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躲避已來不及,眾人都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前方。

如此近距離,恐怕眼前這紅雲前輩所釋放出來的攻擊招式,能一瞬間將附近一些的修為的人,直接震死。

不過他們根本沒來得及反應,紅雲老頭手中大劍一揮,龐大能量釋放。

半空中瞬間凝聚成一把萬米巨劍,朝邪凌天,芊芊,青青三人頭頂劈去,速度極快。

不過當紅雲老頭劈出這一劍時,他整個人不由皺起眉頭,心中很疑惑,這到底是為何?

怎麼總感覺哪裡不對勁,黑髮青年面對他如此驚人的最強招式,竟還能如此鎮定?

不僅黑髮青年如此,就連他身後兩個少女,也沒任何反應,這一點都不符合常理,不太對勁。

兩個少女都是四重皇級修為,以這樣的修為,即便他發起突襲,兩個少女也絕對有時間反應過來。

可從現在兩個少女的反應來看,她們顯得有些不太正常,就這樣站在原地?

沒躲避,也沒有使出任何抵擋的招式,眼睜睜看著從天而降的巨劍劈砍而來,到底是為何?

紅雲老頭疑惑時,從天而降的巨型能量大劍,已劈砍到邪凌天,芊芊,青青的身前。

見黑髮青年,兩個少女還愣原地,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他眼孔一縮,目光死死盯著邪凌天身上。

眨眼間功夫,轟隆一聲巨響,從天而降,氣勢驚人的能量巨劍猛然靜止空中。

頓時紅雲老頭,以及那些圍觀的雇傭兵團成員們,見到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心中無比震撼,感到不可思議,為何從天而降的能量巨劍,靜止於空中!

當眾人看清眼前的這一幕時,都徹底傻愣在那裡,只見邪凌天黑色右爪舉起。

竟直接抓住那柄從天而降的能量巨劍,見這一幕,紅雲老頭不敢怠慢,一聲怒吼,氣勢毫無保留。

能量巨劍上釋放出更加驚人的龐大能量氣息,但即便如此,從天而降的能量巨劍。

依舊不能襲落而下,仍舊被黑髮青年抓在手裡,見到眼前一切,紅雲老頭在也無法保持平靜。

「不!這,這怎麼可能,我的最強攻擊招式,你,你竟赤手空拳,抓在手裡,就算七重皇級修為的強者,也絕不可能如此輕描淡寫抵擋下來,難,難道你是八重皇級修為…」

紅雲老頭在也無法保持平靜,上頭交代此任務給他執行,紅雲老頭自信心滿滿的來到渦豐城。

本以為只是來這邊隨便待一段時間而已,畢竟沒有任何人會傻到這樣的地步。

好不容易從渦豐城裡逃走,得知雇傭分部下達絞殺他們的任務,他們又怎可能回來送死。

就算回來又如何,以紅雲五重皇級,莫說在渦豐城,就算在附近幾個城,也是頂尖強者!

本以為是手到擒來的簡單,可結果卻出乎眾人預料之外。

紅雲老頭沒想到,在這樣偏僻的城鎮里,居然還有這麼不怕死的人,竟還敢回渦豐城,不僅回來了,此人還如此強!

正當紅雲老頭一臉震撼時,更加令人崩潰的事,發生在他的面前。

只聽咔嚓,咔嚓…破碎響聲傳來。

無論是紅雲老頭,還是那些圍觀的人們,見到前方發生的事,都倒吸冷氣。

張坊雇傭兵團四十多名成員,早就嚇得雙腿發軟,他們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

想起之前他們所說過的話,心中不由來的一陣后怕不已,幸好團長阻攔我們,否則不堪設想!

只見被黑髮青年抓在手裡的那柄能量巨劍,不僅沒能劈砍下來,被抓到的地方,出現龜紋裂痕。

裂痕不斷朝四周蔓延而開,裂痕蔓延速度越來越快,幾乎一瞬間遍布劍身。

砰的一聲脆響,在所有人目光注視下,只見能量巨劍一下破碎,化作白色光點,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見到邪凌天赤手空拳將其最強招式擊碎,他也明白到雙方實力差距有多大。

另外一邊,在看向邪凌天,他似乎已玩膩,不打算跟紅雲老頭繼續浪費時間。

就在紅雲老頭轉身想逃的那一瞬間,身後傳來嗖的一聲,感覺一個身影出現身後,紅雲心一驚。

下意識轉回頭,朝後方看去,可還沒等他回頭看清身後發生什麼,只見一個黑色龍爪,直接將他的臉部抓住。

被人猛然抓住臉部,一股莫名恐懼感,遍布心頭,內心無比彷徨。

不過紅雲老頭的反應速度極快,他被人抓住腦袋,第一時間手持大劍,朝著身前刺去。

可還沒等大劍刺到,轟隆一聲巨響,紅雲老頭只覺得手臂一陣發麻,失去所有知覺。

不過片刻之後,鑽心裂肺的刺痛,不斷從胳膊上傳達而來,鮮血狂涌而出。

意識到握著大劍的右手,連同整個條胳膊,已被人直接打斷,紅雲老頭髮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而遠處那些看熱鬧的六星雇傭兵團,七星雇傭兵團,八星雇傭兵團的成員們。

