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一道,奇詭莫測,卻不是我們能夠揣度明白的了!」根叔搖頭慨嘆。

然而此時,洛塵心底卻是驚喜連連!

和之前的情形一樣,那脈輪印記在吞噬毒素精華后,與丹田內真氣流轉的共振效果越來越強。甚至嘗試將一枚煉化的晶石能量也灌入脈輪印記,結果一樣被吸收。

漸漸地,洛塵心中有一種強烈的錯覺!

或許這脈輪印記可以吞噬各種能量精華,也正是它能夠開啟天賦脈輪的原因。

也就是說,隨著脈輪印記吸收足夠的能量強化之後,還有可能幫助他開啟更多脈輪。雖然這個推斷不一定準確,但既然有可能,就不能放棄嘗試。

試想再度開啟一道天賦脈輪,甚至兩道三道,在修鍊過程中那將會是怎樣一副驚人情形!

而且即便無法再開啟脈輪,只要強化脈輪印記,也能不斷增強丹田凝練真氣力量的效果。

一連五天,洛塵嗜毒如命,無休無止地全力煉化吸收毒藥的精華。

在這個過程中,他也不斷試煉不敗王拳。每次都是大汗淋漓,拳掌打出血水才停止。

瘋狂的修鍊方式,讓族人們側目,感嘆連連!

因為他開啟天賦脈輪的事情,家人並不知道。沒有脈輪,即便再努力也很難有大成就。雖然眾人都很支持他強大起來,但心底卻並不看好。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五天魔鬼式的殘酷修鍊,洛塵的修為力量在兩大脈輪的相助下,已經觸摸到了八階之境,相信突破也只需要一個契機!

而且這期間,洛塵也趁著修鍊間隙,重新認真研究了脈輪印記的感應效果!

在主動灌入真氣能量對一個患了寒腿傷病的家人進行探查過後證實,脈輪印記確實能夠感應到別人體內的氣息變化和傷病狀況。

雖然每次引動脈輪印記,都會耗費大量的真氣能量,但是這種異能無疑將會是自身的一大助力。使用得當的話,絕對能夠為他帶來不菲的財富。

再三確定了病患的癥狀,洛塵便讓家人向天璣老人討要了些對症治療的藥材。

果不其然,在家人開始服藥了后,久治不愈的頑疾立馬開始好轉!

「父親……!」

確定這一異能能夠配合治病的效果后,洛塵心底一陣狂喜。

他打算對父親傷病也進行徹底的探查,如果能夠治好,那他就可以放下心來去修鍊了。

但是不得不說這次連家的手段之兇狠,洛塵確實感應到了傷病狀況的慘烈。和曾經天璣老人根據他的描述推斷出來的一樣,根本不知道從何下手醫治。

父親曾經是強大的武修士,受到嚴重創傷之後,又染上疾病。甚至這次疾患之上又被連家的陽血丹致命一擊,五臟六腑的功能微弱,經脈穴竅內的生機也流失嚴重。

這樣的狀態,若是沒有強大的手段和把握,任何閃失都將導致父親一命嗚呼!

「武府!」

知道現在沒能力救醒父親,洛塵也並沒有消沉,而是直接將目光盯上了武府!

武府考核測試沒有多少日子就要開始了,他打算先去報名。

只要通過考核測試成為武府弟子,連家便不敢太過囂張。而且武府藏書樓武煉典籍眾多,或許有什麼強大法門可以幫助父親恢復,也說不定! 青山鎮武府!

想到就做,洛塵毫不遲疑,迅速來到武府在青山鎮設立的考核測試點。

望著氣勢雄渾的高大武府院門,洛塵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后,昂然邁步進入。這次只是報名,真正考核還需要一些時日,他有信心在考核之前踏入武士八階之境。

而且這次除了報名,他還打算將連家逼迫侵佔洛家府邸的事情搬上檯面,公諸於眾!

因為現在即便不會有人為洛家說話,他也要讓青山鎮各大家族和勢力知道這件事。這樣做雖然動搖不了連家,但至少可以為連家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

「咦,那個不是洛塵么?他怎麼來了!」

一踏入武府大門,洛塵就被一些正在演武場上訓練的熟面孔發現。

以前沒有天賦脈輪,洛塵只是個普通武士,屢次參加武府考核,連第一關都沒有通過。是以在這裡,他也算是個『名人』了。

「難道又是來報名參加考核的?哈哈哈……」

演武場上,三五成群聚在一處修鍊的武府弟子,原本有說有笑。但是當看到洛塵時,眼神卻一下子變得鄙夷和不屑,冷嘲不斷!

