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府官員到普通的貧民姓,羅俊楠不怕燒錢,只要能把他們儘可能地拉攏到自己的身邊,為自己、為霍塔曼國際投資集團建立起一層層的防護網路,他就不在乎這點毛毛雨一樣的資金投入……事實上,錢這東西早就不是能讓羅俊楠頭疼的問題了!

如果不是洗黑錢的流程繁複,如果不是不能把來不明的資金直接用於投資的話……羅俊楠現在光是能夠動用的現金就將達到數億美金之巨,並且這個數字正在以每小時都會大幅提升的速高速增長,興許羅俊楠停了幾天不去燒錢,等他再回頭的時候,這個數字可能就會變成千億美金了……

所以,羅俊楠正在想方設法的燒錢,凡是他能感興趣的事情,甭管最後是賺錢還是賠錢,他都會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砸下去了。

甚至於幾個月前班克羅夫特跟羅俊楠聯繫的時候,羅俊楠還很不耐煩地說了一句……

「以後凡是少於十個億美金的項目,就別打電話打攪我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了這麼多,其實歸根結底的意思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羅俊楠不差錢,他真的不差錢!

當喬遷典禮結束,眾賓客都被安排進入餐廳用餐的時候,呈現在賓客們眼前的景象就將他們完全驚呆了……

什麼澳洲大龍蝦、深海大鮑魚之類的東西全都弱爆了,桌上擺著的是什麼東西?

一盤造型精緻的,看起來白白的像是魚肉一樣的菜肴,旁邊的侍者告訴大家,這盤菜肴的主料是巨型的白地菇,天前它還在歐洲的一家拍賣行內展出,雖然它只有900克的重量,但最後的拍賣成交價高達九萬歐元。

擺放在巨型白地菇旁邊的,是一盤造型別緻的小菜,由於是烹煮過的,幾乎沒有人能辨認出來這是一份怎樣的食材?旁邊的侍者介紹說,這盤造型別緻的小菜也是一種菌類,名字叫做白松露菌,是去年十二月份從意達利南部小鎮採購而來,平均每盤白松露菌的採購價都在四萬美金以上。

臨時布置起來的餐廳雖然不似專業酒店那麼奢華,但在一桌桌堪稱集齊了世界上最昂貴的菜肴面前,恐怕任何裝修都會不禁黯然失色!

餐廳當中足足擺了十五桌酒席,而這十五桌酒席的成本是多少?侍者無比驕傲地說……

「這裡一共有十五桌酒席,每桌均是八冷八熱蒸四煮的規格,一桌酒席的烹製成本都在五十萬美金左右,而此次酒宴的總成本,是將近一千七五十萬美金,這還是沒有算入酒水的情況下……」

什麼叫高端大氣上檔次?什麼叫奢侈豪華有面?毫無疑問,這十五桌酒席已經完美地詮釋了這兩句話的所有含義。

用餐的過程開始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原本預想當中熱鬧非凡的場景並沒有真正地出現,幾乎每一個賓客在落座之後,就把烏溜溜的眼珠牢牢鎖定在了面前的餐桌上,看著那一道道精緻如同藝術般的菜肴,不自覺地就開始爭搶了起來。

一桌菜肴的成本是五十萬美金,但這真的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而是這些稀有的菜肴,根本就不是你有錢就能買到的!想要從世界各地將如此豐盛和稀有的食材收集起來,再安全地送抵卡達縣,這是有錢就能辦到的事情嗎?

許多善於思考的賓客們在享用美食的同時,心裡也在暗暗地為羅俊楠表現出來的實力所咋舌不已。

曾慧敏全程都跟在羅俊楠的身旁沒有離開過,直到羅俊楠招呼過了幾個比較重要的客人,再回到她身邊的時候,她才微微有些苦笑的說道:「這就是你這幾年來一直在巴基斯鉭奮鬥的原因?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伯爾集團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當時有多尷尬啊……」

「伯爾集團?」而聽到曾慧敏說的話,羅俊楠也是不由得楞了一下,接著才哭笑不得地說道:「你在說什麼啊?伯爾集團怎麼了?」

「你明明知道慧俊酒業這兩年的業績大部分都來自伯爾集團,還把我蒙在鼓裡不讓我知道……」曾慧敏幽怨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現在一想起來當時我跟你炫耀業績的時候,連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的心思都有了?你就成心要看我的笑話!」

