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落下,化成一道灰色光罩罩住木青,靈魂法則本源轟擊過來.「滋、滋、滋」,一陣陣響,就是消散。顯然這腐蝕本源,就連靈魂法則本源也是腐蝕了。一時間兩人戰鬥不休,打得空間坍塌,無盡黑洞出現。混沌亂流橫飛。依舊誰也是奈何不了誰。那魂殿聖武,只是催動術法,施展本源,就是不讓木青靠近。木青簡直有點鬱悶起來。

就在這時,啊的一聲慘叫,卻又是二長老也被雪山姥姥幹掉!這會兒魂殿高手緊張起來,眼看三人圍了過來,這時喝道:「住手,我乃是魂殿太上長老,速速讓我出去,我就不給你們計較。保證魂殿不會追究!」

可惜,雪山姥姥三人根本就不會聽他的,立刻出手合擊,雪山姥姥一擊獨尊拳之下,這魂殿聖武幾乎毫無反抗之力,也是瞬間就被擊殺。可見那雪山姥姥的厲害。不朽期巔峰,不是一般高手可以抵擋的。

擊殺了這人,鳳舞才放開大陣,一出來,暴虎就是喝道:「住手,大長老。二長老已經被擊殺,長蛇部落的人聽著投降免死!」這話一出,正在交手的長蛇部落高手,都是紛紛後退,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

暴虎他們認識,根本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是暴虎部落的逆襲。還擊殺大長老,二長老。這樣看來,族長也是凶多吉少了。這時三長老大聲喝道:「繼續圍殺,別聽他們的,魂殿的太上長老也和大長老、二長老一起,他們擊殺魂殿中人,命不長久,本座也是發出求救信號,恐怕一會兒就有高手前來了。」

四大神殿,地位還在十大部落之上。擊殺魂殿中人,還是太上長老,暴虎部落簡直跟找死差不多。頓時那些聖武熄滅了投降的打算,一個個蠢蠢欲動。雪山姥姥大喝一聲:「找死!」就是一擊獨尊拳轟擊過去。眼看光芒閃耀,就要擊殺那三長老。

就在這時那光芒閃耀的拳勁消失了。雪山姥姥也被震飛出去。這時高空之中多了一人,白髮無須,面色紅潤,一舉一動彷彿和天地契合。這時淡淡說道:「暴虎,怎麼是你,居然襲擊長蛇部落,找死!給我統統死去!」

說話間一掌劈了出去,頓是王天幾人都是心中覺得莫名恐懼,那人只是一掌劈出,幾乎不見其他什麼異象,王天等人就是覺得身體消散開來似乎就要湮滅。王天終於明白不滅期高手的厲害,無聲無息擊殺他們還包括雪山姥姥,顯然只有不滅期聖武才能達到。

眼看除了雪山姥姥身體消散慢一些,王天幾人身體迅速崩滅,就要身亡。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怎麼又是不滅期聖武,老祖想要不出手都是不行了。小子速速離開,本老祖可以饒你不死,暴虎部落你們就不要打主意了。」

說話間,王天頓時覺得身體崩潰的速度慢了下來,接著身體慢慢復原,話音一落,就是完全好轉,幾乎什麼事情都是沒有發生一樣。洪明老祖名不虛傳,難怪號稱在成聖天劫下邊逃命的高手。

那人聽了洪明的話,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笑話,我白虎部落之事,也是你們能夠管的。給我死來!」話音一落,手掌拍出,頓時手掌伸長,越來越大,彷彿一隻遮天巨掌一樣向著遠方轟擊過去。所過之處,似乎毫無變化,又似乎空間瞬間崩潰又是復原。

那巨掌法則本源涌動,大道符文閃耀,彷彿天地都是在和那手轟鳴。就在這時傳來洪明的聲音大聲喝道:「你要找死,也怪不得本老祖了。可惜了幾萬年的苦修,化為飛灰!」

話音一落,一根碩大手指出現在空中,彷彿白玉一般,似乎整根手指都是大道符文顯化,似乎手指就是大道一般,大道韻律閃耀。無聲無息就和那巨掌碰到一起。巨掌居然直接破碎湮滅。幾乎不堪一擊。

那白髮不滅聖武這時驚慌起來,大聲喝道:「不!」話音還未落,那手指速度極快順著他的手臂擊殺過來,所過之處,手臂崩裂,瞬間就是射入那人體內。頓時那不滅聖武身體像陶瓷一般破碎了。

就在這時幾滴鮮血從空中落下,又有頭髮飛射化成無數那人模樣的影子向著四面八方激射出去。這就是滴血重生?王天有點疑惑。這時傳來洪明老祖的聲音:「沒有老祖答應,滴血重生也不行!」

