!你好壞,你為什麼一直不理我,不陪我玩?」錢多多輕捶尹坤的胸,噘嘴說。

「你老子明天就回來了,當心被他知道了。」尹坤說。

「知道又怎麼了?他管不了我,他打電話給我,說回來后,要我和他一起回家過年。我不想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錢多多噘嘴說。

「多多,過年是風俗,你的親戚都在G市,你已轉學過來,回去后,不久,就又能過來的呀!聽話。」尹坤柔聲說。

「嗯!我聽話,可我不在時,你得想我。我回來時,你要給我大紅包。我太想你時,我叫你,你要趕去見我。」錢多多說。

「多多,你太任性了,好想打你的屁屁!」尹坤輕拍錢多多的嬌臀笑說。

大年夜,蝶兒一家在大酒店請了好幾大桌人,大家吃喝了一個暢快后,蝶兒開車,尹坤和蝶兒回爺爺那。

家裡經過了徹底的打掃,被褥是全新的。

爺爺笑得合不攏嘴,當起了尹坤和蝶兒的跟班。

尹坤和爺爺放了兩個多小時的焰火炮竹,引來了村上很多人的圍觀。

客廳,尹坤把裝著錢的箱子放在茶几上,打開看爺爺和蝶兒塞紅包。

爺爺邊塞邊笑說:「臭小子,每人五百,有必要嗎?過去我想借兩錢,他們哪個肯借了?想想白送他們錢心中就有火。」

尹坤撇嘴,笑說:「手抖什麼抖?是你沒用被人欺負怪誰?你有用,你不可以不借錢給人家,讓人家生氣?一切都過去了,你孫子發了財,也得回報一下村上人。不要小氣,這兩錢在我眼中不算什麼。」

蝶兒嬌笑說:「爺爺,坤哥可厲害了,您還沒到公司去看過吧?五千畝地呢!幾個村子都沒有公司大。爺爺,您孫子是超級大富豪,不要心疼錢,您花錢越多,您孫子會越高興。」

爺爺笑說:「臭小子,還真看不出啊?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了。」

尹坤瞪眼,大聲說:「叫鳳凰男,整天雞呀!鴨的,你能說兩個動聽點的詞嗎?」

爺爺笑說:「怎麼啦?你成了龍,也是由蚯蚓變的,你的骨頭有幾斤幾兩我能不知道?發達了,不要得意,象你這樣亂花錢,早晚會破產。」

尹坤冷笑說:「咒我破產對你有什麼好處?你還有八十年的壽,誰來養你?你必須對我好點,拍我馬屁,多說兩句好話。告訴你,我買草紙了,你睡著后,我會用草紙擦你的嘴,當心你明天一早會說不吉利的話。」

蝶兒笑說:「我還當你買草紙擦屁股呢!原來是用來擦爺爺嘴的啊!」

爺爺的眼珠子突了起來,厲聲:「臭小子,過去只有我在大年夜用草紙擦你的嘴,你現在竟然反過來想擦我的嘴了。告訴你,沒門,我今天不睡覺了。」

尹坤冷笑說:「你睜著眼睛我也要擦,誰叫你老不死的整天胡言亂語口沒遮攔的?」

爺爺把錢一扔,怒吼:「我不塞紅包了,沒大沒小,沒良心的東西,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竟然沒有好報。」

