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隅微笑擺手道:「雕蟲小技,讓道友見笑了。」

天玄老祖臉色有些凝重地道:「沒想到道友四系大道都修鍊到了幾近圓滿的程度,而且四系平衡渾然天成,老朽豈敢見笑,有的只是欽佩。」

金隅搖頭道:「只是四系而已,又不是五系齊全,要走的路還很長啊!」

天玄老祖微微點頭道:「是啊!這五行大道是根基,如果不能齊全的話,是根本無法鑄就道基啊!不過道友既然已經領悟出四系大道,想必距離五系鑄基也不會太遠了。」

金隅擺手道:「差遠了,差遠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夠補齊啊!」

聖體境圓滿之後,就要開始補齊五行大道,以至少五條大道來鑄造道格根基,所以五行平衡是成就道尊境的基礎。

金隅在天玄老祖面前露這一手,就是為了先聲奪人,讓天玄老祖明白,自己距離道尊境已經不遠了。

其實金隅的確隱藏了許多,他成就了偽道尊,身具偽道格,凝聚了一百條大道,這一次卻僅僅只展現了四條大道出來。

不過有這四條大道展現,已經足以震懾住天玄老祖了,因為金隅展示的四條大道乃是極為穩定均衡的,可不是像青龍大陸上的其他聖體境修士一樣五行失衡。

其實從天玄老祖進門時起,金隅一眼就看穿了天玄老祖修持的大道,其中木系大道幾近圓滿,其他四系大道卻異常孱弱,這其實是青龍大陸上修士的通病。

如果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聖體境修士根本就無法衝擊道尊境,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金隅只是小小的露了這麼一手便直接震懾住了天玄老祖。

近萬年以來,青龍大陸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四系均衡的聖體境修士,哪怕是天資絕世的青龍之主也不過才堪堪達到了兩系平衡而已,想要修出三系平衡來,這麼多年卻也一直沒有聽說他成功過。

現在冷不防出現金隅這麼一位四系平衡的天才人物,怎麼不讓天玄老祖心神巨震呢?

同樣天玄老祖心中也是一片熱切,他從金隅身上看到了希望,如果能夠得到金隅的指點的話,也許自己突破道尊境就有一線希望了。

這麼多年來,天玄老祖雖然一直都在努力修鍊,但是一直無法改善自己的現實狀態,好多時候天玄老祖幾乎絕望了,覺得在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人能夠修成道尊境了,天玄老祖猜測應該是當年的天地大劫紊亂了天道,以至於斷了大家的晉陞之路。

這個猜測其實一直都在青龍大陸上的高層之中流傳著,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大家才一直在探索前往其他大陸和隱門秘境的辦法,大家都將希望寄托在這兩個地方,所以隱門出世才會讓天玄老祖這麼重視。

雖然金隅口上客氣,但是眉眼中那股得意之色卻怎麼也掩飾不住,這也更加堅定了天玄老祖的決心,他一臉虔誠地對金隅拱手道:「老朽厚臉向道友求教,還請道友傳法於天玄,天玄願意拜道友為師,只求道友賜我登天之法。」說完天玄老祖起身就要向金隅下拜。

金隅袖袍一揮阻止了天玄老祖的大禮,搖頭道:「天玄道友你太客氣了,你的要求請恕金某無法答應。」

天玄老祖被金隅阻攔卻也不生氣,反而一臉焦急地道:「為何?只要道兄願意,我天玄宗上下願意奉道兄為祖。」顯然天玄老祖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緣。

是的,在他看來這就是自己的機緣。

修行之人看重機緣,機緣往往就意味著自己進階的機遇,在天玄老祖看來,如果自己能夠得金隅傳法的話,自己也許還有一線機會成就道尊,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也許再也不會有了。

面對天玄老祖如此誠懇的求請,金隅卻並沒有鬆口,他依然搖頭道:「非是金某不願意傳法,而是有道是道不輕傳,更何況金某也依然處於摸索的階段,還無法證明這條路就一定能夠直通天道。不如這樣,等金某成就道尊之後,證明此法可行,再與道友傳道受業如何?」金隅自然不會輕易答應傳道於天玄老祖,畢竟兩人還是敵對關係,而且兩人好像並不熟。

