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看著走近的虞美人,趙鯉昆低下頭向虞美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謝謝你救了我妹。」

虞美人沒有阻止,她能理解趙鯉昆此刻的心情,如果此刻不讓他謝,他心中或許會留下一個無法解開的結吧!

待到趙鯉昆謝完,虞美人才向前將趙鯉昆扶住,柔聲說道:「你雙臂還未痊癒,還是少活動的好。對了,三禪大師等會要還要給你連筋呢。」

「三禪?」

見趙鯉昆迷茫,一旁的趙胭脂趕緊接過話,「對啊,就是那和尚救了你呢。若不是他,你那斷開的筋我們可無法給你連接上。」

「我可沒你們說得這麼神通廣大!」

趙胭脂話音剛落下,一道熟悉而欠揍的聲音馬上從他身後響起,在兩女的攙扶下轉過身,出現在他視線中的,是那張恆久不變的欠揍的苦瓜臉。

「我能幫你接好斷開的手筋,全靠你體內的霸氣相助,如果你沒有霸氣護體,就算是神仙,恐怕也難為你接好手筋了。不過話說回來,你也真夠狠的,斬自己的手筋也這麼不留一絲餘地。難道當時的你就沒想過,做一個假象來蒙蔽敵人?」

三禪一邊說著一邊向趙鯉昆靠近,而趙鯉昆則看著走過來的三禪,面色平靜地說道:「我趙鯉昆無需假象來蒙蔽敵人。就算失去雙臂,我也能縱橫四方,為君臨哥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是!」

「鬼谷傳人趙鯉昆,無愧鬼谷二字!」三禪來到趙鯉昆身前停下,說完這句話後轉移視線看向趙胭脂,雙手合十,接著說道:「施主,你哥哥已無大礙,我也該告辭了。」

「大師這就要走啊!」一聽三禪要走,趙胭脂心底一陣莫名失落,這個年輕的和尚,不知為何,僅短短的一天相處,便讓她有種相識很久的錯覺。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只知道,有這和尚在,她心裡很安。

「有緣再見吧!」

感受到趙胭脂內心變化的三禪不敢再逗留,丟下這句話便轉身匆匆離開。

他知道,他的劫難才剛剛開始。

少林寺上一任掌門,三禪的師父在臨終前告訴三禪,他這一生最大的劫難,不是生與死,而是如何做到不負如來不負卿。

不負如來不負卿!

哪個和尚做得到?rt……現在所用封面由吳筆製作……

手打更^H小說新首發站!想找請百度《》! ?「真見鬼了!!」

楊峰猛然醒來,眼皮還未睜開,便大罵:「這***什麼筋脈,疼死我……。」

整個人正欲要從床上躍起,而又突然停止住了。

「恩?這是哪裡?!」

楊峰突然發現周圍的環境不太對勁,房間裝飾都是古香古色的,而且大半夜的也不開燈點什麼蠟燭。

「難道被什麼人救了我,但這裡不像是醫院呀,我記得我應該在衝擊任督二脈…」

「……最後……失敗了……」楊峰疑惑起來,不經意的用手擾頭。

此刻,楊峰腦海中的思維還沒有從以前中轉換過來。準確的說,應該是還未從前世轉換過來。

前世,他是一名世俗界有一個可怕的稱號,神人,神人楊峰。此稱號源於他擁有強大的武力,在世界上隨便一跺腳都能震撼整個世界存在。

那時,在各國的機密檔案中,都存在著這麼一段話,『寧可觸怒上帝,不可得罪楊峰』。

不過,這些都是在世俗界的威風。

在神秘莫測的修鍊界,楊峰照樣如同耀眼的太陽一般。

他是一名孤兒,幼時被一名隱世高人收下為徒,授予華夏古國的高深功夫。

在修鍊功夫方面,他有著過人的資質與悟性,加上拼了命的刻苦修鍊,僅僅幾年時間就趕上了修鍊幾十年的師父,成為修鍊界的一個神話。在當時也被譽為最有可能踏入先天成為先天強者的人物。先天強者,那是一個恐怖的稱謂,也修鍊界的一塊空白!

