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那水麒麟獲得自由,興奮異常,一個翻身竟向潭底潛處潛去,不一會兒,竟將沉落在潭下的赤血蛇蛟龍和蛇虺的千丈屍身拖到了韓星身傍。

「咚」的一聲,它一腳蹬裂赤血蛇蛟龍的頭顱。

「喀嚓」一聲,它從碗口大金色瞳孔深處又射出一道光束,擊碎了蛇虺頭眉,透出一個血洞。

「啪!」從赤血蛇蛟龍和蛇虺的顱骨中分別滾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閃亮橢圓形晶體,通體血紅,隱隱發著亮光。

「獸核!」韓星心中驚喜:「這……是無價之寶!」

獸核乃是妖獸吸取日月精化千百年濃縮積累下來的結晶體,其中蘊含著海量天地靈氣,普通野獸吃了能進階為妖獸,修真人煉化了能大幅度提升修為。

而這二枚獸核等級卻是相當的高,可以說是價值連城!

這可真是意外的震撼與驚喜,韓星沒想到見此獸竟通人性,知道感恩圖報,會送給自己是這麼二個好東西。

韓星幸福的暈暈乎乎,又產生了想法:「這水麒麟既威風又通人性,若能收為座騎,那可是太拉風……至少比現在那頭整日圍著自己轉,心甘情願要當座騎的那頭驢強百倍!」

他將獸核收起,用手試探性的再次在水麒麟頭上撫摸,試圖降伏於它。

那水麒麟也不反抗,反將而將那碩大的頭貼了上來,一條濕漉漉的大舌頭在韓星臉上舔來舔去,粘乎乎的好不難受。

韓星大為歡喜,知道這是水麒麟示好的行為。

他隨口傳音問道:「水麒麟老兄,能講講你的來歷嗎?何以待在這深潭之下又被鎖住?」

水麒麟晃了晃碩大的腦袋,並沒有開口。

人有人言獸有獸語。

它知道,說了韓星也聽不懂,只是用意念與肢體語言加以解釋。

原來黃帝削鐵為樹后,曾留下諾言,要水麒麟以待罪之身鎮壓此地,待其功滿乾坤,自有後世之人將其救出。

這水麒麟一等就是千萬年,無上界登天仙路封印后,讓它更是苦等無果,只能自身演化蛻變,如同人世輪迴一般。

無奈它被鎖縛於此,竟將一身神通磨滅的與現今的妖獸差不多了,幸運的是荒古的一些記憶尚有些存在。

韓星看著體形懾人,粗壯而雄武水麒麟,知道此等荒古異獸認主的境界較高,要收為座騎,需要下一點水磨功夫。

他打定主意,出去再說。

「你即久居此地,地形想必是爛熟於胸,能否勞你大駕,帶我出去?」韓星剛說完,自已忍不住樂了起來,暗自道:「這蠻獸如何能聽懂自已的語言?簡直是對牛彈琴!」

未曾想,那水麒麟似能聽懂他的話一般,連連點頭,將身子伏下,示意韓星上來。

韓星大喜,騎馬一般跨了上去。

水麒麟一聲歡快的長嘶,分開潭水,直奔身後的洞口。

他蹄奔如飛,瞬間就奔出了山洞。

饒是韓星修為已達地聖境界,此時劫後餘生,也難掩心中的喜悅之情。

他大笑了幾聲,將潭底吸入的渾濁之氣重重的吐了出來,接著拚命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來。

這種脫離命垂一線的歡喜感覺,讓他身心輕鬆。

適才水下劇斗,他已疲憊不堪,加上一夜無眠,困意襲來,實在挺不住了,就地而卧,呼呼睡了起來。

他體內己接近枯竭的真元開始重新運轉,法力也慢慢得以恢復。

就在他睡得正香之時,朦朦朧朧的覺得,突然爆發出一團驚人的光,鑽進了自己的腦海中。

他猝然醒來,只覺得頭疼欲炸。

韓星看了看周圍,只見自己正處於一座高山之巔。

「咦,麒麟哪去了?」他有些失望,只覺得自己痛失了一匹寶馬良駒般的座騎!

他猜想,水麒麟受困萬古,一朝獲得自由,可能早己遠走高飛了。

(求一張月票,投票的兄弟,在下章中感謝!) 韓星看了一下周圍的地形,身形飛掠而起,落在一座較高的一座山峰之上,凝目向四周望去。

只見天海茫茫,艨艟橫列,遠處藍天白雲,近處一片片山脈相連。

他腳下這座大山被原始森林覆蓋其上,根本就看不到山林深處的情況。

韓星心神幾近崩潰,按時間算古遺葯園已經開啟,沒想到古遺葯園竟是這般廣闊,這上那裡去找師傳與殷凌?

