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悟神果可是好東西,吃了可以增加人的神念,也就是增加精神力的強度,還是無限制的。

換而言之,只要你有足夠多的悟神果,而你的身體容納度又跟得上的話,你就可以無止境地增加你的精神負荷力。

對修真的人有好處,對修鍊古武的人有好處,就算是普通人吃了也一樣能吸收,得到莫大的好處,可說是所有靈果中,最為特殊的一種靈果了。

話又要說回來了,既然這悟神果,這麼好,這麼牛,為什麼只是四級靈果呢?

這就要說這悟神果極為變|態|又苛刻的生長條件了。

非息壤厚土不生長,非靈泉仙水不灌溉,且生長年限還極為漫長。

從發芽到開花要三年,從開花到結果又是三年,從結果到成熟還要三年,最坑爹的是,他每次還只結三顆果子,要多也沒有。

是以,即便誰都知道也都承認,悟神果是好東西,可要是能滿足這麼些苛刻的條件下,誰還願意種悟神果啊!

種比它功能和效用更為廣泛、且生長期還短許多的高等級靈藥靈草,不是更好?

要知道,即便是在小世界的仙人眼裡,時間也不是能隨便浪費的。

修鍊這種事情,一貫都不進則退!

所謂仙途漫漫,只有想等死的人,才會浪費時間做無謂的等待。

且,悟神果雖好,對於修真一途的人而言,它最大的功用就是增加神念和穩定心神,使修為增加的同時,心神境界也能順理成章的跟著提上來,還不會受到心魔侵擾,是突破時的最佳靈果。

卻也並非是無可替代的。

只要有足夠多的靈藥靈草,完全可以不用悟神果,也能練就同樣能防心魔侵襲,增加神念的——復神丹。

在這種情況下,悟神果的功用,就顯得不那麼非它不可了。

是以,即便比起複神丹的不能多服用,用悟神果突破,完全沒有後遺症和丹毒殘留的好處,在小世界里,依舊少有聽說有人種悟神果的。

實在是息壤和靈泉都是極為難得的,在很多人看來,這兩樣物事,本身就比悟神果還要珍惜了。

方晴也沒想到,秋子墨,秋子陵兩人弄來的這一車廢棄靈種中,居然還會有一包悟神果的種子,看來秋家的祖先最初也不是等閑之人。

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今天驚喜中的大驚喜。

要知道對於別人來說幾乎不可能達成的種植條件,對她來說,近乎是專門的量身打造啊!

你想啊,息壤她非但有,還整整有五畝地。

靈泉仙泉她雖然沒有,可她有比靈泉仙水還要高等的命泉一口。

至於種植悟神果最費的時間,對她也不是太大的問題。

這個小球空間里的時間可是正常外界時間的25倍,不排除以後隨著小球空間等級的提升,可能還會加速。

就算不加速,以悟神果如今一熟需要的九年時間來算,在這裡也就頂多一百三十多天,四個半月,連五個月都不到。

她現在手裡有六顆悟神果的種子,一年起碼能種上兩熟,一顆收穫三顆悟神果,半年後,她就有十八顆悟神果了。

把這十八顆悟神果的種子繼續種下去,再半年她就能收穫五十四顆悟神果了,以此類推,方晴只肖兩年下來,她就能有吃不完的悟神果了。

發財了!發大了! 參賽者二十六人,全部聚集,瑞元猊帶著兩個兄弟,早已為他們安排了落腳地。

「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三位是本門的護法,都是釋靈進化者。」何凡笑著道。

黑幕,天大的黑幕!

一群人面上笑嘻嘻,心中MMP,自己是釋靈,跑過來欺負我們這些小輩就算了,還安排了三個釋靈在這。

不過,佛道邪沒說什麼,他們都認為何凡是自己人,道門也不在想著告狀了,既然是自己門派派過去的卧底,還告啥狀?應該全力幫助何凡當第一才是。

「見過三位護法。」佛道邪很聽話,率先開口,其餘人連忙跟著叫。

瑞元猊三人都懵了,佛道邪聚在一起?還特么這麼聽話?他們雖然扮演惡人,但後面發生的事情可沒看見。

何凡身兼佛道邪,沒有被弄死,反而得到三派弟子盡心輔助,難道三派要聯合搞事了?這可是前所未有啊。

聯盟的人也懵了,心中覺得,這是佛道邪的陰謀!