話音一落,一股莫名波動散發開來,那些血滴,影子猛然湮滅,顯然這不滅期聖武就是擊殺了。王天心中有點迷茫了。什麼不滅期,不朽期,在這些高手的面前幾乎不堪一擊。還不是統統滅殺。

其實王天就是有點過度擔憂了,洪明老祖修為通天,除了聖人,能夠勝過他的幾乎沒有幾人,就算陸壓也不過就是斬仙飛刀厲害,不用法寶,也不必洪明厲害什麼。沒有度過成聖天劫。不過洪明卻也是獲得無盡好處,修為境界無限接近聖人。

除了聖人能夠和他一戰的不超過十人,也只有達到他那樣級別的才能抹殺不滅期聖武,當然僅僅是不滅期初期到後期的,遇上不滅期巔峰,恐怕洪明也未必是對手。擊殺一個不滅期高手,對於長蛇部落的人震動太大了。

知道暴虎部落有那樣的人支持,那些聖武神色大變,就是三長老也是低下高貴的頭顱。這樣的高手,就算白虎部落白虎老祖出手,也是奈何不了。於是乎在暴虎的又一次招降之下,長蛇部落全族投降。

暴虎就是帶領長蛇部落的人,還有爆熊部落的人趕回暴虎部落,整整三天這才回到暴虎部落。回到暴虎部落,整編了其他兩個部落人口。暴虎部落高層就是來到一起,開始商議接下去的行動。

那邊白虎老祖,青龍老祖等人正在商議進攻鳳凰部落和朱雀部落的事情。猛然白虎部落的長老進來。悄悄告訴了白虎老祖,剛才影虎身損的事情,影虎那可是白虎部落的老祖之一。不滅初期的聖武,戰鬥力強悍,就算不滅中期的高手也可一戰。

就這樣被擊殺了,那麼表示對方至少也是有不滅中期,甚至不滅後期的高手。本來刑天命令不許不滅期高手出手。白虎老祖他們也表示遵守。可惜最新的消息,就是刑天被高人纏住了。

這就是白虎部落他們吞併其他部落,統一部落的機會,這才毫無顧忌派出不滅期高手。沒有想到居然損落了。要知道白虎部落,幾十萬年以來,不滅期高手也是么有多少,僅僅五人,這樣的損失白虎老祖也是心疼無比。

居然被暴虎部落擊殺了,暴虎部落僅僅是白虎部落的一個分支,難道當年真的錯了。鎮壓飛天老祖也是做錯了。當年暴虎和現在的白虎爭奪族長位置。白虎老祖和飛天老祖支持各不一樣。最後飛天老祖被白虎老祖鎮壓。五個不滅期聖武的白虎部落轉眼間勢力就是下降小半。這樣下去那還了得。暴虎部落,就拿你先開刀。白虎老祖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看著白虎老祖聽了稟告臉色不對。青龍老祖問道:「白虎,出什麼事情了,你當年聖武初期之勢面對數百准聖圍殺依舊面不改色。今天怎麼了。」白虎老祖吐出一口鬱悶之氣。

這才說道:「當年是當年,當年出去歷練,我可是孤家寡人一個,沒有負擔。這一次不同了。我白虎部落還有小事需要處理,不能即刻派兵前去征討鳳凰部落和朱雀部落。不過管理的中小部落,我會命令他們配合各位,堅決了這事情,白虎部落就會出手。你們先商議,我處理了就回來!」

話音一落,白虎老祖立刻離開。青龍老祖一愣,大聲問道:「大家可知怎麼回事!」這時魂殿太上長老江明說道:「恐怕和白虎部落派遣手下中級部落征討暴虎部落有關。」白虎部落征討暴虎部落,魂殿也是派遣了兩個聖武前去歷練。

魂殿對於暴虎部落的實力比較清楚,人口不上千萬,聖武沒有幾個。不過派遣出去的兩個聖武的靈魂簡破碎,顯然是身損了,也就是說,被對方擊殺了。看來暴虎部落也不是那麼簡單。

江明這一說,混沌老祖都是覺得莫名其妙起來,呵呵一笑說道:「難道一個小小的暴虎部落,還藏龍卧虎不成。白虎老祖會為暴虎部落前去處理簡直就是笑話。不說這些,繼續討論吧。大家談談,這一次到底出不出動不滅期高手出戰。」

不提他們這邊,且說白虎老祖一出門,就是召集剩下的高手,商議對策,派遣人手前去調查出事的經過。又是決定自己親自走一趟,加上兩個投靠白虎部落的准聖大圓滿的高手。分別叫做金光老祖,覆海老祖。

要知道暴虎部落,戰勝長蛇部落和爆熊部落的攻擊,那就表示,白虎部落發動的部落戰鬥失敗結束。雖然白虎部落成為十大部落,下邊控制的中級部落小部落不少。可不是個個都是聽話的。這一打擊起威信,若不儘快解決,其他中級部落未必會那麼聽話了。