「呃……」這麼一說,羅俊楠倒是反應過來了,但反應過來之後卻更加地錯愕了,他不禁眨了眨眼皮,解釋道:「你是不是有些問題搞錯了?伯爾集團是被霍塔曼集團收購了沒錯,但伯爾集團和你展開合作的時候,這件事情它還八字都沒一撇呢……」

「我不管,反正你要補償我!」曾慧敏難得露出了一副小女人的姿態,嘟著嘴巴說道:「白白讓你看了那麼久的笑話,我可不樂意了!」

「行吧……你說吧,想要什麼補償?」羅俊楠忍不住笑了出來,也不管同桌坐著的都是霍塔曼國際投資集團的高層管理,跟在自己家裡一樣的,伸手就在曾慧敏高挺的鼻樑上颳了一下,然後跟哄小孩兒似地說道:「儘管說吧,只要是我能滿足你的,就保證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真的?」曾慧敏原本只是借著撒嬌來緩和一下內心中還未平靜的情緒,但沒想到羅俊楠居然答應地那麼爽快。

她反倒是呆了呆,這才有些竊喜地問道:「你保證不騙我嗎?」

「當然,誰騙你誰是小狗!」羅俊楠玩味地說道:「你要再不相信的話,不如我們拉鉤吧……」

「誰跟你拉鉤啊!」曾慧敏一個白眼甩了過去,這才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說道:「不管你的事情有多忙,能不能空出幾天來陪我回國住幾天?」

「呃……」羅俊楠不禁張了張嘴巴,好半晌才問道:「就這樣?」

「當然,誰騙你誰是小狗!」曾慧敏眼眸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重複了一遍剛剛羅俊楠給她的那句話。

果然,羅俊楠想也沒想就點頭答應了下來,「那你先在這邊多留幾天,等我這檔事情忙過去了,就跟你回國吧。」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曾慧敏揚了揚下巴。

「當然……我說到做到!」羅俊楠則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無非就是回國住幾天而已,又不是什麼要了老命的事情。

誰料,羅俊楠這邊剛一答應,曾慧敏就一臉興奮地笑了起來,鼓掌道:「好了……我這就給我大伯去個電話,就說我們一個星期後去看他!」

「等會兒……你剛才說什麼來著?」羅俊楠臉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了……

「給我大伯打電話啊……」曾慧敏理所當然地應道。

「……見家長嗎?」

「怎麼,你不樂意啊?」

「誰說的……樂意,當然樂意了……」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可不準反悔啊!」 、、、、、、、、、、

稀里糊塗就答應曾慧敏回國去見家長了,事實上跟曾慧敏在一起這麼長時間,羅俊楠連曾慧敏父母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曾慧敏當初打理的髮廊是從她母親手上接過來的,至於她母親在把髮廊交給她打理後去了哪裡……羅俊楠沒問過,曾慧敏自己也沒提起過。

倒是她那個大伯,羅俊楠依稀記得曾慧敏有跟他提到過好幾次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曾慧敏一直沒有回過她的老家東山行省,哪怕後來羅俊楠的事業做大了,她也跟著成了一家總資產達十多億美金的大型民營企業的老總,也依舊沒有回過她自己的老家。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羅俊楠從來沒去問過,曾慧敏似乎也對這些事情諱莫如深,一直都沒有主動跟他說起過。

所以羅俊楠才有些驚訝,怎麼好端端地就提出要回老家去看看了?她那個大伯似乎一直以來都對她很不錯的樣,可為什麼回去見家長見的不是她父母而是她大伯呢?羅俊楠有些奇怪,但答應曾慧敏之後,卻也沒有再去多問什麼了。

因為羅俊楠很清楚,當曾慧敏自己想說的時候,她就會主動把這一切都告訴她的,沒必要再去追問什麼。

酒宴進行地十分順利,也不知是這一桌價值五十萬美金的菜肴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還是安排在就餐結束後進行的技術交流會佔了更大的比例,反正酒宴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短短的四十五分鐘,四十五分鐘過後,所有人就都陸陸續續地站了起來,哄哄鬧鬧地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進入了更加亮堂的交流會現場。

這一進入現場,甭管是高官、將領還是土豪金主,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在瞬間就被一架擺放在顯眼位置的龐大金屬身軀吸引了過去。

「這是……」巴基斯鉭某電科技集團的董事長瞬間瞪圓了雙眼,嘴巴張的幾乎能塞進一個拳頭了!

