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男子見狀,倒也沒說些什麼。

他今日的目標,是那個所謂的落魄公子和那個醫術高超的下人。

寨主也提前跟赫連聖他們打過招呼了,所以在酒宴上見面的時候,赫連聖很淡定,段卿曦也一臉的無所謂。

看到他們來了之後,寨主便對赫連聖高興道:「來,東方小兄弟,我給你介紹個人。」

說著,他看了一眼黑袍男子,笑道:「這位是我們山寨的貴客,他對你也很是好奇,所以一直想認識你。」

赫連聖把視線放在了那黑袍男子的身上,而後溫潤一笑,朝著對方拱手,禮貌道:「有禮了。」

黑袍男子也站了起來,朝著赫連聖回禮。 很快,等雷供奉離開了之後,葉問當場就喃喃自語了起來。

因為雷供奉被葉問收服了之後,葉問就得知了一些比較重要的消息,比如『黑魔宗』的人員勢力分佈….比如『黑魔宗』的秘境等等。

所以知道『黑魔宗』近況的葉問,他反而不著急了。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如果雷供奉長期未歸的話,那麼『黑魔宗』它會不會『興師動眾』,前來問罪呢?須知雷供奉可是『黑魔宗』的超級強者啊!如果連雷供奉的行蹤都不管不顧的話,那麼『黑魔宗』豈不是太沒有擔當了一點嗎?

假如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黑魔宗』離『眾叛親離』,不就不遠了嗎?所以現在的葉問,他應該是最著急的…..而不是一點兒都不著急!

假如你這麼認為的話,那麼葉問就會笑呵呵的對你說:「呵呵…兄弟…你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所以你的擔憂,那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簡單的說,包括雷供奉在內的『合體期』高手,『黑魔宗』它一共有五名,並且這五名『合體期』的高手,除了宗主達到巔峰之外,其餘四人全部都是『合體初期』的強者,所以這五人只要不是傾巢而出,那我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更何況,『黑魔宗』它只是一個二流門派,如果『合體期』高手它全部都傾巢而出的話,那麼沒有高手坐鎮的『黑魔宗』,它豈不是連自己的安全都無法保證了嗎?」

「所以『黑魔宗』的高手,他們是不可能傾巢而出的….」

由此可見,自從雷供奉被葉問收服了之後,『問天門』的整體實力,它已經有了一個大大的提升,至於『黑魔宗』的威脅,等葉問空閑了之後,葉問就會去解決它!

這樣一來的話,方圓百萬里就是『問天門』的勢力範圍了,而『大中華帝國』它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提升實力就可以了。

當然了,『黑魔宗』那個所謂的秘境,葉問還是非常感興趣的,畢竟『合體期』高手,他們想要提升實力,那可是千難萬難的…但那個秘境,它卻可以幫助『合體期』高手感悟境界,而境界的提升,主要看的還是機緣,機緣一到…境界立馬就能夠得到提升;機緣未到,你也只能幹瞪眼了。

所以說,能夠幫助『合體期』高手提升境界的秘境,葉問那可是非常感興趣的…….

只可惜現在的葉問,他還不能輕易的離開,因為『問天門』才剛剛成立,而『大神教』以及『大中華帝國』,它們還在籌劃之中,所以這三股勢力,在它們還沒有步入到正軌之前,葉問是不可能輕易離開的…

…………..

一天….兩天…三天…….

當時間過去了半個多月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終於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於是發覺不對勁之後的『黑魔宗』宗主,他又一次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而會議的內容,它只有一條,那就是雷供奉的未歸之謎!

「咳咳…既然人都來齊了,那麼大家就把自己得到的消息都說一說吧!」等人都來齊了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宗主…說出想法之前,老夫有一個疑惑,還望宗主能夠替老夫解惑,可好?」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一名供奉他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葛老…但說無妨!只要本宗主知道的…那本宗主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聽完了葛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肯定的說道。

「宗主….雷公的靈魂玉牌,可還在?如果在的話,那麼雷公未歸,就只有三種可能了,第一種可能,雷公被陣法所困,並且無法脫身!」

「第二種可能,雷公碰到了一位超級強者,並且被這位超級強者所俘虜,所以雷公這才會遲遲未歸!」

「最後一種可能,雷公的機緣可能到了,也就是說,機緣未盡之前,雷公就不可能出現;機緣已盡,雷公自會來相見!」

「當然了,如果雷公的靈魂玉牌…它已碎!那麼雷公的結局,就不用老夫多說了吧!」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葛供奉他立刻就把自己分析出來的結論說了出來。

「各位供奉…雷公的靈魂玉牌,它還在!」聽完了葛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繼續重申的說道。