立刻白虎老祖,帶領十萬神武大軍,近百聖武就是出發。當然金光老祖,覆海老祖也是在內。至於士兵倒是不需要白虎部落出動,到了暴虎部落附近再召集附近的部落的勇士就行了。

這近百聖武,可不全是白虎部落的高手,還有各個中級部落派來輪值的高手。白虎老祖親自出手,那就是下定決心殺雞駭猴。自然要帶上這些高手一起前去,讓他們知道白虎部落是不可抗拒的。不然萬一和鳳凰部落,朱雀部落的戰鬥全面爆發,臨陣倒戈,那就是麻煩大了。

王天他們商議半天,也是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聯繫鳳凰部落,也是沒用,畢竟名義上,暴虎部落還算白虎部落管轄。若是鳳凰部落插手就是表示鳳凰部落插手白虎部落的事情。本來摩察不斷的兩個部落。恐怕立刻就要開戰。

那麼就是只有找武殿了。只要武殿支持,倒也不怕。不過暴虎傳遞信息那麼久,幾天過去了,都是沒有回復,看來武殿也是沒有指望了。其他方面王天一時之間也是找不到助力。暴虎對於白虎部落了解無比,擊殺了影虎,白虎老祖絕對會雷霆一擊。

下一次弄不好就是親自出手了。一番商議最後還是毫無辦法。不過有洪明老祖在,估計也不會滅族。這時王天只好布置陣法,湧來對抗,不過王天估計自己布置出來的乾坤陣法,也就是周天星辰大陣和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結合的陣法也是擋不住不滅期的高手。除非有先天至寶級別的法寶鎮壓陣法。不過有比沒有總要好的多。

布置陣法也是花不了多少時間,不消片刻,王天就是布置好陣法。又是教會暴虎,石狼他們施展陣法,就等著白虎部落大軍前來了。」三天之後,白虎部落大軍終於來到。就在洪明老祖最先發覺,這會兒洪明老祖眉頭都是鄒了起來。

對著王天傳音道:「王天,這一次白虎部落,前來的高手眾多,就是不滅期和准聖大圓滿高手都有幾個,老祖給你們擋住他們也就差不多了。近百聖武就靠你們了,我看你們不如撤退算了。激戰起來絕對不是對手。」

王天這時靈識也是發現了億萬里之外慢慢逼近的白虎部落的大軍,嘆息一聲,也知道退走是最划算的。不過估計白虎部落。早就布置好了,這會兒想要退走也不是那麼容易。本來王天考慮,白虎部落也不一定會為了一個暴虎部落大動干戈,現在看來自己猜錯了。

不過暴虎部落原先的靈武一下的人都是轉移走了,現在恐怕都到武殿了,剩下的就是全力一戰了。立刻引動陣法,頓時方圓千里都被陣法籠罩,魔氣濁氣翻滾,星辰光芒四射。瞬間一個黑白二色的太極圖一樣的玩意就是升上高空。籠罩著方圓千里的範圍。

就在這時,白虎部落的兵馬逐步靠近。這時候白虎老祖大聲喝道:「暴虎,速速出來,舉族投降可免一死!」這話一出,大多數人臉色都是變了。沒有想到白虎老祖這個傳說中的存在,親自來了。士氣立刻落到最低。

若不是誓言控制,恐怕剛好投靠暴虎部落的幾十個聖武都要出去投降了。不過神武以下,幾乎沒有聽說過白虎老祖,反而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這時暴虎大聲說道:「想要我投降,休想!白虎老祖,不用多說一戰而已。」

白虎老祖這時哈哈大笑起來,大聲說道:「此戰,老祖親自出手,就是不滅期的高手都是三人,暴虎你怎麼抵抗,聖武百多人,你拿什麼抵抗,一個小小陣法,還未進入先天,舉手可破,你還有什麼憑靠。你要知道暴虎部落的人,都是當年跟隨你的人。你死無所誒,讓他們送死,你恐怕也是說不過去吧。只要你投降,本老祖既往不咎,任命你為白虎部落長老,還可以放出飛天老祖,你看如何!」

暴虎遲疑起來,飛天老祖,對於暴虎,那可是相當好,據說為了自己被白虎老祖鎮壓了。難道真的要投降。微微一愣之後,暴虎向著王天問道:「王天,今天一戰可有把握,你看投降如何,我不希望跟隨我的老兄弟再一次做出犧牲了。」

王天苦笑一下,暴虎可以投降,也許沒事,王天絕對不能投降,要知道他擊殺青龍部落,白虎部落不少高手,投降過去,就是一個字。死。況且有洪明老祖,王天也是悄悄傳遞信息回去,要白澤前來增援。不知道白澤會不會來。

