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方恆最後那句話,連出劍的資格都沒有。

這真的是太狂了,只是同時,這也太讓眾人興奮了!

誰能有這等張揚姿態?

放眼武天域,除了方恆,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方師兄,真是厲害啊。」

高台的邊角之處,這時候的龍玄激動的對著黃天說道,很顯然,方恆的這種姿態,已經完全把他鎮住了。

「呵呵,別那麼大驚小怪,這只是開始而已。」

黃天卻是笑道,「你是沒看見方師弟當年被稱為方無敵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方師弟,才是真正的震天動地。」

「是嗎!」

龍玄的眼神更加激動了,「那看來,方師兄的無敵名號即將要再次掀起了。」

「我相信會的。」

黃天點點頭,眼神中劃過了一道精光,他是見過方恆那種無敵於天下的氣概和豪情的,那個時候的黃天就知道方恆的未來不可限量,走到今日,看到方恆種種表現,他更確定了這一點,無敵之名,必然會回歸到方恆頭上!

轟轟轟!

就在四周的人都被方恆的姿態震撼的時候,高台上的劇烈對撞聲也開始響起了,只見這時候的衛虎和丹靈,已經對撞了數十次,丹靈的嘴角都已經流出了鮮血,衛虎的氣息也很是虛浮,眼神中滿是意外之色。

「連聖武世界的根基力量你都敢拿出來和我拼,你這是瘋了么?」

「哼,殺!」

丹靈卻是冷哼一聲,下一刻就操控著巨大的丹爐向著衛虎衝過去了。

衛虎也是眼神一冷,身體猛然一動,直接就到了丹靈的丹爐之旁,手掌對著丹爐就拍了出去!

轟!

高台震動,強大的能量波動不停散發出來,這一瞬,衛虎的嘴角都是溢出了一抹鮮血了,當然,在丹爐背後的丹靈口鼻都已經流血,樣子比衛虎要慘烈許多。

「她這是要幹什麼?」

同樣,這時候暗中觀察著丹靈的方恆也是眉頭皺起來了,他能看出來,丹靈這時候就和那衛虎說的一樣,在不停地犧牲自己的聖武世界力量進攻,這已經是在自掘墳墓了。

「我就不信!」

就在方恆疑惑的時候,這時候的衛虎也是冷冷喝了聲,下一刻身體在動,手掌再次對著丹爐拍了過去!

轟!

爆炸聲再度傳出,這一次,丹爐之後的丹靈直接張口噴血了!氣息一瞬間弱到了極點!

只是丹靈,依舊不認輸!

這一下,四周的眾人也都是驚呆了,他們不知道,丹靈怎麼這麼瘋狂。

就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丹靈卻是冷冷一笑,手掌一動,一顆丹藥就直接到了她的嘴巴里。

嗡嗡嗡!

強烈的震動聲響起,只是一瞬,丹靈的氣息就開始飛速的恢復了,同時在眾人的感應中,丹靈那破碎的聖武世界,在這一刻多得到了極為迅速的修復!

如此事實,讓場中的人都是驚呆了,方恆也是眼神一下收縮起來,「高階聖丹?」

四個字從方恆嘴巴里吐出,頓時,全場的人也都是身體顫抖起來,衛虎更是一瞬間就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

「就是高階聖丹。」

丹靈這時候一笑,轉頭看著方恆道,「這東西,我多的是。」

來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雲軒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聽到了丹靈的話語,這時候場中的眾人也都是說不出話來了,只是眼神中的驚駭,卻濃郁到了極點!

