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哥,我在網上團購了電影票,你在哪,我讓駕駛員去接你。」清亮悅耳的女聲。

「我不是說過,我很忙嘛!哪來空呀!再說,你不用上學啦?你不上學,我還得上學的呀!我在上課呢!」尹坤說。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居然會坐在教室里安穩聽課?咯咯!不要騙我,你逃不了,我這輩子都賴上你了。快告訴我,馬上過去接你。電影很好看,新電影!」清亮悅耳的女聲。

「只陪你看一場電影,等會我還有事,我的ri程安排非常滿,我可得把話說在前面的啊!」尹坤笑說。

「行!就看一場電影,四個小時。」清亮悅耳的女聲。

「啊?哪來這麼長的電影?」尹坤笑問。

; ?尹坤正要上車,.

尹坤厲聲:「放手,我得看電影!」

王香玉眼淚汪汪說:「我要跟著你,你到哪,我跟到哪?」

「你跟著,蝶兒會產生誤會的。」尹坤說。

「我不管,我不跟著你,我會被人害死的。」王香玉噘嘴說。

「王老師,十萬元,沒錢,你的事我不會管。」尹坤說。

「我沒錢,哪來這麼多錢?最多兩萬。」王香玉說。

「哼!你的命就這麼賤?」尹坤冷笑說。

「要不,我請幾個同學讓你算命?你敲她們的竹杠,算是彌補這方面的損失?」王香玉的眼珠打著轉說。

「唉!這樣吧!你寫張欠條給我,至於你同學,你得想辦法讓我多賺,從她們身上賺足錢,你的欠條可以還你。」尹坤說。

「行!」王香玉嬌笑說。

「鬆手呀!」尹坤大聲說。

「我還是要跟著你,萬一被人害,沒有你幫我,我會沒命的。你敢不讓我跟著,我就滿大街喊,說你非禮我!」王香玉說。

「你敢?」尹坤惡狠狠地說。

「有人耍**!」王香玉大喊。

尹坤咬牙怒吼:「算你狠,nǎinǎi的,早晚讓你掉眼淚。」

尹坤坐進車,王香玉緊挨著坐下。

駕駛員從後視鏡中看著尹坤笑說:「蝶兒已在電影院門口,她在換票,是不是直接過去?」

尹坤沒好氣,大聲說:「這不是廢話嘛?」

汽車在電影院門口停下,長發飄飄,文靜漂亮的蝶兒飛快跑來。

尹坤下車,蝶兒撲進尹坤懷裡,嬌笑說:「我就知道你會來的,你不來,我可要哭的啊!」

尹坤輕輕拍蝶兒的後背小聲說:「王老師也想看電影!她硬要跟了來。」

蝶兒看王香玉,伸出嬌手,笑說:「蝶兒,坤哥的女朋友。」

王香玉輕輕捏住蝶兒的手指,嬌笑說:「百聞不如一見,象手繪美女一般,果然有沉魚落雁之貌,閉月羞花之容。難怪你坤哥在我面前,把你誇得象花一樣。」

蝶兒興奮之極,嬌笑說:「坤哥,你為什麼一次都沒說我漂亮過?」

尹坤笑說:「去!還不快點給王老師也買張票?」

蝶兒噘嘴說:「只買到兩張,好象沒票了。」

王香玉趕緊跑向窗口,窗口說:「票已全部售完。『雅*文*言*情*首*發』」

王香玉滿臉淚水,站在尹坤面前,哽咽說:「我要進去,我一定不能離開你。」

蝶兒一頭霧水,揪緊尹坤的手臂,小聲問:「怎麼回事?」

尹坤笑說:「一言難盡,有人在謀害她,她想要我保護。」

蝶兒更加困惑了,小聲問:「誰敢謀害王老師?告訴我,我讓媽媽叫人收拾他。」

尹坤搖頭苦笑說:「看不見摸不著的人,一個非要王老師xing命的影子,你媽媽再厲害,能收拾這種人嗎?」

王香玉看到一對情侶依偎著走來,撲過去大聲說:「一千元買張票。」

人家象看瘋子一樣,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任何話,揚長而去。

尹坤笑說:「王老師,我確保你今晚沒事,放心回去吧!」

王香玉搖頭說:「不相信,我不相信。」

