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等著。」灰袍老者帶著應山烈扈降落下來。

「怎麼回事?」應山烈扈看著前方,周圍一眾護衛個個面色冷峻,甚至氣氛都有些壓抑。連灰袍老者也是沒有絲毫笑容。

「不是大喜事么?怎麼回事,這麼嚇人?」應山烈扈縮頭縮腦看著周圍,他很少來父親這,畢竟沒父親召見,他是沒資格來的。

「田老,我那位兒子呢?」應山烈扈忍不住問道,出生就是虛空神的兒子啊,他現在都有些懊惱之前沒多多去看望,不過不管怎樣,他都是自己兒子!

「雪鷹公子正和侯爺在一起。」灰袍老者說了句。

忽然遠處殿廳內傳來一聲怒喝:「給我將禪玉雁真那毒婦抓來。」

應山烈扈被這一聲怒喝嚇得心顫腿軟,禪玉雁真?不是自己的夫人嗎?

**(未完待續。) 殿廳內。

紅髮男子火烈侯高坐主位,而兩側就是兩位宗家元老以及侯府的元老們,當然還有坐在末尾抱著兒子的戎星蘭,戎星蘭有些戰戰兢兢,畢竟和侯爺、元老們同坐在一起,她都有些腿軟。而東伯雪鷹此刻也只能強忍著,以他的心境要裝作一個孩童倒也不難,只是略有些彆扭而已。

「忍了忍了。」東伯雪鷹暗暗道。

「讓那個蠢貨進來。」火烈侯一眼便看到殿外遠處乖乖站在那等候的應山烈扈,雖然這個兒子比較廢,可終究是他弱小時就有的孩子,他是很有感情的,親自給他討了一門好親事,也將許多資源劃到他名下。雖然兒子血脈弱,可還是希望兒子能夠崛起的。

可惜,這個兒子一直在享樂,火烈侯也有些失望。

「嗯,這就是我那個父親?」東伯雪鷹也看到了進來的中年男子,面對殿廳內的氛圍他都不自禁的腰都彎了些。

「你給我站在那。」火烈侯喝道。

「是。」

應山烈扈根本不敢違背,乖乖聽話站在那不吭一聲,不過他還是忍不住看向了坐在最邊上的那個女人以及她懷裡的孩子,那孩子正觀察著他,似乎一點敬畏都沒有。

「我可是他父親,敢這麼看著我?定要好好教訓,不,我打不過他,他出生就是虛空神了!」應山烈扈忽然心底發苦,「恐怕侯府給他安排的護衛僕人都會比我的護衛厲害多的多。」

「不過一個小孩子而已,我終究是他父親,以後多哄著他,他一定會和我親近的。」應山烈扈暗暗盤算著,「他得到的寶物賜予肯定比我多的多,到時候他手指縫稍微漏一些,我就享樂無窮了。」如果說早先時還有修行鬥志。

經過漫長歲月的享樂腐蝕,他早就沒一點雄心了。

「呼。」

一道身影被扔的摔在了殿廳內,正是紅衣女子禪玉雁真,禪玉雁真此刻狼狽跌倒在殿廳,她抬頭看了下,看到了高高在上的火烈侯,看到了宗家元老、侯府元老以及抱著孩子的戎星蘭那賤婢。

「侯爺。」禪玉雁真連站起來,恭敬萬分,她再囂張此刻也得規規矩矩。

「你可真夠大膽,應山氏的族規你都敢觸犯!」火烈侯冰冷道,「竟敢將毒藥液逼迫我應山氏有身孕婦人喝下去,令我應山氏自老祖宗開創以來血脈最是不凡的孩子提前出生。僅僅十五年就出生!他十五年便是虛空神,若是正常孕育下去……」

不但是他,兩位宗家元老,周圍侯府元老們個個怒看著這禪玉雁真。

家族的強大,作為家族一員地位自然更高!這個禪玉雁真因為自身緣故就讓天賦縱橫的『應山雪鷹』沒能在胎里待足夠長時間,如果待上數百年,怕是血脈還要更加濃郁吧,潛力還要高的多。都是這個毒婦!