這古遺葯園看似平靜,實則步步兇險,可謂是危險與機遇並存。

他擔心師傅殷天祥與殷凌的安全,細細搜索一無所獲。

「也不知師傳與各位師兄弟能否應對一但出現在眼前的危機。」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從碧石居的地洞再到古潭,韓星見到太多的強者殞落,可想而知,這古遺葯園中最深處的風險會有多大。

韓星心中震動,他可不想讓自己這些親人出半差池,情急之下,突然仰天一聲長嘯。

嘯聲如驚雷滾滾,遠遠傳了開去。

「師傅、殷凌,你們在哪裡?」一聲長嘯之後,韓星心想:「若是在這一片山區之中,他們一定能聽到我的嘯聲!」

這片山林太大了,他也只能用傳音的辦法。

喊完之後,他把靈識最大限量的放了開去,凝神靜聆,可是沒有一絲反應。

就連飛禽走獸也沒有驚起一隻!

此刻,古遺葯園的山林之中,飛禽走獸不知何故,均已噤若寒蟬,不敢發出一點點的聲息。

彷彿有什麼蠻獸凶禽在震懾它們,四周靜得就連風吹著空中飛揚的塵埃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好安靜,這情況不對!」韓星忽然驚悚,頓時警覺起來。

自己一吼震天,能讓山林抖動,又怎會連個麻雀都沒驚飛?

韓星眸光冰冷,斜晲左右,俯視下方,盯著這片區域。

驀地,他感覺到了有一陣陣危險的氣息傳來,暗中像是有什麼荒古猛獸正在從遠方趕來。

韓星汗毛倒豎,雙拳握緊。

「轟隆隆!」

突然,「呼」的一聲獸吼,令天地在顫抖中失色。

剛才還是晴朗的天空,這一刻狂風大作,風起雲湧,並伴著電閃雷鳴。

「不好,虎從風,龍從雲,莫不是有什麼神通廣大的強橫蠻獸在此出現?」韓星連忙把手伸進儲物袋中,掏出一方古銅金鈕。

這方古銅金鈕材質厚重、方形印面,鈕雕麒麟瑞獸,印文上流轉苻文,燦燦生輝。

這正是他剛上龍淵宗時與宗主等人賭約贏的一件寶物。

古銅金鈕在韓星手中嶄露出來,隨著靈訣的催動,像是突然有了生命般,靈力涌動,光芒熠熠,釋放出澎湃磅礴的能量震蕩波。

這是一件以防禦為主,攻為輔的道器,將方園十丈之內都籠罩期中。

修真界中有法器、靈器、法寶、道器、靈寶、玄器、神器、仙器、終極聖寶之分,每一種都分上中下三品,叫法不一。

就這樣一件道器,在一般門派中也不多見,多為掌門長老所有,當初輸給韓星,也讓宗主古向天心痛了好幾天。

「嗷吼……」

便在此時,只聽的「嗷」的一聲,周圍的空氣被蠻獸的吼聲震的暴涌炸開,只見一團綠色金芒,裹著隱約彷彿是一隻長約一頭十幾丈長的綠金色怪獸,從遠處咆哮奔跑而來。

這綠金色怪獸隱身在綠芒之中,韓星看不清它的真面目。

這綠金色怪獸眼中殺光裂天,所過之處,林中群獸無不躲避。

稍慢一些,便被它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吞掉,或揮動簸箕般的大爪子,直接被開膛剖肚,巨足踩過,血泥四濺。

「畜生,滾開!」一股驚人的戰力,伴隨著韓星那陰沉殺意的聲音,衝天而起。

這樣的龐然大物突然出現,韓星自然要慎防。

他大吼一聲,一道光劃過,將古銅金鈕打了出去。

「嗡」古銅金鈕瞬間變大,如一座方型黃金大塔,沖了過去。

重生影後有空間 前方,一座山巒攔擋,被古銅金鈕直接轟飛,上面的參天古木和岩石全部化成了飛灰,四處飛射。

這隻堪比山嶽沉重的古銅金鈕,射出金芒萬道,壓滿天空,猛力降下,想要將那綠金色怪獸碾壓成肉泥!

「嗷……吼!」

綠芒翻滾,一聲令人頭皮發毛叫聲傳來,那隻綠金色怪獸雙足一蹬,猛的躍起,足有百丈高。

唰!

暴掠中,綠金色怪獸竟是以一種不動如山的姿態,落在了古銅金鈕之上。

「砰!」

綠金色怪獸人立而起,抬起布滿金色魚鱗片的粗腿,猛然一跺足。

剎那間,山搖地動,古銅金鈕在一跺之中頓時四裂,金鈕上璀璨的光華,霎時間消散。

凶威滔天!

任誰都沒有想到,這頭綠金色怪獸,抬足之間,竟將這件道器從空中踏到了地面,給徹底毀了!