洛塵也不在意,完全無視這種無聊嘲諷。因為發出這種冷嘲熱諷的人,恰恰體現出武道之心的不平衡和扭曲,修鍊之路走不遠。

「洛塵?你又要報名?」

小院內,一個管事老者原本在陽光下眯著眼打盹,因為洛塵的到來猛然睜開了雙眼。

洛塵曾參加考核失敗,但卻不折不撓多次報考,是以對這個少年,老者印象頗深。

同樣,對於管事老者,洛塵也不陌生,立即上前拱手道:「是的,管事大人!」

以前張管事對他不咸不淡,但後來因為他不服輸的韌勁,老者的態度大為改觀。

「咦,傳言竟然是真的,你真的踏入了七階武士的境界。好,這次報名我記下了!」

管事老者也很乾脆,直接在面前案卷上,大筆一揮,承認了洛塵的報名資格。

「多謝大人,不過洛塵還有一事!」對於這個結果,洛塵毫不意外。

因為連明的關係,他突破成為七階武士的消息,已經不是秘密。有這個實力支撐,報上名也是理所當然。不過洛塵卻沒忘記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揭露連家欺壓之事。

「這件事老夫也早有耳聞,不過你要知道,連家手中有合法的地契文書,即便我幫你將此事呈報地方官府,恐怕意義也不大!」

洛塵一開口,老者就像是知道了什麼。

連家勢力極大,幾乎壟斷了青山鎮所有生意。連官府和北風城都睜隻眼閉隻眼,即便他知道這裡面的彎彎道道,也不敢輕易替洛塵主持什麼正義。

畢竟他只是青山鎮武府考核點的一個主事人,除了九階大武師的身份讓人尊敬之外,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權力。

而且為了一個前途不明朗的修士去得罪如日中天的連家,甚至得罪天賦雙脈輪的天才連峰,這很不明智。要知道,連峰可是下一屆進入北風城武府的第一人選。

看著洛塵欲言又止的神色,老管事似乎也有些不忍,接著又道:「罷了,老夫也給你指條路,你要是能夠通過這次武府考核,並在五個月後的武府選拔賽中奪取前五的名次,就可以進入北風城武府,成為重點培養的精英弟子。」

「那時你就可讓城主大人為你做主,甚至直接要回家族府邸地契,強大的實力便是說話的資本。所以,你懂得!」

「多謝大人指點,小子知道該怎麼做了!」

洛塵心底一沉,果然如他所料,連家已經強大到了讓青山鎮武府都不敢插手的地步。

不過對於這個結果,他也早有準備,並沒有過多糾纏。只要將此事提出,讓青山鎮所有人知道連家的嘴臉,便已經達到目的。

各地武府每年都會在通過考核測試的潛力弟子中,選拔出一些天才修士,送到上一級的武府機構,重點培養。

這些重點培養的修士,統稱為精英弟子。在大周王朝的最高武府機構中,也會記錄在案。

而且精英弟子家族的產業都不用納稅,地位堪比從軍將士,地方官府也不敢輕易開罪。有了這種身份,要一處府宅自然不在話下。目前看起來,也只有這個方法最穩妥。

想到這些,洛塵也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要想成為精英弟子,首先要通過武府考核,然後才有資格參加五個月後的選拔賽。

雖然這次有把握通過考核測試,但是武府選拔賽卻不是鬧著玩的。有資格爭奪前五的修士,向來都是武師強者的遊戲!

「看,出來了,出來了……!」

剛走出報名所在的小院,洛塵便發現那些比較『關注』他的人,還在竊竊私語。

不過他也懶得理會,繼續沿著演武場邊緣,快步離開。

但是有時候,一味的低調忍讓,卻很容易被人看成是逃避和懦弱!

「廢物站住!」

就在洛塵悶頭轉過迴廊,一個人影猛地出現在面前,險些被他一頭撞上。

啪!

一道勢大力沉的拳鋒狠狠抵在他的胸口,將之強勢攔停。

身形一個踉蹌,洛塵差點兒因為躲閃而滑倒。

「劉振山,你想幹什麼?」

來人是一個虎背熊腰的少年,眼神裡帶著冷笑,正高傲地斜視著他。

洛塵認得此人,這是劉家的少爺,而且劉家和連家是穿一條褲子。曾經數次來武府參加考核,這傢伙都瞧不起他,兩人還曾起過衝突。

「劉師兄!快趕走這個廢物!哦,不,人家已經不是廢物了,是七階武士啊!」

「七階武士又如何?要是以劉師兄的實力都趕不走他,那就太丟人了啊!」

「丟人?劉師兄的實力三兩下就能廢了他,哪裡會有丟人的機會!」

附近那些出言嘲諷的武府弟子,紛紛露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唯恐天下不亂。

「沒聽到?不想丟人現眼,立即給我爬著滾出武府,這裡不是你這種廢物該來的地方!」

劉振山嘴角冷笑,看著洛塵就像看著一隻阿貓阿狗,不屑至極。

「讓開!」洛塵心底怒火蒸騰。

劉振山雖是九階大武士,但他也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弱者。雖然還未突破八階,可擋住對方卻是把握十足。但這次來報名,他並不想節外生枝。

不過在抬頭的瞬間,洛塵不經意間,眼角餘光瞥見了人群後面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道氣宇軒昂的身影,站在那裡即便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也讓人感受到一股壓力。

連家大少爺,武府四階大武師,連峰!

