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也不會接到藥王通知在外選拔的時候,就立刻趕來。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白跑一趟,現在還要回去。

不過,只要能選上藥王,倒也沒什麼,只是這一次出來竟然多了一個人,兩人頓時充滿敵意的看著雪蘿玥。

簡略的收拾一番,雪蘿玥和這一群人開始出發,前往藥王谷回去的路上。

雪蘿玥打聽了一下,正好經過蘇家所在的地方,那就順道走一趟,便派人通知了玄天姬。 蘇姑城。

「我們為什麼要繞到這裡,明明可以早一點回去的」葯厶揮舞著袖子,滿頭大汗的說道。

他好像早一點回去,太折磨人了,他都瘦了一大截好不好。

大長老冷冷的掃了一眼藥厶,「想回去的便回去,若是半路被人截殺了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葯厶頓時乖乖閉口,「哪能啊,我就是說說,外面的世界挺好,挺好」就是有點危險。

想著拿起手帕不停的擦汗,他就是這個毛病,隨便吃點什麼都胖,走路就喘。

「蘇姑城雖然地處偏僻,但是這裡靈草極多,雖然藥王谷靈草很多,但是買一點回去,總歸不是壞處,你們覺得呢」。

雪蘿玥勾唇,似笑非笑的看著葯厶一行人。

「當真?」葯楠認真的看著雪蘿玥,這裡靈草很多麼,太好了,他可以買來煉藥了。

雪蘿玥臉頰微微抽動,這傢伙該不會是信了吧。

不過,姑蘇城也算是鳳溪國的第二大城市,資源想來不會太少。

「這樣,那我們約定個地點時間匯合吧,我想起有些想要練手的靈草沒買到」賀然頓了頓,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微微皺眉,「那便在城主最大的酒樓匯合吧」。

只有這樣,才比較容易找到。

而後,葯厶和賀然自行離開,大長老分別派了一個人跟著他們,算是保護。

而葯楠則是沒有行動。

「你知道哪裡有靈草賣?」雪蘿玥在外面,定是知道哪裡有賣靈草的,問她准沒錯。

雖然藥王谷最擅長的便是培育靈草,但是天生地養的和人為栽種的還是有區別。

他們想要試一試哪一種比較好。

雪蘿玥微微挑眉,她有沒有來過姑蘇城,怎麼知道這裡哪裡有賣靈草的。

不過,這不妨礙她知道。

隨便拉了個人問,這裡賣靈草的最大的店在哪,一問便知。

葯楠一臉黑線,隨後,按那人說的,離開了。

雪蘿玥到達姑蘇城,自然是聯繫了在這邊的暗月成員,很快,蘇家的位置便打聽出來。

雪蘿玥直接帶著雲絕殤還有玄天姬一起來到蘇府。

「靠!沒本事就說沒本事,還說什麼自己能夠卜算未來,我看啊,就是傳言!」遠遠的,雪蘿玥便看到一人罵罵咧咧的從蘇府走出來,一臉不悅。

身後跟著非常不高興的蘇驍。

看到遠處的雪蘿玥等人,蘇驍下意識的揉揉眼睛,他沒看錯吧,怎麼好像看到了恩人。

「蘇驍,好久不見」雪蘿玥勾唇,微笑的看著蘇驍。

蘇驍像是被驚醒一樣,啊的大叫一聲,直接往回跑。

「……」雪蘿玥嘴角抽搐,什麼情況,難道她打開的方式不對。

明明,沒什麼奇怪的地方,難道是玄天姬太嚇人人了?