如果天玄老祖願意交出命魂牌的話,金隅還有一絲可能傳道於他,可是無緣無故的,金隅也不好意思讓天玄老祖交出命魂牌,畢竟兩人並不熟,誰會一見面就願意將自己的生死交到別人手中。

聽金隅這麼一說,雖然天玄老祖也明白金隅這麼說其實不過是一個借口,不過此時他也已經回過神來,知道自己這樣的請求顯得非常魯莽,所以他沒有反駁金隅,畢竟這事是他有求於金隅,天玄老祖只能點頭道:「道兄說得是。那天玄就不再強求了,只希望道兄能夠早日突破道尊,那樣天玄也就能夠緊隨道兄的腳步。」

金隅微笑點頭道:「那就借道友吉言。」

天玄老祖現在有求於金隅,所以不等金隅再開口,自己就直接道:「之前道友說只要我們出一百億極品靈石的贖金就能夠贖回我那徒孫,現在老朽就直接代玄靈答應下來,稍後天玄宗就會派人將這筆贖金送到。」

金隅微笑點頭道:「那就有勞道友了。」

天玄老祖搖頭道:「不敢當,不敢當。這一次老朽過來,除了尋道友切磋一番之外,還想要請道友出山相商關於隱門出世之事,不知道友可肯賞臉?」顯然現在天玄老祖再不敢倚老賣老,開始正式向金隅發出邀請,希望金隅能夠參與到隱門這件事中來。

金隅微微點頭道:「事關隱門,金某自然願意參與其中,不過有言在先,如果你們的計劃不足以說服我的話,那到時候我會直接選擇退出。這一次看隱門來勢洶洶,必然會有一番大動作,如果大家無法同心協力的話,必然要為他們各個擊破。」

金隅也是給自己留個借口,他只打算去看看天玄老祖他們會有什麼計劃,如果計劃好的話,他倒是可以參與一番,計劃不好的話他就自己單幹好了。

推薦耳根新書: 天玄老祖點頭道:「這是自然,我們不會強求道友加入,但是也請道友看在同為大陸同道的份上能夠幫幫我們。隱門無論是資源還是功法都要比我們好,再加上他們萬年準備,這一次出世必然非同小可。」

金隅道:「現在說再多也是枉然,一切到時候自見分曉,如果隱門真想獨霸天下的話,相信青龍之主必然會站出來主持大局,這點你就不用杞人憂天了。」

天玄老祖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青龍道友自然也不會坐視不理,不過就怕隱門中高手太多,青龍道友也未必就應付得了。」

金隅道:「如果連青龍之主都應付不了,那我們青龍大陸還是早早投降算了,想必隱門看在同為上古遺民一脈的份上,也不會做得太過分。我們盯上隱門無非就是看中了隱門秘境中的資源,如果實力不夠,憑什麼去搶奪人家的資源。」

天玄老祖赧然道:「我相信以道友的實力肯定不會比隱門中人差,如果道友願意率領我們和隱門之人斗一斗的話,想必擊敗隱門應該不在話下。」

金隅嘴上謙遜道:「這我可不敢誇此海口。」

心中卻暗道:想要老子做炮灰門都沒有,真當老子傻么?如果你們自己不爭氣,我憑什麼帶著你們一起去發財,老子還想你們打頭陣自己坐收漁利呢。

在金隅心中從來沒有把青龍大陸上的修士當成同道,他們只是自己手中博弈用的棋子而已,如果棋子無用了,他自然會將他們捨棄掉。

天玄老祖道:「道友謙虛了,在青龍大陸上老朽還真沒有見過比道友實力更強之輩,即便是青龍道友也不過堪堪成就了水冰木三條大道而已,而道友卻成就了四條基礎大道,比起青龍道友來強得可不是一點半點,如果道友願意稱雄大陸的話,老朽甘願做馬前卒。」