遠處有輛汽車在緩緩行駛,一個戴墨鏡的男人用望遠鏡看著這邊。

尹坤冷冷地說:「不相信拉倒,我要進去看電影了,沒空理你。」

王香玉硬拉住尹坤的手臂,哀聲說:「你不要看好不?我請你們兩個吃飯怎麼樣?」

蝶兒大聲說:「王老師,坤哥是我男朋友,我不要你碰我坤哥。放手!」

尹坤說:「王老師,我保證你沒事好嗎?」

王香玉淚如雨下,哭喊:「保證沒用,萬一出事,不和你在一起,誰能救我?」

尹坤怒吼:「有完沒完?老子欠你什麼了?nǎinǎi的,假他媽正經個鬼!氣死老子了。」

蝶兒嚇得花容失sè,小聲說:「坤哥,我怕!」

尹坤猛地甩掉王香玉的手,摟著蝶兒就走向播放廳。

王香玉眼淚汪汪地跟著,眼看尹坤和蝶兒驗過票,走了進去,她只能站在門口跺腳。

尹坤和蝶兒的身影消失,王香玉扶住牆站立不住,感覺馬上就要死了一般,看到的一切,彷彿都是嬌魔鬼怪,彷彿任何東西都能要了她的命。

她後悔沒給尹坤摸已來不及,尹坤這個大**是不講道德的,他不會管師生情誼,再說大學教師與學生間也確實沒有多少情誼可講。尹坤如此做,她能怎麼著?尹坤不用求她,而她感覺自己的命卻被尹坤攥在手心中。離開了尹坤,她感覺活不到晚上。

蝶兒把頭靠在尹坤肩上,小聲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火?為什麼罵王老師假他媽正經個鬼?」

尹坤看著電腦,小聲哄道:「不要說話,你再說話,我走啦!」

蝶兒噘嘴,不再說話。

聽了王香玉老師的建議,尹坤已在王香玉老師平安運欄中,隱藏進了她不再有大劫難,將平安過一生的內容。沒有把握,不知修改成功了沒有?隱藏的內容會不會被發現?在隱藏內容上修改會不會起作用?

尹坤不可能不關心王香玉老師的命運,一是王香玉老師漂亮xing感,尹坤對她夢系魂牽。二她是尹坤的老師,尹坤不會眼看著自己的老師遭難。

和如花美少女蝶兒相依相偎著,尹坤的心繫在王香玉身上。

電影開場了一會,王香玉仍然在和檢票人員賠笑懇求著。檢票人員得知她是堂堂某職業技術學院教師后,就破例讓她進去,叫她站在後排牆邊看。王香玉進入了演播廳,這才有安全感,趕緊尋找尹坤,廳不大,很快就發現了尹坤,她沿牆站住,眼睛盯住尹坤。

有了安全感后的王香玉,看到蝶兒依偎住尹坤,心中打翻了醋罐子,眼眶中有淚順嬌臉滴落。

尹坤不看電影,蝶兒也沒心思看,蝶兒看尹坤手中的電腦,發現屏幕上是王香玉的人事檔案,大為好奇。

蝶兒發現平安運欄內容在閃動,剛想問尹坤這是為什麼。尹坤的手指點了上去,平安運欄滿屏。

三點五十五分鐘起大火,王香玉被火燒死。

尹坤「騰」地站起來,尹坤的頭撞了蝶兒的頭,蝶兒痛得一咧嘴,沒敢作聲。尹坤意識到撞蝶兒頭了,趕緊坐下,邊輕輕撫摸蝶兒的頭,邊柔聲說:「不好!我得趕緊找到王老師,還有一分鐘,王老師會被大火燒死。」

蝶兒大驚,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xing,也才明白王香玉為什麼要死皮賴臉跟著尹坤的真實原因。

「嗯!坤哥,我陪你找。」蝶兒小聲說。

兩人手拉手,離開座位,剛到牆邊,王香玉就迎了上來。

尹坤把屏幕給王香玉看,王香玉嚇得差一點癱倒,扭頭就想跑出去。

尹坤伸手揪住了王香玉的胳膊,小聲說:「站住,這裡這麼多人,你跑了,別人怎麼辦?」

王香玉臉sè慘白,小聲問:「火?火會在哪燒起來?」

尹坤對蝶兒小聲說:「你先出去,我和王老師現在去找滅火器。」

蝶兒堅決地說:「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尹坤沉著臉低聲喝道:「再敢鬧,老子揍你,出去!」