王天呵呵一笑說道:「族長,不要想那些好事,為戰而已。投降過去,白虎老祖恐怕也會殺雞嚇猴,畢竟現在十大部落的戰鬥就要打響,怎麼說,白虎部落也要立威。若是我們擊殺了白虎部落不滅期聖武都是沒事。其他各族恐怕就不會害怕白虎部落了。豈不是人人可以效仿,和白虎部落作對,最後投降就得了,族長你以為投降之後下場會如何。說不得一個個被莫名擊殺。毫無反抗之力。反而不如現在拚死一戰,還可以留下幾個墊背的。」

這番話,王天大聲說出老,所有人都是聽到了,頓時死了投降的心思。暴虎這時嘆息一聲,只好如此了,這才大聲說道:「廢話少說,唯戰而已!」白虎老祖臉色沉了下來,自己親自勸降,居然不知好歹。

立刻再次大聲說道:「暴虎,你可是想好了。既然如此。看我一掌破你大陣!」話音一落,大手一揮,頓時法則本源涌動,瞬間化成一隻有翅膀的白虎,正是白虎真身,直接向著那黑白二色圖形撞擊過去。

那白虎一舉一動,似乎都是蘊含天地大道,飛行之間天地似乎都是崩潰,瞬間就是要撞到那圖形上邊,這時猛然天地靈氣變化起來,瞬間凝聚成為一隻手掌。

魚婦 那白虎真身衝殺過一樣,進入那手掌之中。一個聲音說道:「小,小、小,消散!」

說話間,那手掌冒出無窮光芒。彷彿一道道大道符文,直接印到那白虎真身身上。隨著話音,巨大的白虎就是逐漸縮小,任憑那白虎真身如何掙扎,撕咬,碰撞都是不能逃脫那光芒籠罩,最後開始崩潰,消散!

白虎老祖一愣,雖然這是白虎老祖隨手一擊,威力卻也不可小視,居然被靈氣凝聚的一隻巨掌直接化掉。看來遇上高手了。顯然就是擊殺影虎的人。

哪裡丟的起這個面子,手指一點,大喝一聲:「聚、爆!」話音一落,那消散的白虎真身猛然凝聚起來,瞬間就是長大,不過又被那手掌之中的光芒壓制住,慢慢縮小。

就在這時猛然那白虎真身爆炸開來,頓時一股強大的爆炸之力,湧出來,那手掌立刻炸裂。一股股亂流四散開來。空間崩潰,亂流消散,就是近處個陣法都是搖晃起來,一副就要消散的樣子。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喝道:「消散,復原!」話音一落,也不知道哪裡飛來一股光芒。頓時亂流,爆炸之力立刻湮滅。就是出現的空間黑洞,空間亂流都是瞬間消失。碎裂的大地,也是瞬間復原,幾乎和先前沒有出手的時候一模一樣。似乎什麼事情都是沒有發生的模樣。 這樣的結果出乎所有人預料。就是白虎老祖都是一愣。大聲喝道:「出來吧,你是誰居然敢和本老祖作對!」話音一落,光芒一閃,卻是洪明老祖出現在面前。這時呵呵一笑說道:「吾乃洪明老祖是也,難道你們認識我,什麼白虎老祖,後生晚輩而已,速速離開,本老祖饒你們一死!」

這話一出,不僅白虎老祖,就是金光老祖、覆海老祖都是暴怒起來。鴻鈞老祖倒是聽說過,洪明老祖什麼玩意。幾乎就是沒有聽說過。於是金光老祖喝道:「什麼洪明老祖,沒有聽說過,居然如此說話,給我死來!」

話音一落,金光一閃,一塊金磚已經向著洪明老祖砸了過去,一離手就是變的無比巨大,所過之處金光閃耀,空間坍塌,化為虛無,彷彿一磚之下,滅殺一切似的。

金光既然出手,白虎老祖就沒有出手的打算了,他要看看,洪明老祖到底怎麼解決金光老祖的攻擊。剛才洪明老祖露的一手,就是白虎老祖都是有點忌憚。

金磚還未落下,金光老祖就是化成一道金光,直接衝殺過去。那金光彷彿大道符文顯化,所過之處,空間湮滅化為虛無,凌厲無匹。

洪明老祖呵呵一笑說道:「雕蟲小技而已,不在這裡戰鬥,且到高處,白虎老祖、爾等可敢和老祖高空一戰!」說話間洪明老祖身影立刻化為虛無,似乎消散,瞬間就是出現在億萬萬里的洪荒星空。

白虎老祖,金光老祖。覆海老祖一愣,想想也是。老祖級別的高手。不是准聖大圓滿,就是不滅期的高手,舉手投足,都能毀天滅地,一般戰鬥,大家控制起來倒是沒事。萬一激戰起來,恐怕這十萬大山都要擊毀不少,就是暴虎部落的大陣都要擊穿,直接就是可以抹掉兩方的人馬。