金隅乜了天玄老祖一眼,搖頭道:「稱雄大陸金某沒什麼興趣,金某的追求乃是天道真諦,凡塵俗務非我所願。」

天玄老祖敬佩地道:「道友果然非凡俗,是老朽著相了。」

金隅擺手道:「好了,今天我們就交流到這裡吧。」直接對天玄老祖下逐客令。

從天玄老祖開始誘導自己爭霸青龍大陸的言語中,金隅已經嗅出了危險的氣息,看來天玄老祖已經慢慢從自己的震懾中回過神來。

這老東西已經在開始試探自己了,這不是一個好現象,所以金隅立即打算結束談話。

天玄老祖雖然已經慢慢穩下心神來,但是金隅對他既然下了逐客令,他自然也不敢違逆,所以恭敬點頭道:「那好,老朽就告辭了,等聚齊人員就給道友傳信,屆時請道友務必當場商議隱門之事。」

金隅微微點頭道:「好。」

送走天玄老祖之後,金隅沉默了一會之後便直接回洞府之中再次閉關。

金隅心中已經打定主意,自己埋頭苦修,只要別人不過來招惹自己便一直閉關不出,這也是給外界釋放一個信號,自己無意去稱王稱霸,這樣至少能夠讓別人對自己放下一些戒心。

金隅繼續閉關,外界卻風起雲湧,被金隅嚇跑的靈劍和冰心兩人迅速回到冰雪峰,並讓冰雪老祖啟動祭壇再次聯繫蓬萊老姆。

蓬萊老姆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派遣出來的兩名弟子竟然鎩羽而歸,聽完靈劍的描述之後,蓬萊老姆略作沉吟之後道:「此人修為的確高深,疑似達到了半步道尊境,你們暫時不要再去招惹他,一切等為師出關之後自會親自處理。現在你們既然已經暴露了,那就直接行動起來吧,讓青龍大陸上那些養尊處優這麼多年的傢伙們見識一下隱門的厲害。」

冰雪老祖三人恭敬領命,然後三人分頭行動,很快青龍大陸上的各大宗門突然發現自己山門中的靈脈迅速開始枯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抽取靈脈中的靈力,原本生機盎然的靈脈,現在變得後繼無力,散發出來的靈力越來越少。

各大宗門派仔細查探之下,並沒有任何的發現,但是靈脈的力量一直在不斷流失,無論他們使用什麼辦法都無法阻止。

這樣的情況令所有宗門都慌了神,要知道靈脈乃是一個宗門的根本,如果靈脈枯竭了,那麼他們以後的修鍊,尤其是低階弟子的修鍊將變得異常艱難,這對於宗門的發展來說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一時間青龍大陸上的宗門人心惶惶,大家互相傳遞消息,發現絕大部分宗門的靈脈都出了問題,而且出問題的都是那些大宗門,反而是那些小宗門的靈脈好像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靈氣略微有些下降而已。

天玄宗的靈脈也同樣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天玄老祖認真查探了一番,同樣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不過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了猜測,整個大陸上的頂級靈脈同時出問題,那顯然是整個大陸出了問題。

能夠造成這樣恐怕的現象,如果是人為造成的話,那麼必然和隱門脫不了干係,因為自己這邊前腳發現了隱門傳人,後腳整個青龍大陸就出了問題,這一切不可能這麼巧。

既然出現這樣巧合的情況,那麼必然就是即將出世的隱門在搗鬼。

想到這些,天玄老祖心中又驚又怒,驚的是隱門竟然擁有如此神鬼莫測的手段,怒的是隱門竟然如此狠毒,這簡直就是在掘他們的根,沒有靈脈做根基,任何宗門都必將分崩離析。

天玄老祖暗暗咬牙道:好狠毒的絕戶計。

是的,切斷了各大宗門的靈脈,就是在斷絕他們的徒子徒孫,一個宗門失去了後備力量,這不就是被人斷子絕孫了么?