蝶兒只能慢慢走出去。尹坤抓著王香玉的手,來到滅火器邊,腋下夾住電腦,拉開栓,右手拎起滅火器,尋找火源。

工作人員發現尹坤拿著滅火器,趕緊進來阻止,尹坤低聲喝問:「哪裡最有可能失火?」

工作人員大驚,搖頭。

尹坤說:「我是消防支隊的,在進行消防安全暗訪,有人懷疑電影院安全防範措施不到位,趕緊給我把所有的安全通道都打開。」

一個工作人員趕緊跑出去打開消防安全通道。

三個工作人員拎了滅火器進來。尹坤對王香玉說:「你到門口去,但一定不能出去。現在不知火源在哪?萬一在外,你會有大危險。在這,我能保證你的安全。」

王香玉點頭,趕緊來到門口站住。蝶兒看到王香玉,想過來,王香玉向她揮手,叫她不要靠近。

尹坤放下滅火器,還有十秒。眼睛掃視牆面,突然發現某處有火光冒出,趕緊對工作人員小聲說:「火源在哪,快趕過去。」

三個工作人員拎了滅火器,衝過去,火苗已竄起。三隻滅火器同時噴乾粉,廳內觀眾sāo動。尹坤大叫:「只是消防演習,請大家不要亂動。」

電腦屏幕恢復正常,一場火災被撲滅在萌芽狀態。

尹坤手抓著電腦,和王香玉並肩出去,電影院經理趕到,緊緊握住尹坤的手,千恩萬謝。

尹坤小聲說:「是有人故意縱火,你們工作人員的反應還算及時,趕緊報jing把縱火嫌犯送公安局吧!」

經理大聲說:「先生,您是誰?沒有您一場大災難就不可避免。」

尹坤擺手笑說:「我還有急事,我是誰不要緊,火沒能著起來才是關鍵。趕緊去處理,我得走了。」

尹坤和蝶兒王香玉站在電影院台階上。

尹坤又看到一輛車內有戴大墨鏡的人,那輛車很快消失在車流中。

電腦上剛才顯示的信息是「三點五十五分鐘起大火,王香玉被火燒死」。結果大火沒有燒得起來,這表明隱藏的內容起作用了。某人修改的信息作用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弱化。尹坤感覺很高興,這叫有驚無險。假如讓隱藏內容顯出來,估計連險都不會出現,但為了防止被人發現王香玉平安運欄被暗中動了手腳,尹坤只能這樣做。

蝶兒聽王香玉說了上午發生的情況,蝶兒看尹坤就象看神仙,崇拜得很。

蝶兒嬌笑著對王香玉說:「王老師,坤哥好厲害,我最崇拜坤哥了,他象先知先覺的神仙。」

王香玉笑說:「是啊!他多次救了我的命,我沒感謝他,他就不要我跟著他,你能不能勸勸他,讓我繼續跟著他?不在他身邊,怕出現意外后,我會死。」

蝶兒小聲說:「坤,最凶,一句話說不對,就會罵我,我不敢說。」

王香玉小聲說:「只管說,兩人的感情慢慢相處就會深的,現在他對你還不了解,你要對他好,他感覺到了你的好,自然會對你越來越好。」

蝶兒點頭說:「我想對他好,想給他買好車,給他買傢具,可他不要。」

王香玉笑說:「他是財迷,怎麼可能?」

蝶兒搖頭說:「不是財迷,我不許你說坤哥的壞話。」

尹坤在車流中尋找那輛汽車,車沒有再次出現。

尹坤感覺肚子餓了。

尹坤徑直走下台階,王香玉和蝶兒手挽手趕緊跟上。

; ?羊肉火鍋店,蝶兒和尹坤坐一邊,王香玉坐一邊,三個人吃火鍋。『雅*文*言*情*首*發』

尹坤邊吃,邊看電腦。

蝶兒想看,尹坤不讓,讓蝶兒非常難過。王香玉時不時瞥尹坤一眼,眼睛中包含著極其複雜的情愫。

半下午,只有這三人在吃,兩個服務員在忙著。

尹坤摸了一下上衣口袋,口袋裡有三千六百元。請美女吃飯,不能讓美女付錢,付了吃飯費錢又得減少了。沒有王香玉這個倒霉鬼,口袋裡的錢應該超過了五千,被王香玉害慘了。想想也要生氣,因為連摸一摸都不肯,少賺了錢,就相當於為她花了,想想都不服氣。

屏幕沒有出現任何變化,尹坤的心稍放下。決定開一下王香玉的玩笑,氣氣她,看她發急,過過癮。

「我說,王老師,吃過了飯,你總可以走了吧?」尹坤沒有絲毫徵兆突然說。

王香玉看了一眼蝶兒,埋下頭,不說話。

「王老師,我和蝶兒想親熱一下都不行,你總不能一直當電燈炮吧?」尹坤繼續說。

蝶兒看王香玉,表達明顯的不滿。

王香玉採取死豬不怕開水燙策略,不管尹坤說什麼,堅持不答腔。不過難過是肯定的,眼眶濕潤也是難免的。沒辦法,她並不想跟著尹坤,尹坤是什麼人,是大**啊!不讓他碰,他就會說yin陽怪氣的話,假如被他碰了,唉!白碰,他有蝶兒條件這麼好的女朋友,怎麼會看上我?這個yin棍,**,sè心真大,太不講理,什麼理也沒法講。我的命真苦,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在暗中害我?假如沒人害,我可以順利當選亞洲小姐選美皇后,可以享受無比的榮耀,哪還會和這個**混在一起?

尹坤見王香玉難過了,感覺好爽。

不過,還不滿足,還要進一步刺激她。

「蝶兒,親一個。」尹坤笑看著蝶兒指著臉說。

蝶兒羞得滿臉通紅,看了看王香玉,再看尹坤,忸怩著。

尹坤的臉突然一沉,蝶兒趕緊撲過去,把紅艷艷的香吻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