反正就算白虎老祖他們全部走了,還有百多位聖武,就是不朽期的聖武都有十多個,還有兩個聖武不朽期巔峰的。加上這麼多大軍,怎麼也能踏平暴虎部落。想來洪明老祖就是他們的後台,擊殺洪明,不戰而勝。正是白虎老祖考慮的事情。

立刻三位老祖追了過去。來到洪荒星空和那洪明老祖對峙起來。洪明老祖哈哈大笑起來:「一個一個麻煩,你們三人一起上吧!」這話一出,三人心中大怒,雖然洪明有點高深莫測,不過他們至少都是准聖大圓滿的高手。

聽道這話那裡還按捺得住,依舊是金光飛了過去,口中說道:「道友修要說大話,吾乃會你!」說話間,依舊手指一指,一塊金磚出現,瞬間就是變的無比巨大,向著洪明轟殺過去。同時手臂一揮,無盡本源之力涌動,化成無數金光射了過去。

洪明呵呵一笑:「不過是後天第一縷金光得道,混沌七層修為,也敢下山歷劫。當年本老祖,就是混沌十二層,都是不敢歷劫。可惜了億萬年苦修就要化為飛灰!」說話悲天憫人,又似乎是在指點金光。

同時頭頂冒出一畝慶雲,慶雲之中,三花隱隱,一股混混沌沌的氣息出現,一道先天之氣從慶雲之中冒出,立刻化成一隻巨掌,直接就是拍了過去,那落下的金磚,立刻被一掌劈飛,接著巨掌一抓,立刻抓住了那射過來的無窮金光。手掌一捏,無窮金光就是消失。

接著一掌繼續落下,所過之處,似乎什麼都是定住,不能移動,似乎一擊之下滅殺一切,白虎老祖,覆海老祖,都是變了臉色,覆海老祖大喝道:「金光道友我來助你!」

話音一落,身體一晃,就是飛了過去,右手一張,一條藍色光帶一樣的東西出現,瞬間就是化成一條大河,波浪滔天。洶湧澎湃。

向著那巨掌撞擊過去,所過之處,洪荒星辰都是崩潰,空間全部虛無,同時金光老祖也是覺得有點驚悸,身體一晃,化成一道金光向著那巨掌轟殺過去。

那金光彷彿大道符文,凌厲無匹,所過之處,星辰破滅,天地崩潰,似乎整個洪荒星空都是晃動起來。三十三天內,昊天大帝,東嶽大帝、瑤池王母,西王母等等仙庭高手,都是神識掃描過去,看著他們的戰鬥。

東嶽大帝,東王公大聲說道:「怎麼是洪明,居然沒死,昊天我看他的戰鬥力不在你之下,怎麼他也來了。不是從來不管這些大劫嗎。難道這一場劫難,真的有那機會!昊天師弟,看來本座也要插手一番了,西王母,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歷劫。」

西王母淡淡一笑說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好不容易落得過清凈。我還是不管這些為妙。」現在天庭為昊天大帝掌管,下邊僅僅就是遠古男仙之首東王公和女仙之首西王母為尊。封為東嶽大帝,西方王母。他們可都是三千聽道者之一,戰鬥力強悍。隨著大劫來臨越來越亂,昊天大帝早就有安排了。

這會兒正在和東王公,西王母商議大事,卻沒有料到,居然看到洪明他們的大戰。外邊那金光。大河瞬間就是和那巨掌碰到一起,「轟、轟、轟」,的響聲不斷,激烈碰撞起來,無盡氣勁四射,那四射的氣勁彷彿都是大道符文,四散開來,轟碎洪荒星辰,無盡黑洞,空間風暴出現,瞬間又是消散。

碰撞之間,那大河,巨掌都是逐漸消散。金光、金磚都是擊飛出去。顯然金光,覆海聯手比起洪明來都是大有差距。金光、覆海神色鄭重起來,說起來兩人進入准聖大圓滿以來,罕逢敵手,沒有想到,在洪明面前,有點不堪一擊的感覺。

要知道洪明的巨掌,僅僅是靈氣所化,他們兩人可是法寶全出。微微一頓,兩人又是向著洪明殺了過去,藍色玉帶橫空,金色金磚飛舞,化成無盡光芒。彷彿大道符文,交織一起,向著洪明攻擊過來。

洪明哈哈一笑:「有點本事,值得老祖出手,給老祖死來!」話音一落,就是一拳擊出,那拳頭一出,似乎充塞天地,彷彿天地都在一拳之內,什麼大道符文,金光、藍光,都是不堪一擊,紛紛破碎。

散發出去的氣勁都是轟碎一顆顆洪荒星辰。空中亂流飛濺,混沌氣流出現,亂成一團。一拳就是擊飛金光老祖,覆海老祖,兩人身形立刻顯露出來,還未穩住身形就是吐出一口鮮血。

那拳頭只是一頓,又是向著兩人轟擊過去,彷彿一拳之下,擊殺兩人。白虎老祖都是有點吃驚起來,這洪明,名氣不顯,不過戰鬥力太強悍了。就是白虎老祖都是覺得不敵。只有三人聯手還可以一戰。