「呃….既然雷公的靈魂玉牌還在,那麼雷公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靜心的等待,不是嗎?」隨後,又一名供奉他也把自己的意見說了出來。

「明供奉…雷公遲遲未歸,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嗎?」聽完了明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反問的說道。

「呵呵….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剛才葛供奉不是說了三種可能嗎?如果宗主想要弄清楚緣由的話,那麼宗主親自走一趟,不就什麼都清楚了嗎?」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明供奉他當場就建議了起來。

「胡鬧!宗主要是離開了,那麼誰來管理『黑魔宗』呢?靠你?還是靠你?」聽完了明供奉的話語之後,最後一名供奉,他當場就呵斥了起來。

要知道,『黑魔宗』內部的五名供奉,他們都是有私心的….其中親近宗主的供奉,一共有兩名,他們分別是葛供奉、虎供奉;中立的供奉有兩名,他們分別是雷供奉、明供奉。

所以明供奉剛才說出來的那一條建議,肯定不會被宗主給採納的…..不然的話,虎供奉他又怎麼可能出面去反駁呢!

「呃….宗主…是老夫唐突了,還望宗主莫要怪罪老夫才好啊!」明白了眼前的形勢之後,明供奉他立刻就把自己的想法收了起來。

畢竟這個時候與宗主對立,那是最不明智的選擇!所以懂得『明哲保身』的明供奉,他當然要主動承認錯誤了。

不然的話,宗主要是追究起來,明供奉他豈不是『得不償失』了嗎?(未完待續。) 「呵呵….本宗突破在即…自然不能馬上離宗了,不過明供奉,你可以替本宗走上一遭,不知明供奉,你意下如何呢?」聽完了明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笑呵呵的回應道。

「呃…好吧!只不過雷公下落不明…恐怕遭遇到了什麼意外,所以宗主,為了保險起見,不如讓虎供奉陪老夫走上一遭,這樣一來的話,老夫也好有個照應….還望宗主能夠成全!」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明供奉他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想到了一個看似不錯的建議。

畢竟虎供奉他剛才就與自己為難,所以這麼好的機會,明供奉他自然要把握住機會了,這樣一來的話,就算出現了什麼危險,明供奉他也能『堂而皇之』的甩包袱了。

「虎供奉…不知你意下如何呢?如果實在為難,就算不去…本宗也不會責怪你的….」聽完了明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虎供奉,並且詢問的說道。

「宗主…老夫願意前往…不然的話,某人又要『偷奸耍滑』了…哼!」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虎供奉他意有所指的說道。

「虎供奉…你這是何意?難道老夫所作所為,還需要討好你?如果你實在不想去的話,那老夫還落得一個逍遙自在呢!」聽完了虎供奉的話語之後,明供奉他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好了…好了…都不要爭論了….你們此行必定會遇到困難,所以本宗希望你們能夠摒棄前嫌,共同對敵….這樣一來的話,你們就可以早日回來了….都明白了嗎?」沒想到虎供奉和明供奉他們又爭論了起來,於是頓感頭疼的『黑魔宗』宗主,他立刻就把自己的氣勢釋放了出來,並且強制吩咐的說道。

「明白了….宗主!」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明供奉和虎供奉他們馬上就異口同聲的回應道。

畢竟『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自己等人都不能做出表率的話,那麼自己手下的人,他們又如何看待自己呢!所以深感此風不可長的『黑魔宗』宗主,他自然要出言制止了,不然的話,不團結的『黑魔宗』,它豈不是讓敵人又有『可乘之機』了嗎?

所以明面上,『黑魔宗』宗主他要制止這種矛盾,但是暗地裡….這種矛盾…『黑魔宗』宗主他還『樂見其成』呢!畢竟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所以這種矛盾,『黑魔宗』宗主他暗地裡…那還是非常鼓勵的….

就這樣,明白了宗主的意思之後,明供奉和虎供奉他們立刻就化作流光….然後向著『問天門』所在的地方,急速飛行了過去。

等明供奉和虎供奉他們都離開了之後,『黑魔宗』宗主他這才有些感嘆的自語道:「唉….真不知道虎供奉和明供奉,他們此行是否順利….如果連他們都不能及時歸來的話,那麼『黑魔宗』的勢力範圍,它就要縮小一半了,不然的話,根基不穩的『黑魔宗』,他遲早要內亂的…」

「宗主….凡事有利必有弊…相信虎供奉他們一定會平安歸來的…就算不能歸來…只要『黑魔宗』還在,那我們還有『東山再起』的那麼一天…不是嗎?」聽完了『黑魔宗』宗主的話語之後,葛供奉他立刻就自我安慰的說道。

「唉…但願吧!」聽完了葛供奉的話語之後,『黑魔宗』宗主他立刻點了點頭,並且表示期盼的說道。

要知道,對於雷供奉的未歸之謎,『黑魔宗』宗主他心中早已經有了答案…..