高階聖丹都有的是!那這丹靈的背後,是什麼強大的存在?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敢這麼硬拼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高階聖丹,的確厲害,不過,你這麼硬拼,也是沒好處的。」

「沒好處也要拼,反正我不想輸。」

丹靈笑了笑,看向了面前的衛虎,「特別是對你,我更不想輸了,之前對付你,你可是沒少讓我受傷。」

「你這也算比武?」

衛虎這時候則是冷冷道,「一受傷就吃丹藥,這和作弊有什麼區別?」

「這話說的不對。」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第一名武帝卻是淡淡說話了,「劍修,用的是劍,刀修,用的是刀,那煉丹師,當然是要用丹藥來作戰了,這一點是共識,如果不是的話,那剛才丹靈吃丹藥的一瞬,神機大人就會阻止了。」

「不錯。」

神機這時候也是點點頭道,「這一輪,不限手段,不限寶貝,自然,也不限制丹藥。」

聽到這話,高台上的天才也都是眼神一閃,心中有了股慶幸,那些之前被淘汰的卻都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後悔之色,他們有丹藥,卻不敢用,就怕觸犯規則,現在看來,這個規則卻根本沒有,那他們當然悔的腸子都青了,要是之前吃了丹藥,他們不一定會輸的。

「我知道你們不甘心。」

就在這時,神機似乎洞穿了所有天才的想法一般,淡淡道,「但這隻能怪你們沒有那個膽量使用,其他的,再也沒別的理由。」

聽到這話,那些後悔的天才也都是一愣,下一刻也都是露出了苦笑之色,點了點頭。

確實,他們本就是敗者,再敗的那一刻,他們明明有機會能嘗試一下吞吃丹藥的,要是那個時候吞吃丹藥,就算違反規則,他們一樣是被淘汰,偏偏,那時候的他們都來不及想這些,都被規則束縛住了,那隻能怪他們沒有打破規則的勇氣。

「丹靈,你現在雖然有高階聖丹在手,但是你的根基還是很虛弱,而你面前的這位,力量卻很穩固,也就是說,再打下去,你們就是打個十天十夜也不一定能分出勝負。」

武帝這時候道,「所以我覺得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你覺得呢?」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再次一愣,意外的看向了武帝,誰都沒有想到武帝會和丹靈說這種話,好像他們以前就認識一樣。

「武帝,你認識她么?」

就在這時,神機也是意外的看向了武帝,直接問道。

「認識。」

武帝這時候淡淡道,「這位丹靈小姐,是煉丹師公會外域總會的會長女兒,我曾經受傷,去煉丹師公會總會求葯,那時候就認識了。」

「什麼!原來是煉丹師公會的會長女兒!」

「怪不得手筆這麼大!高階聖丹都有的是!」

四周的觀眾此刻都是驚呼起來了,方恆這時候也是愣住了,下一刻就看向了丹周。

「別看我,方兄,小姐說了,她來這裡參加考核大會,就是要保密身份的,這可不是我故意瞞著你。」

丹周苦笑道。

「是么?那這麼說來,你來這裡參加考核大會還不是主要目的了。」方恆也是笑了,「你的主要目的,應該是保護她?」

「是的。」

丹周撓了撓頭,「這可是個苦差事。」

「嗯。」方恆點點頭,「不過我不明白,當初我遇見她的時候,她正在被一群人追殺是怎麼回事?」

「這個嘛,簡單來說,就是小姐看中了一個家族培養了上千萬年的藥材,然後潛伏進去,偷走了。」丹周苦笑道,「那個家族發現之後當然大怒,所以發出懸賞領找殺手追殺小姐。」

「原來是這麼回事!」方恆也是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有些不對,這丹靈的父親是煉丹師公會會長,按照道理不缺藥材吧,連高階聖丹她都有這麼多,千萬年藥材雖然珍貴,但她竟然偷?」

「這個…只能說小姐性子比較機靈了。」

丹周苦笑更濃,方恆聽到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笑著點點頭表示理解。

他知道,丹周話說得好聽,什麼性子機靈,說的直接一點,這就是丹靈故意找刺激,當然,就這一點也能看出,丹靈平日里在煉丹師公會總會是很憋悶的。

「當然,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就在這時,丹周再次對著方恆說道,「那個家族的藥材,我們煉丹師公會已經賠了。」

「嗯,這是應該的。」

方恆點點頭,人家一個家族好不容易培養出來這麼一個珍貴藥材,眨眼就被搶走,換成誰誰不急?煉丹師公會能體諒這一點,做出補償,就能看出煉丹師公會大體風氣還是很正的。

「沒必要繼續下去?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高台上的丹靈也是對著武帝說話了,「你是想讓我認輸么?」