天玄老祖沒有遲疑,他迅速給自己相熟的朋友們傳信,將自己的猜想告知了對方,希望大家能夠一起商討一個辦法挽救各自宗門的靈脈。

得到天玄老祖傳信的人一個個迅速回信,希望大家能夠見面詳談。

推薦耳根新書: 得到大家的回信之後,天玄老祖立即回信,相約大家一起來天玄宗,並讓大家廣邀好友一起過來,他打算藉助金隅的勢來一次大整合,如果可能的話,一定要將金隅綁上戰車。

回到宗門之後,天玄老祖思索了很久,覺得金隅此人有些神秘,這樣一位高手躲在自己左近實在不是什麼好事,萬一對方要搞點什麼陰謀的話,自己一個人根本擋不住。

想要牽制住金隅的話,就必須將對方納入自己的視線之中,所以天玄老祖想要通過此事來將金隅牽扯進來,當然過程必須要能夠讓金隅接受得到,否則一旦惹金隅可就危險了。

所以天玄老祖想要通過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來引金隅入彀。

只要人多起來,然後讓大家知道金隅的厲害,這些人自然會想方設法去求金隅,到時候金隅肯定會抹不開情面,畢竟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而且天玄老祖也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藉助金隅的勢,也許自己還能夠在一眾同道之中樹立起自己更大的威信。

天玄宗在青龍大陸上雖然是頂級宗門,但是頂級宗門一樣有三六九等之分,天玄宗在頂級宗門中也不過處於低等地位,很多大宗門遠不是天玄宗能夠比擬的。

如果這一次藉助金隅的實力能夠先一步解決掉靈脈這個問題的話,天玄宗必然要在整個青龍大陸上大出風頭,對於自己宗門在整個修真界的影響力將有著不可想象的好處。

當然這件事的前提是金隅能夠把靈脈的問題解決掉,天玄老祖也不知道金隅有沒有辦法,不過這個都不是問題,他真正目的是要把金隅牽扯進來,只要能夠將金隅牽扯進來,到時候金隅想要脫身都不可能。

天玄老祖此人並不笨,相反他非常聰明,只要金隅能夠加入進來,他就能夠近距離觀察了解金隅,然後無論是討好還是對付金隅,都能夠輕鬆自如。

得到天玄老祖的回信,所有人都很快回信,並動身趕來天玄宗。

這個時候天玄老祖也同樣傳信通知金隅,這邊人員已經聚齊,就等著他前來參與聚會。

其實這段時間海天派也已經得知了整個青龍大陸上靈脈出現問題的消息,並且海天老祖親自向金隅做了彙報,幸虧這次劫難對於海天派來說情況並不糟糕,否則海天老祖都要坐不住了。

不過現在海天老祖倒是有些幸災樂禍,畢竟這次遭殃的都是那些大宗門,如果這些大宗門逃不過這一劫的話,必然遭受巨大的打擊。

當然海天老祖也知道一旦這些宗門遭殃的話,恐怕整個大陸都要大亂,所以他心中也很矛盾,既希望自己宗門能夠藉助這個機會崛起,又不希望大陸大亂。

不過對於金隅來說,就無所謂了,他對於青龍大陸保持的是一種旁觀者的態度,青龍大陸大亂對於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甚至還有著一定的好處。

青龍大陸亂起來,金隅就能夠從中渾水摸魚,無論是搶奪資源還是發展勢力都需打破現有的格局,所以這對他來說同樣是一個機遇,因此他必然要去了解詳細的事態才能夠制定自己的計劃,所以接到天玄老祖的傳信之後,他便直接動身前往天玄宗。

這一次金隅帶了龍熙和海天老祖兩人同往,龍熙本來就是站在青龍大陸顛覆的人物,有他在可以幫助自己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問題,所以他必不可少,而海天老祖則是代表海天派參與此事。