雪蘿玥下意識的看向玄天姬,一臉責備,但是,玄天姬為避免他人的好奇,本就帶上了帽子,垂下的面紗已經擋住了容顏。

隱隱的,雪蘿玥聽到了蘇驍的喊叫,「啊,啊,我見到了恩人,她來了,你們大家快出來啊」。

雪蘿玥一頭黑線,這是要喊來蘇家所有人的節奏么。 而事實上,雪蘿玥猜對了。

很快,呼啦啦的一群人全部湧出蘇府,上百雙眼睛看著雪蘿玥,上上下下的打量。

像是恨不得撕,了雪蘿玥的衣服一探究竟,咳咳,而蘇府里還在有人忍不住往外擠。

玄天姬下意識的躲到雪蘿玥的身後,「恩人,沒想到你這麼牛掰,救了這一屋子人?」。

玄天姬好奇的看著雪蘿玥,這麼牛掰,他竟然沒有發現。

雪蘿玥嘴角微抽,她哪有那個本事,只不過算是救了下一任蘇府的家主?。

蘇驍被擠到人群的後方,欲哭無淚,他怎麼感覺自己闖禍了。

「怎麼回事?」一道沉穩的嗓音傳來。

蘇驍一看,「蘇錦哥,你來了」。

蘇錦點點頭,「說說誰來了,還有,這是什麼情況?」他在書房裡看書,外面吵吵鬧鬧,隱隱還聽說蘇家的恩人來了。

蘇家哪裡來的恩人,帶著疑惑和期待的心情,他才出來,沒想到是現在這副亂糟糟的模樣。

「蘇錦哥,我錯了」蘇驍哭喪著臉……。

外面。

雪蘿玥無奈的看著這些人。

「你就是雪蘿玥,蘇家的恩人?」這些人站在蘇府面前的台階上,好奇的看著雪蘿玥。

沒有看不起,反而有點小心翼翼。

雪蘿玥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我是雪蘿玥沒錯,但是我不是你們蘇家的恩人」。

給她扣上這麼一大筆高帽,這是想要做什麼。

「那你肯定就是了」一個比較年輕的小孩肯定的看著雪蘿玥,天真的眼神卻點著死死怯意。

雪蘿玥嘴角微抽,她竟無言以對了。

有點好奇蘇嘉他們說了什麼。

「全部堵在這裡做什麼,回去」雪蘿玥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緊接著眾人讓出一條路。

蘇錦的身影出現在雪蘿玥一行人的面前。

「雪姑娘,抱歉,他們有點太熱情了」蘇錦瞪了一眼身後的蘇驍說道。

雪蘿玥微微一笑,「無妨」。

「請」蘇錦來到雪蘿玥的身旁,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頓時感覺到雲絕殤冰冷傲氣的眼神,他微微抬頭,卻只看到雲絕殤孤傲的背影。

抿了抿唇,蘇錦跟在雪蘿玥的身後走了進去。

眾人見此,又開始往裡面擠。

「誰若是再擠,出了問題你們自己去找蘇錦哥」蘇驍說完,樂顛樂顛的跟上去。

這些人一聽,有條不序往裡走。

看來,蘇錦的話還是蠻有分量的,至少,在這個家裡。

雪蘿玥一進來,便看到聞訊趕來的蘇嘉。

看到雪蘿玥的第一眼,他下意識的往雪蘿玥的身後看,像是在找什麼人。

雪蘿玥笑而不語。

「看來,你恢復得挺快的嘛」蘇嘉,因為卜卦的原因,很長時間內不能動用靈力。

現在看起來還是蠻精神的,至少身體不像之前在秘境里的時候那樣的虛弱。

蘇嘉一臉感激,「這多虧了雪姑娘你的葯,這才有了今天,謝謝你」。

雪蘿玥給的那些葯,雖然不能讓他的靈氣回來,但是有強身健體之效,趁此機會,他把身體鍛煉上去,對以後的修鍊還是有幫助的。 雪蘿玥勾唇一笑,這蘇嘉心性不錯,竟然沒有因為自己一時跌入谷底而感到頹廢。