「毒藥液?十五年就出生?」旁邊的應山烈扈瞪大眼睛看向了旁邊的禪玉雁真。

怎麼可能?

自己這位夫人怎麼敢這麼大膽?雖然他應山烈扈有很多女人,但嚴格意義上的妻子只有一個——禪玉雁真。這是他父親火烈侯為了他去討的親事,是真正下聘禮明媒正娶,擺宴宴請四方的,禪玉雁真也是王侯家族子弟,自身更是合一境。所以平常他面對妻子都有些氣短。

至於其他女人?很多都是直接強搶來的,地位都很低,在侯府內那些女人一般都是最低的『第六等』,和女僕們一個層次。只有生下孩子,地位才能有所提升罷了。

所以應山烈扈根本沒瞧得起過那些女人,那只是他用來發泄的,他對那些女人的感情……怕都不及煙雲樓的芙兒,芙兒他都是經常去寵幸的,反而自己那數百個女人,難得去見一次。

他的妻子竟然做了這等事?應山烈扈不敢相信。

「沒有,我沒有。」禪玉雁真急切道,「侯爺明察,雁真自從離開禪玉氏嫁入應山氏,一直小心翼翼,更不敢觸犯應山氏族規。毒藥液的事更是和我無關!一定有誰想要毀掉我應山氏未來的天才子弟,所以派遣那田管事,又栽贓在我身上。我冤啊!」

「田管事是你殺的吧。」火烈侯俯瞰下方的禪玉雁真。

「我發現他僕人大膽敢算計我,這才一怒下殺了他。」禪玉雁真連道,這是她唯一做的有些不幹凈的,畢竟時間太短,她來不及只能親自出手。

「手腳挺乾淨,牽扯到此事的或死,或者根本不知。」火烈侯看著禪玉雁真,「現在還嘴硬。」

「背後定有人陰謀算計,是栽贓我身上的。」禪玉雁真連道。

火烈侯冰冷看著她。

他一聲令下早就將一切能查的都查了,雖然有干擾時空的寶物,可侯府內還是有能夠無視尋常干擾查看過去的高手,可惜,一切線索都斷了,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可一切源頭都隱隱指向禪玉雁真。唯有『田管事』這事做的最直接,是禪玉雁真親自動的手。