而現場跟他的反應幾乎如出一轍的還有很多人,這些人的注意力在瞬間就高集中了起來,有人驚呼道:「天吶,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機甲戰士嗎?!」

不能怪這些人見識短,也不能怪他們如此的失態,因為就算是美堅利的總統到了這裡,看到這具龐大的金屬身軀,恐怕都得驚訝地連眼珠都要一起掉下來了!

順著進門的位置朝西南方向望去,那裡赫然擺放著一具高約八米,目測重量至少在十噸以上的龐然大物立在那裡,這具龐大的金屬身軀通體由亞光的合金材料組裝而成,粗壯的四肢以及那一根根十分粗大的線纜均給人一種無比強烈的視覺震撼效果!

這是一具機器人,至少從它的造型上就能輕易地分辨出來,它就是一具機器人!特別是它左臂上方裝備的武器,那整整五排,數量多達十個黑黝黝的槍口,更是讓人一看就頓覺毛骨悚然,彷彿自己的身軀可能下一秒鐘就會被它打地稀巴爛一般!

許多賓客都不由自主地扭頭望向了陪著羅俊楠和曾慧敏慢吞吞走來的班克羅夫特,而注意到他們的目光,正小聲和羅俊楠說著什麼的班克羅夫特,則是微微一笑,朝羅俊楠點頭示意之後,便保持著翩翩風,欣然走到了這具龐大的機器人前面停下了腳步。

「相信大家看到這個大塊頭的時候,一定充滿了好奇。」班克羅夫特掃了一眼眾人臉上幾乎完全一樣的表情,笑著拍了拍機器人的小腿部位,抬頭說道:「事實上,當它正式完成組裝,走出實驗室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也是跟大家現在完全一樣的反應……」

「它是機器人嗎?」「它能活動嗎?」「它手臂上的武器是什麼?為什麼我以前從來都沒見過?」「它叫什麼名字?」「它……」……

班克羅夫特的開場白瞬間引爆了全場,鋪天蓋地一般的問題頓時湧向了班克羅夫特,就差直接把他掀飛出去了!

面對錶情都顯得十分狂熱的賓客們,班克羅夫特不禁會心一笑,抬起雙手在虛空中輕輕的壓了壓,等眾人都陸續安靜下來后,這才微笑著說道:「它確實是一個機器人沒錯,如果大家想要稱呼它為機甲戰士,或許也是比較貼切的……因為它已經初步實現了大部分以前只能在科幻電影當中看到的,那些英勇神武的機甲戰士所具備的功能,它的名字叫做烏蠻一號,幾乎集齊了我們霍塔曼國際科研中心五成以上的高科技!」

班克羅夫特拍打著烏蠻一號粗壯的金屬小腿,朝眾人介紹道:「烏蠻一號的重量達到了十噸,目前已經能夠初步完成一些難不是大的活動指令,比如攀爬、跳躍、步行、跑步等等,它的跑步速將近每小時八十公里,但現在為止還只能在平整的地面上活動,還無法適應更加複雜的地理環境……」

「那麼,它手臂上的武器是什麼?它身上裝備了多少武器?我是指具有殺傷力的武器!」一名身著軍裝的老者提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而班克羅夫特則笑著說道:「它手臂上裝備的武器,是我們霍塔曼國際科研中心數位科家耗時一年個月專門為它配套研發的狂暴一號……」

「狂暴一號的具體參數是?」

「在一秒鐘內發射將近一千四枚7。62×45的常規彈,在有效的攻擊範圍內,只需秒鐘便能輕易摧毀任何一輛試圖靠近的普通裝甲車,並將裝甲車內部的士兵完全打成肉泥,保證連一塊稍大一些的骨頭都看不見!」

「嘶……」稍微懂一些軍備知識的賓客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這挺造型別緻的機槍還真是槍如其名,這何止是狂暴?這簡直是風暴!彈風暴!!

有人迫不及待地問道:「除了裝備有狂暴一號之外,它還有別的武器裝備在上面嗎?」

「當然有。」班克羅夫特指著烏蠻一號腦袋兩邊的肩膀說道:「那裡有兩塊滑動的合金擋板,在合金擋板下面,裝備了兩個火箭炮筒,另外右手的五根手指頭,難道大家就沒發現右手的手掌和左手的手掌有些不大一樣嗎?呵呵……右手的手掌其實就是激光發射裝置,在戰爭狀態下,右手的激光武器能夠輕易摧毀目前絕大部分的常規武器,甚至可以將士兵攔腰斬斷!是的,就跟切豆腐那樣,十分的方便!」

