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推銷去啊,賣出去一台就賣你十斤米啊!

「那你賣我點米啊,都是兄弟!」

「親兄弟明算賬,給你們個優惠,賣出去一台,賣你們二十斤米!每斤3000!可比別人多一倍的量哦!」

每斤米大概能出五六碗的米飯,每斤3000可比在小店中吃划算多了!

「行!你就給老子準備好大米吧!」

對於這些有錢人家的公子來說,錢就是個數字,買東西根本就不需要看價格!

……

「卧槽,什麼情況?」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拉斯維加斯門前。

蘇寧看著兩個壯漢迎賓頓時傻眼了,我特碼不是告訴過你們找女的漂亮的,波大腿長人美的那種嗎!你找兩個壯漢是什麼意思!

你這樣誰還願意來玩!

走到拉斯維加斯裡邊,蘇寧更是驚呆了。

整個賭場內空蕩蕩的,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在無聊的斗著地主。仔細一看,還都是賭場內的員工。

「今天掃賭了?」

「你說啥?」

不會啊,賭場在這個世界是合法的生意啊,怎麼可能來這裡掃賭呢?

難不成出了什麼事?

……

帝都中隱秘的一處場所中,一人正在撫琴。府內仙霧繚繞,看不清此人的長相。

「報,蘇寧已到達拉斯維加斯賭場。」

「繼續監視,隨時向我報告。」

「是!」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蘇寧連同吃貨四人組一同懵逼了,只是三五日沒來,這裡怎麼變成這副鬼樣子了。怎麼一個賭徒都沒有,今天不開門?

「哎,你,過來!」

蘇寧一眼就看到了上次被他無意間打擊報復而趕出迎賓界的小伙,揮手招呼他前來。

「蘇公子您終於來啦,快,去喊曾主管!」

小門童見到是蘇寧前來,興奮的不得了,急忙跑過來招呼。

要說這小門童可算是因禍得福,當初蘇寧一聲令下將他給炒了魷魚,本以為丟了份工作,卻沒想到曾賢直接安排他去賣好運茶。要說這好運茶賣的可真是火,一群迷信的賭徒來賭之前都會來上一杯,輸掉了褲子來一杯轉運,贏得缽體滿盆還要再來一杯,這叫旺上加旺!

什麼人最大方?

賭徒!他們喜歡的就是這種豪擲萬金的快感,享受的就是那種被人追捧的滋味。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及時行樂。他們是最大方的,興起了小費一把一把的仍。所以,這幾天下來小門童小費收了不少,腰包也慢慢鼓了起來。

只可惜好景不長,風光的拉斯維加斯被其他眼紅的賭場們給盯上了,聯合起來對抗拉斯維加斯。數家賭場聯合起來的力量當然不是拉斯維加斯可以抵擋的,很快拉斯維加斯的員工們便被挖光了,這個賣茶的小門童也再次回歸到了門童的崗位。

說到底,拉斯維加斯依靠的就是新奇的賭法和最新的營銷策略。賭法各個賭徒們早已經玩的滾瓜亂熟,只需要仿製幾副撲克牌即可。新型營銷策略則更加簡單,照葫蘆畫瓢還不是輕而易舉?順便將你的員工都給挖過來,看你拿什麼開店!

這就叫槍打出頭鳥!

我允許你賺錢,但是你不能太過分了。你把整個市場都搶了過去,我還怎麼混?當我混不下去的那一天就是你不好過的那一天!

為了自身的利益,降低抽成算什麼!只要顧客在,錢就在。顧客都沒有了,還賺個屁的錢。要那麼多的抽成有什麼用,沒有顧客屁都不是!

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幾家賭場果斷的聯合起來對抗拉斯維加斯,市場中違反市場規則就要被淘汰!

「蘇公子,您裡邊請!」

蘇寧也沒有客氣,邁步便和吃貨四人組走進了賭場。看到空無一人的賭場蘇寧有些震驚,在他出這些主意的時候就知道這種局面早晚會發生,只是他沒有想到其他的賭場會出手這麼快,這麼狠。

「蘇公子,您終於來了!」

曾賢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蘇寧給盼了過來,這兩天的生意逐漸下滑,到了今天徹底的都沒有生意了,可把他給急壞了。如今就盼著蘇寧能夠前來指點迷津,自己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我去,什麼情況?」

看到曾賢親自迎了出來,吃貨四人組異常詫異。雖然曾賢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他身後的人的實力非同一般。不看僧面看佛面,曾賢在賭場的地位頗高,賭場中鮮有人讓他能夠親自迎接。沒想到今天曾賢親自前來迎接蘇寧,要知道以前的蘇寧可是被隨隨便便扔出門外的角色啊!