「如今大家齊聚,本門也算初具規模,本門主就為大家傳法,指點你們進化之道。」何凡沉聲說道。

「多謝門主。」眾人大喜,特別是龐塵和孫元,激動的不行。

「隨本門主來。」何凡帶他們走出山洞,找來幾塊巨石削平,讓他們盤坐好,開始講課,包括瑞元猊三人。

一群人激動的不行,可看他的動作,漸漸迷了,這是回學校上課么?你直接將進化法給我們啊,什麼講課,只有些基礎知識,我們誰不懂?

何凡刻下兩個字:「認識嗎?告訴本門主,這兩個字念什麼。」

你確定不是在逗我們?

一群人獃滯,佛道邪也懵了下,快速配合開口:「自我。」

「自我。」其餘人緊接著念出來。

「對,自我。」何凡滿意點頭,道:「無論是佛道邪,還是其餘進化者,你們追求的是什麼?你們進化出新的生命體,還算是人類,還是原來自己么?」

一群人沉默,何凡的問題很犀利,但是,這和傳法有毛線關係?

「無論佛道邪,還是你們,所進化之道,基本都是向先祖靠近,新型進化比較少,畢竟沒什麼借鑒的。」何凡說道:「你們能在進化途中,肯定自己還是個人,不是畜生,那麼,你還有一絲自我。」

「進化是什麼,用你們的心境來說,是追求真我,求證真我的過程。」何凡繼續道,見有人要開口,又道:「你們先別說話,先聽本門主說完。」

「基因,心靈不斷靠近先祖,靠近祖師,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是你們變成了祖師?假設,如果真進化成了祖師,那麼,你們自己去哪了?那時候的你,稱為祖師,還是自己?」

何凡看著進化者們,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他也想要一個答案。

進化者們張了張嘴,一時有些茫然,沒到那個地步,若真成了祖師,自己去哪了?

「孫元,你曾說,此生斗戰,不願被鎮壓,本門主很欣賞,本門主希望你能堅持自己的想法。」何凡說道:「如果真要重走先祖老路,那麼先祖最後不知去向,若有一日,你們見到先祖的遺骸,是不是也要變成屍骸!」

「先祖是神,不會死,何凡,你說的過分了,你這是在褻瀆,不尊重。」佛道邪怒了,哪怕你是卧底,但也不能亂說話。

「你這是對先祖的不尊重。」其餘進化者也氣憤地道,包括瑞元猊三人,甚至孫元也有怒容。

何凡就受不了這點,皺眉道:「那你們告訴我,一味的模仿,只知道模仿,幾人成了太上,幾人成了佛陀?又有幾人,真的堪比先祖?」

「這事不是我們能接觸的。」瑞元猊搖頭道,就算有人成了,那也是高高在上的神,他們實力太弱。

「本門主沒有不尊重先祖,只是告訴你們,何不走出自己的路?」何凡面上有一絲狂熱,就像是神棍一樣:「在進化之中,不要迷失自我,先祖都有遺憾,你們都想彌補遺憾,既然有彌補遺憾的心,為何就不能多那麼一點?」

「什麼意思?」孫元忍不住問道。

「成為自己心目中的先祖。」何凡看著孫元,就像在看一位完美的試驗品:「斗戰一生,何其精彩,最後卻被翻手鎮壓五百年,帶上枷鎖,這是你不想見到的,你想彌補,你想斗戰一生,那麼就該大膽一點。」

「成為心目中的先祖?」孫元愣住了,其餘進化者也愣住了。

「不錯,先祖的形象,在每個人內心都不一樣,就像佛門的佛陀,有人認為是虛偽的善,有人認為是真正的大慈大悲。」

「道門的太上,世人知曉太上忘情,高高在上,卻也有傳頌教化的事迹。」

「凶獸狻猊,龍子之一,但他為何不化龍?他沒有龍的基因么?不,他走出了自己道,成了狻猊。」何凡激昂地道,反正瞎幾把扯,鬼知道狻猊為什麼不化龍,也許那頭龍綠了呢?