這時不敢怠慢,立刻身體一晃,一拳轟擊過去,頓時氣勁四溢,法則本源涌動,最後化成一隻白虎真身撞擊過去,這一擊全力出手。白虎真身氣勢強大,就是那強大的氣勢似乎都是引的空間破碎。

咆哮一聲,白虎就是跑到那巨拳之前。「轟!」的一聲巨響,彷彿天地動蕩,空間爆炸,立刻白虎和巨拳都是爆炸開來。洪明呵呵一笑:「早就叫你們一起上了,看打!」說話間,身體晃動,拳腳揮舞,向著三人攻擊過去。

這時白虎老祖心神一動,一柄大刀出現在手中,正是頂級先天神兵白虎刀。白虎刀揮舞起來,向著洪明殺了過去,金光老祖。覆海老祖呼吸間恢復傷勢,立刻也是向著洪明殺了過去。瞬間三人就是戰鬥到一起。

直打得空間崩潰,星辰破碎。空間混亂無比,不過總體看起來依舊是洪明大戰上風。幾人身形越來越快,最後似乎化成幾道不滅靈光,相互碰撞交擊。一時間難分難解。

不說他們這裡,且說白虎老祖他們離開,剩下的人,就是由當年參加比武招親時候的老白虎指揮,老白虎就是上一代老族長,修為聖武不修起巔峰。戰鬥力不弱。

這時一聲令下,數百萬大軍向著王天布置的乾坤陣撲了過去。人還未到,就是法寶,神兵術法,首先轟擊過去,一時間法寶橫飛,術法滿天,神兵亂舞。只見如山似岳的各種法寶,包括,鍾。鼓、鼎、大山等等轟擊過去。

又有刀、槍、棍、棒等等神兵轟擊過去,還有雷霆、隕石、大山、火海等等術法。一時間包圍了那乾坤陣法形成的黑白二色太極圖。就在這時太極圖動了,無盡魔氣,濁氣,化成萬千魔神衝殺過去,無盡星辰精華,靈氣形成一顆顆星辰四面撞擊而去。

「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空間坍塌,空間風暴,空間黑洞四處肆虐,更有無盡毀滅力量到處縱橫,大地立刻坍塌,化為廢墟,就是山脈都是湮滅,直接影響到數十萬里之外。

凶獸、妖獸死傷不少。更多的凶獸妖獸逃向遠方。不消片刻王天布置的乾坤陣就是有點搖搖欲墜了。本來王天的陣法修為,僅僅是陣法第二層的境界,自己領悟布置的乾坤陣,本來也算先天大陣。不過王天的陣法修為還沒有達到那種程度。加上法寶不適合,僅僅布置出來一個後天頂級大陣。

面對這些高手的轟擊,特別是聖武高手的轟擊,幾乎就要被破去了。這時幾個不朽期中期的高手出手了,老白虎大手一揮,一方白虎印出現在手中,手指一指,立刻飛了起來,變得無比巨大直接砸了下去。

又是幾個不朽期高手,出手,刀槍飛舞,彷彿大道符文顯化直接撞擊過去,萬千魔神一擊擊碎,滿天星辰直接消散,瞬間就是轟擊到大陣之上,「轟!」的一聲彷彿天地震動,無聲音波四散開來,空間都是擊碎,那黑白色的圖形猛然出現裂口,似乎就要破碎。

一看到有效果,頓時白虎部落大軍攻擊的更加猛烈起來,似乎每一擊都要毀天滅地,無盡法寶,無盡神兵,無盡術法又是轟擊過去,白虎印震飛出去,猛然又是落下,再來一記恐怕陣法就要破除。

陣法內,王天、暴虎等人臉色難看起來,一旦大陣被破掉恐怕就是一面倒的屠殺。就在這時王天心神一動,一株大樹出現在陣法之中,立刻生長起來,瞬間就是鎮壓大陣,魔氣,濁氣、星辰精華等等的吸收速度又是快了不少。頓時黑白二色太極圖,光芒大作。瞬間氣勢大漲,似乎又是恢復了強大的戰鬥力。破損之處,立刻復原。黑白二色靈光卷了出去。落下的神兵,法寶。術法都是震飛出去。 幾次三番的法寶,術法、神兵轟擊。都被黑白兩道靈光刷飛。那黑白二氣形成的光罩,看起來搖搖欲墜,可惜怎麼也是不破碎。顯然這樣的攻擊要擊破這陣法,還要花一定時間。