金隅是一個謹慎之人,他知道天玄老祖並不值得信任,反而是海天老祖更可靠一些,一來海天派宗門勢力弱小,需要依賴自己才能夠站穩腳跟,二來自己這幾個人足以掌控海天派,能夠進退自如,同時自己經過這麼長時間也在海天派中樹立起了足夠的威信,通過龍熙他們的觀察,下面的門人弟子都已經認可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這些人當自己人看待了。

想要掌控一個宗門,可不僅僅只是掌控宗門的高層,而是要讓下面的門人弟子都能夠接受自己的領導,這樣才能夠上下一心指哪打哪。

經過龍熙和冰雪峰、落魂谷、天河派三大宗門一戰之後,金隅他們一群人便漸漸融入了海天派,再加上上一次金隅一言斥退玄靈道人和冰雪老祖等人,金隅的霸道形象瞬間在海天派眾門人弟子中樹立了起來,並且讓海天派一眾弟子產生了極大的榮譽感。

這就是我海天派太上長老的威勢,看天玄宗宗主在我們太上長老面前也灰溜溜如喪家之犬,這在以前是海天派門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金隅辦到了,自然就獲得了這些門人的擁躉。

榮譽感是最好的凝聚力,所以很多門人對於金隅的崇拜已經完全超越了對海天老祖的崇拜,所以金隅得知這些情況之後,自然對於海天派更加放心了。

也正是因為金隅認可了海天派,所以他才更需要注意形象,不能讓海天派門人覺得自己有奪權之意,所以才處處需要維護海天老祖在海天派中的老祖地位,這樣既能夠讓海天老祖不生異心,同時也能夠讓海天派上下都忠心擁護自己。

現在金隅接收到天玄宗的邀請,如果自己單獨前往的話,必然讓海天老祖心中不快,即便海天老祖敢怒不敢言,但是也容易造成雙方心有嫌隙,最後海天派必然出現分裂,這不是金隅希望看到的結果,所以他必須將海天老祖推到前台,自己在幕後慢慢經營就好。

潛移默化潤物細無聲,才是最高明的手段,只要能夠慢慢讓海天老祖和海天派的門人徹底放下戒心,自己以後就能夠以海天派為立足點,慢慢擴張自己在青龍大陸上的勢力和影響力。

金隅帶著海天老祖和龍熙來到天玄宗,天玄老祖非常客氣,親自出門相迎。

天玄老祖都親自出馬了,天玄宗其他門人弟子自然也都現身過來迎接金隅,其中有太上長老和宗主,已經一些在宗門內身份地位舉足輕重的長老們,浩浩蕩蕩足有上百人,個個修為精深,一時間金隅三人的到來引起了所有人的紛紛側目。

推薦耳根新書: 所有人都在猜測究竟金隅三人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需要天玄宗以如此大禮相迎。

當然天玄宗內一些消息靈通之輩隱約猜測到了金隅三人的身份,畢竟海天老祖參加過幾次天玄宗的大典,所以有人對他隱約有些印象。

很快海天老祖的身份便被人認出來,但是這就更加讓人心中犯疑了,一個三流宗門的宗主顯然不足以讓天玄宗以如此大禮迎接,拿天玄老祖的身份來說,海天老祖根本連去叩拜對方的機會都不會有,因為雙方之間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看到金隅帶著海天老祖一同前來,天玄老祖剛開始也愣了愣,不過這老傢伙城府夠深,很快便恢復了常態,笑呵呵地上前跟金隅見禮。

金隅同樣微笑著回禮,同時將海天老祖還是龍熙介紹給對方認識,介紹海天老祖的時候還重點點明了海天老祖才是這次事件參與的代表,自己將以海天老祖的意見為重。

這個情況讓天玄老祖心下又是微微一突,心中暗道: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天玄老祖不明白金隅為什麼要將海天老祖推出來,但是他並不想和金隅在這個時候發生衝突,而且還需要和金隅在人前表現得很熟絡,所以他微笑著對海天老祖點點頭,還熟絡地交談了幾句。