看到眼前那一幕,都嚇得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他們見過各種戰鬥方式,這種戰鬥方式卻從未見過。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過,當紅雲老頭一劍劈砍過來時,黑髮青年竟會這樣做,黑髮青年並不是斬斷紅雲老頭的手臂。

而是伸出左手,直接抓住紅雲老頭的胳膊,根本不容他思考。

幾乎在一瞬間的時間,紅雲老頭根本沒弄清怎麼回事,握著大劍的胳膊,就這樣硬生生被黑髮青年給扯下來。

絲毫不費吹灰之力,要知道紅雲老頭,那可不是尋常之人。

紅雲老頭可是五重皇級修為強者,當修為提升的同時,能量增加,身體強硬度也自然而然的變強。

但就是這樣五重皇級修為的紅雲老頭,身體在黑髮青年面前,竟不堪一擊!

黑髮青年輕描淡寫就將他的整條胳膊給撕下,張坊雇傭兵團的四十多名成員,包括團長楊沖在內。

見黑髮青年隨手將紅雲老頭的胳膊撕下,丟在一旁,只感到一陣陣頭皮發麻。

不過邪凌天根本沒在意遠處圍觀的那些人在想什麼,他至始至終都一言未發。

紅雲老頭卻按耐不住,一股危機感遍布心頭,自從成為雇傭兵的成員之後,他還從未如此恐懼過。

死亡氣息遍布心頭,若事情繼續這樣發展下去,他肯定會被殺死,為保命,他忍不住驚吼道。

「閣下,您,您擾我一命,紅雲知道錯了,之前不該對閣下如此無禮,啊…」

還沒等紅雲老頭把話說完,只聽咔嚓一聲,紅雲老頭的臉部被黑色龍爪抓著。

他根本看不到周圍發生什麼,可突然一下紅雲老頭感覺到手臂一陣發麻,內心變得更加驚恐不安。

紅雲老頭也明白自己的另外一條胳膊,恐怕也被人斬掉了,很快鑽心的疼痛從手臂上傳來。

紅雲老頭緊咬著牙關,強忍著手臂上的痛楚,這回的他,態度比之前態度更加誠懇。

「尊敬的閣下,您,您聽我說,紅雲不過是五重皇級修為而已,像我這樣的廢物,相信閣下能輕而易舉就解決,但閣下可否想過,我是雇傭兵的人…」

紅雲老頭為活命,不斷求饒。

咔嚓一聲,紅雲老頭右腿瞬間失去知覺,遠處圍觀的雇傭兵團成員們,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任何人敢出聲,沒人敢動彈,沒人敢離開,完全目瞪口呆注視著前方發生的一切。

意識到自己的一條腿被撕下,紅雲老頭更加驚慌,他語氣中滿是顫抖,急忙說道。

「閣下,求求您饒我不死,為我這樣一個廢物,與雇傭兵為敵,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在場許多雇傭兵團的成員們聽聞此番話,都嚴肅點頭,正如紅雲老頭所說。

他實力在別人面前可能很強,但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他就可能是廢物,就比如說在這黑髮青年面前。

之前見黑髮青年單手抓住紅雲老頭所釋放出來的招式,將其捏碎。

眾人就感覺得出來,紅雲老頭和黑髮青年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強者,殺紅雲老頭對黑髮青年來說或許很簡單。

不過紅雲老頭就算修為在弱,他好歹是雇傭兵的人,這樣將其殺死,無疑是在挑釁雇傭兵。

雇傭兵遍布整個元蒼大陸,絲毫不亞於煞靈族,得罪這樣的勢力,可不是明智之舉。

就在眾人驚恐不已時,突然天空中出現三道身影,以極快速度朝這邊飛行而來。

一眨眼的功夫,那三個身影已出現半空中,看著空中三團黑霧身影,眾人眼孔頓時一縮。

只見半空中的三個黑霧身影,掃視向地面上的那些人,見目光掃視而來。

幾乎在場所有圍觀的人們,都下意識低下頭,不願與空中那三人目光對視,沒想到竟然是他們!