不過白虎部落,可是等不了這麼久,頓時兩個一直沒有動手的不朽期巔峰的聖武終於開始動手了。心神一動間,身體一晃,法相神通施展出來,立刻化成身高萬丈的巨人,一個手握大刀,一個手握長槍,長槍光芒一閃,化成一柄大鎚。

兩人虛空走動,彷彿天地都在搖動,舉手投足之間,天地應和,轟鳴,顯然是達到天地一體的境界,一步跨出就是來到陣圖上邊,大刀,大鎚向著黑白二氣形成的圖,狠狠劈了下去。大刀大鎚所過,法則本源涌動,彷彿一方天地壓迫過去。

就是那黑白二氣形成的太極圖,都是硬生生的壓迫低了幾丈。王天臉色大變,大陣居然有一種立刻就要破碎的感覺。立刻喝道:「誰去攔住那兩人,否則大陣被破,就是完了。」心中暗暗擔憂,那白澤怎麼還不到來。

話音一落,雪山姥姥大聲說道:「兩個不朽期巔峰高手,姥姥也可以全力出手大戰一場了。」話音一落,立刻衝出陣法空間,來到高空,拳頭揮舞,頓時兩個充塞天地的拳頭直接就是轟擊過去。瞬間變得無比巨大。

「轟、轟」,的兩聲巨響,彷彿天地都是震動不休,兩個拳頭被那大刀,大鎚直接轟碎,大刀、大鎚也是被震飛出去。無盡亂流橫飛,黑白二氣的圖形震蕩的更是厲害起來。就在同時白虎印,還有無盡法寶,神兵也是轟擊下去。

雖然雪山姥姥擋住了兩個不朽期巔峰的高手。大陣還是在亂流的衝擊下,無盡法寶、神兵、術法的轟擊下,「嘩!」的一聲破碎了。頓時白虎部落的人歡呼一聲,直接就是想著陣法內的暴虎部落中人衝殺過去。暴虎臉色發白,暴虎部落難逃一劫了。

手中大鎚舉起大聲喝道:「隨我殺,殺一個夠本嗎,殺兩個有賺。」頓時幾百萬暴虎部落中人,包括了受降過來的長蛇部落,爆熊部落中人。都是向著四面衝殺過去。頓時法寶撞擊,術法橫飛,神兵揮舞,慘叫聲、兵器交擊聲,法寶撞擊聲,爆炸聲連城一遍。

血灑長空,殘肢斷臂四處飛濺,殘缺的法寶,斷掉的神兵都是不停掉落。屍體也向雨點一般落下。戰鬥立刻達到白熱化的程度。不過暴虎部落實力相差太遠,不消片刻,就被白虎部落中人分割包圍。形勢岌岌可危。

戰場之中,暴虎大鎚揮舞,幾乎每一錘轟擊出去,就是砸死很多神武,仙武。就在這時幾個聖武衝殺過來,其中就有不朽期的高手。神兵揮舞,似乎五顏六色的光芒激射過來,彷彿大道交織一起,向著暴虎絞殺過來,三招兩式過後,暴虎就是被壓制住,落入下風,身上不停出現傷口,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身損。

那邊木青樹枝揮舞,每一擊都是橫掃一遍,無盡細絲刺出直接就是擊殺無數人。就在同時,幾個聖武衝殺過來,法寶轟擊,神兵揮舞,彷彿大道符文轟擊,擋住了木青的攻擊,立刻戰到一起,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

同時鳳舞五色火光四處絞殺,遇上的,就是被直接滅殺,化為飛灰,先天離火旗舞動,彷彿無盡火海出現,立刻燒死無數人馬。頓時被聖武發現,立刻幾個聖武圍攻過來,法寶翻飛,神兵劈砍,一時間難分勝負。

霸王龍也是橫衝直撞,雙手揮舞間,無盡靈氣凝聚出來的霸王龍。四處衝殺,撞死、撞傷一大片。立刻就被幾個聖武圍攻起來,頓時如山似岳的法寶轟擊下來,無盡的神兵絞殺過來,立刻和霸王龍戰鬥到一起。

金毛吼彷彿一道帶有雷電的金光,所過之處法寶破碎,神兵擊飛,術法毫無效果。撞死一個個白虎部落的神武。頓時被那聖武發覺。圍攻過來,可是金毛吼也不正面迎敵,四處逃串,向著軟處下手。死在他手下的人越來越多。

王天也是身法如電,舉手投足間,就是轟碎一個有一個白虎部落的高手,哪怕聖武也是一拳轟碎,速度達到極致,似乎不見人影,只見法寶,神兵、人體不停爆炸,成為血霧、碎片。立刻引起聖武高手的重視。被聖武高手圍殺。

這時戰鬥已經混亂到了極點,不過慢慢就被白虎部落控制住了戰場的形勢,聖武高手都是向著高空打去,幾乎暴虎部落一方人馬,每個聖武都是被幾個聖武圍攻,戰鬥力強悍一點的王天、木青、暴虎、霸王龍等人都是被不朽期聖武關照起來。