「還有,它的胸口位置裝備著大口徑的導彈發射器,如果有必要的話……導彈也是完全沒問題的,當然,它最出色的地方並不是這些裝備的武器,而是它本身的性能!雖然目前這還只是最初級的半成,但也已經展現出了令人側目的超高性能,大家可以看一下這段試驗時拍攝下來的錄像資料,做一下更加深入的了解……」

說著,班克羅夫特便從口袋裡摸出了一隻類似電視控器的小玩樣兒,拿在手上按了一下按鈕,一塊八十英寸的大屏幕就直接從天花板上緩緩的降了下來。

黑色的屏幕亮了起來,畫面切換到了一處空曠的水泥地面上,從拍攝的角看的話,這處空地的面積應該有將近兩千平方米,還是挺大的。

隨後,一具十分龐大的金屬身軀便帶著震耳欲聾的腳步聲出現在了攝像器材的拍攝範圍之內,只見它機械式地轉動了一下腦袋,隨即兩隻眼睛便綻放出了駭人的紅光,猛的抬起左臂對準了左前方的靶。

「噠噠噠噠噠噠……」完全沒有間歇的機槍掃射聲傳來,連成一片的火舌哪怕是從側面看,都叫人有些心驚膽顫!

狂暴的彈風暴僅僅只持續了不到五秒鐘就結束了,而原本一輛停在水泥地邊緣位置作為靶的火力支援裝甲車卻早已經被傾瀉而出的彈打得千瘡孔,不僅被撕開了好幾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大口,還被傾瀉而出的彈帶來的衝擊力生生地推出了好幾米遠!

親眼看到如此震撼畫面的賓客們紛紛瞪圓了雙眼,而就在這個時候,烏蠻一號機器人的雙肩位置升起了兩隻火箭炮筒,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見有兩枚火箭炮從炮筒當中被發射了出來,無比精準地落在了那輛已經破破爛爛的裝甲車上。

幾聲轟隆隆的巨響過後,裝甲車被炸得直接翻過來了。

就在此時,只用了幾秒鐘時間就完全把一輛裝甲車變成了報廢車輛的烏蠻一號,卻在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注視下,猛的一個加速,竟是凌空躍起,直接跳出了七八米遠,越過了已經底朝天的裝甲車,重重地落在了七八米之外的位置!

水泥地直接被踩出了兩個大窟窿,塵土飛揚的那個瞬間,一縷陽光透過漫天飛舞的塵埃照射在烏蠻一號的金屬身軀上,那種強烈的視覺效果還真是……性感啊! 、、、、、、、、、、

或許這是世界上第一個稱得上是機甲戰士的機器人,也或許個別發達國家已經研製出了類似的殺人機器,但一直沒有公布出來而已。

可不管怎麼說,畢竟這是直接把機器人展現在眾人的面前,那種視覺效果絕對不是蓋的!

只不過震驚之餘,也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錯確實是不錯的,但這麼大的身軀也未免過招搖了,真要出現在戰場上的話,恐怕要不了幾分鐘就會被敵人發射的炮彈轟成渣渣!畢竟現在已經不是短兵相接的時代了,相隔幾千公里都能精準地摧毀目標建築,更何況是這些身軀龐大的機器人?」

這顯然是一位對戰爭十分熟悉的軍方人士,而聽到他的看法,班克羅夫特倒也沒有強撐著非得說自家的機器人絕對完美無缺,而是非常認可地點了點頭,說道:「所以一開始我就跟大家強調過了,這只是一具半成而已,距離它真正通過一系列苛刻的測試並正式列裝軍隊……恐怕還要幾年的時間才能辦到呢。」

說著,班克羅夫特就笑了笑,主動說道:「相信最終成型的機甲戰士,一定會讓在場的諸位都感到滿意的,無論是體型還是重量,以及抗擊打能力方面,都是我們接下去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重點的研究方向……那麼,大家請跟我來吧,烏蠻一號只是個半成,但我們這裡可是有許多已經成熟的新技術哦……」

賓客們逐漸從一開始見到烏蠻一號時的震驚情緒當中回過神來,雖然個別人還是戀戀不捨地看著身軀魁梧的烏蠻一號,但大部分人還是跟在班克羅夫特的身後走向了更加寬敞,也陳列著更加多樣的交流區,畢竟像烏蠻一號這樣的戰爭機器,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需要的。

來到這裡的人都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某個遠的時空,看到的、聽到的、聯想到的,幾乎全都是令人咋舌的未來畫面!