當時,他那老頭子師父笑稱,這輩子最為得意的就是有這麼一個徒弟,要是能看到楊峰踏入打通任督二脈踏入先天境界,自己也就死而無憾了。

不過,世事無常,老頭子突然誤食毒草,遭受生命危險。直到臨終前把楊峰招到身邊,囑咐一定要打通任督二脈,那樣就可以容易的進入先天境界,以了他一樁心愿。

對此,楊峰點頭答應。此後的修鍊也變得異常的刻苦,想早點完成老頭子心愿。

隨著實力的一步步提升,最終達到了後天的巔峰,最後決定衝擊人生的最為重要的兩條修鍊經脈——任督二脈!

可惜,因為前世的靈氣濃郁程度不夠,楊峰在經脈韌度上終究是差了一點,在最後衝擊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導致了失敗,莫名其妙的就昏迷過去了…

「我失敗了…真的失敗了…被譽為最天才的我,竟然失敗了…這是為何…」楊峰猛然抓著頭髮,兩眼無神,如同一個無底的空洞一般。

「但為何我沒死,這是為何…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來到這裡的?」

楊峰有些疑惑,按照當時的情況,就是自己沒有死去,也會終身殘廢吧,但是怎麼出現這個古香古色的房間里。就在這個時候,隱約間,腦袋內開始有些莫名其妙的脹痛,一絲絲膨脹的疼痛感充斥在腦海中,還伴隨著一些雜亂的信息。

「這是……」楊峰有些驚駭起來,感覺頭腦就像讀取別人的信息一樣,加上異常的疼痛令他難以忍受住了,最後實在忍不住的用雙手抱住頭:「…怎麼回事…我的頭怎麼這麼疼,靠!」

「怎麼一下子冒出這麼多莫名其妙的東西。」

「啊!」

「啊!」

楊峰忍不住發出陣陣痛苦的低吼聲,雙手依然緊緊的抱著頭。

此刻,楊峰感覺到頭顱好像就要爆裂開一樣,額頭上邊冒著豆大的汗珠。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旁邊忽然響起一道女孩子特有的清脆的聲音,其中帶著濃濃怯意。

「誰?離我遠點!」

楊峰潛意識的吼叫出來,作為曾經出色的修鍊者,知道這個莫名其妙的時候如果讓別人接近自己絕對是最為危險的。

「……是……少爺……」顫抖的帶著哭腔。

感覺到那道人影正不斷的離遠自己,楊峰才稍微放下心來。

幾分鐘之後,楊峰才緩緩的放開緊緊抱著頭的手。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有兩份記憶?」

「對了!剛才好像有人叫我做少爺,難道我投胎重生了,但我為什麼還保留著前世的記憶?而且擁有雙份記憶?」楊峰現在有些茫然,腦子亂轟轟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十幾年?」突然,楊峰覺得剛才那融入腦海那份記憶好像有十幾年之久。

就算是曾經的天才人物也愕然了。

「難道我靈魂穿越了?和那些中的一樣?」楊峰驚駭,沒想到這麼荒唐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

腦海中怔住了,半天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竟然發生這麼雷人的事件。但一想到自己靈魂穿越之後,楊峰的大腦一時轉換不過來,便一動不動的坐在床上發獃,任由腦子中的兩份記憶不斷的融合。

半響之後,突然跳起來。

「哈哈,我沒死,也沒有殘廢!」楊峰猛然的狂聲大笑起來:「那我還可以修鍊,還可以再次衝擊先天,還能幫老頭子實現心愿!哈哈!」

清醒之後,看了周圍的擺設,才發現一切恍如夢中一般,原來,真的沒死…

「…少爺…你…你沒事吧?」那道清脆的女孩聲音再次怯生生的響起,帶著濃濃的害怕之意。不過面對著鬼哭狼嚎的楊峰時心裡卻是開始胡思亂想:難道少爺被雷劈壞了腦子,變成瘋子了,今天別人說少爺腦子可能被劈壞了…該不會是真的吧…