「難道鬥地主真的是你發明的?」

陳喵喵後知後覺的看著蘇寧,忽然間想起了前些日子蘇寧所說的鬥地主是他發明的豪言壯語,難道那不是吹牛逼?

「你以為呢?」

蘇寧翻了個白眼,向曾賢走去。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結論,但是還需要聽他仔細的介紹一番,這事來的太突然了。

……

「情況就是這樣。」

曾賢一臉無奈的看著蘇寧,其實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的原因主要怪他,是他太得意忘形了。見到賭場生意那麼的好,曾賢頓時膨脹了,為了一舉打敗競爭對手,便用了一些小手段,派人跑到別的賭場門前拉攏顧客。

這一下就犯了眾怒,幾家賭場直接將曾賢派出來拉客的人打斷腿送了回來,然後放出話去,誰敢再來拉斯維加斯,後果自負!隨後便開始的瘋狂的強人,恐嚇。

只是不知為何,拉斯維加斯的後台直到現在也沒出面解決。

按理說曾賢這個老江湖不該犯這樣的錯誤,但是他最近有點得意忘形了。賭場生意火爆異常,自然要慶功,這小酒一喝,腦子可就不好使了。有人在耳邊那麼一提,曾賢便豪情萬丈,直接派人出動了。

……

「我就知道是這樣。」

蘇寧有點頭疼的揉著腦袋,畢竟雖然這些東西新奇,也就火一時罷了。等別的賭場抄了過去,雖然自己這邊也會留下很多顧客,但是大部分人還是會選擇比較方便的那一家。畢竟都是一樣的東西,沒必要非要在你家不可。

這樣下來,賭場之間還是會良性的發展,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場面。蘇寧本以為別的賭場只會抄襲一下自己的經營模式,沒想到被曾賢搞了這麼一出,如今顯得有些被動了。

「蘇公子,這事兒都怪我!」

曾賢垂頭喪氣的看著蘇寧,懊惱不已,都怪他自己馬尿喝多了不知道姓什麼了。要是賭場繼續這樣沒有生意,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啊,如今的他只能將所有的希望寄託於蘇寧身上。

「放心,這事兒交給我了。」

蘇寧沉思片刻,這事說解決起來也簡單,無非就是人手和顧客的問題,但是真正解決起來卻也沒那麼容易。

人手沒有了再招,顧客沒有了可就不好辦了。畢竟有著其他多家賭場的威脅,顧客不敢上門。即使你這裡有再好的服務,再新奇的賭法,顧客的生命安全都保障不了的話,誰還敢來!

不過這種威脅也只是威脅威脅普通人罷了,像吃貨四人組這種級別的人根本就無懼這些賭場的威脅。

開玩笑,你們算什麼東西?敢來威脅我們?說到底你們也只是些開賭場的罷了,就算你們身後的大人物出面也要對我們客客氣氣的,你們憑什麼的管我們?

因此,賭場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將一眾他們惹不起的貴族子弟們請到了他們的店中。但是只要能整倒拉斯維加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是,腦袋裡擁有著地球先進管理經驗的蘇寧也不是好惹的。你有資源,我的資源也不差,而我有的訊息則是你們想都想不到的。跟我玩陰的,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蘇公子,您看……」

見蘇寧許久未出聲,曾賢有些忍不住了,這可是關係到他身家性命的大事啊,可容不得半點失誤啊。

此時的蘇寧正在思考,有什麼方法能夠在不和其他的賭場撕破臉的情況下緩解這種情況,如今最關鍵的是怎樣讓這些賭場不再干預拉斯維加斯的客人。

「你家主子還不準備出面嗎?」

蘇寧有些奇怪,都已經被別人欺負到頭上了,店都快關門了還不出來主持大局?面對眾多賭場,一個小主管能幹什麼?

「我家主人說,全權交由公子您負責。」

「沃特?」

這一下蘇寧更加奇怪了,這人到底誰啊,怎麼把店交到自己的手上了。再說了,他就那麼肯定自己一定會管這些事情嗎。這家店我又沒花一分錢,也沒給你簽什麼協議。

我去!