「給你們半個小時消化本門主講的事情,可以相互討論,半個小時后,本門主將繼續講。」何凡說道,既然你們不是自我進化者,那就強行拐個彎,讓我研究研究。

「門主所言,不無道理。」孫元低聲自語。

「成為心目中的先祖?」佛道邪也在呢喃,在他們思維中,太上,佛陀,天魔什麼的,是他們的目標,認為進化成了天魔,就行了,除了想彌補遺憾,卻從未想過,加點自己的其餘想法進去,敢想就是大逆不道。

何凡這話也不敢拉出去說,否則很可能打上異端的標籤,圍著打,只有這群人,自己實力完全可以鎮壓,不怕他們,才敢說出來,並且拿他們做實驗。

這個實驗是長期的,需要觀察,他只打算埋個種子,近期的還是凌賦,忽悠他幫忙改造功法,創出自己想要的武技。

到了現在,何凡的武技幾乎很難提升了,因為品質已經是頂級了,按部就班練下去,只要等級上去了,同階難尋敵手。

但他不滿足,身為一個廚子,要不斷精進自己刀工,廚藝,才能成為心目中的廚神,瘋子的道路上,不能一人獨行,太孤獨,找不到瘋子,那就造幾個瘋子出來。

一刀成湯能出來,一刀下去,做出好幾份菜,應該也可以,再加上運動的菜,想想一頭凶獸跑過來,左邊紅燒肉,右邊麻辣,想想就流口水。 【鬧劇】

方晴再也忍不住在空間里,大聲歡呼尖叫了起來。

這會子,再看到旁邊地上一大堆的真正的廢棄的靈藥種子,她也不那麼鬱悶惋惜了。

畢竟秋子墨雖然送靈種來的時候說,那些麻袋裡的靈種品種高達十萬三千餘種,可她也清楚,不可能每一種都能有用。

事實上,這十萬三千多種靈藥種子裡面,攏共被檢查出來,還能種植的加起來也不到1400種。

若是這1400種能種的靈種內,沒出現悟神果這樣的靈種的話,方晴少不得會覺得有點不滿足。

可現在居然連悟神果種子都有了,便是讓其他所有的靈藥種子都是廢棄種子,她也不會覺得失望。

更別說,現在除了悟神果,還多了這麼多有用的靈藥種子。

尤其是這些靈藥種子,不過是用幾麻袋她吃不掉的白菜青菜給換來的,天底下再也沒有比這更加賺大發的生意了。

就沖著這,方晴決定以後對秋子墨兩兄弟稍微多點耐心。

不再遲疑,方晴趕緊把那六顆悟神果的種子,細緻小心地種進息壤,然後又親自瞬移到了命泉邊,親手捧起一捧命泉之水,同時輔以精神力包裹,使得泉水不至於從掌心指縫中落到地上。

再回到葯園內,把那些命泉的泉水,完整地澆灌在了埋了悟神果種子的細膩黑土上。

一連六次,確認每一顆種子都得到了澆灌后,方晴這才放心地去種其他的靈藥靈草種子。

不是她不好奇,悟神果發芽的一幕,實在是在小球空間里都需要生長四個半月的傢伙,比起其他的靈藥靈草的生長周期長的太多太多,就算她現在等在旁邊,幾天之內也是看不到它發芽的。

方晴當然不會傻等著,而是把其他空餘的息壤葯園裡,都種滿她早就挑好在一旁的一種叫翠星草的初級靈草,和另一種叫蘿陽花一級靈藥。

這翠星草論等級,連她之前種的彼岸苜蓿都不如,雖然彼岸苜蓿的功用僅僅是某些食草靈獸的飼料。

可好歹餵養的是靈獸。這翠星草卻是味道辛辣、苦澀,靈獸都不願意啃一口。

但是就是這靈獸都嫌棄的玩意,卻是一般的練武人求之不得的珍稀草藥。

用翠星草的汁液打熬藥湯泡浴,能強壯筋脈骨骼不說,還能把練武不慎或者練武過度,體內造成的暗傷鬱結都給消除掉。

對於外面世界如今已經全無靈氣,修真功法早就沒落消失的現狀而言,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都是隱世了的古武家族。