韓星一臉愕然,神色發獃……

眼前這是個什麼凶獸?非但兇殘,而且逆天了,竟能破開道器!

這個蠻獸絕對的強大!

「外獅子印!」韓星不敢大意,一聲大喝,手上法訣連續打出,結成金色的大手結印。

從韓星的掌中衝起一道道黃金波紋,「外獅子印」挾帶著獅吼震天聲,在滿天符文繚繞中生出了一個山嶽般大的黃金獅子頭,栩栩如生。

「鎮壓!」韓星捏獅頭大印,剛猛而霸烈,氣勢壓的萬物顫抖,震的天地轟鳴,以覆滅山川之勢,向綠金色怪獸鎮壓而去。

「嗷……吼!」那綠金色怪獸竟然不閃不避,它人立而起,驀地抬起前腿,向「外獅子印」迎去。

這是一條絢爛生輝的綠金色前臂,強壯而有力,粗的嚇人,上面交織著符文閃電,堅硬的如同宛如精鋼打鑄,難以折斷!

這條獸臂以爪成拳,砸向那金光沖霄的獅頭大印,將大印擊飛,劃出一道絢爛的金芒!

「砰!」獸臂去勢不減,一塊高出地面的石丘被砸成齏粉,讓人驚人心魄。

韓星震撼,有些不敢相信:「麒麟臂!」

在這綠金色怪獸勢如狂飆的壓迫下,韓星變了顏色。

他從眉心中抽出了繡花針大小的神兵—-屠天神戟!

他要用這件剛剛完整的神兵,將此獠洞穿!

一聲輕顫,符文轉動,屠天神戟無限放大,宛若擎天巨柱,威勢無匹,擠壓滿了片天空!

「斬!」屠天神戟像突然飛起一道閃電,天海盡白。

韓星冷森森的開口,要展開絕殺!

驀地,從那綠金色怪獸口中傳來一聲低沉的嘶吼:「斬你個頭!本神獸要回來報恩,你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屢次三番對我動手,難道要逼我對你翻臉?」

光華斂去,從綠氣蒸騰中顯露出了兇猛的高大的水麒麟,出現在了韓星前方。

韓星一臉驚駭,差點吐血,屠天神戟被硬生生停頓在了半空,發出的刃芒也陡然凝固。

他看著從綠霧中走出來的水麒麟,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驚呼道:「你怎會變的這般威猛?再說你不是走了嗎?怎麼轉眼回來了,還會說人話了?」

如果說在潭底的水麒麟是一個蓬頭垢面的流浪漢,那麼它現在就是一個威風凜凜的大將軍,也難怪韓星認不出來。

「什麼叫還會說人話了?」水麒麟怒吼,快被韓星氣瘋了。

它氣的吐了一口血,道:「我乃荒古神獸,歷經億萬載,雖本體尚末恢復,但部分記憶尚存,區區人言怎能難倒我?」

「為了與你溝通,在你適才睡時,我已將《鳥言獸語大典》烙印進你的神識之中。現今獸言鳥語在你聽來與人言無異,何足怪哉!」水麒麟一臉的不屑,比比畫畫的說道。

經水麒麟提醒,韓星恍然記起自已在夢中確是有鳥獸之音變人言的幻境,醒來後頭疼欲裂,不想卻是真的。

但被別人強迫接受一種事物卻非他所願。

「你這怪物,不思報恩也就罷了,現今到好,也不管你家小爺是否願意,就往我腦子裡刻劃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你有何圖謀?快些講來!」韓星眼中寒光一閃,一臉怒容。

「獸修路太孤涼……」水麒麟仰頭朝天嘆了一口氣,似有無限感慨的道。

韓星介面道:「孤獨?這好辦,不如你跟著我,當我的戰騎,你看如何?」

「不不不,你誤會了,你還真敢說。」水麒麟當即吼了一聲。

他搖晃著碩大的麒麟頭,一臉正經,道:「不是我跟你,而是你跟我,我被封困萬古,蒙你相救,脫離牢籠,自是歡喜不一,為報恩,我…我…我決定收你做我的小弟!」

韓星險些暈了過去……

自己座騎沒收成,反而自己被它打上了主意。

水麒麟伸出簸箕般的大爪子,指著韓星,道:「你別瞪眼,一則,在這修真界我就是你的靠山,有我罩著,誰敢動你?無盡的輝煌在等著你!」

「奶奶的,這句話應當是我說的!」韓星心中掠過一絲憤怒……

天啊,這世間連野獸都學會吹牛逼了!

韓星徹底無語了。

「二則,我的飲食起居也有個人照顧。好想人族美食,特別是烤肉……」水麒麟邊說邊流哈啦子,粘糊糊的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