「我自然是不想讓你認輸的,但事實是,再打下去,你們也分不出來勝負。」

武帝這時候道,下一刻就看向了衛虎,「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你說得對。」

衛虎也是冷冷道,「她要是有這麼多高階聖丹在身上,那我自然是拿她沒辦法。」

「那就算平局。」

神機淡淡道,「你們在各自挑選一個對手就行了。」

這話一出,武帝也是點點頭,看向了丹靈,「你覺得如何?」

「嗯,這也算公平。」

丹靈點點頭,「就算平局,我之後再找對手就是。」

說完,丹靈就身體一轉,直接回去了,衛虎也是臉色難看,卻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他清楚,他現在是什麼都不能說的,很簡單,他面前的這個丹靈,身份實在是太尊貴!

煉丹師公會會長的女兒,這個身份在武天域,當真就是最為頂尖的一種了!

畢竟煉丹師公會,是跺一跺腳,整個武天域都要晃上三晃的組織,其影響力,其勢力,全都無比之巨大,他衛虎就算是太古魔神傳人,平日里心高氣傲,只是面對這種真正的大人物,他還是不行的,那他當然要老老實實的。

就在這時,鐺的一聲傳出,卻是高台上的另外一場戰鬥,劍域的謝誠和殷飛的戰鬥也結束了。

戰鬥的結果,還是謝誠成功的穩固住了劍域第一名的名號,殷飛則是肩膀被謝誠的長劍洞穿,直接釘在了地面上。

「我認輸。」

不甘的三個字吐出,聽到了這話,神機也是一揮手,示意戰鬥結束,謝誠則是直接拔劍,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

場中的戰鬥,在這一刻停止了,場中的天才,都是目光閃爍,沒人在主動挑選對手,他們都在觀察著別人。

「嗯,現在這第九輪已經進行到中期了,所以,你們可以休息半個時辰。」

就在這時,神機淡淡說話了,「而我現在來為你們梳理一下暫時的名次,現在的第一,還是武帝,第二,萬道,第三,謝誠,第四離塵,第五鯊雲,第六道正,第七刀帝,第八狐雲,第九丹周,第十華月,第十一衛虎,第十二鶴九霄,第十三丹靈,第十四虛玄,第十五方恆,當然了,這個名次,只是簡單的梳理,不是最終排名,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們十五個,已經是前十五名了,之後誰第一個敗,誰的名次就固定在第十五名,之後以此類推。」

這話一出,高台上的眾天才也都是點點頭,眼神中劃過了一道凝重之色,他們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危險時候了,前十名的競爭,這一定是無比殘酷的,很簡單,現在高台上的天才,全都是高手,哪一個都不好惹。

時間就這麼飛快的在沉默中過去,很快,半個時辰的時間就沒了。

半個時辰之後,這時候的裁判神機淡淡道,「行了,休息時間已經到了,接下來,繼續吧,誰想戰鬥,誰就指名。」

聽到這話,高台上的眾天才都是沉默的點點頭,只是卻依舊沒有任何人主動出來挑戰,很明顯,誰都不想當出頭鳥。

「沒人么?」

就在這時,此刻的丹靈眉毛一挑,「沒人的話,我選了。」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也都是一愣,丹靈卻是根本不管那麼多,手指直接點向了狐雲。

「就找你,你出來吧,之前第六輪的時候,我也在你手底下吃了不少虧,現在是時候算賬了。」

聽到這話,狐雲也是眉頭一皺,下一刻就看向了神機。

「神機前輩,現在的戰鬥,是不用顧忌身份的吧。」

「不用顧忌。」

神機眼神一閃,淡淡道,「這是考核,參加的人,都是做出了自己選擇的人,做出了選擇,那就要承受風險,不管是散修,還是某個門派的少主。」

「也就是說,如果我把她殺了,眾聖宮會保護我?」

此刻的狐雲說道。

「當然。」

神機淡淡道,「不過,只是保護而已。」

「只是保護而已?」

狐雲不解的道。

「你總是要出去歷練,你總是要出去戰鬥,你總是要遊歷天下的,對吧。」

神機道,「那時候,眾聖宮總不能時時刻刻都跟著你保護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