也就是說,只要能夠保住『黑魔宗』,那麼『黑魔宗』宗主他願意犧牲一切…反之,若是連『黑魔宗』都無法保存的話,那麼『黑魔宗』宗主,他也只能『另起爐灶』了。

畢竟宗門沒了,可以再建….但是性命沒了….那可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黑魔宗』宗主他又怎麼可能放棄這來之不易的一切呢!

所以有了決斷之後的『黑魔宗』宗主,他只需要安心的等待結果就可以了。

…….

花開兩頭,單表一枝!

當雷供奉獲得『九天雷訣』的時候,雷供奉他已經在內心之中,臣服於葉問了,所以雷供奉修鍊『九天雷訣』的時候,葉問還在一旁指點呢!

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更何況『黑魔宗』的威脅還沒有解除呢!所以這段時間,葉問才會盡心的教導雷供奉。

至於葉問本身的修為,除非閉死關,否則的話,葉問也只能慢慢的提升了。

好在『仙器』裡面的修鍊資源『無窮無盡』,所以沒有後顧之憂的葉問,他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鍊就可以了。

當然了,這半個多月的空閑時間,葉問除了指導雷供奉修鍊之外,葉問還在指導『問天門』、『大神教』以及剛剛成立的『大中華帝國』…..

因為這三股勢力的根基,它們實在是太薄弱了,如果讓它們自行發展的話,那麼這個時間消耗,葉問絕對會發狂的…所以葉問他當然要多多費費神了,這樣一來的話,這三股勢力它們才能夠快速的成長起來。

「公子…帝國選拔人才,為什麼不用科舉考試,而非要用等級考試呢?還有帝國積分制,它的意義又在哪裡呢?」看到葉問他又一次不請自來,於是有一堆問題的『聶小倩』,她當場就把這些問題提了出來。

「呃….小倩….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能讓我喝口水嗎?」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當場就翻了翻白眼,然後頗為無語的回應道。

因為這種事情,它發生的次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葉問他才會顯得不慌不忙…..(未完待續。) 而後上下掃了他一眼,道:「東方公子為何要一直以面具示人,莫非……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赫連聖淡笑,明知道黑袍男子是在故意為難他,但也沒有惱羞成怒,而是伸手緩緩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

黑袍男子在看到那張臉的時候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的確是東方家的小公子東方言!

這張臉上雖然猙獰不堪,又布滿了紅色蚯蚓一般的線條,但他認識見過東方言,所以也能勉強辨認出五官。

再者,他的確知道東方家的小公子東方言失蹤了,而且東方家的大公子為此還一直派人尋找他的線索。

一旦找到,務必殺了!

東方言本也算是天下聞名的美男子,雖說比不上太子殿下和那段家的段公子,可也算是溫潤如玉的美男子一個。

他的臉變成這樣,跟秦邕擺脫不了關係。

秦邕為了獲得更多的財力支持,所以便跟東方家的大公子勾結起來,把東方言逼上了思路。

可黑袍男子萬萬沒想到,東方言居然會跑來這裡!

難怪那東方大公子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人!

也是,怎麼能找得到呢?

這裡可是秦邕的地盤,而秦邕跟他可是盟友關係。

但……黑袍男子並不打算將東方言交出去。

自從那東方大公子穩坐了東方家主的位置后,對秦邕也越發囂張越發不在意了,之前說好了黃金五千萬兩,現在也不過給了區區一萬,剩下的遲遲不願兌現。

不聽話的狗,殺了再換一條便是了。

之前秦邕從未出過面,想來這東方言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

若是他們幫助東方言再奪回東方家,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不過見了區區一面,黑袍男子便已經打好了如意算盤。

赫連聖把面具戴上后,看黑袍男子一直不說話,又問道:「閣下可是被我的容貌給嚇到了?」

黑袍男子回過神來,態度已經比之前好上了不少,道:「這倒沒有,只是看公子的臉像是中毒之症,不知對否?」

赫連聖裝出一副很意外的樣子,然後看向了段卿曦。

段卿曦明白他的意思,也跟著愣了一下,隨後趕緊起身朝著黑袍男子拱手道:「閣下的確厲害!我家公子這臉的確是因為中毒才會變成如此,可惜我醫術不足,實在不知道公子中的是何毒,所以迄今為止還尚未能完全解毒……」

說這話的時候,她擺明了很自責。

黑袍男子既然相信了赫連聖是東方言,自然就不會再懷疑段卿曦的身份,而是道:「我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只不過上不敢肯定,不知……等下可否為公子細細把脈?」

赫連聖道:「自然是可以的,只是要勞煩閣下了。」

這次的酒宴,本來就是黑袍男子因懷疑赫連聖的身份而故意擺設的。

既然和連勝的身份已經得到了確定,那這場酒宴自然也沒有舉辦下去的意義。

寨主讓其他兄弟們繼續吃吃喝喝后,便帶著黑袍男子還有赫連聖他們先離席了。

二當家本來還懷疑赫連聖的身份,但看到黑袍男子都這般了,哪裡還敢懷疑?