這時戰場的形勢已經有了根本的改變,暴虎部落完全被圍殺,那是毫無疑問的問題。老白虎終於放心下來。就在這時猛然間,無盡鼓聲響起,隱隱間無數大軍慢慢飛來靠近,又有萬千凶獸隨行。殺氣騰騰直衝雲霄。

剛好覺得勝券在握的老白虎臉色變了。這是什麼情況,只見四面八方凶獸怒吼,幾乎不亞於百萬,都是神武以上的修為。聖武、准聖都有很多。那些士兵身穿黑色鎧甲,軍旗招展,上書秦、王二字。

所有士兵最低都是靈武以上級別,人數不少於幾百萬,一個個血煞之氣衝天。顯然就是朝廷大軍。老白虎高高飛起,大聲喝道:「來者何人,白虎部落辦事速速離開,不然就是和白虎部落作對。」

話音一落,凶獸之中走出一個壯漢,正是那牛奎,大聲說道:「管你是什麼部落,摧毀十萬大山,滅殺我凶獸一族無數兒孫。豈作罷。來人給我沖。」那邊士兵之中一聲長笑發出:「好大膽子,圍攻我家侯爺,就是造反,格殺無論,大秦無敵,給我殺!」

話音一落,士兵排著整齊的方隊,駕著雲彩殺了過來。老白虎都是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變化。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頓時大手一揮,出來留下一部分繼續絞殺暴虎部落的人馬以外,其他人都是調轉方向,向著凶獸,士兵衝殺過去。同時發出求援的信息,讓四長老黃虎帶領大軍前來會戰,消滅一切向白虎部落挑戰的人。

大戰一觸即發。他們這一換了方向,被殺的幾乎沒有反手之力的暴虎部落中人,總算感覺壓力小了一點。這時候王天正在被一個不朽期初期聖武高手,和兩個聖武初期巔峰的高手圍攻。

不朽期就是不一樣,肉身不朽,就是王天的拳頭轟擊到那人身上也是效果不大,不朽期高手的肉體,哪怕最弱的都是聖器級別。更何況那人身上法則本源涌動,排擠一切其他法則,身邊百米彷彿就是形成他的領域一般。

就是王天攻擊進去,也是覺得難受至極,速度力量都是削弱不少。那人手舞寶劍無盡劍氣形成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彷彿大道符文閃耀,交織一起,向著王天轟擊過去。

又有兩個聖武,一個用刀,一個用鐧,合力齊功,無盡法則本源,氣勁四溢,也是形成一道道光芒。破開虛空,就是空間都是坍塌起來。不停向著王天轟擊。

王天拳頭揮舞,整個人彷彿和天地合一,每一拳,拳勁四射,化成無盡大道符文轟擊過去,彷彿一方世界碾壓過去,即使這樣,依舊只能堪堪擋住三人的攻擊。那不朽期高手對王天的壓力太大了。一招一式玄妙異常。

更厲害的是每一次寶劍和王天拳頭碰撞,都是刺破王天拳頭,擊碎王天拳頭骨骼。凌厲異常,若不是吞噬樹生命力不停補充。瞬間就是恢復,王天早就戰敗了。幾乎不朽期高手就是壓著王天打,另外兩人的攻擊,那就是大大幹擾王天的攻擊節奏。

這種情況下,王天不要說擊殺對手,就是保命都是困難。哪怕王天毫不防守,儘力攻擊,幾乎就是不放過任何一次機會。每一次絕殺那兩個聖武的招式,都是在危機的時候被那不朽期聖武擋住。不但沒有擊殺那兩個聖武,反而身上留下一道道,不容易消失的傷痕。

漸漸的王天越來越困難,幾乎只有招架之功,毫無反手之力,這時,王天終於躲避不及,被那不朽期聖武,一劍刺穿身體,一股股強橫的劍氣,法則本源在體內衝撞不停,王天神色大變,這幾乎要老命了。同時其他兩個聖武的大刀,長鐧又是擊殺下來。彷彿就要擊殺王天。

王天大喝一聲:「斬仙飛刀!」話音剛落,立刻斬仙飛刀飛出,定住了三位聖武,白光閃耀擊殺過去,。兩個聖武初期的高手的腦袋立刻掉落。頓時身損,剩下的不朽期高手,雖然也被斬仙飛刀劈中,「滋、滋、滋」,的響聲不斷,脖子被劈進一半,就是抵擋住了。斬仙飛刀的白光都是被他硬生生的逼了出來。

大喝一聲:「厲害!」那不朽期的聖武立刻遁走。王天都是一愣,這是第三次斬仙飛刀失手,還在正面被破。王天明白了,斬仙飛刀也不是無敵。心神一動間,又是定住那聖武,白光繼續斬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