「不謝,這次我來是有事要擺脫你們」雪蘿玥開門見山,不怕說,她這次就是有目的而來。

蘇嘉頓了頓,「有什麼能夠幫的我們一定幫,不過,能請你去看一個人么?」。

雪蘿玥眸光微閃,誰,難道是上一次蘇熙那傢伙還沒好。

「雪姑娘,請你跟我來」蘇家臉色略帶憂愁的看著雪蘿玥,隱隱的有些期待。

頓了一下,雪蘿玥緩緩點頭。

蘇嘉看著雲絕殤和玄天姬,「這兩位……」,這兩個人不適合一起吧。

看出蘇嘉的為難,雪蘿玥緩緩開口,「你留在這裡,絕,我們走」。

被留在原地的玄天姬很是鬱悶,憑什麼要他留下,這是歧視,赤裸裸的歧視!。

「這位公子,勞煩跟我去客廳等一下,雪姑娘他們很快就會來」看樣子這人是雪蘿玥的朋友。

蘇錦心想,便禮貌的說道,。

蘇錦的行為暫時滿足了玄天姬心裡的小心思。

跟隨著蘇嘉,雪蘿玥和雲絕殤被帶到了一個優雅僻靜的小院。

「請跟我來」蘇家說完,走在前面,輕輕推開了小院的門。

院子里種著一些靈草果木,小小的青澀果子掛在上面,滿滿的收穫之感。

「族長,雪姑娘來了」蘇嘉說完,恭謹的站在門外。

「好,請她進來,噗……」裡面傳來細小的聲音。

緊接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傳入雪蘿玥的鼻尖。

「不好!」雪蘿玥說完,也不管蘇嘉,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蘇嘉一臉緊張,緊跟其後。

之間一名白髮蒼蒼,面容蒼老,如同皮包骨一樣的老者盤膝坐在床上,胸前一大灘血漬。

「長老,長老,你沒事吧」蘇嘉急忙扶著那老者,「葯,對了,葯……」。

蘇家打開床邊的藥瓶,禮貌卻沒有了任何的丹藥,甚至,已經落了不少的灰塵。

「給他吃下吧」雪蘿玥遞過來一個龍眼大小的丹藥,散發濃郁的靈氣,丹藥成淡淡的白色。

蘇嘉一愣,也不管了,直接捏起丹藥,給那老者服下。

「運氣,幫他化解藥力」雪蘿玥淡淡的說道。

蘇嘉一愣,化解藥力,他沒有靈力。

雪蘿玥也想到了,「我來」。

「還是我來吧」雲絕殤挑眉,盤膝坐在老者的身後,蘇嘉急忙扶穩族長。

這種情況下,當然是他出手,更何況,她不想自己的女人接觸除了他以外的男子。

至少,在他面前是不可以的,除非別無他法。

輕柔的靈力頓時傳入族長的身體里,雲絕殤的掌心隔著族長的背部,掌心從後腦勺,滿滿的往下一點一點的移動。

蘇錦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副模樣。

「族長怎麼了?」看到族長胸前的血漬,蘇錦緊張不已。

「噓……他們在救族長」蘇嘉低聲說道。

蘇錦這才閉口,一臉擔憂,沒有說話。

終於,族長的臉色漸漸變的紅潤,皮膚下的肉也漸漸鼓起,看起來至少年輕了十歲。

蘇嘉和蘇錦對視一眼,彼此的眼中滿是狂喜之色。 過了一會,雲絕殤收回手。

蘇族長的手指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

看到一屋子的人,「抱歉,讓你們見笑了,你就是雪蘿玥吧」蘇族長看著雪蘿玥,一臉慈祥和藹。

雪蘿玥微微一笑,「是的,前輩」見蘇族長這樣的老人,雪蘿玥也不吝嗇的稱呼一聲前輩。

「謝謝你」雖然他暈過去,但是並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他能夠醒來多虧了雪蘿玥的丹藥。

雪蘿玥搖搖頭,「沒關係,只是不知道蘇族長為何要見我」。

蘇嘉一見到她,就將她往這裡帶,若不是族長提前吩咐,是不會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