交流區陳列著智能管家系統,這是一套可以應用到普通老姓家庭生活當中的高科技產,凡是安裝了智能管家系統的家庭,幾乎從進門開始,就什麼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再去動手做了,擦鞋有智能管家系統,打掃衛生有智能管家系統,連洗澡時水溫的調節都能用語言直接發號施令,哪怕是不怎麼準確的發音,這套智能管家系統也能做到驚人的分之九十九點的準確回應!

但這樣一套高智能化的管家系統,由於涉及到的問題基本完全覆蓋了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旦安裝,可就是一項十分浩大的工程。

因此它的價格也不低,一套智能管家系統的售價是一十九萬美金,還真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地了的。

可對於今天有資格來到現場的高官土豪們來講,區區一十九萬美金算個屁?當場就有兩多人下了訂單,訂購了一套管家系統。

同時也有一位電集團的老總直接繞開班克羅夫特,涎著臉找到了羅俊楠,想問問這套智能系統的技術轉讓條件是什麼。

但羅俊楠卻有些頭疼地告訴他,這套智能系統的開發涉及到集團的多個**運行的部門,別的部門都好說,唯獨it部的經理不好商量,連他都沒把握搞定這位經理。

電集團的老總顯然不願意就這樣放棄,他追問道:「那麼……尊敬的羅先生,這位it部的經理先生……」

「不好意思,it部的經理是一位女士,一位還沒有結婚的女士。」羅俊楠善意的提醒了一下。

電集團的老總笑了笑,連忙改口道:「這位it部的經理女士,她為什麼會有決定權呢?難道這套系統的專利不是屬於集團所有的嗎?」

「別的部門單獨或配合研發的東西,都是無條件歸屬集團所有的,唯獨這個it部……」羅俊楠皺了皺眉頭,說道:「嘖,怎麼說呢……搞it的人都有點倔強,特別是技術高超的那種人才,更是脾氣古怪,這套系統在開發之初,我們就跟他們簽訂了專利共享的協議……」

「也就是說,it部的職員們都有這套系統的分紅權咯?」這位電集團的老總吃驚地瞪大了雙眼,顯然對他而言,這種集團與旗下單獨某個部門簽署專利共享協議的事情,如果不是集團老總腦有毛病,就是這個集團整體的氛圍都是存在嚴重問題的!

老闆怎麼可以跟手下的員工共享專利呢?這……這也未免離譜了吧?!

可他哪裡知道,這套智能管家系統本身就是李詩姍他們閑著無聊的時候開發出來的一款劃時代的管家系統,霍塔曼國際科研中心投入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硬體的方面,而軟體方面完全就是李詩姍他們單獨完成的。

羅俊楠也不是什麼黑心肝兒的資本家,當班克羅夫特把這件事情告訴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把這套系統的銷售利潤分出四成交給李詩姍他們自行處置,而就算集團只佔了六成,其回報率其實也是達到了驚人的分之七!

組裝這樣一套智能系統的成本不會超過十萬美金,賺的是什麼?賺地就是別人沒有,而我們已經有了的技術的錢!

事實上,就算李詩姍同意以某個合適的價格把這套系統轉讓給這家電集團進行運營,羅俊楠也是不答應的,就算羅俊楠答應了,班克羅夫特也絕對是會堅決反對的!因為霍塔曼國際投資集團已經為這套智能管家系統專門成立了一家公司,那邊還等著洗米下鍋呢,怎麼可能會把米給賣了?

交流會現場展示的幾千個樣當中,充斥著許許多多賓客們以前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新技術,比如自動補胎、充氣裝置,能夠在汽車輪胎髮生漏氣或爆胎的時候自動感應胎內氣壓的變化,在最短的時間內使用一種霍塔曼集團擁有獨家專利的新材料對發生問題的輪胎進行快速地補救並充氣使氣壓回到正常水平。

再比如交流會現場展示的兩雙仿生假肢,居然能夠自動感應並連接斷肢者斷肢截面的神經,使假肢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安裝這種假肢的殘疾人士不僅可以感受到假肢通過神經傳來的涼意及痛覺,甚至熟悉之後連穿針引線之類的事情都能無比輕鬆地辦到!