如果誕生的弱小子弟,沒被火烈侯關注,恐怕這事就掩蓋過去了。不過畢竟誕生的是『應山雪鷹』如此天賦的存在。

「兩位宗家元老。」火烈侯看向旁邊兩位,「這毒婦還不承認,也罷,就麻煩兩位宗家元老將她帶到宗家查探其靈魂。」

「好。」兩位宗家元老都點頭。

禪玉雁真臉色一白。

「呼。」

高瘦宗家元老一伸手,直接無形威能籠罩住禪玉雁真,將她給直接收入洞天寶物內。

旁邊的應山烈扈驚顫看著這一切,都不敢吭聲。

「雪鷹啊。」火烈侯轉而看向東伯雪鷹,頓時露出笑容,笑呵呵說道。

「侯爺。」

東伯雪鷹立即從母親腿上跳下,聲音清脆。

看著眼前肉肉的小孩童,火烈侯心情都極好,笑道:「我給你安排了一個護衛首領,他一定會好好保護你。」說著火烈侯朝殿外看了眼,殿外的一位灰袍老者立即走了進來。

「這是田易芝田老,除了我之外,他只會聽你一人命令。」火烈侯說道。

「雪鷹公子。」灰袍老者微笑恭敬道。

「你很厲害?」

「還行吧。」

灰袍老者絲毫不驕縱,完全將進入護衛首領這個角色了。

火烈侯又一揮手,頓時兩條黑光飛出,落在地面上化作了兩條黑色異獸,全身毛髮光滑,眼眸則是血紅,散發的氣息卻也是合一境氣息:「這一對都是『黑流雲犼』。」

這一對黑流雲犼陡然化作人形,兩名黑衣青年同時行禮:「見過主人。」

……

片刻后一切安排妥當。

「好了,去吧去吧,去看看我給你們安排好的府邸。還有,記得去藏書樓多看看,決定修行哪條路再來告訴我。」火烈侯道。

「是,侯爺。」東伯雪鷹朗聲道,「那我先走了,我們走。」

說著便喊著母親,直接跨坐在一頭黑流雲犼上,田老和另一頭黑流雲犼也跟著直接離去。

「你也回去好好反省。」火烈侯這才訓斥了一句應山烈扈,應山烈扈只能乖乖應是,他心中無奈,來這就是被訓斥一頓。

殿廳內兩位宗家元老也站了起來。

「我們也該回了,雪鷹小娃娃潛力非凡,這次被迫提前出生,真是讓人痛心。不過這也代表他還有極高潛力,我會稟告老祖宗,到時候賜予些更珍貴寶物,或許還能再孕養他的血脈。」高瘦宗家元老說道。

「嗯,我也會好好栽培他。」火烈侯點頭。

******

火烈侯府佔地極廣,簡直就是一座城中之城。

侯爺、眾元老,還有億萬年歲月繁衍的不計其數的子弟都生活在這,這侯府自然廣闊的很,內部也是有一座座府邸,東伯雪鷹被安排的府邸,是不亞於元老的。

「哇。」

這位受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雪鷹小公子,此刻正赤著腳丫,歡快飛奔在府邸內。

府邸內僕人成群,還有大群護衛在周圍看守,母親戎星蘭和姐姐應山溪月也得以搬到這。這府邸之大……比應山烈扈、禪玉雁真之前的府邸還要大的多。

「走走走,侯爺讓我去藏書樓,說有無數典籍呢,還沒去看呢,走走走。」東伯雪鷹直接一躍而起,跨坐在黑流雲犼上,「走。」

兩條黑流雲犼頓時一飛衝天,田老也輕易跟在後面,還有一支九人護衛隊也跟隨著,這九人乃是親衛,個個都是合一境。

呼呼。

呼嘯飛行在侯府上空,侯府其他一些子弟們遠遠看到都連避讓。

「那就是雪鷹小公子。」

「就是他?」

「出生就是虛空神呢,看,連田老都成為他護衛了。」

遠處各種議論。

東伯雪鷹卻根本不管,他此刻愜意坐在黑流雲犼背上,目光卻是落在遠處一座巍峨高樓上,那便是藏書樓!藏書樓藏有眾多典籍絕學,從底層到高層,想要進入更高層都是有嚴苛要求的,進去次數也是有限制。不過東伯雪鷹嘛,卻是整個藏書樓可以隨便看,想要看多久就多久。

「這才是我的目的地啊。」東伯雪鷹內心可不像表面那般隨意,他非常重視這藏書樓,「藉助這藏書樓,我才能真正了解界心大陸的勢力分佈,強者層級……只有完全了解了,才能給我自己定下適合的成長路線。」