尹坤呵呵笑說:「不要發神經病啊!孫媳婦在呢!也不怕丟臉!給蝶兒包一個大點的,你自己看著辦!」

爺爺坐下,沖蝶兒媚笑說:「孫媳婦,坤是不是吃軟飯騙來的錢?」

尹坤一把逮住爺爺的衣領,怒吼:「放什麼臭狗屁!是不是又想在蝶兒面前說我壞話了?」

爺爺嘿嘿笑說:「那你說,你哪會有這麼多錢的?不偷不搶,只會是吃軟飯的嘛!」

尹坤鬆手,搖頭說:「老不死的,我讓你活一千年,讓你當一千年的鰥夫,真是氣死我了。告訴你,我今天吐血死了后,變成鬼也要把你抓走!」

爺爺得意之極地笑說:「我的命硬得很,你可能活不過我!」

蝶兒噘嘴說:「爺爺,你再罵坤哥,我不理你啦!」

爺爺趕緊媚笑說:「蝶兒,臭小子是賤胚,不打不罵,他渾身就會發癢,打罵過後,他才會對你特別好。」

蝶兒噘嘴說:「給我包紅包,小氣了,明天我不叫你。」

爺爺看尹坤,尹坤沒好氣地說:「自己看著辦!」

爺爺笑問蝶兒:「你要多少,我給你包多少?」

蝶兒沉下臉說:「自己看著辦!」

爺爺尷尬之極,雙手一攤,笑說:「你們還沒結婚,就一唱一和欺負起我來了,將來結了婚還得了?」

爺爺確實心中沒數,紅包買小了,塞不進多少錢。

尹坤和蝶兒摟在一起看春節文藝晚會。爺爺在皺眉想辦法,為給蝶兒包紅包煩起了愁。

十二點剛過,爺爺主動下樓燃放焰火。

尹坤拿出一疊草紙,放在身邊,向蝶兒詭笑。

蝶兒小聲說:「不要吧?」

尹坤笑說:「他口沒遮攔,必須擦!過去他年年給我擦,今年我要給他擦。」

蝶兒小聲說:「你們打起來怎麼辦?」

尹坤笑說:「你保持中立!」

尹坤捏了一把草紙,到陽台上觀看了一會,躲在門背後,笑對蝶兒說:「馬上上樓了,門一開,我就擦他的嘴。」

蝶兒噘嘴說:「煩死了,我不高興。」

尹坤把草紙向蝶兒揚了揚,笑說:「你再瞎說,我要擦你的嘴啦!過年只能說好話,不許說不好聽的話。」

蝶兒把嘴噘得老高,不再說話。

爺爺推門進來,尹坤快速把草紙按在他的嘴上,擦了幾擦,扔了草紙就逃。

爺爺突然蹲在地上,胸色非常難看。

尹坤和蝶兒大驚,趕緊跑過去攙扶。

爺爺撿起地上的草紙在尹坤和蝶兒的嘴上都擦了幾下,嘿嘿笑說:「姜還是老的辣,你們鬥不過我。」

蝶兒依偎在尹坤懷裡,小聲問:「明天一早,我們怎麼見爺爺?」

尹坤說:「說些吉利話。」

蝶兒說:「我不知道說什麼吉利話。」

尹坤想了想后說:「祝他象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

蝶兒笑說:「那樣說不說,應該是長命百歲。」

尹坤搖頭說:「你才說得不好呢!爺爺能活一百五十歲,說他長命百歲,不是咒他嘛!」

很早,尹坤和蝶兒來到爺爺的床邊,準備給爺爺拜年,爺爺趕緊用被子捂住頭,大聲說:「今天是大年初一,規矩點啊!」

尹坤和蝶兒鞠躬,齊聲說商量好的祝福話。

爺爺眉開眼笑給蝶兒紅包。尹坤伸手,爺爺茫然,尹坤說:「我的呢?」

爺爺皺眉說:「你沒說要給你啊?」

尹坤很是失望,蝶兒趕緊說:「坤哥,我的紅包給你。」

爺爺這時從被子里掏出一隻大紅包,大笑說:「逗你玩呢!臉這麼短!一個都不欺,包的錢也一樣,都是八萬八千八百。紅包是我連夜重做的,怎麼樣?開心嗎?」

尹坤接過紅包,象孩子一樣,歡跳起來。

這輩子每一次收到爺爺的紅包,尹坤怎麼能不開心哦。

三人吃早餐時,村民排著隊,興高采烈前來向爺爺拜年,爺爺坐八仙桌,接受拜年,來一人,一個五百元的紅包,女人加一把糖果,男人一把軟中華。

尹坤和蝶兒趕緊吃了,也到村上去拜年。

挨家挨戶,只要輩份比尹坤大的,都得到。

尹坤和蝶兒不論到哪家,都被當成座上賓,家家戶戶端茶倒水,那個熱乎勁,讓蝶兒感動不已。

尹坤和蝶兒陪爺爺吃午飯。爺爺邊喝茅台酒,邊看尹坤和蝶兒笑得眼睛眯成縫嘴都合不攏。

午飯結束,蝶兒洗碗,爺爺拎水衝車,尹坤掃地。

一大群村民過來,要求玩鬥牛。

尹坤讓蝶兒坐懷裡擺樁,村民們任意押。

傍晚時,蝶兒贏了兩萬元,尹坤把錢全部還給了輸錢的人。

尹坤和蝶兒在村民和爺爺的目送下,坐進汽車,大家向尹坤和蝶兒招手,叫他們經常回來。

尹坤和蝶兒大聲說:「一定經常回來!」

城裡家中,尹坤和蝶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蝶兒小聲說:「明天到我家去,不知爸媽知不知道給你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