總之,這就是一場令人大開眼界的高科技產集結會,土豪金主們被刺激的兩眼通紅、怒吼連連,在交流會開始到結束的個小時時間裡,因為某一項可轉讓技術的最終歸屬問題,現場已經發生了不下十次雙人對打或多人互毆的血腥事件……

最終,當交流會正式宣布結束的時候,已經帶著曾慧敏來到大樓二樓休息室內溫存的羅俊楠,也收到了最終的數據彙報……

班克羅夫特滿面紅光地找到了休息室里正在喝茶的羅俊楠,一進門就眉開眼笑地說道:「老闆……現場的情況出乎預料地火爆,幾乎所有展出的技術都被人訂走了,當場就簽了協議,這下進入軍備製造業欠缺的資金就都全部解決了!!」

「哦?」羅俊楠揚了揚眉梢,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微微抬起頭問道:「具體什麼情況?」

「這一次交流會我們一共展出了千七二十六項新技術,其中一二十九項軍用技術,餘下都是民用領域的技術,通過現場工作人員的講解,我們展出的這些新技術所具備的特性都被完整地描繪了出去,然後賓客們就都瘋狂了……」

班克羅夫特掩不住笑意地說道:「截止剛剛交流會結束的時候,千七二十六項新技術已經與十一位賓客簽署了專利技術轉讓的框架協議,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到這個月月底之前,我們就能通過這部分技術的轉讓收回至少十七億美金的資金,而我們在軍備製造業的初期投資,欠缺的資金只有二十億美金!」

「不錯……」羅俊楠不禁點了點頭,這一次拿出來用於轉讓的技術,僅僅是霍塔曼國際科研中心這兩年來產出的一小半專利技術,而且真正核心的技術都被保留了下來,這部分用於轉讓的技術,其實都是經過霍塔曼國際投資集團幾次挑選之後淘汰下來的東西……

十七億美金作為現金流注入集團賬戶,就意味著羅俊楠可以合法地把這十七億美金變成九十五億合法的資金!

只需通過一系列並不複雜的操作,大量從世界各地湧入的黑錢就能輕易地變成霍塔曼國際投資集團合法的營業所得……這才是羅俊楠最為關注的問題,誰讓他到現在為止,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戶頭當中都還有超過億美金的非法所得沒有洗乾淨呢?

想到這裡,羅俊楠點點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班克羅夫特問道:「科研中心的工作人員們今晚能夠全部搬進來嗎?」

「這……」班克羅夫特想了想,這才搖頭道:「今晚不可能,畢竟還有那麼多的儀器設備需要一起轉移過來,估計今晚連夜趕工的話,到明天下午就都差不多了……現在各個區域的劃分工作還在進一步的規範當中,倒是那個it部……老闆打算怎麼安排?」

「it部怎麼了?」羅俊楠愣了愣,有些奇怪。

班克羅夫特也愣住了,好半晌他才說道:「it部的經理不是說已經跟老闆您打過招呼了,他們不搬到一號大樓來嗎?怎麼,老闆您不知道這件事嗎?」

「她什麼時候跟我打過招呼了?!」羅俊楠哭笑不得道:「我都兩個月沒有見過她了,她在搞什麼鬼?!」 、、、、、、、、、、

李詩姍還真的是在搞鬼,至少羅俊楠安排了一位女職工帶曾慧敏出去遊玩,而他自己則跑到原先的集團總部寫字樓找到李詩姍的時候,李詩姍在幹什麼?這不靠譜的丫頭居然正坐在地上一條一條地數著金鏈!it部的大理石地板上居然鋪滿了一條條又粗又長,金光璀璨的金鏈!

「你……你這是在幹什麼?」見到這一幕,哪怕是連羅俊楠的腦袋都有些轉不過來彎了,第一反應就是這丫頭在公司里呆的無聊了,糾集了一大幫社會閑散青年洗劫了哪家金店……但仔細一琢磨,不對啊,這一地的金鏈,有哪家金店會一次進這麼多的貨?

難道說……她不止打劫了一家金店,而是團伙作案,一次端掉了十幾家金店?可這也不對啊……卡達縣什麼時候有那麼多金店開張了?自己怎麼不知道?!

突然闖入的羅俊楠,被李詩姍鋪在地上的金鏈弄得有些糊塗了,而原本專心致志坐在地上一條一條數著金鏈的李詩姍,也被羅俊楠的突然闖入給嚇了一跳,結果雙腿那麼一蹬,腦那麼一迷糊……之前數了幾條來著?

「你幹什麼呀!」李詩姍難免有些氣惱地站了起來,埋怨道:「一驚一乍的,我剛才數了多少條都被你嚇得忘掉了,害我又得重新數!」

「……你數這些金鏈幹什麼?」羅俊楠腦門上明顯浮出了幾條黑線,問道:「還有,這麼多的金項鏈,你從哪來的?」

「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