「走,快。」

黑流雲犼直接俯衝而下,沖向那藏書樓。

藏書樓門口的守衛們遙遙看到。

「黑流雲犼?田老?那就是雪鷹小公子。」門口守衛甚至暗藏的高手都不敢阻攔,只能遙遙喊道:「雪鷹公子,你可以進去,護衛可不能進。」

**(未完待續。) 藏書樓那些守衛們和暗藏高手鬆了口氣,因為雪鷹小公子還沒亂鬧騰,直接躍下黑流雲犼便竄進了藏書樓,而田老、兩頭黑流雲犼、九名親衛都是在外面等著,他們還是很放心的,畢竟『藏書樓』是非常安全的地方。

「找書。」

一進來,便看到一排排書架,書架上擺放著都是煉製的一本本特殊典籍,散發玄妙氣息。

東伯雪鷹一進來就隨意翻開幾本,隨後又立即去翻其他書籍……

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任何一本書似乎都僅僅只看剎那罷了。

「看,那就是雪鷹小公子。」

「出生就是虛空神呢。」

「雖然這些典籍一翻看,訊息都直接傳遞進靈魂中,能直接看懂。可這藏書樓第一層都是些最普通的書籍,他在這浪費時間?」侯府的一些子弟們注意到這幕,彼此傳音聊著。他們可不敢大聲說,唯恐惹怒這個剛出生不懂人情世故的雪鷹小公子。

他們隨即繼續翻看典籍了,第一層都是些雜書,價值都很低,他們翻看也是為了尋找一些古老遺迹的蛛絲馬跡罷了。

「雪鷹公子,你要找修行書籍,可以到二層三層,越上面,典籍越珍貴呢。」頓時有一位侯府子弟來說了句,想要混個臉熟。

「謝了。」東伯雪鷹卻是頭也不抬,隨手擺了擺,那侯府子弟只能尷尬退去。

這裡翻一翻,那裡翻一翻。

根本就不像是看書的樣子,雖然一些暗中注意東伯雪鷹的都覺得無語,漸漸的,他們也懶得再關注了。

「書也太多了。」

「都是各種雜書,甚至一些支離破碎的修行法門。」東伯雪鷹也有些無語,畢竟堂堂侯府,無盡歲月這藏書樓典籍自然是海量,即便是東伯雪鷹那般快的迅速篩選,也是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才找到他想要的書。

「找到了。」

東伯雪鷹翻看到一本厚厚的灰色書籍,不由眼睛一亮,翻開的第一頁就讓他眼睛一亮。

這本書籍就是講述整個界心大陸各個國度的,畢竟,界心大陸太過龐大,國度眾多,便是混沌境巨頭怕是很多地方都沒去過。甚至有些強大修行者立志要踏遍整個界心大陸每一處,而後記載下來讓後輩們觀看。

「好傢夥。」

看著看著,東伯雪鷹就倒吸一口涼氣。

界心大陸在修行方面,是遠遠超越混沌虛空的。

『血脈修行體系』是整個界心大陸所有體系中第一大體系,修行者眾多,他們也能讓孩子一出生就極強,最優秀的甚至出生就是合一境。一名宇宙神,一樣能有數百上千個兒女……在修行時,種種配合血脈修行體系的絕學也極多。

而規則奧妙體系、巫修、古修等體系,這裡早就有了,而且要發達的多。

甚至類似萬界樓主、赤眉山主那樣修鍊出分身的,也同樣有!不過似乎在這裡也是秘傳。

「太,也太強了?」東伯雪鷹越看越震驚。

界心大陸。

存在的歲月要比混沌虛空長久的多,底蘊自然也更深。並且沒聽說有『大破滅』一說。它存在的歲月甚至都不可考!

只是確定從最古老至今,應該發生過兩次『古國戰爭』,戰爭中,一座座國度覆滅,天崩地裂,無數強者隕落,宇宙神都有大批隕落……

現如今……

界心大陸上一共有超過一百五十座國度,這本書籍上都沒明確數量,因為一些太小的國度,偶爾便誕生或者覆滅!所以國度數量一般都會小變化。

「從這書籍上判斷,現如今界心大陸的宇宙神,應該近一千位!」東伯雪鷹看的驚嘆。

混沌虛空算上歷史上隕落的,宇宙神恐怕也就過三十位!

界心大陸,是混沌虛空的大概三十倍!

也很正常……

「最強大的六座國度,歷史悠久,少則數十位宇宙神,多則百餘位宇宙神。」東伯雪鷹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