而只要是練古武的,體內就不會沒有暗傷的。

有暗傷又消除不了的,進階就很難有指望。

在這個時候,若是有翠星草出世的話——

光是想象,方晴都覺得一定會是番熱鬧的景象,而這些翠星草,則正是她預備還給秋子墨以及他身後的秋家的人情。

她想過了,目前她身單力孤,又懷著身孕,就算有小球空間這個逆天大殺器存在,也不宜現在就暴露,以後需要仰仗借勢的機會還有很多。

秋子墨秋子陵兩兄弟,她好歹也打過幾次交道了,對他們兩人的性格為人也多少有些了解。

秋家的地位,又正好能給她目前提供較為強大的保護,這樣算來,她若拿出點好處給秋家,換秋家對她的隱藏和保護,兩相得宜,再合適不過。

因此,這翠星草就當是敲門磚了。

也正好再一次借著翠星草的機會,考驗下秋子墨兩兄弟的人品,以及秋家的可靠性。

至於蘿陽花,那是她自己用得著的。

*

待她把要做的統統都做完,算算時間,她已經在小球空間里待了三天了。

難怪精神力遠比所有人強大的她,都覺得這會子有些要虛脫的感覺。

且不說區分那些廢棄靈種,全靠精神力,就說她種植這些靈藥靈草,兼之澆灌整理,哪樣不是要用到精神力?

若不是隨著小球空間的成長,她的精神力也跟著大幅度增加過一次的話,光是分辨多達十餘萬種的廢棄靈種的活,就能把她的精神力耗費一空。

緩緩地平躺到了地上,方晴閉上眼睛,也沒坐多餘的動作,就是緩緩地呼吸,放空腦袋,什麼都不想,任由小球空間里的靈氣,如同水一般浸染她的整個身體,滋養她的靈魂。

不知過了多久,當她再度睜開眼睛坐起來的時候,覺得十分疲憊的精神,隱隱有些作痛的腦袋,已經全部都恢復了。

算算時間,外界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個小時,是到了出去的時候了,不然的話,媽媽柳向榮醒了過來這邊找她,見不到人就不好了。

*

方晴這一夜是個忙碌的一夜,而在青山方家老宅,同樣是鬧騰的一夜。

方明棠昨天一趕回去,就奔著他大哥方明遠的院子去了。

結果沒找到方明遠,卻正好堵到了剛從外面回來的方曉龍,想到最早回來給自家小晴頭上潑髒水的人就是這個奸詐狡猾的侄子時,方明棠奔波焦灼了一天的怒火,頓時就全面爆發了。

「方曉龍,你這個混蛋!你把我家小晴弄哪裡去了?」

方曉龍被方明棠一把揪住了前胸的衣襟,幾乎整個人都被提起來后,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二叔,你這是幹什麼啊!」

「還跟我裝蒜,說,你把小晴到底藏哪裡去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個面噁心奸的,不管怎麼樣,小晴也是你妹妹,你往她頭上潑髒水也就算了,現在還把她給關起來,你還是不是人?」

「你不說是不是?我數到三,你要是還不說,你就別怪我這個當二叔的人不客氣!」

方明棠見他到了這個時候還裝無辜,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就氣得肝火大旺。

這些年,因為他大哥一家的明裡暗裡的使絆子,自己一家吃的暗虧還少嗎?

尤其是他的小晴,一天好日子都沒過過,就要被送去南宮家當妾室,這個他還能說是自己這個當爸的人沒本事,所以委屈了自己的女兒。

這也就罷了!都把他們逼到這份上了,現在方曉龍還要污衊小晴未婚先孕又是想幹什麼?

難道真的是要逼死他們一家三口才算完嗎?

今天他不管了,就算老爺子出面,他也不會再退讓了,不就是不當方家子弟嗎?這樣的家族子弟,他也不稀罕了。

憤怒至斯,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扭曲和瘋狂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