到現在還沒有簽協議啊,萬一分紅的時候他反悔,自己還拿個屁的錢啊!回去就起草一份合同,讓曾賢帶回去簽了。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賭場的利潤非常的大,蘇寧捨不得放棄這一塊蛋糕。如今,只能盡全力挽救局面了。不過,自己現在一沒財力,二沒勢力,三沒實力,憑什麼跟人家斗啊!

媽的,這叫什麼事啊!

……

「小賢,你以前是在哪裡招的人?」

「呃,就是從北巷招來的。」

北巷,帝都著名的煙花之地。每日燈紅酒綠,鶯歌燕舞,眾多男人再次紙醉金迷,流連忘返,是令人慾罷不能的銷金窟。

「走,去哪瞧瞧。」

「蘇公子,恐怕……」

見曾賢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蘇寧頓時明白了。恐怕為了阻止拉斯維加斯找人,眾多賭場已經打點好各家妓院了。

「無妨,我就去看看。」

……

很快,蘇寧眾人來到了北巷巷口。

北巷中最為著名的便是怡紅樓,說道這怡紅樓,不得不吐槽一下這個世界起名的水平,那可真是低到令人髮指!

什麼怡紅樓啊,金鳳樓啊,滿春園啊,富貴賭場啊。

以一個現代人的視角來看,這些名字好土啊。不過誰讓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呢,出現代溝也是很正常的現象。

哦,對了。怡紅樓是眾多妓院中最為著名的一家,畢竟有著顏如煙的坐鎮。這位名滿帝都的女子,是怡紅樓縱橫妓界的法寶。

「哎,幹什麼的?不是說了讓你們滾回去么,還敢來,看來上次挨的不夠狠啊!」

剛進入北巷,一群拿著棍棒的人沖了出來,不懷好意的盯著一行人。

「蘇公子,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

這些人都是各大賭場派過來的打手,就是為了防止拉斯維加斯錢來招人。只要招不到人,就算有顧客前去也不會對你們賭場有多大的興趣,到最後還是會乖乖的回到我們的店中。

「無妨,讓這四個吃貨解決。」

蘇寧淡淡的開口,就這幾個小破打手,還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不知道我的兄弟都是些什麼人嘛!

「蘇寧,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啊。天天不給我們吃飽,還想讓我們給你解決問題,門都沒有!」

吃貨四人組也不是傻子,這種情況下,不敲蘇寧一頓竹杠,就對不起蘇寧這個黑心商人!

「一人一個肉夾饃!花錢買昂!」

「好嘞!」

三下五除二,一群不堪一擊的打手便被吃貨四人組解決了。開玩笑,畢竟都是化靈或者接近化靈的實力,幾個賭場養的打手根本就不夠看!

「GO!」

……

「不好意思,您還是去別家逛逛吧,我家的姑娘都不願離開。」

「我給雙倍的錢。」

喵嗚,老公太難纏 「這不是錢的問題,你們還是走吧……」

已經第五家了,所有的妓院都是這樣的情況。

「蘇公子,這幾日的情況一直是這樣……」

一連逛了幾家妓院,不管出多大的價錢,妓院一聽是拉斯維加斯的人,便直接搖頭,直到現在仍是兩手空空,一個人都沒有招到。

「看來這幾家賭場勢要置拉斯維加斯於死地了。」

幾家賭場打點的十分的徹底,先前曾賢已經派人來試過,幾乎所有的妓院都不願出手,不管曾賢出多大的價錢。

其實曾賢要的人數並不多,也就十幾人罷了。但是這種人並不好找,在這個世界,女人幾乎是不出來工作的,當然北巷裡的女人除外。而這種既漂亮又開放的女人只能到北巷之中尋找,尋常人家的女子哪會有人出來工作呢。

「算了,別管了,前邊就到怡紅樓了,今天可是如煙小姐撫琴的日子啊。」

吃貨四人組可不在乎拉斯維加斯的死活,陪著蘇寧前來已經給了他很大的面子了。如今碰到了令自己的興奮的場所,哪還能再陪著蘇寧閑逛。

「顏如煙?」

聽到這個名字,蘇寧瞬間想起了這個如同大明星一般的蒙面女子。據說至今未有一位公子能夠得到顏如煙的青睞,這個賣身,賣藝不賣身的女子的真面目也沒有任何人見過。但是,只是半張臉,便將整個帝都的青年才俊迷得神魂顛倒,忘乎所以。

有時候蘇寧就在想,此時莫非在修鍊什麼邪術?引得眾多豪門子弟如同腦殘粉一般追捧。

等等,腦殘粉?

明星效應?

「哈哈哈,怡紅樓走起來!」