煞靈族的強者,竟出現在渦豐城裡,從三人身上氣息來判斷,這三個黑霧身影,最起碼都是三重皇級的強者。

煞靈族的三名靈皇出現於此,絕對沒有什麼好事,還是少惹為妙。

凡有屍體的地方,都會有煞靈族的身影,沒想到煞靈族的成員這麼快就來了。

還一下來三個靈皇強者,那三個煞靈族的靈皇,並未在意是什麼人在此打鬥。

三個靈皇目光注視著地上那三重皇級修為男子的屍體,就是之前被紅雲老頭抓過來,被凌天一拳打爆腦袋的那具屍體。

其中一名靈皇一翻手,手裡握著一條釋放著黑色氣體的鐵鏈,只見其直接將鎖魂鏈拋出,鎖魂鏈朝著那具三重皇級修為的屍體勾去。

可就在這一瞬間,叮噹一聲巨響,只見鎖魂鏈被擊飛回去,眾人看清眼前所發生的事,都無不例外呆若木雞!

(天津) 在遠處的六星雇傭兵團,七星雇傭兵團,甚至八星雇傭兵團的成員們,誰也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一時之間眾人都看傻眼,不敢置信注視著邪凌天,芊芊,青青的方向。

莫說那些圍觀的雇傭兵團成員們,就連半空中三個黑霧身影,他們也沒有想過,黑髮青年突然做出如此瘋狂之舉,這傢伙難不成還想與我們為敵?看來是活膩了不成?

金屬交鳴,只見鎖魂鏈被擊飛回來,三個黑霧身影同時一驚,身上釋放出龐大氣息,鎖定在邪凌天的身上,為首一名黑霧身影冷笑道,「小子,不知你想幹什麼?找死…」

為首那名黑霧身影剛把話說完,身邊另外一個黑霧身影,突然見到邪凌天身旁驚魂未定的招待員小姐,心中一驚,急忙小聲提醒道,「王越,別輕舉妄動,難道你們沒發現…」

經過身旁那名黑霧身影的提醒,其他兩名黑霧身影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心中很是驚訝,感到不可思議,他們怎也沒有想過,眼前黑髮青年的膽子如此大,敢對雇傭兵出手。

即便他們身為煞靈族的成員,也不敢隨意對雇傭兵的人出手,畢竟雇傭兵的勢力,絲毫不亞於煞靈族,另外一個黑霧身影嚴肅道,「怎麼辦,不如我們先避一避,等結束在…」

還沒等那黑霧身影把話說完,為首黑霧身影王越,一臉不悅,陰沉的說道,「就算這屍體是雇傭兵的成員,那又如何,按照規矩,凡是屍體,都歸煞靈族擁有,誰敢違逆?」

聽聞為首的黑霧身影說出此番話,其他兩名靈皇都嚴肅點頭,正如他所說,在元蒼大陸上,任何人都畏懼煞靈族,就算眼前黑髮青年在怎麼猖狂,想必也不敢與煞靈族為敵。

其他兩名黑霧身影,聽此番話,他們也變得有些底氣,這黑髮青年已招惹雇傭兵的勢力,就算在給他一個膽子,相信他也不敢招惹煞靈族,誰都不敢同時得罪煞靈族和雇傭兵。

無論黑髮青年身後是什麼勢力,相信他也不會做傻事,打定主意,為首的黑霧身影一聲冷哼,指向邪凌天等人,不屑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難不成想與煞靈族為敵!」

遠處圍觀的眾人們,聽到黑霧身影自報身份,他們都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果然這三個黑霧身影都是煞靈族的靈皇強者,可就在靈皇剛說出此番話,一股極度邪惡氣息蔓延而出。