「少爺?叫我?」楊峰渾身頓了一下。抬起頭看向站在自己五六米外的小女孩,十五六歲,看穿的衣服應該是這裡的下人。「少爺…怎麼了…不會想要我和他……」女孩在同時也微微抬眼望向楊峰,看到那火熱的眼神之後,心裡開始亂想,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小步。

「咳,那個你……出去吧,我沒事了。」輕咳一聲,看著抖索的婢女,楊峰也沒心捉弄,隨意的揮揮手。

「嗯。」女孩撒腿就跑。

……

房間內。

楊峰一個人坐在床上,兩眼怔怔的盯著自己這一副少年模樣,痴獃一陣,開始整理那亂鬨哄的記憶。

「我竟然還附身在一個同名的人身上。」楊峰自嘲的笑了一下,這***也太准了吧。

通過融合的記憶……

楊峰,今年十五歲,烏山鎮的兩大家族之一的楊家死去族長的唯一兒子,同時也算是烏山鎮大名鼎鼎的『超級天才』人物。

『超級天才』源於那傢伙喜歡吹牛裝逼自己多麼厲害,雖然實力在烏山鎮少年當中算是可以的,但是打八竿子關係也扯不上天才二字,按照楊峰的話來說,倒是和蠢材扯上差不多。

因為這傢伙竟然把身體練得無比的糟糕。渾身肌肉繃緊,經脈鬱結,關節僵硬,加上那絲無比凌亂的內勁。

如果要說得上一點的實力的話,恐怕也就是那幾塊肌肉和那几絲凌亂的內勁了。「暈吶,這傢伙簡直太愚蠢了,只是一味的修鍊**,連一條筋脈都沒有打通。」楊峰感到無比的無奈,不過最後還有一絲驚喜:「還好保留完整的筋脈,以後還能修鍊…」

繼續整理記憶…

玄州大陸!

一塊廣闊無比的大陸,甚至可以說是比地球大上許多,其中存在許多人類未知的地方,比如沙漠,森林深處……

大陸上沒有各種現代高科技,但是武風盛行,且擁有很多的武者,如果放到以前的世界,恐怕這裡很多人是高手境界的人物了。

不過根據腦海中的那份記憶,楊峰發現這裡的修鍊不是他的那種內外兼修,也沒有說什麼修鍊筋脈。而是吸收一種叫做玄氣的東西到體內淬鍊身體,待身體強壯到後天境界巔峰之後,再次利用玄氣這種東西由外而內的修鍊進入更高的境界。

記憶中…

這裡的實力大體有先天和後天之分。

大多數人都是後天境界,還有極為少數的強者是先天境界。

人有高矮胖瘦之分,指有長短區別,這裡實力等級一樣有著清晰的等級分明。

其中後天境界,有玄兵、玄將、玄君三個等級,而每一個等級又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個小階段。

而先天境界也就是這個世界的超級強者了,在記憶搜索半天只是知道先天強者能夠在體內把玄氣轉換成一種特殊的能量在儲存於身體內。而現在楊峰所在的楊家,算是烏山鎮的一方諸侯了,其中最厲害的人也就是大長老,已經達到了高級玄君,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先天境界了。「先天強者。」楊峰心中一動,升起滿懷的期待。

上一世,剛剛觸摸到先天的門檻,就悲催的穿越了!雖然很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但是這根本就不是難以接受就返回去的。

想到這裡,楊峰不由的苦笑一下:「現在真是獨在異鄉為異客了!哦,不,是獨在異世為異客。」

莫名其妙,楊峰忽然升起一股悲涼之意。

「算了,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吧。或許是上蒼給我的一次機會吧。」深呼吸一口氣,楊峰搖頭晃腦的拋下了心中那股思鄉之情。

「前世不能達到修鍊武道的巔峰,這一世正好有著這麼好的機會,我就絕不能違背他老人家的心愿。」楊峰忽然低吼一聲,雙眸迸發出堅定的目光。

又想起老頭子臨終前的話:

「峰兒,修鍊一途路漫漫,何為巔峰?何為止境?只有踏破先天才清楚。為師這輩子是無望追求了,雖然知道很難,但是為師希望你這輩子都不要放棄追求。這是為師唯一的心愿。」

「老頭子您放心吧,我一定踏破先天達到那些所謂的巔峰、止境的!」楊峰抿了一下嘴唇,喃喃道。

心底升起的那股修鍊之意此刻就像洶湧的波濤一樣,有著連綿不絕的動力。

天色漸漸的亮了,一縷光芒透過窗口,斑斕的落到房內。楊峰望了窗外,輕輕嘆了一口氣,不到另一個世界不知道那種孤單落寞啊。

「來人,給我端些水過來洗臉!」楊峰很不習慣的叫道。上一世都是自己打水洗臉,剛才雖然也想著自己去打水洗臉的。但是沒想到,這具身體的記憶中竟然不知道該到哪裡打水洗臉,原來都是吩咐下人做好的。

這個時候,兩名下人端著兩盆水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上來。

「你們以後在早晨把這些東西放在外邊的庭院就可以了,我醒來自己去洗就好。」楊峰苦笑,每天要這樣讓人打水進來洗臉,還真不習慣。

兩名下人明顯的一愣。楊峰少爺怎麼了,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不過,讓他們更加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給我這些東西幹嘛?沒有牙刷嗎?」楊峰皺眉問道,眼睛滾圓的看著兩個盆,竟然是一盆清水,一盆茶水。 ?「少爺,您說的那個牙刷是什麼……」兩名下人臉色有些難看,低聲問

「咳!沒事了,剛我說錯了,你們下去吧!」楊峰尷尬的笑了一下,忽然想起這個世界哪有什麼牙刷之類的東西呢。

在一番洗漱之後,楊峰直接走向楊府的後邊的花園裡邊。

後花園那裡大清早的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在那裡走動,加上空氣比較新鮮,適合練習太極拳!

後花園中!

楊峰按照前世所修鍊的方法進行了半分鐘的吐納之後,便開始分開腳步,緩緩的打出一套八卦太極拳!

約摸一小時之後。

額頭上邊也是冒出了一絲的汗水,楊峰才慢慢的收回拳,隨意的站立於後花園之中,雙目自然的閉著。

「呼~」做完吐納之後,緩緩的睜開眼眸,感受著全身所帶來的輕鬆,再次感受經脈,低罵一聲:「這傢伙都不知道咋練的,竟然能把身體練成這模樣,使用起來還真不習慣,以後應該會好一點吧。」

「不過,這裡的那些玄氣挺濃郁的,簡直修鍊的好世界。」楊峰讚歎。

剛才修鍊之後,楊峰發現這個世界的這種玄氣濃度比地球上的靈氣要渾厚許多。怪不得這個世界的人這麼狂熱習武。

前一世,楊峰是武學天才,修鍊宗師,可惜因為環境原因,修鍊道路上有些看不到盡頭的樣子。但是,這一世,有了這麼好的環境,按照楊峰的天賦來說,追求巔峰有何不可。微微活動一下身體,楊峰相信,不久的將來,他將又一次站在世界的巔峰……

此刻,後花園,不遠處的一座假山後。

兩名婢女躲著,眼光透過縫隙,奇怪的盯著不遠處一道人影。

「咦!那不是楊峰少爺嗎?他已經醒了?」

「聽說大長老給楊峰少爺吃了靈果,可能因為靈果的關係才令楊峰少爺醒過來了吧!」

「好奇怪啊!楊峰少爺醒來這麼早的跑到花園幹嘛呢,而且頭上還冒著汗珠!」

「該不會是真的受了刺激忍不住發瘋吧?」

「受什麼刺激啊?」

「跟你說個秘密,昨天我可是打聽到了一點消息,楊峰少爺可能被雷電劈壞了腦子,以後修鍊恐怕很難進步了,肯定被這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