「糟糕!」

洛塵腦袋嗡地一聲,再瞅瞅面前的劉振山以及周圍起鬨的人,登時明白了什麼。

「劉振山,你好歹也是九階大武士,三番五次逼迫一個不如自己的修士,不嫌丟人么?或者你認為做別人狗腿子,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洛塵憤怒無比,洛家被連家逼迫的事情,在青山鎮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這劉振山明顯是在拍連峰的馬屁,周圍起鬨的人,大多也是支持連峰的人。不過現在他可沒有閒情逸緻與這些垃圾糾纏,許多事情還等著他去做!

「咦?是我聽錯了么?」

「沒錯,這傢伙真是想死啊,劉師兄,三招將他打出去!」

洛塵的強勢反應,驚呆了眾人,立時引起嘲諷奚落不斷。

即便眾人知道洛塵是寧折不彎的性子,但也沒想到他敢在劉振山面前如此叫囂。

「丟人?狗腿子? 人間冰器 哈哈哈!」

劉振山似乎也被激怒,大笑過後一臉鄙夷:「你這種廢物即便突然撞了****運,修為突破到了七階,也沒有在老子面前囂張的資格!」

連峰作為連家大少,也是武府首屈一指的天才弟子,實力強大。劉振山深知連峰現在不會因為家族的事情向洛塵出手,擔心落下以勢壓人的名聲。

而他劉家與連家是行商合作幫客,替對方出頭自然少不了好處。是以在得到連峰非常關注洛塵前來武府報名的消息后,他立即自告奮勇地挺身而出,要試探教訓一下洛塵。

「三招?老子一招便可讓他三年下不了床!」

瞥了眼人群後面無動於衷的連峰,劉振山氣勢更盛。既然選擇了出手,他就沒打算放過洛塵。話音一落,便擺開了出手的架勢,猶如一頭積蓄力量的猛獸,雙眼冷芒如電。

洛塵心中一緊,登時有種被蛇蠍盯上的錯覺!

不過知道躲不過去,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即便難逃一敗,也決計不能讓對方討好。而且與連家已經勢不兩立,自然也就沒有隱忍的必要。

洛塵準備拚命打狗,打算拼著受傷,也要給劉振山一個深刻教訓,敲山震虎!

「天啊,這貨真要上去找死?」看到洛塵的行動,人群後面登時傳出一陣驚呼。

「那可是九階大武士,這小子即便是七階武士也……」

「你們還不知道,劉振山擺出的招式可是高級功法,虎豹風雷拳中的起手式!」

我在豪門當夫人 「什麼……?高,高級功法?」

一些圍觀者忍不住驚呼,個別清楚劉振山這套功法威能的人,神色更加錯愕。

甚至就連一些強過劉振山的武府修士弟子,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少有的凝重! 「高級功法嗎?」洛塵暗暗深吸一口氣。

普通修者,一般修鍊的都是低級和中級功法,高級功法極其少見,威力自然更恐怖。

前幾次與對方糾纏,也不見使出虎豹風雷拳,看來這次是想拿出殺手鐧狠狠對付他。

「怪不得狂言一招打得我三年下不了床!」

洛塵體內力量翻騰,正常情況下,他還真接不下高級功法的一擊。何況對方還比他強大了兩個階別!

嗡!嗡嗡!

空前壓力下,洛塵將自身力量催動到極限,甚至兩大脈輪全被激發,加持力量。

這一刻,也只有兩大脈輪的增幅效果可以讓他的攻擊更強一些,配合不敗王拳也不會沒有一點兒爭鋒之力。兩大脈輪是他唯一依仗,也是他一路突破踏入武士七階的強大底牌!

呼——

但讓洛塵沒有想到的是,那被激發的脈輪印記突然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震顫了一下。和他在探查別人身體疾患狀況時的顫動效果一樣,瞬間抽空了體內不少能量。

洛塵嘴裡發苦,關鍵時刻忘記了脈輪印記的這個異能,這時候突然意外抽走能量真氣,簡直是要他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