邪凌天身上所釋放出來的邪惡氣息,一下朝著半空中那三名黑霧身影方向涌去,將其籠罩在其中,誰也沒有想過,黑髮青年的膽子如此大,這分明就是挑釁煞靈族的威嚴。

本來三名靈皇臉色有些陰沉,不過被這股極度邪惡氣息猛然籠罩,他們三人頓時頭皮發麻,一臉不敢置信,身為煞靈族成員,他們一直以邪惡之威,令人聞風喪膽,可沒想到…

他們三人都覺得,他們所釋放出來的氣息,非常邪惡,可當邪凌天釋放出來的氣息,鎖定在他們身上時,他們三人內心無比驚慌,從未感覺到如此驚人的邪惡氣息,令人難受。

就算是煞靈族裡的靈帝強者,也絕對沒有如此邪惡的氣息,他,他究竟是何人,竟釋放出這般可怕氣息,三名靈皇強者,身形逐漸清晰,他們臉色煞白,一臉不敢置信。

為首的靈皇王越,他沉默片刻,嚴肅萬分的說道,「我們並有意非要與你為敵,那具屍體對你沒有任何用處,相信你也不會為一具屍體,跟煞靈族為敵,這可不是明智之舉。」

感覺到凌天身上所釋放出來的龐大邪惡氣息,靈皇王越猜測,黑髮青年絕對不是等閑之輩,於是語氣緩和不少,更像是在勸說邪凌天,讓他知道與煞靈族為敵可不是明智之舉。

可任誰都沒有想到,就在為首的靈皇剛說出此番話,只見邪凌天轉頭看向芊芊,青青兩女,一臉平靜淡定的說道,「這三人,都必須得死,不讓他們三人離開這裡。」

芊芊和青青兩人聽邪凌天說出此番話,她們也沒有絲毫怠慢,同時一聲輕喝,體內釋放出龐大能量,芊芊釋放出自然武道旋風,而青青則釋放出自然武道冰魄,所有人都一驚。

感覺到兩女釋放出來的龐大氣息,他們臉上滿是驚愕,從未想過這兩個看似柔弱的女子,修為竟如此驚人,最驚訝不已的人,莫過於煞靈族的三名靈皇,他們三人神色大變。

他們方才來到這裡時,並未釋放出神識探視邪凌天,芊芊,青青的修為,一直以來他們只要以黑霧身形的方式,現身在眾人面前,別人見到他們都會畏懼三分,不敢反抗。

因黑霧身形的方式現身,凡元蒼大陸上的人,都知道這就是煞靈族的成員,沒人敢輕易得罪煞靈族,沒想到今天在這裡遇到不要命的人,明知他們是煞靈族成員,依舊如此。

許多平日里膽子裝做很大,裝作不要命的人,在煞靈族的面前,都得老老實實站著,不敢囂張,三名靈魂從方才一開始,就可以清晰感覺得到,眼前黑髮青年並不是在假裝。

眼前黑髮青年真的絲毫沒有畏懼煞靈族的名號,不僅如此,就連站在黑髮青年身後的兩個少女,聽聞他們三人是煞靈族的成員,也一點都不為所動,眼中沒有表露出一絲波瀾。

直到這一刻,三名靈皇才開始後悔,以前他們都無視對方的修為,即便修為比他們強的人,也不敢對他們怎麼樣,久而久之,煞靈族的成員們,都養成傲慢,瞧不起人的性格。

就像方才來到這裡,見到地上躺著一個三重皇級修為強者的屍體,他們也並不在意,本以為能隨便將屍體帶回煞靈族領賞,可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他們三人預料之外。

尤其突然發現,遠處那兩個少女的修為,都比他們三人強,三人不敢絲毫怠慢,一股不祥預感蔓延心頭,頭一次有這種感覺,若不快速離開這裡,他們三人極有可能命喪於此。

他們本應為維護煞靈族的尊嚴,與眼前的人戰鬥才對,可三名靈皇發現,他們慣用的招式,在黑髮青年他們面前,起不了任何效果,尤其這股邪惡氣息令他們不寒而慄。

三人準備離開,不僅三名靈皇如此,就連附近圍觀的那些煞靈族成員們,突然見到芊芊,青青兩人釋放出武道,他們心頭也蒙起退意,想退出更遠的距離,在觀看,或離開。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只見芊芊,青青兩女一揮手,輕喝一聲,兩股龐大能量,凝聚成一個巨型結界,將方圓數十里籠罩在裡面,頓時所有圍觀的人們,一時之間都傻眼。

他們內心無比驚慌,不過最著急的人,還是那三名靈皇強者,見到兩名四重皇級修為強者,直接將方圓數十里內籠罩住,他們想逃已來不及,三名靈皇臉色越發陰沉扭曲。

張坊雇傭兵團的四十多名成員,在就被眼前所發生的事,嚇得不敢動彈,他們萬沒想到,黑髮青年如此瘋狂,不僅擊殺雇傭兵的人,看這架勢,連煞靈族的人,他也不放眼裡。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見過瘋子,卻從未見過如此喪心病狂的瘋子,同時得罪煞靈族和雇傭兵,無論他身後是什麼勢力,恐怕都不敢同時得罪這兩個勢力,可這瘋子卻敢!

「閣下,你,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最後在奉勸你一句,千萬別與煞靈族為敵,否則無論你躲在元蒼大陸哪個角落,都會被煞靈族的強者殺死!你若將那具屍體交給我們…」

為首的靈皇故作鎮定,臉色嚴肅對著邪凌天的方向怒斥道,可他們又怎知邪凌天是什麼人,聽聞此番話,只見邪凌天一翻手,噬魂錘出現手中,身形一閃來到那具屍體前。

根本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砰的一聲悶響,噬魂錘砸在那具屍體上,黑火瞬間蔓延屍體,一團白色氣體參雜著厲叫聲,眨眼的功夫,殘缺靈魂便徹底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