將金隅三人迎進宗門內,天玄老祖親自將金隅三人介紹給自己的好友,暗暗點明金隅修為深不可測,疑似已經接近道尊境。

這個時候眾人才明白天玄老祖為什麼要親身相迎,原來三人之中竟然還隱藏著這樣一位高人,大家這才紛紛上前和金隅見禮,並希望金隅能夠出手幫助他們解決宗門靈脈的問題,畢竟這才是他們一群人前來天玄宗的目的。

金隅自然不會隨意答應,只是用模凌兩可的話穩住眾人。

由於人員還沒有到齊,金隅便直接向天玄老祖要了一座洞府繼續閉關修鍊,和眾人打交道的工作直接扔給龍熙和海天老祖兩人。

金隅表現得如此孤傲,但是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反感,畢竟只有那種真正的高人才會表現得如此傲慢。

當然也有人不服氣,想要找機會踩一踩金隅,不過這些人都被龍熙直接就給打發了。

見識過龍熙的厲害之後,終於再沒有人質疑金隅的實力,反而讓大家看到了希望,他們希冀著金隅出手解決自己宗門靈脈的問題。

當然這一部分人只是天玄境中一些比較強大的宗門老祖級的人物,真正的頂尖人物還沒有到來。

接下來過來天玄宗的人都是一些與天玄老祖同級別的人物,這些人都是一些頂尖宗門的老祖,他們才是這次與會的主角,這次靈脈問題能不能解決主要還是看這些人。

金隅想要震懾住這些人,還需要拿出一些真正的本事來,不是光靠天玄老祖鼓吹就能夠擺平的,而且以龍熙的修為在這些人面前還要差上一籌,也就只能靠金隅自己來擺平了。

很快那些人便到來了,別看頂尖宗門牛逼,但是越是頂尖宗門,弟子門人眾多,需要依靠靈脈的人員就越多,所以他們的壓力才是最大的。

比如此時的天玄宗,光是圍繞整個宗門群居的億萬人員,其中大部分都是需要依靠靈脈來修鍊的,如果失去了靈脈中的靈氣,他們的修為不但無法進步,甚至還有可能退步。

修鍊同樣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金隅閉關之中,其實也曾神識外放進入靈脈之中查看過,他也知道現在各大宗門心中最關心的就是靈脈問題,如果不把這個問題解決掉,他們根本不會有心思去和隱門的人戰鬥。

由於靈脈枯竭,所以天玄宗的護教大陣根本無法全面開啟,只能夠依靠靈石勉強維持著一部分的功能開啟,所以金隅的神識輕而易舉地就穿越過了陣法的阻礙,進入了靈脈之中。

金隅的神識等級更高,所以只要他願意,外人根本無法發現他神識外放,他的神識順著天玄山靈脈開始一路下行,追根溯源,金隅想要看看是不是靈脈的源頭出了問題,但是神識順著靈脈一路行走下來,只能夠感受到靈脈中的靈氣在不斷地逸散,但是逸散出去的靈氣並沒有消散在空中,好像進入了另一個時空領域之中,所以他們所在的這片空間的人根本吸收不到。

這樣的情況很詭異,金隅試圖用空間神通破開現有空間神識進入異空間內,但是發現在異空間內同樣沒有靈氣。

這就讓金隅納悶了,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吞噬靈氣呢?不是進入異空間,金隅暗自猜測難道還有更高級的空間?

在地球上的科學家曾經說過,空間層疊堆積,其實是多維度的,那麼究竟有多少維度根本沒有人知道,也許還有比異空間更高維度的空間也說不定。

以金隅目前的修為來說,還無法勘測出來,他不得不求助於天樞,天樞此時的傷勢已經好了不少,所以隨時都能夠被金隅召喚出來。

聽金隅這麼一說,他也魂識外放查探了一番,道:「是陣法的力量,一種非常高級的陣法力量在抽取整個大陸靈脈的靈氣。」

金隅被這種說法嚇了一跳,道:「什麼?陣法?究竟是什麼樣的陣法能夠抽取一片大陸的靈氣?」

天樞道:「神級陣法,神級陣法能夠抽取整個世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