三當家的也很意外,他看向身旁的二當家,低聲問道:「那二哥,看來那東方公子的身份的確屬實,他真的不是朝廷派來的人?」

沉默了一下,三當家的才道:「大概是。」 「公子…您不知道您這個樣子…很可惡嗎?」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聶小倩』她咬牙切齒的說道。

「呵呵….小倩….你生氣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啊!…不是嗎?」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顧左右而言他的說道。

要知道,『聶小倩』她以前的性子,那可是比較含蓄、比較內斂、比較害羞的….但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聶小倩』的性子它卻慢慢變得成熟、威嚴了起來。

因為環境不可能適應人,而人卻可以適應環境,也只有這樣,這個適應環境的人,他才可以活得更好,反之,不能適應環境的人,他遲早會被這個環境給淘汰。

簡單的說,自從『聶小倩』當上女王之後,她要操心的事情,一下子就增多了許多,而事情增多的同時,『聶小倩』的學識卻有些跟不上了,所以心急火燎的『聶小倩』,為了不讓葉問失望,她當然要拚命的努力學習了。

也只有這樣,『聶小倩』才不會掉隊,雖然『聶小倩』當一個花瓶,葉問也不會多說什麼,但要強的『聶小倩』,她又怎麼可能辜負葉問的一番期望呢!

所以學識跟上了之後,『聶小倩』的眼界,它一下子就開闊了不少,不然的話,單獨面對葉問的時候,『聶小倩』就不會變得如此活潑開朗了。

「哼!公子….您一點兒都不體貼小倩,小倩現在都快愁死了….公子…您就幫幫小倩吧!再說了,若不是公子『趕鴨子上架』,小倩也不會遇到這種難題…..所以公子….您可不能不管不顧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聶小倩』他當場就驕哼了起來。

「呵呵….小倩….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這總該行了吧!」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安慰了起來。

「嗯嗯…公子….小倩原諒你了….只不過小倩剛才提出的問題,公子能告訴小倩嗎?」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聶小倩』點了點頭,並且表示期盼的說道。

「當然能了…小倩!」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故意拖了一下鼻音,然後頗為好笑的回應道。

「那公子…您快點說吧!小倩聽著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聶小倩』想都沒想,立刻就脫口而出的說道。

「首先,帝國選拔人才,之所以不用科舉考試,而用等級考試,那是因為科舉考試的弊端,它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等級考試,它才會脫穎而出!」

「打個很簡單的比方,科舉考試…它是為了考試而考試,並且操作上一點兒都不靈活,而等級考試,它的針對性就非常強了,並且操作上還非常靈活,也就是說,不管是你人才還是庸才,只要經過等級考試,那你的才能,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所以說,作為宇宙當中最為先進的『大中華帝國』,它自然要採用比較先進的等級考試了,雖然等級考試,它還不是最優秀的考試,但是隨著帝國的不斷發展,更優秀的考試,它遲早有一天會降臨帝國的,所以小倩,你只需要做好眼前的工作就可以了….」

「至於帝國的積分制,那就更先進了,只可惜小倩你的實力,還是太低了,不然的話,這個帝國積分制就由你來推動好了….好在雷公他已經被我給收服了,所以這個帝國積分制,我準備交給他來操作,而小倩,你負責監督就可以了….明白了嗎?」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就把剛才的問題全部都回答了一遍。

只不過葉問的想法是美好的,但他卻高估了『聶小倩』的理解能力,所以『聶小倩』的回答,它一下子就讓葉問苦惱了起來。

「公子…小倩不是很明白!既然小倩貴為帝國女王,那麼這個帝國積分制,小倩為何就不能親自推動呢?難道就因為小倩的實力太低,所以這個帝國積分制就不能推動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公子您可要幫小倩提高實力啊!不然的話,以小倩如此低微的實力,恐怕難以服眾啊!」

「咳咳….小倩…你理解錯了…之所以不讓你推動積分制,那是為了你好!畢竟你管理『大中華帝國』已經很累了,如果再操心帝國積分制的話,那你的修為還要不要提升了?」

「再說了,這個帝國積分制,它還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苦差事兒,所以小倩,這個帝國積分制,你還要執意推行嗎?」聽完了『聶小倩』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嚇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